[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答客难(518--524)岂有一枭持霸道,谁知万物有良知]
东海一枭(余樟法)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答客难(518--524)岂有一枭持霸道,谁知万物有良知

    东海答客难(518--524)岂有一枭持霸道,谁知万物有良知----

   518闲话:自贴他人吹捧自己的文章--儒家大师的风范。(《傅小松:再谈“三比老枭”》后)东海老人答:

   喜赞怕骂,好誉恶毁,人性之常。对有道之士来说,对于赞骂誉毁的态度,一般是马耳东风,置之度外----但也要看是否合乎事实、有没有一定道理而定,不可一概而论。

   誉有苟誉真誉之别。世俗人等骂毁则往往是苟骂苟毁,骂得无理、毁得不实;誉呢,要么本不真诚,要么离题万里、有心无力,都属于苟誉。苟誉毫无意义,那是五光十色肥皂泡,不能带给人什么真荣耀;一些苟毁更是毫无力量,根本不值得认真(苟毁真正伤害的是“毁人不倦”者自己)。

   真誉则比较难得,值得珍惜。所谓真誉有两种,一是真人所发、合乎真理的赞誉,这种誉极为难能可贵,碰上了,是双方的幸运;二指虽不一定合理、却是诚心所发的誉。

   傅小松评论文《再谈“三比老枭”》对老枭有赞有批,尽管并不完全命中目标,但可以看得出来他的认真严肃和真诚。视之为“吹捧”文章,无伤于评论者与被评论者,反恰以自暴浅薄。

   正如洪哲胜君所言:重要的是他人的“吹捧”适当否!我再补充一句:更重要的是他人的“吹捧”真诚否。闲活们如骂枭骂得出十万分之一道理,我代为广转;既使骂不出十万分之一道理,只要指名要转,我也必代为广转,绝不藏私!2008-6-30

   519海风碧云:老枭说:“方便说,只有人类才具有良知。”可否简单的理解,即只有人类具备致良知的条件。但不是非黑即白,是人就有良知,不是人就没有。(跟于枭文《雪峰真有病,草木岂无仁》后)东海老人答:

   局部正确。是人就有良知。但并非“不是人就没有”。东海所证的万物皆有良知说,与佛教“大地众生皆有佛性”、“情与无情,同圆种智”、山河大地也有佛性的观点相类。

   只不过,其余生物、非生物的“良知”虽作为一种性质存在,却没有致良知的条件和机会。唯独人类才有这个条件和机会。如果人不好好利用这个条件和机会,如蠢牛木马一般,岂非白活了?

   憨山老人《示王圣冲元深二生》道:“佛性之在人。如水在高原。有穿凿者。无不得之。良以吾人烦恼根深。爱憎情固。不啻高原之土也。苟能力凿深求。施工不已。务在拔烦恼之根。裂爱憎之网。则法性渊泉。源源不竭。溉灵根而沃智慧之芽。不唯道果可期。且将浚潜流而润焦枯。普益人天。同归法海。涓滴而与渤澥同彼。此岂外求之耶。”(《憨山老人夢遊集》)

   佛性,即相当于良知。唯独良知不象佛性那么“绝缘”。儒家对于爱憎,不是彻底拔裂决绝,而是以良知统率之。致得良知之后,不妨大憎大爱、爱憎分明,爱憎一归于仁。2008-3-24

   520 阿明:原来东海一枭和东海老人是一个人呀,非常喜欢你的文章和诗歌,经常在自由SHH 上看你的文章,你的文风很有点霸气,但凭你的学识和胆识是值得称霸的,令人尊敬的。至少我可以理解。希望能看到你更多闪烁着人性、智慧、理性、自YOU、民ZhU、光辉的文章。(见东海草堂新浪分堂)东海老人答:

   谢谢夸奖。如果“学识和胆识”仅用来称霸,不论称霸什么地方(或者仅有称霸的意图),学界也好政界也好、江湖也好朝廷也好,其人“学识和胆识”也就有限得很了。

   别说有意称霸,带有霸气也不好。“人性、智慧、理性、自YOU、民ZhU、光辉”都是“王气”而非霸气。注意,别误将道德自信、文化自尊视为霸气。如果我让你感觉很有点霸气,或许双方都有问题:我内在修养程度不足、外在霸气未除;你只看到表层的霸气、忽略了里面的“仁心”。2008-6-25

   521大陆: 社会属性的东西多一点,动物属性的东西少一点,走到任何一方都会大受欢迎好评(跟于枭文《自由主义不是自私主义》)东海老人答:

   说得好。孔子强调道德的重要意义。《论语-卫灵公》:“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行乎哉?” 意为:说话忠诚守信,行为笃实严谨,即使到了边远的部族国家也走得通。说话不忠诚守信,行为不笃实严谨,即使在本乡本土,能行得通吗?”

   这叫:忠信笃敬,走遍天下都不怕。2008-6-23

   522司马不如:佩服佩服,楼主的勇气的确一流。诗词写的倒是可圈可点,但拉上一个虚拟的评手帮阵就似乎没必要了,请相信大家的眼光。(跟于《牛钝:东海诗词读后感》)东海老人答:

   牛钝实有其人,有《傻逼中国》等大作在海外发表,不是我“虚拟的评手”。司马何以毫无凭据却铁口直断牛钝是虚拟的人物?网上这类自以为是、信口开河者甚多,令人厌恶而畏避。看在司马小有赏诗之才的份上,略答。2008-6-18

   523*辉辉* 东海老人有学问,目前我还没感觉道邪气,好象您的大良知论在老释之上,目前小生无法判断您的对错,不过您的修养,很令我佩服(回复《答萧镜玄老版》)东海老人答:

   我没邪气,那是当然,但你能感觉到“好象您的大良知论在老释之上”,这可非常了不起。一时无法判断,不要紧,慢慢来。另复须知,我虽皈本于儒,对老释之学仍是非常尊崇的。东海之道及大良知论是在立足仁道的基础上汲取了老释之学的许多精华,与老释在根柢上、境界上有所不同,但没有对错之别,没有任何矛盾。2008-7-4

   524黎星萍: “终将民变促天变,毕竟人权胜特权!”(枭诗《上海闸北血案抽思》)少了几分道德说教,多了一点警世真言。可圈可点。东海老人答:谢谢。真道德必警世、必真言。媚世伪言是不道德的。

   道德说教优于不道德、伪道德说教。而东海的谈德论道,与世俗意义上的道德说教有异。如一定要将谈德论道等同于道德说教,那么孔孟老庄、释氏耶苏都是道德说教者----虽然所悟、所“得”、所说、所教之道有异。2008-7-4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