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如丧考妣]
东海一枭(余樟法)
·非同一般的文章
·甘棠文化召公魂
·甘棠文化召公魂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东海微言集(9)
·论马克思主义
·支持茅于轼,清算毛泽东
·乱臣贼子如予何?----圣贤的自信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转载)秋风: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关于道德与位禄名寿及容貌之关系
·儒家政治观与中国政治生态略谈
·中纪委的狡辩---关于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天下有大勇---与东海儒友共勉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乡愿固可耻,轻狂亦堪嗤
·胡适的高明和肤浅
·天地有正气
·儒家宪政纲要(最新订正稿)
·九十光阴尚有几?----中共九十诞辰献言
·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从张二江的幸运说起
·迷人红十字,吃人黑狮子
·汪洋不负责任,政府不务正业---关于蛋糕问题
·万世罪人毛泽东(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思想与小农经济---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论跪族社会
·全民性丑陋,畜生化生存---兼为中国指一条明路
·好主义与坏主义---兼论言论自由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全民性丑陋”与“满街皆圣人”
·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东海微言集(10)
·王道霸道与暴政杂谈
·儒家的道德底线,东海的基本要求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物质主义与道德主义
·东海微言集(11)
·中华奇石我为王----石王铭
·儒家信仰与良知特征—兼论忠德
·东海微言集(12)
·温家宝坐上第一把交椅也不行(东海随笔八篇)
·东海微言集(13)
·东海微博,欢迎参观、指教和争鸣
·东海“两个凡是”,讨教天下英雄
·东海微言集(23)
·为什么中国政治转型特别难?
·儒家共识和中华愿景
·东海讲儒:主题“仁者寿——关于道德与寿命之关系”
·论革命(4月25日周日晚网络讲稿和问答)
·伟大的帝王师
·驳资中筠的“五四”观
·君主制之思---兼论统一的模式和善恶的传染性
·秦法家的下场—兼论“恶必蠢”定律
·一生低首拜阳明
·【代发通告】“弘道基金”发起辞、章程、捐赠指南
·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
·东海辟毛言论小集
·人道政为大
·前辈不可见,古道邈难寻
·算历史旧帐,向日本索赔
·yyy中国的出路
·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双盲”龙应台
·正淘汰、逆淘汰和偏统论
·关于计生的思考
·反动就要挨打
·清算五四
·人性和仁爱
·知识群体要忏悔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新启蒙运动
·平民主义批判
·政治必须立足正义
·说说五四吧
·善恶报应论
·道德和命运的关系
·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和仁本主义
·我是中国亡命徒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介绍周太王故事,谨供戴将军参考
·今日微博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杀人手段救人心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劣人论
·独尊儒术和言论自由
·从男尊女卑说起
·中国化就是儒家化
·两种成功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与余英时先生商榷:真理的力量和儒家的自信
·新礼制对民主制的三重超越—答刘路
·吴钩一段话三大错
·也谈儒家的认信准则
·今日微博2015。4.15
·为朱熹洗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丧考妣

   如丧考妣

   一有句著名禅语云:“大事不明,如丧考妣。大事已明,如丧考妣。”颇有深意。

   大事不明,如丧考妣,这句好理解。自心不明,自性不见,茫于人生真义,盲于本来面目,生命没有根柢,仿佛游子无家,多么悲苦啊。有个禅宗故事:

   洞山问僧人:世间什么最苦?僧人回答:地狱最苦。洞山说:不对!穿着一件僧衣,而不明了大事,这才是最苦的。

   东海以为,知道自已“不明了大事”,苦,但还不是最苦的。不知道自已“不明了大事”,不知道自已多苦,一辈子迷迷糊糊浑浑噩噩地活着,畜生似地活着甚至不如畜生,那才是真正的苦,是没有泪水的最大悲剧!

   二后一句“大事已明如丧考妣”难解一些,古今大师解释多误。

   了然法师曰:“彻底穷源,透尽牢关,此还是顿悟边事。对于了生脱死,超凡入圣,尚差得远。是以古人云,大事未明,如丧考妣,大事已明,亦如丧考妣。所谓大事已明,亦如丧考妣者,即理虽顿悟,仿佛与诸圣同俦,奈何功未齐于诸圣。”

   徐恒志居士曰:“理虽如是,事不相应。古人大事未明,如丧考妣,大事已明,仍如丧考妣,正是做除习气功夫也。”

   密乘仁青松保曰:“大事未明时,一心求道,艰难多阻,心中颓丧恍惚,如丧父母一样。所以说大事未明,如丧考妣,这还易懂。但下句,大事已明,如丧考妣,就颇费解了。译者认为大事已明,如丧考妣的意思,是无分别智显现时,大悲心会不假思维造作,任运生起。其悲悯众生之情,如同丧却了父母一样。”

   都不确切。“大事已明”,就是“了生脱死,超凡入圣”,就是妄念俱灭自性现前、“如释重负,心无系缚”、“菩提自性,本来清净,但用此心,直了成佛”,还说什么“做除习气功夫”呢?大事已经搞清楚,好像死了爹娘一样,或有悲悯众生之情在内,但不仅如此而已。

   大事已明,如丧考妣,表达的是“大事已明”那种悲欣交集的情愫,其中不无悲哀惭愧,但更多的是万分的激动和欢喜,是死囚出狱、喜极而泣。注意这个“如”字,如丧考妣,取表象的相似而已。

   金刚经第十四品“尔时须菩提闻说是经,深解义趣,涕泪悲泣”,其他经典也记载,一些高僧大德,在临悟道、证道时会流泪甚至号啕大哭。那是欢喜得不得了、激动得不得了、庆幸得不得了,情不自禁就哭了出来。“大事已明,如丧考妣。”改为:大事已明,如(孤儿)见爹娘,更准确一些。

   三儒佛道三家对心性的证悟大同中有小异,但对心性的重视则是一致的。

   以中华文化的最高标准看,不论贫富贵贱、丑美愚智,纵然富如比尔贵为布什、美如西施智如“大师”,凡未能明心见性者,都是贫人贱人丑人愚人而已。同时,在学识、思想及信仰上,凡唯心唯论者、性恶论者、利己主义者、心外拜神者等等,都属于不识自己本来面目的愚痴之辈、迷妄之人。

   用禅家的话来说,这些都属于“大事不明”之人----注意,这是最高标准,依一般标准而言,正人君子虽未能明心见性,在德性上自有值得尊重处;唯心唯论者、性恶论者、利己主义者、心外拜神者,也未必没有正人君子。 比起传统儒佛道来,东海所证又更进了一步,比佛道更广大高圆,比古今儒家更精微透彻,详见东海大良知、大光明诸论。例如,佛家真如要出家入庙、要“穿着一件僧衣”去参,起步就偏了。吾家大良知则相反,要到清净处去参,更要到热闹处、十丈红尘中去参,到政治、社会、教育、科研等各种实践活动中去参悟。如《大良知学纲要》所言:

   “在东海之道里,科学研究、制度建设、智慧开发、人格修养是贯通一致的。儒家应从政治、社会、教育、科研等各种实践活动中去致大良知,从高度的政治文明、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中去体现大良知的全体大用和神通。换句话说,宇宙生命系统本体的‘明德’有赖于人类生命去‘明’,个体生命的道德要从政治、物质和精神诸文明的发展去体现。”

   佛家也常说“透过世间种种法以利生”、“将圣境和凡俗打为一片”之类的话,可是,一般佛徒对政治多采取疏避的态度,偶有参与,也是以劝善为主,毫不关注制度建设,这就自绝于制度这一“法门”,割裂了圣境和政治,有失圆融了---当然,这也是出世法的特点,这里仅根据事实作一个判断而已。

   枭诗曰:“太极真如终逊色,重来释老要低头。”多数读者以为诗人的夸张“吹牛”而已,不知这是实实在在的真言实语。令太极真如逊色、重来释老低头的,是吾家乾元之高大也。友人老黄在《隨心論光明》中评道:气势难以抵御,元神充沛,深深得力于乾元。这是真的读懂了枭诗,读懂了东海之道。

   由于时代与认识的局限性,对现代人来说,传统儒佛道经典及历代大师文章皆有所不对机,已不易让人“究明弓躬大事”,到目前为止,唯东海文章是最佳的明心之妙药、回家之大道。爱好枭文者有福了。化一首旧诗曰:

   真道从来在眼前,休从世外觅仙禅。须知日用伦常事,都是吾家最上缘。

   四在《东海答客难系列》之489,有东海之友批评老枭回答问题时态度不好,未能“谆谆善诱”,不够“中庸”。我的答复是:

   在儒家,中庸不仅是方法论,更是价值观,狮吼棒喝,悖不了“这根本”;嘻笑嘲斥,与“谆谆善诱”不矛盾,照样可以是“谆谆善诱”、“春风化雨”的表现方式之一。黄叶止啼,手段而已。因病与药,因人制宜。

   我用最通俗粗浅的文字讲出来的是宇宙人生最高妙奥秘的真谛,偶尔有人侥幸明白一二,其茅塞顿开、喜出望外之情,当似枯骨重生、死而复活一般,痛哭流涕的都有,哪有闲暇计较我的态度如何? 2008-6-23东海老人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