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仓库
[主页]->[现实中国]->[仓库]->[冯正虎的赎身募捐 ]
仓库
·上海多名访民因到天安门广场被拘留
·基督徒郑恩宠就张明选牧师被拘一事声明
·郑恩宠:谢谢布什总统——论布什接见李和平律师等三中国公民
·上海维权先驱者陈小明家人的感谢信和签到、捐款人员名单等
·天涯网民怒吼:打到中央政治局!
·中国启动县委书记大接访活动 防范群体性事件
·千古奇冤:上海维权英雄陈小明死因之真相
·西瓜刀和两罐汽油5人死亡5名抢救
·《刘伯温碑记》:十愁难过猪鼠年
·大陆民间顺口溜 如今警察五等人
·上海袭警案受广泛质疑 官网撤报复说法
·郭泉:作为前南京刑事法官谈瓮安事件证据采集
·上海袭警事件的一些网友留言辑录
·鲍彤评论:贵州省委书记一篇有普遍意义的讲话
·上海拆遷母親們聚眾擾亂社會秩序
·杨佳=抗暴战俘,周老虎政法委=费粮桶?/草虾(图)
·存照:杨佳杀警现场内幕!为何是杨快刀!
·极度暴力!山东潍坊旧村改造暴打
·我们为反腐败英雄杨佳捐款/郑恩宠、朱金娣等
·张奋奋和张平在林昭和林昭父母墓前留影 (图)
·上访刑拘遭暴殴,遍体麟朱金娣
·上海拆迁户::强烈抗议中共拘捕杨佳母亲
·杨佳手机后四位是8964,全国发动人肉搜索投诉邮件
·杨佳最后的摄影:万古流芳!(附燕歌行)
·重庆奥运火炬传递惊现红卫兵MM (图)
·上海被杀民警的妻子:警察并不象你们说的这么无能
·张鹤慈 :胡佳反思书
·海公安局尽快公布杨佳被扣六小时的信息/昝爱宗
·大陆读者对博讯的建议
·吴高兴:我也对博讯提点意见
·主题:中共狂笑不止:世界为何不抵制京奥了
·评:吴高兴:我也对博讯提点意见 原文
·李劲松律师举报上海谢有明律师可能是非法拘禁绑架杨佳母亲的犯罪嫌疑人之一
·王兆山学学:为杨佳袭警案牺牲民警追悼大会敬献挽联
·刘晓波:杨佳案——上海政法委书记吴志明难辞其咎
·视频:上海访民周阿根四人在北京秘密住地见外媒
·思宁:质疑上海对杨佳的精神鉴定
·怒放的生命——上海杨佳
·冯正虎的赎身募捐
·大赦国际推出关于中国的新网站
·东新西兰总理签名抗议中国 不出席北京奥运开幕式 (图)
·马亚莲:怎有如此比“黑社会”还黑的上海市“人民”政府!
·aaaaa
·民主风暴(纲要)
·赵达功:杨佳的“英雄”称号实在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高文明:毛泽东秘密诗词大揭秘
·杨佳与喀什:怜惜匪共坦克的螺丝钉?/草虾
·杨佳案透析:杨佳意在为民除害 行为动机全在
·冯正虎:反对迫害 护宪维权
·上海民众谈访民奥运与人权
·上海访民盼人权圣火普照中华
·上访先锋沈婷可能被收买了
·沈婷:祝愿我們早日能脫离中共暴政
·四川自贡对信访人发布“镇压令”集体对抗中央16号令事件(图)
·杨佳式暴力复仇仅仅是“原始正义” /刘晓波
·纪检委与政法委祸国殃民的同样机构
·影星陈冲东方明珠合作抽逃公司资金逃债破产被诉被查(图)
·这个民族病入膏肓/Carl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再审申请书(图)
·冯正虎:誓死捍卫中国宪法与公民权利
·余杰:我用跟你们不一样的方式爱中国—《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跋
·余杰:莫将罪犯当英雄——访慕尼黑霍夫布劳斯啤酒馆
·特赦杨佳公民建议书第五至九批签名(共2427人)
·关于特别赦免杨佳先生的公民建议书[第一至十四批签名(共2595人)]
·胡锦涛:杨佳的母亲在哪儿?/上海市民
·祝维权律师奥巴马当选
·上海维权 新闻(图)
·强烈抗议上海市府信访办恶警的法西斯暴行
·上海真警察与假警察的较量
·二个月前我正确预见了杨佳母亲王静梅的下落
·许正清:从看杨佳案说明中国法律又错了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
·上海公安设套抛崔福芳等笔录访民上当分化
·抗议中共把联合国上访定性为“申请政治避难新借口”
·童国菁狱中黙对共匪崔福芳坦然交待上海公安诬陷“有据”
·下流!上海陈恩宠彻底无耻为攻击访民傍名人自编自导“桃色新闻”
·胡耀邦子在港起诉亲江红色富商罗康瑞 组图
·冯正虎向警方举报陌生人非正常侵入私宅
·中央巡视组上海工作现场曝光未见群众露天排队
·坐式马桶堵了怎么办 坐式马桶疏通方法大全(组图)
·坐式马桶堵了怎么办,坐式马桶疏通方法大全(组图)
·东方日报:中巡组进驻上海,2000人申冤被逐
·江泽民死党黄菊不被允许死在上海
·我为何在中领事馆打灯笼 /美籍华人律师夏钧
·“碉堡了!”上海闸北区访民郑恩宠巡视组上访
·碉堡了!上海访民郑恩宠巡视组上访
·冯正虎上访中央巡视组,细数上海公检法「七宗罪」
·文革恶梦在90后身上重演/专访“最小良心犯”
·昆明现实版的“南京大屠杀”暴力强征政府无责!
·好好学你可能1个也不认识,中国最难的22个字组图
·关注唐荆陵首次准见律师,44岁生日妻子呼吁外界关注
·罗康瑞案件今再开庭 胡德华状告香港富豪
·雨伞运动荣耀归于之锋!/纪晓风
·【铁汉】我的自我辩护/杨茂东(郭飞雄)
·中央巡视组谈话画面首次公开:二对一边谈边记录
·真人示范的全面拉伸动作(组图)
·說話技巧―開口就抓住對方的好感(圖)
·让你充满魅力的10大说话技巧(图)
·能讓你少奮鬥20年的說話技巧(圖)
·沟通达人的7个说话技巧(图)
·过来人:中国人移民北美后14种结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冯正虎的赎身募捐

作者:冯正虎 文章来源:维权网 点击数:58 更新时间:2008-7-26 15:42:06

   6月26日上午9:16,我家的电话铃响了。我拿起电话筒,传来一个声音:“我是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的,你对罚金的执行通知提出意见,请你下午2:00来法院交流一下。”我回答:“去法院干什么?有什么可以交流?你们不是在我坐牢时已派人到看守所对我的申诉作了答复,现在还有什么可以交流?你也代表二中院,你是谁?”他说:“我是张祖联。”我说,“你是张法官吗?三个月来你躲着不见,今天终于出现了。你有什么事?”他一再要求我,“你今天下午2:00来法院,我们可以交流一下。”我觉得已经没有必要与二中院交涉,它不会改正自己的错误,但最后我还是答应张法官的请求。

   下午2:00我准时到达二中院接待室大厅,打电话给执行庭的张法官,他派一个黄法官来接我进法院。我通过安全检查进入法院,张法官也在等候,我们一同上楼,进入2楼的C208法庭。我与张法官、黄法官对面入座。张法官一坐下来就宣布法院的告知:“法院已接受你提出没有账号无法缴纳罚金的意见。法院认定你家庭经济困难,可以每月缴纳罚金100元。你每次来法院缴纳时,法院会安排人接待,陪你一同缴入法院的财务部门。法院不向你提供法院的账号。”他还补充地说了一句:“每月缴纳100元钱,不是你自己提出的吗?”法院似乎也有慈悲心肠,同情我这个穷人,批准每月只要支付100元罚金的请求。张法官请我表态。

   我说:“你今天上午电话是要求我来法院交流一下看法,这是非正式的谈话。现在你是向我宣布法院的决定,这个正式的谈话,法院应当事先向当事人发出书面的法院通知书,而不是采用这种手法约见我谈话。这是我的第一个意见。

   至于每月缴纳罚金100月,我没有意见。自从你们向我送达罚金执行通知书后,我就一再表示,对这份不符合法律规范的罚金执行通知书不服、对产生非正义罚金的冤案不服,但我愿意尊重法律,愿意支付非正义的罚金,直至冤案平反。三个月来,我们一直在找你们,要求支付非正义罚金,但你们总是躲避。现在,你们同意我支付非正义的罚金,我当然没有意见。但是,我的意见还是法院应当给与法院的账号,我可以每次通过银行直接汇钱给法院,不需要这样麻烦。现在法院提倡“司法为民”,而且银行的支付方式已经如此发达、普遍,行政诉讼费50元也可以通过银行支付,为什么你们不可以给我一个法院的账号,做到司法便民呢?而且,你们的告知也应当有一个书面的司法文书。”

   张法官回答,“我们将你的意见记下。今天的告知没有书面的,但也是法院的告知。”我明白张法官的意思,你有意见,但还必须要执行,这是法院的决定。他让我在谈话记录上签字。我浏览一下我们的谈话记录,法官记录得不全,但基本上反映我们谈话的意思,我就再加上一句要求出具司法文书及法院的银行账户,强调了我的意见。我签字后,立即问张法官,“我现在就要支付100元罚金。”法官一怔,对我说,“你先到法庭外休息处的椅子上坐一会,我们去请示一下。”

   我坐在法院二楼楼梯边的椅子上休息时,正巧看到知名律师杨绍刚先生与他的助手上楼,我们彼此招呼,愉快地交谈一会儿。杨律师曾是我这个冤案的辩护律师,他认为本案是无罪的,迟早要平反,7年后再提起这个冤案的罚金执行,真有点荒唐,不合时宜。这时,两位年轻的法官走来呼唤我,我与他们一起到了二楼到底的财务室。一位年轻的法官向出纳小姐交付了一份缴款通知,我支付了100元,取到了一张收据。我问法官,“我以后缴款怎么缴?”那位不知情的年轻法官又说漏嘴了,“给一个账号就是了。”那位黄法官马上回答,“不。你还是找我。来之前你与我联系一下,我陪你去缴纳。” 黄法官留下了他的联系电话:5670000×62237。

   今后,我每月缴纳100元非正义的罚金都要享受如此隆重的缴款仪式。事先通知法官,约定时间,然后按时赶到法院的接待室,用电话告知执行庭的法官,由执行庭派出专门负责的法官,陪同我进入戒备森严的法院大楼,由法官通知财务室的出纳小姐,我支付100元,她出具收据。这样的隆重是应该的,因为这不是一般的缴款,而是上海的权贵在向全世界张扬它的权势与邪恶,他们藐视法律与公众的舆论,不平反举世闻名的冤案,还要继续侵犯人权。

   这个缴款仪式也向全世界表明,我可以用钱赎回我的人身自由。每月100元,一年1200元,支付十万罚金需要83年多。在中国,我连最起码的医疗社会保险也没有,是一个生死由命、生活靠亲友资助的穷学者,每月支付100元罚金已是大数额。我准备83年获得出境自由的许可,届时我136岁,将创立一项上海当局侵犯人权的吉尼斯世界记录。

   7年前我与天伦公司编辑两本书《上海日资企业要览(2001年版)》中文版( ISBN 7-900609-33-4 同济大学出版社出版)、《中国日系企业要览(2001年版)》日文版( ISBN 4-931548-98-9 日中展望出版社出版),拥有该书的著作权,依法销售226本,销售额7.8万元,均已纳税。这样一个普通而简单的合法行为却被上海当局诬告为“非法经营罪”,并以此为借口掠夺天伦公司的大部分财物,判我三年徒刑,还要巨额罚金40万,其中我的罚金10万。这与强盗的行为又有什么两样?强盗也是仗势抢夺,没有道理。但是,上海当局与普通的强盗还是不同的,它是以政府的身份、以法律的名义来抢夺民财、伤害生命。上海当局成为强盗,百姓就无可奈何,谁敢来追究政府的强盗行为?冤案当然难以平反。

   我不抢不偷、本分生活、行使法律规定的出版自由权利、著作权人的权利,却被关押于上海市提篮桥监狱蒙受三年冤狱。7年后的今天,又一次被上海当局绑架勒索,不交出10万元罚金,就不能出境。这个做法又与绑匪的行为有何不同?不交出钱,就撕票。但是,上海当局与普通的绑匪还是不同的,它是以法院的身份、法律的名义来勒索的,谁也不敢异议,我为了尊重法律,也只好顺从。好在现在的绑匪不想杀人,只要交钱,就可以放人。绑匪历来不会在乎舆论的谴责,也不会听从善人的劝告,他仅畏惧比他更强势的权力,崇拜金钱。我现在没有权力的支持,只有每月100元钱。如果我今天交出10万元,明天我就可以得到真正的人身自由,自由出入中国。

   我曾于4月1日向第十三届上海市人大代表寄发859封信函,告诉我的遭遇,并请求每个人大代表捐款或借款100元人民币,帮助一个贫困的司法受害者尊重法律,缴纳非正义的罚金,但至今仅收到100元捐款。或许,他们相信权比钱大,手中的权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或许,他们不敢汇款,支持我也要遭受报复的。现在,我向海外支持与同情中国人权捍卫者的民众或团体募捐,恳请各位慷慨解囊,捐出一点钱,积少成多,就可以解放国内维权人士的人身自由,就可以帮助国内维权人士解决吃饭的基本生存问题,就可以使中国公民维权运动有必要的财力支持。中国公民维权运动已得到中国法律的支持,再加上民众的财力支持,就可以蓬勃顺利的发展,加快建设一个自由、民主、法治、和谐、尊重人权的新中国。

   我收到捐赠的赎金都将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支付,并公开缴纳非正义罚金的进度。所有捐款人都将深信,正义最终一定战胜邪恶。本冤案不远的将来就会平反,法院一定会归还这笔非正义的罚金,届时将所有退回的罚金转赠中国维权基金,支持中国的维权事业。

   我的银行账号如下:

   1、日本账号

   三菱東京UFJ銀行 八幡支店 

    272-1590194 馮正虎

   Bank of Tokyo-Mitsubishi UFJ

    272-1590194 Feng Zheng Hu

   

   2、中国国内账号

   中国银行 4038505-0188-038792-6 冯正虎

   写于2008年7月22日上海仁和苑

   冯正虎的联系方式

   地址:上海市政通路240弄3号302室

   邮编:200433

   联系电话: 021-55225958 13524687100

   E-mail:[email protected]

   http://fzh999.net

   附件:

   冯正虎已缴纳第一笔非正义罚金的收据

   
冯正虎的赎身募捐

   Donation for free Feng Zhenghu

   Feng Zhenghu

   On July 26th, 2008, at 9.16 pm, it rang at home, I picked up the phone and heard a man speaking: ‘ I’m from shanghai supreme court No. 2. Please come over to our court at 2.00 pm for a discussion due to the enforcement of punishment’. I reverted:’ why should I go to court? What else you want to discuss with me? You just rejected my application for revision of my case during my time in the jail. What could be new to discuss now? Who are you and are you represent court No. 2?’ The man said:’ I’m Zhang Zhulian’. Then I asked:’ Are you judge Zhang? Since 3 months you concealed and today you show up finally. What do you want?’ He tried hard to convince me to go there:’ you shall come to court at 2.00 pm today. We can exchange ourselves’. Actually I don’t expect any action with court No. 2 because they won’t revise the wrong judgement, but at the end I agreed to go to judge Zhang.

   At 2.00 pm I arrived punctually at the lobby of court No. 2. The executive Judge Zhang has been informed by phone. He sent another judge Huang to pick me up. Through the security pass I saw judge Zhang waited. We went upstairs into the court-room C208. I sat. Judge Zhang discloses immediately the notice of court:’ our court understands that you can’t pay the punishment without knowing the account no. of court. In addition, we found out the difficult financing situation in your family, so the punishment will be fixed at RMB 100,- per month. You must do this payment every month here in the court. We’ll arrange our staff to accompany you to our financial dept. and to receive personally the money. Our court won’t show you our account No. for this purpose’. He still added:’ Payment of 100,- RMB, is this your suggestion, isn’t it?’ It seems that the court showed his kindness towards poor person like me and accepted my application for the payment of 100,-RMB per month. Judge Zhang was waiting for my opinion.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