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沧海一叶集
[主页]->[大家]->[沧海一叶集]->[我只想知道尸检到底做了多少次]
沧海一叶集
· 另类武器--身份证
·他们还可以给些什么
·告诉我我们为什么要用血的代价去争取民主
·谁比谁更能发展经济
·不要再把你们“为所欲为”
·民主国家腐败并不是民主的错
·《民主论坛》还要推荐吗?
·叫我如何来爱你
·它们在为谁开脱罪责
·面子问题
·郭飞熊的“维护正当防卫罪”
·违法又如何
·我不是观光客
·你的世界,我的恶梦
·永远的心痛
·请阻止暴力征地:呼吁人大立立即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 请别为我呼吁
·别指责我投降
·对不起,你无权回国
·你无权受中国保护
·谁又曾关注我们
·伤--深深的
·救人心切的陈光标先生危险啊
·我愿意为你鼓掌为你喝彩
·为了“友谊”我们没有尊严地活着
·中国应该开放新闻自由
·我不想说瓮安,我只想说假虎照
·我只想知道尸检到底做了多少次
·不明真相与明白真相
·精斑、避孕套、处女膜
·请发挥你的影响,帮一帮我们
·生命守护,为健康祝福
·替罪的羔羊啊!你何时不再沉黙
·我们共同的目的--健康
·求你,谎言说的真一点
·杨佳案不过是“警民纠纷”而已
·正义的旗帜永不倒下
·“中间道路”是达赖喇嘛的死胡同
·让有尊严的活着成为正常
·弱弱地问“杨佳该死者”几个问题
·我们需要阳光
·为黑食品护航的质检总局
·给我一寸净土给我一分钟
·你走了我们没有哭
·自由表达意见绝不是示威
·我们应该在以哈冲突中学会宣传
·他们那里是什么理想主义者
·保钓--中国人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
·他只是“借”钱你却“故意杀人”
·我们是人不是零件
·我们应不应该舍身出门
·执法--上海式的
·伟大爱国者的嘴脸
·中国在你的胸堂容下一颗心
·抗议“干涉内政”
·警枪响起后反差巨大的二种即时反应
·发展英国式的
·一个女人之死与一个男人之死
·换一种方式冲击网络言论自由
· 强加给谷歌都不敢接受的赞扬
·网络审查并不可怕
·其实他们想要的是我们的良知死亡
· 谁偷了我的选票
·选票被偷走以后
·刀口下的孩子
·你可曾想过枪口下的孩子
·三个人的一个难民故事
·请让他自由地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气吧
·罂粟花杂感
·拆迁----法保护下的强抢
·和谐社会”抢劫者的天堂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政策只给占领国提供子弹而已
·母亲的手“摔”断了
·挪威很近长乐很远
·王凤娇的断手刘晓波的煽动颠覆罪
·一切等法医鉴定结果出来再说
· 中国的勇气在哪里
·太较真了一天都活下去
·我们睁大眼睛看着吧
·对于刘晓波有些话不能不说
·一切以私了来解决
·母亲的断手案终于完结了
·我的利害与我的无奈
·奥斯陆在鼓励犯罪还是中国政府在犯罪
· 这只手太重
·并不光彩的影响力
·我看到的只是魔鬼的狰狞面孔
· 别怀疑我的决心
·中国人--你何时能够站出来
·中国制作最好的片子《国家形象》
·霸主、警察、清白 !
·主权与人权高低的陷阱
·没落的帝国,崛起的大国
·给自己争取一次机会
·勇气是改变的开始
·我们到底讨论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只想知道尸检到底做了多少次

    我只想知道尸检到底做了多少次
    林键
    李树芬终于被安葬了,虽然即使到现在,公安机安连她几点跳河的时间都还没查清楚,虽然只要查查王“某”打电话给陈“某”的记录就一清二楚了,虽然王“某”的电话在那个时间段打了几个号码都被记者查出来了。可是这对于贵州省的公安干警们来说,要查出李树芬跳河的时间有点强人所难,那怕是精准到几点而不是几分几秒。
    强人所难的事我们不应该逼人去做,虽说这本来就是他们的职责,虽说对于大部分人,只要有那个权力,就可以查出跳河的时间点,可是,尸检全是他们在做,总共做了几次,总该清楚吗?
    真得,我只想知道尸检到底做了几次,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


   
    可是直到目前为止,我还不清楚尸检到底做了几次,我想我我一定是一位不明真像的人吧!甚至于李树芬尸检到底做了几次都不清楚的人能明白真像吗?虽然我没被黑社会煽动起来去参加烧政府大楼的事。虽然官方一直说三次。而我还是弄不没到底李树芬被做了几次的尸检。
    依照目前官方的说法,三次尸检的结果都是溺水而死,贵州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石宗源在7月3日下午表示,7月2日下午第三次尸体解剖检验结果再次表明,李树芬确系溺水死亡,可是然第三次尸体解剖检验结果要到7月8日才会完全出来,明白真像的人就是“明白”,人家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啊!那里会想跟我一样的不明真像的人,一被黑社会煽动就放火烧起政府大楼来了。
    按照7月1日贵阳举行6.28严重打砸抢烧突发性事件新闻发布会的官方的说法:第一次是6月22日7时40分许,雍阳镇责任区刑警队又派员进行了现场勘查、尸检和调查工作。第二次是6月25日下午,黔南州公安局派出法医赶到瓮安对死者进行复检,系溺水死亡。第三次也就是那时还没做,发布会开完后7月2日做的尸检了。对于后面二次的尸检时间,我完全没有认为时间都是对得。可是第一次尸检的时间真得很有问题。
    根据贵州日报记者罗华山7月2日顺着案发的时间顺序,沿着公安机关受理和办理此案的脉络,逐个对参与办案的相关人员进行了较为详细的采访。按这位记者的采访:瓮安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倪兴云介绍说:“6月22日刑侦大队接到派出所转来的案子,说有人跳河,家属怀疑是谋杀。当时我们是刑侦大队责任区民警唐仕平将当事人带回刑侦大队审查,同时安排技术科周方兴科长带领技术人员到现场勘查。因为局里法医去贵阳了,当天无法进行尸体检验。
   对3个在场人进行审查,3人的口供基本一致。同时据对死者检查看,没有发现有外伤。我们认为谋杀的证据不足,这3人作案的嫌疑不大。对这3人做了笔录后,暂时让他们回去随喊随到。
    当天晚上,法医回来,我们就进行了尸体检验,根据结果向领导做了汇报。因立案依据不足,做出不予立案决定。 ”
    “6.28”事件专案组负责人、省公安厅副厅长彭德全说:“李树芬的尸体到目前为止,已经做过3次法医鉴定,第一次是县公安局,第二次是州公安局、第三次是省公安厅,3次鉴定都是一致的,鉴定结论是没有发现死者死前有性行为。今天又专门请了省里面的法医专家对尸体进行解剖,初步解剖分析的结果(正式报告要几天后才能出来)。”
    根据新华社的7月5日的报道:6月22日上午,李树芬父亲李秀华等人到瓮安县雍阳镇派出所询问案情,派出所告知已上交瓮安县公安局刑侦队处理。他们又赶到县公安局刑侦队询问。办案人员告诉他们,李树芬系自己投水死亡,与当时在场另外三名青年无关,李树芬尸体由家属自己安埋。李秀华等人不服,提出要进行法医鉴定。
    6月22日晚8时左右,瓮安县公安局法医对李树芬作了第一次尸检,认定李树芬为溺水死亡。李秀华对尸检结果仍表示怀疑,继续到黔南州有关部门进行反映
    这些都可以证实李树芬的尸检是在22日晚上做的的,并不是王兴正在新闻发布会上所说的由雍阳镇责任区刑警队又派员进行了现场勘查、尸检和调查工作。7月1日的新闻发布会为何没有提及22日晚上所做的尸检,而只提由雍阳镇责任区刑警队派员进行的现场勘查、尸检和调查工作。
    如果说第一次尸检是22日晚上做得,那查明了什么,连公安县第一次尸检是什么时间做的都查不明白,但他们却是明白真像的人,明白李树芬是“溺水而死”,“没有发生过性关系”。
    如果说这22日晚所做的不是尸检,那到底瓮安公安局法医们在做什么,他们的背后又隐藏着什么?
    如果说22日早上所做的是尸检,晚上所做的也是尸检,那么,尸检应该是四次,可是为何所有有媒体所有的官员,调查人员都是–三次三次三次。
    查明了,李树芬溺水而死,查明了自杀,尸检到底是几次?公安部门到现在还没查清,却要我们相信李树芬死的真像–没有被奸死,只是–自杀自杀自杀。
    我只想知道尸检到底做了多少次,这么简单的问题瓮安县跟贵州省都无法回答我的话。要我相信他们的尸检报告,很难很难,真得很难。
    让我做一次明白真像的人吧!尸检到底做了多少次?
   

此文于2015年04月2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