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巴克栏目
·巴克:一箭双雕的灭鼠三招(转摘)
·巴克:鸿运当头
·巴克:明白人与聪明人与精明人的区别
·你好!
·七月的背影
·有情人
·巴克:朋友们,请停止争吵
·巴克:他们为何封杀公民监政会
·巴克:爱加上智慧能够产生奇迹 (转稿)
·巴克:论颇大成功似的因素
·巴克:爬岳麓山的感慨
·巴克:正常诉求的人为精神自由宁愿去受苦
·巴克:共产党还存在吗
·巴克:铁流的问卷是指哪些人的答案
·巴克:胡锦涛面临新的重任
·巴克:顺应时势是成事的基本条件
·巴克:组织起来更不能走于形式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不按照秩序出牌的理解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沈先生你好: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民运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中国官场八条潜规则:
·巴克:与郭全先生的QQ对话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巴克:中国官吏为什么热衷于拆迁?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巴克:杨佳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 巴克:是堕落还是进化
·巴克:中国一些愚民还在信党信政府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巴克:谁相信中国的名人谁就是上当受骗的人(图)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黑暗里搏击
·巴克:亲爱的 怎么
·巴克:我为河南文物界有这么个女败类呜呼
·思亲幽泪哭楚楚
·巴克:是应形成互动的自然条件
·巴克:陈水扁贪腐被抓不是偶然
·巴克:萧克东不过是个狗才
·巴克:中国民运的发展形式
·巴克:听见自己泪落的声音
·巴克:北京的两个鸟会为何更使流氓们紧张害怕?
·祭所有因信仰而死去的人
·巴克:也论郭泉与郭永丰的推动民主形式的欠实际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看了你给我的公开信,我觉得我不能不正统地回复你,因为社会主义公有制你不赞同,而且你认为社会主义公有制基本容纳不下民主的东西,可你应该知道,所谓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就是大家共有的社会制度,难道大家共有的社会制度就不能容下大家的东西吗?其中就包括西方的私有制内容,社会主义公有制在西方民主信仰者的思想里,是臭不可闻、又最血腥的国家制度,因为具体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实践者就是这样行使的,而我提出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就连今天的中国政府也已经完全抛弃了,尽管我不是第一个提出来公有制,实是建立在马克思思想基础上的,但是,马克思政治理论本身就有不成熟的成分,再加上年代的局限,肯定有很多成分是必须淘汰的,而且具体的实践者总是把成就放在首位,所以,在具体的实践过程中,难免让群体利益受到极大的损害。 (博讯 boxun.com)
   <推荐:月费起价$4.99,免费大陆回拨号码、任选美、加电话号码.点击这里加入有5美元折扣>
   
   
   

   
   
    在今天,所谓的中国共产党人,他们早就背离了共产党宣言,共产党的政治主张,共产党的行为基本标准,尽管毛时代的共产党也存在血腥的事实,但中国是从旧的王家制度交口处走出来的——或从国民党不成熟的民主制度中走出来的,没有血腥,没有杀戮,现实吗?特别是在蒋先生所采用的杀戮没有反杀戮怎么能推倒蒋家王朝?就象今天我们为了推动中国的民主制度,没有准确的、具体的方式方法怎么行?
    并且,中国的许多共产党人,已经是假共产党人的敌人,或是假共产党人的受害者,这一点,难道你处在国内看不到吗?记得我与海外的几个民运大佬用邮件交流时,他对左派根本就是无知,他们认为左派即毛派是民主制度共同的敌人,其实这是错误的看法,更甚者,还有人认为毛派的人比邓派的人还思想落后,或反动,殊不知,任何派别的人,一旦自己的实际利益受损,就很容易朝着对其有利的方向走去,这一点,你可能不难看到。所以,我们在分析邓帮与毛派的区别时,识别出谁是真正的独裁者,民主事业的阻扰者,就更利于孤立独裁的邪恶统治。
    我并不崇尚杀戮,甚至讨厌杀戮,因为我们人类与动物的根本区别主要在于,不在自己的人类中推动不该有的杀戮,就象我平时不无缘故地伤害一棵小草,不欺负一个小动物一样,到不是我不杀生,如果需要,我也能杀人,但这种杀人是建立在合法又符合国家、民族利益的基础上,就象刽子手对死刑犯的执行行为一样,有着完全合乎法度和符合人类繁衍基本标准、最起码符合中华民族繁衍生息需要的前提下。我虽然敬佛,对他的善、真和容忍深表敬意,但我对待苍蝇蚊子臭虫,决不心慈手软。
    也是说,人类社会公有制原本应该能包容一切合理的国家制度,而不是某个国家所谓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就能注释我所提倡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准确地说是人类社会公有制,这一点,你在我的社会主义初中期过渡思想理论中不难看到,因为我所提倡的是人类社会属于全人类的,而不是某个权威的,更不是什么所谓的共产党人的,她应该是我们所有人的共有制度。
    现在中国的“共产党”,已经完全背叛了共产党,他们是打着共产党的幌子,做着自己需要刺激感官的流氓匪徒事,所以,我所说的公有制下的国家制度,已经完全淘汰了这样的流氓政治理念,和必须淘汰已经原始的一些公有制内涵,其中就有不该有的杀戮。但是,根据多年来个人所进行的社会调查,使我完全明白,没有无缘无故的事件发生,任何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就是合理的,合法的,关键就是策略的问题,顺应时势的问题。
    你认为我提倡在合法的前提下做事很不妥当,可我们的同仁有几个在不合法的行动中能获取成果?我接触了许多人,许多的所谓的民主理论家,一些所谓的民运领袖或大佬,也接触了欲中国民主的许多同仁,与他们诚挚的交流思想,交流对中国民主前景的具体看法,但我发现,真正能在民主的上层建立起来值得推敲的、成熟的政治理论的目前尚没有,因为不着重点的理论几乎是民运理论家或政治家的通病,大家在政治策略上的幼稚,以及不着重点的民主攻略,直接影响了中国的民主进程。
    最可悲的是,做正经事的,不管是在海外还是在国内,所谓的民运大佬或领袖,没有一个能有一个值得我们去前仆后继地自觉执行,特别是,我们的同仁在海外,也都是忽悠来忽悠去,做不了什么,再不就是为了自己的蝇头小利,或一点所谓的名声,而忘记了什么是公益民主?什么是私益民主?我提倡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就是提醒更多真正为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做事的人,不要小看公有制的实际用处——公益民主,因为只有公众事业在中国、才能赢得广大民众的心,才能在为民众服务的前提下得到民众的广泛支持,才能建立中国的真正全面民主政治制度。
    而作为弱势地位的民主信仰者,没有民众的广泛支持,一切都是空谈,也是邪恶势力最害怕我们在这方面觉悟起来。现在,当局制造着这么多的敌人,给我们“培训”这么多的民主战士,难道不是我们弘扬发展的条件吗?可我们不把我们的政治主张搞清楚,总是一知半解地去理解什么政治纲领,怎么能建立好实现中国政治民主制度的先有基础?怎么能打败我们该打败的邪恶势力?
    我不高看西方的国家制度,是因为他们的制度一样有着他们的缺陷,虽然不高看西方的国家制度但对西方制度中的民主成分还是会接受的。在我的思想中,不管来至什么国家,什么人,还是什么政治纲领或主张、或制度,只要是合理又符合民众利益的任何政治理念,我都会自然接受,拥护,研究,同时,也不因为西方的民主制度有很多成分值得我们去接受而忘记了西方的私有制不适合中国的实际情况的地方依然存在,特别是,广大民众已经厌倦了尔虞我诈的私有制时,我们应该想到尔虞我诈的根本所在处的法律条款的讨厌成分是些什么,同时在现时期应该能如何修正它、或消化它。
    当然,我没有否定你一切的意思,也没有完全否定你的实际理论,就象今天中国邪恶的国家制度中,也有值得我们接受的成分一样。可为什么现成的、值得利用的就不接受呢?我们没有理由不去接受健康的东西,而且,更没有理由因为什么人是坏人有了或利用了健康的东西就不敢再去接受。人类社会公有制就应该是有这么个理。特别是李洪志先生有个至理名言给我们很说明问题:“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理,有不同层次的法”。
    尽管你理解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仍然与邪恶势力挂钩,但我觉得你应能从中跳出来,虽然有人提出社会主义民主,但若是仍然以现有的所谓的“共产党人”这群挂羊头卖狗肉的流氓们来执导民主,当然与我所提倡的人类社会公有制仍然有质的区别,而且,这样的人,不管他们是用什么制度,只要不放弃独裁,一样的是群流氓,人类社会发展的低能儿。
    同时,我认为,当今民主发展的根本出路就是利用法律允许的范畴,足以打败邪恶势力,因为他们完全背离了他们的宪法和基本法律,他们的宪法和法律,只有我们才能真正去执行,或才能更好地执行,只要我们有一天有了能决定国家命运的那一天,把那独裁的霸王条款、以及不利于民主政治的东东扔掉就是了。
    至于政治具体策略上的问题,暂时不论。握手,顺安!
   
    2008年7月21日巴克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