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舌战政法委(1)《后宫》连载68]
艾鸽文集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图片:艾鸽在思考这个世界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长篇小说《情荒》封面
·习近平走向历史的台阶
·艾鸽诗歌《选择》
·艾鸽照片:阳光明媚
·艾鸽诗歌《路口》
·艾鸽照片:梦幻青春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活魂》封面
·自由日---献给世界人权日
·转载:前中青报总编徐祝庆向六四受迫害的记者编辑“道歉”
·艾鸽散文诗《自由 从周末开始》
·艾鸽词:沁园春·雪
·艾鸽词(满江红纪念赵紫阳)
·艾鸽词《八声甘州》悼念许良英
·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节选
·长篇小说《情荒》子夜出命案
·词:高阳台(悼念胡耀邦)
·诗歌《永不凋谢的瞬间》
·自由之母——为所有不能奔丧的民主人士的亲情而作
·纪念六四邮票部分稿样
·艾鸽诗歌《拥抱你 自由》---纪念六四24周年
·新版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封面
·夏天的雨雾(散文诗)
·艾鸽词《声声慢》题薄熙来案
·艾鸽诗歌《梦游夏夜》
·艾鸽与贝岭在巴黎畅谈文学与诗歌
·艾鸽《自由的诱惑》遭禁 中青被迫删除小说连载
·艾鸽诗集《拥抱你 自由》封面
·艾鸽词:如梦令(中秋)
·艾鸽词《满江红》题王炳章博士
·网友艾鸽作品评论第8集
·艾鸽词:踏莎行(题李宁裸跪)
·沁园春 霜---题独立中文笔会
·艾鸽词:忆秦娥(题夏俊峰)
·艾鸽哲理语丝《异类》
·艾鸽:秋枫七绝三首
·艾鸽散文诗《天籁》
·长篇散文诗《天籁》封面
·艾鸽词《凤箫吟》题夏业良教授
·艾鸽诗歌《梦乡 我们相遇》
·艾鸽新语丝(5)
·艾鸽油画:天安门裸跪
·艾鸽新版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上市销售
·艾鸽词:忆秦娥·题刘霞
·艾鸽词:念奴娇·(金鸽)
·艾鸽油画:小桥流水人家
·艾鸽油画:六四女鬼
·蝶恋花·咏梅/艾鸽
·艾鸽词:卜算子·咏梅
·花发沁园春·梅 /艾鸽
·艾鸽诗歌《网帆》
·艾鸽诗歌《忧伤的月亮》
·艾鸽词:踏莎行(春将至)
·艾鸽七律:题香港六四纪念馆
·艾鸽长篇散文诗《天籁》新节选
·网友评论艾鸽作品第九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舌战政法委(1)《后宫》连载68

   
   
   
   第29章:舌战政法委(1)
   

   
   
   总喘着粗气的张芥睁开那灰白的眼珠,注视着苏海。他的粗气出了病态外还夹杂着职业性的怪癖:易发火。贵若省政法委员会书记的他,几乎每天都在发火中度过。也难为他,全省凡涉及党政军民的重大案件,都是由这里拍板定案。判什么罪,定多少年,都是他替法官代表了。
   这座乳白色的高楼就是省政府政法委办公室。平时那政法委的横匾太吓人,老百姓轻易不涉足。即便有访民,政法委也是一推了之:“法官独立办案,关我们屁事!”可怜有的老百姓一辈子也搞不懂:这政法委究竟是什么衙门?如果法官都在独立办案,还要它干嘛?苏海自然知道这乳白色的高楼,是中国法制社会的特产。不叩开这衙门,你还想搞司法调查,小心叫你白不见黑不见人就没啦!可看得出来,张芥在压制着喉腔里的火焰:“你这个记者啊,政治上好象不够成熟?!”
   苏海:“我总是成熟不了。”
   张芥:“你看,捅漏子了吧?”他拿出一叠纸:“你介入此案才几天,人家就告你四大罪状!”
   苏海:“有那么严重?”
   张芥念到:“该记者目无党组织,饶开市公安局党组搞采访;其二,私自采访法医,私自收集证据;其三,公然质疑全市人们爱戴的小救星李华同志的功绩;其四,更为严重的是:居然称自己的小轿车在公安局的大院内被盗走文件,报假案,严重违法乱纪。……. ”
   苏海:“我报案说的是公安局附近,怎么变成公安局的大院里了?公安局的大院里准外人停车吗?”
   
   张芥喝着茶瞪圆眼睛:“你就不要狡辩了。这告状信不是老百姓写来的。盖有市局的公章。你说我是相信你呢?还是相信一级党组织?”
   苏海:“我采访才几天,就有四条罪状,如果采访一个月,恐怕就该枪毙了吧?!”
   张芥:“前面三条,也许是别人对你的采访有异议。可这最后一条:报假案。这问题嘛,我挡一下,就很轻,我抬一下,就可能很重!”
   苏海:“随便吧!我今天来,是想调查核实一些事情。”
   张芥敏感地:“你想调查我?”
   苏海:“笼统地说,涉案人都想调查一下。”
   张芥又开始大喘粗气:“你知道我现在的级别吗?”
   苏海:“知道。副部级。”
   张芥:“批评副部级干部是要经过中央批准的。”
   苏海:“批评?我对你还未想过使用批评两字?我只想还你一个清白。”
   张芥:“还我一个清白?思路正确。”
   苏海:“前提是:如果你清白的话。”
   张芥:“前提是多余的。”
   苏海:“但愿是多余的。”
   
   苏海打开笔记本:“请问:在你任市公安局时,有一个在海边溺死的女人。你们当时鉴定为自杀,而且及不可待地毁尸,是什么原因?”
   张芥用手摸着头发,半响:“没有发现有他杀的证据。”
   苏海:“是没有发现,还是不想发现。”
   张芥:“我们与死者非亲非故,为什么要害她呢?”
   苏海:“幕后原因待查。我现在只问你:“当时为什么不安排死者亲属万弟认尸呢?”
   张芥:“死者亲属……万弟?!”
   苏海:“现在已有铁证:从万弟处提供的头发,并从法医处获得的死者的基因样本,请两处中国司法机关专家进行了DNA鉴定,鉴定结果证明为一人。此鉴定结果已经最高层,及内参发给全国司法界。中央司法部可能将派人来调查!”
   张芥汗珠渗出头皮:“啊?!……”
   苏海:“我现在想知道你的意见。”
   张芥:“……如果确属冤案,如果……,我当时虽然是市公安局长。可你知道:我是受政法委领导的。此案据说涉及贪腐大案,上由政法委定案,下由李华具体操作,我其实属于司法空挡。”
   苏海:“你认为此案应该重审吗?”
   张芥:“……..大概……也许……好象…….不过…….我无可奉告。”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