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舌战政法委(1)《后宫》连载68]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舌战政法委(1)《后宫》连载68

   
   
   
   第29章:舌战政法委(1)
   

   
   
   总喘着粗气的张芥睁开那灰白的眼珠,注视着苏海。他的粗气出了病态外还夹杂着职业性的怪癖:易发火。贵若省政法委员会书记的他,几乎每天都在发火中度过。也难为他,全省凡涉及党政军民的重大案件,都是由这里拍板定案。判什么罪,定多少年,都是他替法官代表了。
   这座乳白色的高楼就是省政府政法委办公室。平时那政法委的横匾太吓人,老百姓轻易不涉足。即便有访民,政法委也是一推了之:“法官独立办案,关我们屁事!”可怜有的老百姓一辈子也搞不懂:这政法委究竟是什么衙门?如果法官都在独立办案,还要它干嘛?苏海自然知道这乳白色的高楼,是中国法制社会的特产。不叩开这衙门,你还想搞司法调查,小心叫你白不见黑不见人就没啦!可看得出来,张芥在压制着喉腔里的火焰:“你这个记者啊,政治上好象不够成熟?!”
   苏海:“我总是成熟不了。”
   张芥:“你看,捅漏子了吧?”他拿出一叠纸:“你介入此案才几天,人家就告你四大罪状!”
   苏海:“有那么严重?”
   张芥念到:“该记者目无党组织,饶开市公安局党组搞采访;其二,私自采访法医,私自收集证据;其三,公然质疑全市人们爱戴的小救星李华同志的功绩;其四,更为严重的是:居然称自己的小轿车在公安局的大院内被盗走文件,报假案,严重违法乱纪。……. ”
   苏海:“我报案说的是公安局附近,怎么变成公安局的大院里了?公安局的大院里准外人停车吗?”
   
   张芥喝着茶瞪圆眼睛:“你就不要狡辩了。这告状信不是老百姓写来的。盖有市局的公章。你说我是相信你呢?还是相信一级党组织?”
   苏海:“我采访才几天,就有四条罪状,如果采访一个月,恐怕就该枪毙了吧?!”
   张芥:“前面三条,也许是别人对你的采访有异议。可这最后一条:报假案。这问题嘛,我挡一下,就很轻,我抬一下,就可能很重!”
   苏海:“随便吧!我今天来,是想调查核实一些事情。”
   张芥敏感地:“你想调查我?”
   苏海:“笼统地说,涉案人都想调查一下。”
   张芥又开始大喘粗气:“你知道我现在的级别吗?”
   苏海:“知道。副部级。”
   张芥:“批评副部级干部是要经过中央批准的。”
   苏海:“批评?我对你还未想过使用批评两字?我只想还你一个清白。”
   张芥:“还我一个清白?思路正确。”
   苏海:“前提是:如果你清白的话。”
   张芥:“前提是多余的。”
   苏海:“但愿是多余的。”
   
   苏海打开笔记本:“请问:在你任市公安局时,有一个在海边溺死的女人。你们当时鉴定为自杀,而且及不可待地毁尸,是什么原因?”
   张芥用手摸着头发,半响:“没有发现有他杀的证据。”
   苏海:“是没有发现,还是不想发现。”
   张芥:“我们与死者非亲非故,为什么要害她呢?”
   苏海:“幕后原因待查。我现在只问你:“当时为什么不安排死者亲属万弟认尸呢?”
   张芥:“死者亲属……万弟?!”
   苏海:“现在已有铁证:从万弟处提供的头发,并从法医处获得的死者的基因样本,请两处中国司法机关专家进行了DNA鉴定,鉴定结果证明为一人。此鉴定结果已经最高层,及内参发给全国司法界。中央司法部可能将派人来调查!”
   张芥汗珠渗出头皮:“啊?!……”
   苏海:“我现在想知道你的意见。”
   张芥:“……如果确属冤案,如果……,我当时虽然是市公安局长。可你知道:我是受政法委领导的。此案据说涉及贪腐大案,上由政法委定案,下由李华具体操作,我其实属于司法空挡。”
   苏海:“你认为此案应该重审吗?”
   张芥:“……..大概……也许……好象…….不过…….我无可奉告。”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