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官官护官官(1)《后宫》连载79]
艾鸽文集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五回(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水仙子•桂林山水(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八回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转载《诗韵新编》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潘晓婷(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满庭芳(香格里拉)(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虞美人》(图)
·艾鸽诗歌:《最后的冬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一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鸰(图)
·艾鸽新语丝集锦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5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二回
·《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柯彤(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玉涵(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三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骄娃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河满子》
·《自由备忘录》—2011年新春贺词
·艾鸽诗歌《牡丹之恋》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浪淘沙 祭华叔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蟾宫曲•滇池睡美人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笑语嫣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达
·艾鸽诗歌《自由的岛屿》
·艾鸽诗歌《你含苞欲放的美》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满江红 咏徐勤先将军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芳绛人寰
·艾鸽:题叶利钦的墓志铭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声声慢(车碾花季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夜半哀歌)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后起之秀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 蟾宫曲 巫山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七回
·艾鸽情诗《来自梦乡的女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八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郊野幽萌
·艾鸽诗歌《失踪者》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九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野仙踪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醉中天(神龙架)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眸波清澈
·艾鸽油画《美人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一回
·艾鸽油画《美人蝶》--曾经活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春之背影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二回
·艾鸽油画《孔雀心语》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6)
·艾鸽诗歌《在夏天的雪地上》
·艾鸽诗歌《凝眸者》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三回
·艾鸽油画《被遗忘的玫瑰》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五回
·艾鸽油画《白鸽之恋》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民间脂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风流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八回
·艾鸽诗歌《自由的翅膀》
·艾鸽《现代社会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天曲线》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九回
·艾鸽情诗《我是你的微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二十回回
·艾鸽画作《梦幻美人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双眸入梦》
·艾鸽情诗《游向你的眸波》
·艾鸽诗歌《时光咏叹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官官护官官(1)《后宫》连载79

   
   
   第34章:官官护官官(1)
   
   

   老C的脸色如同困难年代老百姓吃过的菜叶。
   他显得很焉瘪。
   新美女肉做的“永保青春大补丸”没吃到,如今闹得满城风雨。
   官场上的猫腻是事无巨细的,何况出了此等事。
   坐在老C家中的政法委书记张芥和省财政厅长张爵,也是一脸的苦相。
   张芥把抓捕范酩的过程都汇报了。他说:“如今,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张爵眼泪差点流出来:“这范酩可是个难得的人才!”
   张芥叹口气:“我主张杀不主张放。你知道老百姓怎么说的,说我们什么什么人,活着的美女天天抱着啃,死了的也还不放过!这那是人话?”
   张爵摇摇头:“一个药剂师,你总不能说涉及国家机密吧!一公审,他在法庭上一抖料,大家全完蛋。”
   张芥眼睛呆望着老C,那意思仿佛是说:“就把张爵也牺牲掉吧!” 张芥在政法委天天看材料,知道警民关系已经紧张到什么程度。可如果此案办得好,可以挽回不少面子。
   张爵也许已经猜到了张芥的打算。自然,如果老C发个话,他张爵也就活到头了。他意味深长地说道:“我死不足惜。可人们要问:是谁提拔的张爵?!再说,如果到了法庭调查时,我的嘴巴不听使唤,乱说一气,那岂不是毁了刘副书记?”
   张芥:“你敢把脏水往主头上泼?”
   张爵讥讽地:“张芥同志!你我都姓张,未必我就比你脏?如果我该判死刑,那你恐怕不够枪毙一百回,也够枪毙五十回了!”
   
   老C拍拍桌子:“大度!大度!”
   两人骤然息音。
   老C用裁决的口吻说道:“大家都是唯物论者。首先要承认:人死是不能复活的。美女死了,不吃也是一种资源浪费。古人吃活人,我们吃死人。为什么?科技在发展,思维在进步,品味在提高。”他喝了口茶,继续说:“我到不认为吃死去的美女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古人日:‘善用人者无弃人,善用物者无弃物。’我们吃死去的美女,是一种思想上灵魂上和肉体上的大解放。自然,这些话是不能拿到门外去说的。老百姓总是愚昧落后的代名词。我们不能混同于普通的老百姓!做官不能太老百姓!”
   张芥和张爵同时鼓掌:“高见!高见!”
   老C故作深沉状:“唉,我认为呢,范酩宜放不宜抓。从技术层面上讲,他能够从死去的美女身上,发现可以提炼出青春大补品,这是曲线救国。试想:如果官员们的身体都滋补得如狼似虎,精力充沛,这不明摆着利国利民吗?”
   张芥:“不是‘如狼似虎’,是生龙活虎!”
   老C:“一个意思。书厢里的老鼠,咬文嚼字。”
   张芥:“放范酩有难处。那女孩子的父母亲到处乱嚷,说有官员要吃他们女儿的胸部和臀部。”
   老C:“那还不好办,报纸上发条消息:辟谣!”
   
   张芥得知老C的指令后,来做李华的工作。李华干瞪着个眼:正没好气呢!好不容易搞了个恢复形象的差事,让全市人民看看:我李华是不是人民的小救星?可眼睁睁地要把罪犯放走,又要被人戳脊梁骨了。
   张芥撇撇嘴:“书记说了,范酩是曲线救国。”
   李华脸发烧:“我这个‘人民的小救星’,让给他当算了!”
   张芥耸耸肩:“他是‘官员的小救星’。”
   李华:“如果有一天人民都不需要小救星了,你们可别后悔。”
   张芥:“我本来是打算把张爵给砍了,可人家差点没把我给砍了。”
   李华点燃香烟:“为什么?”
   张芥借火:“如今这年头,查谁不一大把问题?”
   李华从一个盒子里那出永保青春大补品:“放就放吧。我们来点实惠的。抄了几合他私留下的‘永保青春大补品’,一人来点。”
   张芥:“活着的美女不会反对我服用的。”
   李华:“我快成人民的小舅子了!”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7月2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