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海滨香茶夜(2)《后宫》连载76]
艾鸽文集
·和泰戈尔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诗歌:吻着你的名字我就心颤
·沁园春 血
·琐窗寒----2007年4月为古今的焚书坑儒而题。
·定风波-------为武则天而题
·花犯-------为乾隆的文字狱而题。
·釵头风-------(和陆游词一首)
·釵头风-------(和陆游词一首)
·和杜甫五言律诗月夜亿舍弟
·八声甘州------为当今中国的"文化精英"而题
·青玉案-------题张志新
·声声慢-------题高莺莺案
·千秋岁引-------为古代哲学家老子而题
·和李白<夜静思>诗一首
·生查子-----为南宋大奸臣秦檜而题
·唐多令--------为慈禧太后垂帘听政而题
·离亭燕-------为歌星邓丽君而题
·千秋岁----------题春秋战国时代的百家争鸣。
·綺寮怨------为洪秀全的太平天国而题
·假如我还活着
·《珠峰吟》《长城吟》《泰山吟》
·霜天晓角-----为张纯如女士而题
·满江红---为南京大屠杀而题
·曲子:为萨达姆及中国的粉丝团而题。
·七绝 黄河吟
·七绝《 长江吟》
·忆秦娥----为侵华日军强征慰安妇而题
·现代诗《拍卖》
·蟾宫曲:为波尔布特而题
·夜飞鹊----1979年5月真理标准讨论
·为二战时为中国牺牲的美国士兵而题.
·临江仙----为孙中山先生而题
·水调歌头-----平民冤
·忆秦娥------2007年4月为山羊题
·油画人韵
·油画梦寐
·鹧鸪天
·一个人的背影
·现代诗《跪吻》
·现代诗心房
·油画飘逸
·现代诗悠远
·现代诗失声的连衣裙
·别了,我的阳光
·现代诗秋天的脉搏
·花的最后陈述
·附艾鸽的照片一张.
· 年青的岑寂
·帝台春------为“贞观王朝”的李世民而题
·秋雨朦胧
·女学生黄绢之死
·路过你的黄昏
·走近幽兰
·诗:会走路的植物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海滨香茶夜(2)《后宫》连载76

   
   
   
   第32章:海滨香茶夜(2)
   

   
    靡靡之音不断。
    仿佛有潮水般的卷动与浪花的飞扬。
    姚亭桦突然觉得胸闷,尽管她没带胸罩,而且依然敞露着。在这灯红酒绿的地方,她好象才有鱼入水池的自在。可这官当得太沉重。那一天,她在疗养院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其实是准备自杀的。她判断老C他们不会久留她在世上。可就在这个时候,大哥大和老C一起来看她,并告诉她:决定任命她为海滨市府文化局文化处副处长。她以为他们又在戏弄,低头不理。大哥大抚摸着她的头发:“是真的,你当官了!” 老C有点惜怜地看了看她受伤的胸部:“你当官后,一切都会获得补偿。”她依然不信:“我有什么水平当官?” 老C:“当官不需要什么水平,关键是能看懂文件照本宣科就行了。记得谁说过:天下最容易的事就是做官了!”那时,她才觉得自己不比他们差,他们都敢当,我为什么不敢当呢?!而眼前又有人肯定自己不比他们差。姚亭桦把衣扣扣了起来:“唉,我见过的官员太多了,我算最差的了,可比我好的没几个。”
    苏海笑道:“如今的官场就跟舞场一样。黑不是问题,暗也不是问题。”
    姚亭桦:“我当官没几天,多人要送红包给我。我没敢收。”
    苏海:“所以,你不算最差。在今天的官场上,可能还算佼佼者了。”
    姚亭桦的手机响了,是老C打来的。
    姚亭桦脸发烧:“我去一下洗手间。”
   
    电话里老C问道:“怎么样?搞掂没有?”
    姚亭桦:“没有。他不怎么喜欢我。”
    老C:“这歌舞厅老板我熟悉。你以我的名义告诉他:把所有美女派出来,让他挑。总有人会打动他。”
    姚亭桦返回后,不一会有一个美女走了进来。只见她粉腮红唇,美目中闪射着勾魂的波浪。身着半透明的连衣裙,含情脉脉地望着苏海。她眉毛一动:“需要我脱吗?”
    苏海吟答道:“
    本是金吻百娇女,
    不请自来叹惊奇。
    此处花开不见春,
    宽衣解带又何必?”
    姚亭桦摆摆手。她退了出去。紧接着又一个女子走了进来。她有点古色古香的味道。仿佛是从大观园里逃出来的丫鬟,她羞答答地望着包厢里唯一的男人。
    苏海又吟答道:“
    以为汝是隔世艳,
    红楼难禁是情弦。
    如何圆你秋桥梦,
    柳岸河边多芳缘。”
    姚亭桦看出苏海仍未动心,又叫她退出去了。
   
    很快第三个女子进来了,她貌若天仙,体似轻燕,口含樱桃,双眸放电。她大方地自信地走到苏海身边,放肆地把臀部扭来扭去:“帅哥,尝尝我的味道好嘛?”苏海承认她长得不错,可还是吟答道:“
    矫娆令人不忍别,
    可惜馨误非时节。
    翠黛摇摇天羽动,
    好自为之勿凋谢。”
    看来还是不行,姚亭桦又摆摆手,她便走了。
    第四个进来的是一个时髦美女:一身名牌,艳而不露。品位幽雅,长发披肩。
    姚亭桦:“把她赏给你做小秘,好吗?”
    苏海:“我们没有这种编制。”
    姚亭桦:“人配给你,由我来发薪。”
    苏海有点心动,不过忍住了。又吟道:“
    一番美意带露稀,
    诱兰果真无堪比。
    奈何心孤难从命,
    只品不尝歉失礼。
    如此串进来数十个美女,苏海均一人答吟一首诗,但最终都未答应艳宠。
    苏海见姚亭桦情绪低落,便道:“我看你确实不象做官的人,我教你怎么做好了。”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7月1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