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海滨香茶夜(2)《后宫》连载76]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蓬莱仙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佩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世界第一女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才女曹颖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校园风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雨绮
·艾鸽诗歌让《生命远离死亡》
·艾鸽诗歌《自由有多远》
·艾鸽诗歌《我拒绝遗忘》——致现代中国的一切苦难
·诗歌:《致天之骄子》
·诗歌:《我与你同在》
·诗歌:《还我春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春来冬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小仓优子
·水调歌头(迎2009春)
·艾鸽留影于1989年春
·油画:十字架之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倩之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玉无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网络娇娆
·《自由的诱惑》封面
·《人祭三部曲》之三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二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三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四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回(图)
·转发奥巴马就职演说中文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葳葳
·诗歌:自由再出发
·诗歌:寻找春天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2)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浪淘沙(悼念戈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玉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宮田麻里乃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苏州园林)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杨柳枝
·诗歌《那个时刻成为永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川藏第一美女
·转美国宪法(中文版全文)
·《活灵》400---406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封面
·艾鸽诗评古代十大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艳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竞选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邓玉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露荷疏影
·诗歌:我内心深处的节日
·胡耀邦说:“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中国青年报曾顶撞胡耀邦
·诗歌:期待自由
·用自由的诡谲派艺术拥抱苦难
·《倒塌的天堂》纪念汶川大地震一周年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催枝头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黄莺儿
·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人胡耀邦
·历史的回音壁—纪念胡耀邦逝世20周年
·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诗歌《宣言》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艾鸽诗歌 《跪着与站着》
·艾鸽诗歌《流淌的玫瑰》
·艾鸽诗歌《开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澈夏露
·艾鸽诗歌:起来吧太阳
·艾鸽诗歌《自由的钟声》
·诗歌《今夜腥光灿烂》
·读者来信:被推入黑暗的无辜女孩
·艾鸽诗歌:心在荒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美女
·诗歌《冰点》贺冰点论坛
·艾鸽诗歌:莫名思念你(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海滨香茶夜(2)《后宫》连载76

   
   
   
   第32章:海滨香茶夜(2)
   

   
    靡靡之音不断。
    仿佛有潮水般的卷动与浪花的飞扬。
    姚亭桦突然觉得胸闷,尽管她没带胸罩,而且依然敞露着。在这灯红酒绿的地方,她好象才有鱼入水池的自在。可这官当得太沉重。那一天,她在疗养院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其实是准备自杀的。她判断老C他们不会久留她在世上。可就在这个时候,大哥大和老C一起来看她,并告诉她:决定任命她为海滨市府文化局文化处副处长。她以为他们又在戏弄,低头不理。大哥大抚摸着她的头发:“是真的,你当官了!” 老C有点惜怜地看了看她受伤的胸部:“你当官后,一切都会获得补偿。”她依然不信:“我有什么水平当官?” 老C:“当官不需要什么水平,关键是能看懂文件照本宣科就行了。记得谁说过:天下最容易的事就是做官了!”那时,她才觉得自己不比他们差,他们都敢当,我为什么不敢当呢?!而眼前又有人肯定自己不比他们差。姚亭桦把衣扣扣了起来:“唉,我见过的官员太多了,我算最差的了,可比我好的没几个。”
    苏海笑道:“如今的官场就跟舞场一样。黑不是问题,暗也不是问题。”
    姚亭桦:“我当官没几天,多人要送红包给我。我没敢收。”
    苏海:“所以,你不算最差。在今天的官场上,可能还算佼佼者了。”
    姚亭桦的手机响了,是老C打来的。
    姚亭桦脸发烧:“我去一下洗手间。”
   
    电话里老C问道:“怎么样?搞掂没有?”
    姚亭桦:“没有。他不怎么喜欢我。”
    老C:“这歌舞厅老板我熟悉。你以我的名义告诉他:把所有美女派出来,让他挑。总有人会打动他。”
    姚亭桦返回后,不一会有一个美女走了进来。只见她粉腮红唇,美目中闪射着勾魂的波浪。身着半透明的连衣裙,含情脉脉地望着苏海。她眉毛一动:“需要我脱吗?”
    苏海吟答道:“
    本是金吻百娇女,
    不请自来叹惊奇。
    此处花开不见春,
    宽衣解带又何必?”
    姚亭桦摆摆手。她退了出去。紧接着又一个女子走了进来。她有点古色古香的味道。仿佛是从大观园里逃出来的丫鬟,她羞答答地望着包厢里唯一的男人。
    苏海又吟答道:“
    以为汝是隔世艳,
    红楼难禁是情弦。
    如何圆你秋桥梦,
    柳岸河边多芳缘。”
    姚亭桦看出苏海仍未动心,又叫她退出去了。
   
    很快第三个女子进来了,她貌若天仙,体似轻燕,口含樱桃,双眸放电。她大方地自信地走到苏海身边,放肆地把臀部扭来扭去:“帅哥,尝尝我的味道好嘛?”苏海承认她长得不错,可还是吟答道:“
    矫娆令人不忍别,
    可惜馨误非时节。
    翠黛摇摇天羽动,
    好自为之勿凋谢。”
    看来还是不行,姚亭桦又摆摆手,她便走了。
    第四个进来的是一个时髦美女:一身名牌,艳而不露。品位幽雅,长发披肩。
    姚亭桦:“把她赏给你做小秘,好吗?”
    苏海:“我们没有这种编制。”
    姚亭桦:“人配给你,由我来发薪。”
    苏海有点心动,不过忍住了。又吟道:“
    一番美意带露稀,
    诱兰果真无堪比。
    奈何心孤难从命,
    只品不尝歉失礼。
    如此串进来数十个美女,苏海均一人答吟一首诗,但最终都未答应艳宠。
    苏海见姚亭桦情绪低落,便道:“我看你确实不象做官的人,我教你怎么做好了。”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7月1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