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海滨香茶夜(1)《后宫》连载75]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海滨香茶夜(1)《后宫》连载75

   
   
   
   第32章:海滨香茶夜(1)
   

   
   
   海浪虽然无法把涛声送到那喧哗的歌舞厅里,可这里已经是热血沸腾。
   霓虹灯光穿梭在男男女女的倒影里,巴黎名牌香水味在迷漫。
   苏海按姚亭桦给他的地址,来到这里一看,竟是金吻歌舞厅。
   姚亭桦已经站在门口等候他。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沙裙,配戴着象牙胸花,她微笑着,双眸中有一池秋潭在荡漾。
   苏海一惊:“这哪是喝茶的地方?”
   姚亭桦:“我到这里来视察工作,不行吗?”
   苏海:“原来如此。”
   进了一间包厢。歌舞厅经理来汇报了一会工作。无非是一切照章经营,请多关照。
   甜点多多,可苏海只喝了点茶。双方闲聊了一会。
   姚亭桦:“你知道我原来是歌手吗?”
   苏海:“听你唱过歌,嗓子不错,那歌曲却不敢恭维。”
   姚亭桦:“没办法,他们喜欢。”
   苏海:“他们是谁?” 苏海的脑中浮现出老C们的身影。
   姚亭桦没有回答。此次与苏海约会,她是向老C们汇报过的。老C指示她无论如何要把苏海拖下水。老C:“这小子在找我们的麻烦!”
   姚亭桦故意靠进苏海。一股女性的芳泽扑鼻而来:“工作谈完了,陪我跳个舞好吗?”
   苏海见女性主动邀请自己,不好意思拒绝。
   
   轻音乐回荡着。
   灯光若明若暗,姚亭桦发现苏海居然跳得不错。
   尤其他那人韵飘逸的潇洒,使她陶醉不已。
   她愿意接近苏海,是她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发现他的眼睛中有一种淡淡的忧郁,面容中又似怀着春天的影象,给人以信任和温煦感。她其实本不准备告诉老C的,因为她想有一个记者朋友来加强保护自己。自己这个“官”算怎么回事呀!可老C发现了苏海的名片,她只好说想请他喝茶。老C就要她搞掂苏海。初步接触却感觉他不是那种可以随便搞掂的男人。
   舞影遥戈。姚亭桦借口空调太热,解开了上衣的两个扣子。这几乎把大半个胸部露了出来。
   苏海无意中飘了一眼,却看出那上面仿佛有被狗啃过的伤痕。
   她为什么要故意挑逗?苏海不明白。是因为寂寞,是因为悲哀,还是因为她的一种无可奈何……。
   苏海觉得有点那个,想休息一下。
   可他发现身边的这个女人,几乎快贴到自己的身上了!
   苏海:“我口渴,想喝点水……。”
   姚亭桦抬起芳唇:“我不解渴吗?”
   
   苏海没有回话她,坐回到了沙发上。他心中已经猜想到了老C的影子。
   姚亭桦见他不动心,叹了一口气:“我听有人说:一个男人追求一个女人隔着一堵墙,一个女人追求一个男人,只隔着一张纸,我们之间为什么捅不破这张纸呢?”
   苏海:“这纸太厚。”
   姚亭桦:“有多厚。”
   苏海:“你是无法捅破的。”
   姚亭桦仿佛此时才想起自己的身份:“你对我这个副处长有看法吧!没关系,说出来交流一下。”
   苏海:“你自己觉得呢?”
   姚亭桦:“我自己觉得比有些官强。”
   苏海:“是比有些官强。”
   姚亭桦:“这么说,你还是有点欣赏我的。”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