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菲菲夜惊魂(1)《后宫》连载71]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神秘的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神秘的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神秘的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花海一夜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花海一夜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花海一夜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老E出水面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8老E出水面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9海面女尸迷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0海面女尸迷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1死亡证明书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2死亡证明书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3死亡证明书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4老B被双规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5老B被双规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6老B被双规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7冤案知多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8冤案知多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9低处有人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0低处有人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1老B临死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2老B临死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3律师是高手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4律师是高手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5命运大转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6命运大转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7命运大转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8开庭前预演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9开庭前预演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0开庭前预演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1地下室隐秘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2地下室隐秘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3白道追杀令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4白道追杀令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5老C获高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6老C获高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7夜半鬼敲门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8夜半鬼敲门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9婵娟变菲菲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0婵娟变菲菲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1开庭赛演戏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菲菲夜惊魂(1)《后宫》连载71

   
   
   第30章:菲菲夜惊魂(1)
   
   

   
   这里的桑拿浴很特别,附有鸳鸯池。
   菲菲入夜前在这里等候大哥大。她把身躯泡在浴缸里,还在水中洒满玫瑰花,洁白的肉体就象被花瓣拥抱着而停留在树枝上的一只白鹤。
   水是那样温馨,一波又一波地激荡着女人的孤寞。
   “他怎么还不来呢?”她想。
   可其实,她在内心里是不在乎他来不来的。
   女人有些时候是喜欢孤独的,只有在孤独的时分,她们才会客观地欣赏和评价自己。
   肉体被爱人折磨和被魔鬼折磨有异样吗?
   菲菲一直没碰到什么可心的男人。
   女人的美轮到别人可能是幸福,轮到自己怎么就变不幸了呢?
   好在那隆起的胸部依然韵味荡漾,那神秘的臀部依然性感可期,那飘摇的腰部依然风采靡然。
   她唱起“……太委屈……”。
   这时,她听到门开的声音。那沉重的男人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她闭上了眼睛。
   看上去就象一朵云霞在银河中睡着了。
   直到那云霞被一个男人揉入手中:“婵娟,你看我是谁?”
   
   菲菲象在梦魇中惊醒。
   “完了!”她看见了老C的眼睛。不用说,是大哥大出卖了自己。
   晚餐时她看见老C色迷迷地望着她,与大哥大耳语,就担心发生这样的事情。看来,大哥大是把自己当奖品给了老C。可当她的身体在老C面前暴露无遗的时候,她婵娟的原形也就暴露无遗了。
   一切都将败在权力手中。
   看着她虽生犹死的面容,老C徒生怜悯:“不要怕我。如果你不逃走,我其实是为你安排了一个文化处副处长的职位的。”
   菲菲有气无力:“在地狱里也帮我安排了一个职位吧!”
   老C:“地狱里虽然也缺歌手,可我有点舍不得呢!”他的爪子开始在菲菲身上游荡。
   可他居然还公务繁忙!另一只手在打电话。
   老C:“什么?有目击者对车祸鉴定不服?那还不好办,以妨碍公务聚众闹事罪抓他几个。”
   菲菲被逼迫开始为他服务。
   老C躺卧着,时不时遥控指挥:“说不服就压服,压不服就打服。”
   
   灯光散射着。
   轻音乐在四围回荡。
   老C从电话中已经得知:车祸现场还很麻烦!女孩子的尸体运不走。有人堵在车轮下面。
   闹大了,怕惊动中央,手段不硬,又无济于事。
   政法委书记张芥已经到了现场。
   人们要求重做鉴定。张芥立刻就答应了。对于他来说,做一次与做十次结果都是一样的。必须照长官意志办,这是无法改变的,除非请辞乌纱帽。可如果真到了请辞乌纱帽的时刻,那下场就不美妙了。
   案情张芥其实不太清楚,如何定案他一开始就清楚了。
   那女孩子到确实死得很惨,头骨都被压碎了。
   死者的母亲说:“我女儿是高中生,怎么会不知道‘禁止横穿马路’呢?”
   鉴定人解释说:“她可能精神恍惚。”
   “出门的时候都没恍惚,为什么到了马路上就精神恍惚了。”
   “没准失恋了!”
   “她还没谈恋爱呢!别人也看见她沿着路边走。”
   “别人看见不能说明什么。女孩如果有精神障碍肉眼是看不出来的!”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