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舌战政法委(2)《后宫》连载68]
艾鸽文集
·历史的回音壁—纪念胡耀邦逝世20周年
·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诗歌《宣言》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艾鸽诗歌 《跪着与站着》
·艾鸽诗歌《流淌的玫瑰》
·艾鸽诗歌《开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澈夏露
·艾鸽诗歌:起来吧太阳
·艾鸽诗歌《自由的钟声》
·诗歌《今夜腥光灿烂》
·读者来信:被推入黑暗的无辜女孩
·艾鸽诗歌:心在荒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美女
·诗歌《冰点》贺冰点论坛
·艾鸽诗歌:莫名思念你(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五回(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水仙子•桂林山水(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八回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转载《诗韵新编》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潘晓婷(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舌战政法委(2)《后宫》连载68

   
   
   《后宫》连载68
   
   第29章:舌战政法委(2)

   
   
   气氛不那么协调,官家的尴尬与记者的坦荡都在白楼中对峙着。
   懒懒散散的阳光,从窗户玻璃上钻了进来,它不管这些,它只是想把这办公室照得洁白如洗。
   张芥那浑浊的目光里,透出一丝狡猾的波动:“假如真象你说的那样,死者是万弟的亲属,那也没改变死者是自杀的结论。”
   苏海笑道:“我离京前去过中纪委老李同志那里,他给我介绍过案情。并给了我一件小小的礼物。你知道是什么礼物吗?”
   张芥听到中纪委三个字表情不太自然:“不知道。”
   苏海始终未喝茶:“使劲猜呀!”
   张芥:“中纪委是大爷,我能猜得到吗?”
   苏海:“那我告诉你,是有人寄给他的那5颗子弹时无意间留下的指纹的模型。”
   张芥:“那又怎么样了?”
   苏海望着他的眼睛:“你还记得你们在当年处理死者遗体火化时,万弟一直在哪里哭嚎。你们拿到骨灰盒就跑了。而万弟却在火化场拿走了他女人最后的服装。这是他买的,发票还在。而我却把这套服装请中国权威司法部门鉴定过,发现上面留有嫌犯者的指纹,和中纪委老李那里5颗子弹案子的指纹模型,一模一样!”
   张芥惊得差点没从椅子上跌倒:“你的意思是说,有黑社会介入?”
   苏海:“老百姓说得好: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
   
   张芥瘫软在椅子上,仿佛断了脊梁。
   苏海:“你不是想要一个清白吗?关键在于你的态度。”
   张芥的威严在变得柔和:“记者同志,你知道:当年上有政法委,下有李华,我顶多传个话。”
   苏海:“今天我们的谈话,将会被写进内参里,我现在再次明确问你:你是否支持我调查这个案子?”
   张芥:“省委新副书记刘璜分管我,你关键要他支持。我算个啥?”
   苏海:“我已经见过他,他原话说‘我可以做你的坚强后盾。’”
   张芥:“那我也一样可以做你的坚强后盾。”
   苏海:“在中纪委工作组到来之前,希望你主动有所表现。”
   张芥:“你要我怎么个主动法。”
   苏海:“那个所谓的小救星,先双规起来,这恐怕是你职权内的事。”
   张芥:“他可是司法战线的楷模呀!”
   苏海:“那你就留着做楷模吧!”
   张芥:“刘副书记说过,要我和你交朋友。其实,我一直是把你当朋友看的。”
   苏海:“无所谓朋友。古人说:‘君子之交淡若水。’”
   
   张芥:“中纪委真要下来吗?”
   苏海:“那是我估计的,因为这两份证据是司法部门认可的。”
   张芥:“可恕我直言:中纪委的权力也很有限阿!”
   苏海:“处理副部级以下的干部还是够用的。”
   张芥:“你的意思是包括我在内。”
   苏海:“比你大的尹副书记不是也去休息了吗?”
   张芥:“我会去休息吗?”
   苏海:“你屁股还未做热,有点可惜。”
   张芥:“你能帮助我把屁股做热吗?”
   苏海:“那太容易了。”
   张芥:“你敢查这个案子,我就知道你上面有人。”
   苏海:“我下面有人。”
   张芥:“谁?”
   苏海打开窗子,指着楼下马路上穿流不息的人群:“老百姓。”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7月0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