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西藏的骚乱和毛的哲学]
张成觉文集
·變色龍與受害者---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一)
·誰是真正的受害者?---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二)
·”用筆桿子殺人”---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三)
·誰令下馬出京華---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四)
·“檢查”/揭發=告密?---蕭、高筆墨官司述評(之五)
·“黑老貓”的尊容---評點《有感於高爾泰、蕭默兩先生的爭執》
·“假作真時真亦假”---評蕭默《一葉一菩提》
·醜陋的“中國人”和大寫的日本人
·中华之耻,人类之悲---读《有良心的日本人》有感
·似是而非的“冷靜思考”---評點《面對有關地震的爭論國人應冷靜思考停止爭吵!》
·中华之耻咎在“党国”--读杨恒均网文有感
·中日的“国民素质”与“国家素质”
·阴谋论的标本---评点《求真相》
·毛就是打算傳位給江青毛遠新--與胡平兄商榷
·《七絕.力挺譚冉劉》-原韻奉和萬潤南
·七绝.力挺谭冉刘(之二)
·匪夷所思的“阴谋论”
·喜闻恒均“无恙”---打油诗两首
·巴蜀男儿冉云飞
·“面包会有的”,“民主会有的”---杨恒均“被失踪”随想
·民主离我们还很远!
·微博三则
·微博四则
·微博兩則
·微博:周海嬰;趙連海
·高瑛.國共
·天塌一齊扛?/未未命真好
·明哲保身/自由尚遠
·吳晗與未未
·因果報應話吳晗
·侵犯主權?胡可留任?
·羅孚新著/文集面世
·雞蛋不宜碰石頭
·遇羅克
·五七反右面面觀---五十四年後的思考
·電盈優
·清華與葉企孫/錯怪黎老闆
·艾未未案/良心底線
·快樂無價/世紀盛事
·溫馨佳話/“平衡”樣板
·《北京十年》/心中透亮
·力挺茅于軾(七絕二首)
·聲勢不再/惡有惡報
·《北京十年》與“六四”
·巧舌如簧/“驗明正身”
·五四精神/兩位領袖
·表錯情/文集縮水
·受人教唆/秋後螞蚱
·極大諷刺/“一字咁淺”
·黨性與人性
·黨性與人性
·中美對話
·郝部長的高論
·郝/好部長說真話
·中日總理/航母何用
·鵲巢鳩占/三代北大人
·我看辛子陵
·董橋一瞥
·董橋一瞥
·也談未未(二則)
·高瑛的話(二則)
·競爭力排名(二則)
·變色龍的自畫像---評點蕭默《一葉一菩提》(之一)
·已被洗腦/事出有因
·林彪自食其果
·陳總長何需難受?
·勇哉90後/南北呼應
·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一)
·旋轉全憑華、葉功---《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二)
·平反阻力在鄧、李---《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三)
·石油美元/中印模式
·飲用“奶茶”?/火山處處
·太子黨面孔各異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兩制”之優越性
·“風波”22週年有感
·滅亡前的瘋狂
·石在,火種不滅
·真真假假是為何?---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二)
·李娜封后隨想(兩則)
·如此高官(兩則)
·貌似公允實藏禍心---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的骚乱和毛的哲学

   拉萨圣火传递如临大敌,以无惊无险告终。看来,绝大多数藏民信奉达赖的哲学,相当理性,也很克制,避免了一场流血冲突。
   
   不过,这种冲突有时的确避无可避。俗语称:“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毛的语言叫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今年三月的拉萨骚乱如此,四十九年前那场动乱也如此。
   
   当局将1959年3月达赖出走的事件称为“叛乱”,《人民日报》曾为此发表社论,题为《西藏的革命和尼赫鲁的哲学》,抨击达赖的同时,对支持达赖的信仰的印度总理尼赫鲁横加指责。

   
   尼当时不仅在东南亚,在整个世界都颇有声望,他以反帝反殖著称,俨然成为不结盟运动的老大。这对于一心要当世界革命领袖的毛来说,自然很招忌恨。
   
   正由于达赖在藏民中受到崇拜,尼氏在亚非拉受到崇拜,毛视作心腹大患,故一箭双雕予以狠批。
   
   事隔半个世纪,这篇洋洋万言的鸿文到底说了些什么,记忆已很模糊。印象中,文内列举了一些农奴制下的西藏奴隶主的暴政,诸如抽筋剥皮之类,用以说明中共在当地进行“民主改革”即革命,使农奴翻身解放,脱离苦海,乃顺天应人之举。
   
   为配合宣传,当局很快拍了一部记录片,名叫《百万农奴站起来》,片中藏民载歌载舞,歌颂大救星毛的恩情。
   
   也就在这个时候,有位藏族女民歌手才旦卓玛脱颖而出,迅速走红,在全国各地都大受欢迎。周恩来曾亲切接见,勉励有加,说她作为农奴的女儿,有此成就,很不容易。
   
   才旦卓玛的成名曲中,有一首《在北京的金山上》,歌词是:
   
   北京的金山上太阳放光芒,毛主席就是那金色的太阳。多么温暖,多么慈祥,把我们农奴的心照亮,我们迈步走在社会主义幸福大道上。巴扎嘿!
   
   末句“巴扎嘿”是藏语,大概乃祝颂之意。这首歌通常和藏族舞蹈一起演出,身穿藏民服装的才旦卓玛在台中央引吭高歌,骠悍的男舞蹈员围着她跳着豪迈潇洒,充满阳刚气的“热舞”,最后在一声“巴扎嘿”中嘎然而止,令台下及电视机前的观众为之血脉贲张。
   
   四十九年过去,弹指一挥间。昨天的电视画面上才旦卓玛重又现身。作为此次拉萨圣火传递的最后一棒火炬手,61岁的她风韵犹存,健美依然。可惜没有展现歌喉,使其往日歌迷无法重温旧梦,一饱耳福。
   
   而首名火炬手贡布也非等闲人物。此何人也?首批从北坡登上珠穆朗玛峰的藏民是也。时在1960年5月25日。
   
   那正是大陆大饥荒之际。以王富洲为首的三人突击组攀上世界最高峰,对发动大跃进惨遭失败以致饿殍遍野的毛来说,此举等于为之注射了一针兴奋剂。
   
   王是当时北京地质学院一名青年教师,他和另一位登顶的屈银华都是汉族人。屈虽为四川林业工人,但跟王一样抵受不了珠峰的严寒,身体多处冻伤,故完成壮举后两人均需在拉萨医院疗养。贡布却纤毫无损,获安排直飞北京出席全国文教“群英会”庆功。
   
   王富洲事后青云直上,只过了几年就出任国家体委登山处处长要职。估计贡布也早就当官了吧。现年75岁的这位前农奴,毕竟流的是西藏高原土著的血,饱历风霜而不减英年丰采,羡煞凡人。
   
   不过,他和才旦卓玛一样,显然属于藏族同胞之中的极少数幸运儿。在今天西藏的200多万藏民中,享有类似他们二位的政治、经济待遇的,估计不到百分之一。
   
   这个比例并非信口开河。只要看此次火炬手的民族分布,便可见一斑。
   
   据报导,昨天的156名火炬手,藏族占75人,汉族77人,回族2人,珞巴族1人。而西藏总人口中,90%以上为藏族。
   
   所以,当局如此安排圣火传递,表明并无真正贯彻“民族区域自治”,或者更直截了当地说,就是并不信任藏民。
   
   这种视藏民为异己的心态,从一系列有关安排暴露无遗。诸如:传递时间由原定3天缩为1天;上午9时开始传递火炬,清晨6时起即实行交通管制;沿途商店要关门,不让民众围观,只发放少量许可证给若干“自己人”当“啦啦队”;仅30个国际媒体记者获准在起点和终点采访;大批军警严密布防并戒严,等等。
   
   如此高度戒备,草木皆兵,岂不贻笑大方?
   
   归根结底,当局采取高压手段乃因政策错误,造成其与藏族民众的尖锐对立。如果说,在大陆普遍的官民矛盾日渐激化,是由于执政党坚持其一党专政,维护极少数特权阶层的既得利益,以致工农弱势社群陷于水深火热之中;那么,藏区内外的藏族民众就要多受一层压迫,处境更加等而下之。
   
   可以说,若同1959年之前相比,绝大多数藏民的地位并无根本改善。农奴诚然是再也看不到了,百姓受极权暴政盘剥欺压则一仍其旧。只不过今天高高在上胡作非为的是汉族党官,加上一小撮藏族显贵而已。
   
   应当指出,曾经有过“多么温暖,多么慈祥”,给藏民洒下阳光的人,但不是毛,而是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
   
   胡耀邦不是哲学家,是实干家。他跟恪遵“斗争哲学”的毛截然相反。其“免征,放开,走人”六字方针,本来可以真正造福于西藏。“免征”,西藏的农牧税全免;“放开”,即经济领域放宽政策;“走人”,是调走大部份汉族进藏干部。
   
   不幸天意弄人,这位富于人性的“异化”了的共产党人,其开明举措遭党内保守派极力抵制,之后更被拉下马。于是,藏民的希望破灭。
   
   他们何时可以希望重燃呢?这要视乎中共领导层何时放弃毛的“斗争哲学”,确实贯彻以人为本,执政为民。借用鲁迅的话:“夜正长,路也正长”。
   
   看来,藏民还需一个“韧”字。
   
   (08-6-2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