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曾节明文集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民运宜多党联盟而不宜政党合并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 天不厌我中华,中国男足彻底粉碎恐韩症!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胡锦涛企图借助伪儒家保极权是枉费心机
·安全受迫,李志友全家露宿于联合国门前
·邓小平的罪恶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反政改势力势焰熏天,温家宝地位岌岌可危
·赠日本作家山田一郎先生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薄熙来的真面目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薄熙来的真面目
·曼谷的气候
·山海关
·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曾节明: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胡锦涛纵容毛左派的原因及前景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军队“清场”后,泰国总理的“眼睛”被人挖掉
·胡锦涛真是毛泽东主义者吗?
·胡锦涛为何推崇张居正?
·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和新思维
·中国“计生”政策的基础极端荒谬
·大幅倒退继续,中国社会悄然朝鲜化
·国内政治环境继续恶化:流亡工运、维权人士王嘉辉亲属遭国安骚扰
·中国足球队打不进世界杯的根本原因
·林大军评钟少武枪击案及巴黎治安问题
·德国队为什么能大胜阿根廷队?
·   英格兰队惨败分析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德国队半决赛失利分析
·迫害刘贤斌是对我们共同的威胁
·在泰异议人士发起“我是刘贤斌”接力抗议行动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二天纪实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三天纪实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Off the shore
·惜叹胡锦涛在陈玉莲案上的不作为
·奥巴马的教改方案落入中国式误区
·强烈谴责中共顽固当权派挺朝反美的危险举措
·就728大爆炸惨案告中共官员及全国人民书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当省政法委高官成为受害者的时候
·坚决支持广东人保卫粤语的自由文化运动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论满清入关战争的性质
·反对在美国组建伊斯兰学院
·中国强制“戒网”产业的兴旺反映出什么?
·最新政局观察
·肯定温总理,简驳“胡温演双簧”说
·温家宝数年来的开明言论决非作秀可以解释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中国民运的捷径是朝野互动
·非暴力主张不等于改良主张:答徐水良先生、三妹女士
·独咒温家宝的奇特现象
·请问那些要清算“基层党委书记”的有关民运人士
·温家宝的政改发飙推动中南海急骤分化
·热烈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由民运中痛心疾首于刘晓波获诺奖现象想到
·驳“刘晓波获奖导致中国倒退”论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6/13/2008
   
   所谓“愤青”,顾名思义,就是“愤怒的青年”,现在特指狂热仇外、反美反西方的中共国国内外华人青年。“愤青”这一名词产生于九十年代中期,它是海内外华人中不愿狂热狂热仇外、反美反西方的人对那些狂热排外、反西方青年人的特指,如今,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大多数民运分子和异议信仰人士都认同以“愤青”作为那一类人的指称,并对愤青们持批判态度。由于诸多群体的接纳和使用,“愤青”依然成为约定俗成的华人社会常用名词,活跃在中文媒体上,尤其是网络媒体。

   
   尽管中国青年人仇外、反美反西方的现象由来已久,“愤青”一词却有着强烈的时代特指性,它一般仅仅指一九八九年以后的海内外仇外、反美反西方的国内外华人青年,不包括毛共时代的红卫兵、四十年代的反美青年、民国时期的反日、“反帝”青年、清末的反西方义和团拳子...
   
   尽管青年人仇外、反美反西方的现象并不限于中共国一国,也并不限于大陆华人,“愤青”一词却有着强烈的地域特指性,它一般仅仅指中共国的青年,或来自中共国的海外青年,不包括伊斯兰国家的反美反西方青年、不包括韩国、俄罗斯等国的反美青年,也不包括台湾、香港的反美反西方华人青年。
   
   这是什么原因呢?同样是反美反西方青年人群,为什么“愤青”一词一般不能指称一九八九年以前的中共国人群,也不能指称非中共国、或非来自中共国的人群?这首先是因为,“愤青”一词是中国大陆或来自中国大陆的自由派群体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创造的名词,针对的是那个时代的中共国的特定群体及其社会背景,而一九八九年之前的中共国社会,与九十年代有着很大的不同,特定的群体也有着很大的不同;外国和台湾、香港的社会和特定群体与中共国有着更大的不同,甚至社会进程都不一样,比如,韩国、台湾、香港从来没有经历过共产党的统治。因此,“愤青”一词产生伊始,便自然而然仅用于某一时代的中共国(或来自中共国的群体),否则就显得生搬硬套了。
   
   由于如今中共国社会,是九十年代社会的延续,科技以外,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步,有的只是倒退,九十年代产生的“愤青”群体,如今一脉相承,声势浩大,而且还有加速滋长蔓延之势。因此,对他们来说,“愤青”的称谓不仅继续适用,而且更加生动自然。
   
   明眼人不难发现,“愤青”所指的群体自产生开始,便深深地刻上如下特征:没有人道关怀;反自由、民主、人权或漠视自由、民主、人权;充斥着“国家强大”的虚妄陶醉感,却又没有意识形态凝聚力、没有理论和系统的社会诉求;带有歇斯底里的外向型宣泄倾向,没有国内关怀(如对政治体制改革的关注);对国内政治冷漠;奴性的或者斯德哥尔摩症的认知障碍:例如,对中共倒行逆施、掠财虐民的疯狂兽行从来不置一词,但对CNN、莎朗.斯通的“辱华”言论暴跳如雷、喊打喊杀;对中共专制统治的罪恶不仅不置一词,也不容许他人揭露,把揭露中共罪恶的人打成“汉奸”、“卖国罪”;以翻扯外国的弊端和外国政府政府历史上的罪恶,来为中共和中共国的罪恶和弊端作辩护,比如翻出美国杀戮印第安人的历史,来为中共“六四”大屠杀作辩护;总之,在这些人眼中,任何罪错,只要外国人曾经犯过,则中共再怎么坏事做绝、穷凶极恶也是正常的,也不能够批评,该谴责的都是外国人。
   
   这些,都是不同于任何国外民族主义群体和中共国以往年代的任何群体的独有特征,这些特征,对中国、对外国、对人类都有百害而无一利。
   
   愤青是怎么产生的?“愤青”群体,简单的地说,它是一九八九年以后,特别是一九九二年以后中共国社会的产物,是一九九二年以后中共路线的产物;而如今的中共国社会,基本上是一九九二年以后中共国社会的延续,如今的中共胡中央新路线,处处强化专制,迈开了学朝鲜的新步伐,但是,在煽动民族主义培养愤青上,胡主席不仅继承了小平同志和江总书记,而且“青出于蓝胜于蓝”,因此今天中共国愤青群体比起九十年代更加枝繁叶茂、声势浩大,今天的愤青比起九十年代时更“青”、更“愤”,仇外反西方的“爱国”狂情更加歇斯底里。一九八九年以后,特别是一九九二年以后,中共持续十六年以上的新形式法西斯毒化+奴化教育,已经成功地把“八零后”几乎整整一代人扭曲成愤青,如今“九零后”年轻人也正在中共的毒药毒素的浇灌释放中歪曲成长,有步八零后后尘之悲剧势态。年轻人就是中国的未来,为了维持其邪恶生命,中共正在毁灭中国的未来,因而从精神解救中国的年轻人成了越来越紧迫的任务。
   
   愤青问题已然形成,而且成为阻碍中国民主化的新的障碍。此次中共胡中央成功地在海外发起愤青“红海洋”反西方运动,其规模之浩大、气焰之嚣张,前所未有,愤青淹没了海外民运,红旗居然打到家门口来了,这给海外民运敲响了警钟!过去十多年中,反专制阵营对愤青问题研究不多、重视不够,这不仅造成了如今唤醒民众的困难,而且导致民运队伍现在后继乏人、老龄化严重:五零后、六零后曾经构成过民运强大的群众基础一旦作为中坚力量的六零后中国人老去,因为八零后的完全断档,为数不多的七零后则难以担负起这一重任。
   
   反专制阵营对愤青问题的忽视,使得中共国八零后一代几乎整个被中共笼络、腐蚀、麻痹,导致国内外民运陷入新的困难。反专制阵营应当汲取这一教训,重视愤青问题,在倒共革命时机成熟之前,破解中共的愤青制造法术、赶紧拯救九零后年轻一代。
   
   曾节明 写于民国九十七年六月十二日下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