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曾节明文集
·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6/7/2008
   最近,胡锦涛慰问四川灾区拒踏红地毯的事迹,博得了大陆老百姓的热烈称赞、赢得了海内外华人一边倒地叫好,而铺红地毯的四川地方官员,则顿成过街老鼠、茅坑石头,人人喊打、臭气熏天,似乎汶川大地震,不是天灾,而是这些官员铺红地毯引发的。甚至有知名异议网络写手,狂热鼓动大杀四川贪官,以贪官的人头,以祭祀灾区的亡灵...该写手在鼓动屠官的时候却忘了:官也是人,也有人权,贪官固然是罪人,但其罪是否该杀?贪官群体中,各人罪有不同,鼓动对贪官的屠杀符合哪一条文明的原则、法治的原则、“慈悲”的原则?亏得这位写手还自诩“人权斗士”。
   在胡锦涛的作秀煽情下,两千年来只知民粹、不识人权的中国大众,又一次昏了头,正如他们当年因“沈崇事件”而昏热一样。
   就事论事地说,此次四川地方官员铺设红地毯迎候胡锦涛并无大失德,顶多不过是不合时宜而已。因为:
   胡锦涛贵为国家元首,其荣誉地位相当于英国女王、日本天皇,乃一国之象征,比单纯的政府首脑更为尊贵,其出行应当享受最高的礼遇,以示国家尊严。因此,地方官员以红地毯恭迎国家主席胡锦涛的来访,本来是完全正常的,换在没有天灾的其他时日,这种迎候方式完全是合情合理的方式。这种方式的不当之处仅在于:这次红地毯迎候正好在四川大地震发生之后,惨痛的人命损失与红地毯的喜庆气氛完全不相协调,因此,这个时候铺红地毯是不合时宜的。
   可见,铺红地毯迎接胡锦涛并不能算作罪错,只能算作特殊场合中不经意的失礼而已。一则因为铺一条红地毯花不了多少钱;二则因为,胡锦涛所访问的那个市的车站,因为地震破坏,站台地面坑坑洼洼,行走不便,在来不及修补的情况下,地方官员就用水泥袋填塞坑洼处,这样子很难看,而铺上红地毯也就遮住了水泥袋,可以“两全其美”。
   地方官员的用心本来不坏,只是他们讨好上级心切,顺着中共领导们漠视群众疾苦的邪劲办事,哪里想得到这个时候铺红地毯之不合时宜?哪里想得到这个时候踏红地毯会砸胡主席的“贞操牌坊”?也难怪这些地方官僚,在中共国专制体制下,他们不是由当地民众选举产生的,而是由上级任命的,上级的好恶决定着他们的前程命运,因此在四川省一二把手的授意和叮嘱下,他们就媚态可掬地铺上了红地毯,自以为有功无过。
   官员们哪里想到,热脸贴上了冷屁股。胡主席驾到之后,因为红地毯而龙颜大怒,拒下火车,继续前行十多米后方才开门落车,把红地毯和热情恭候多时的地方官员冷冷地甩在一边,让官员们呆立在远观群众的欢呼声中面面相觑。
   胡锦涛的行为,是刻意当众羞辱热情迎候他的地方官员,尽管这些官员主观上对胡锦涛没有丝毫的恶意,而逢迎讨好唯恐不及。胡锦涛的作秀举动,无声而强烈地向群众显示:铺红地毯违背了他的本意,自己是一个受了蒙蔽的好皇帝,而用红地毯迎候他的地方官员,都是些铺张浪费的腐败分子。
   胡锦涛此举,等于是把所有的柔光灯聚拢到自己身上,显得无比清正慈祥,而把地方官员都推赶到光怪陆离的阴影下,显得他们青面獠牙、鬼影幢幢,胡锦涛要地方官员当众扮小人、演丑角,以衬显的自己圣主、君子高大形象。
   胡锦涛的这个“亲民”作秀,很容易诱人联想到意思就是:腐败的四川省地方官员,应该对此次地震中惨烈的人祸负全责,他胡锦涛之来四川,是特地来救死扶伤、解困脱贫的;是特地来整顿吏治、纠正“不正之风”的,他胡锦涛就是灾民的“青天”,只不过受了地方贪官的蒙蔽,来迟了!
   这,不仅是对有关地方官员的刻意当众羞辱,简直是对他们的栽赃陷害!
   无可否认,当今的地方官员绝大多数都是腐败分子,但是他们的罪责比起胡锦涛来要轻得多,因为胡锦涛是杀人犯,按照普世的文明道德标准,杀人是比贪腐严重得多的罪行,在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和所有文明国家的法律中,杀人都是比其他罪更严重的头号大罪!
   地方官员中固然也有谋财害命者,但他们的罪行也比胡锦涛轻得多,因为胡锦涛不是普通的杀人犯,而是一个谋杀了成千上万人的反人类杀人犯。胡锦涛是一九八九年三月拉萨“平暴”大屠杀的直接指挥者,当年为了显示自己“立场坚定”,不惜头戴钢盔、手持冲锋枪亲自上阵,指挥武警部队疯狂屠杀和平游行示威的西藏僧侣和平民百姓,杀死四千多人,超级杀人犯胡某人就此被红朝第二代魔头邓小平看中,扶摇直上中南海。胡锦涛今天为了一条棉麻织成的红地毯装模做样地大动肝火,可曾想一想他当年“荣入”中南海的是什么做成的?那是一条用数千无辜藏人鲜血凝结而成的无比狞铮的红地毯!相比之下,四川地方官员在火车站献给胡锦涛的,那条棉麻织成红地毯倒纯朴得多、干净得多!
   胡锦涛以屠杀藏人起家,上台之后,以政治辅导员加拉萨经验治国,竭力向朝鲜学习,又制造了屠杀维权民众的汉源、汕尾血案,今年三月十四日,嗜血成瘾的胡锦涛旧病复发,再次挥舞屠刀,大杀和平示威藏人,以藏人的血泊,满足自己的专制权力癫狂欲。
   地方官员普遍贪污腐败、虐民掠财,害得老百姓纷纷跑到北京去上访,但是他们中没有人能够象今天的胡锦涛一样,大笔一挥便将数万条人命一笔勾销,给老百姓来个“彻底解决”。
   四川的官员再坏,也没有没有权力、没有能力、没有狗胆隐瞒、压制地震警讯、预报,只有作为中共国一把手的总书记和国家主席才有这个权力。胡锦涛拍板决策隐瞒、压制汶川大地震警讯、预报,一纸批示便剥夺十万条四川人的人命、造就数百万哀哭切齿的家庭、制造上千万破产或流离失所的灾民...党性压倒人性,死硬维护中共专制的胡锦涛,就是这次大地震人祸的罪魁祸首,就是变相谋杀十万人的超级杀人犯!
   四川的官员再坏,在大地震后也没有没有权力、没有能力、没有狗胆拒绝境外救援队伍入境长达七十二个小时,四川的官员也调不动军队,只有作为中共国一把手的总书记和国家主席才有这个权力。胡锦涛为了掩盖灾情真相而一度阻挠人道救援队伍,又没有及时投入足够军力救灾,这等于蓄意剥夺了成千上万幸存者获救的机会,胡锦涛在此次地震中负有二重谋杀的滔天罪责!
   且不用说胡某人刻意阻断政治改革、大开倒车,存心要把中国转型的代价增至最大、存心要断送中国的未来,单数他连续反人类杀人的罪行,就在当代中国谁人能及?比起胡锦涛这样一个恶贯满盈的杀人惯犯,地方的贪官污吏简直象是善人,试问:这样一个罪恶滔天的反人类超级谋杀犯,有什么资格训斥四川地方官员的“不检点”?胡锦涛这样一个七歪八邪的首恶分子,有什么资格“教育”全国官员?什么“以身作则”,明明是以身作贼、以身作寇!
   此次地震,地方官员的主要罪责在于震前制造了大批豆腐渣中小学,这些在地震中倒塌的豆腐渣校舍,成了谋杀大批未成年人性命的看得见的凶手,因而地方官员成了海内外众多中文媒体谴责的靶心。但是中国人应当看到:地震中大批学生伤亡的主要责任并不在豆腐渣校舍,而是在胡锦涛等力主瞒报的中共政治局常委身上,试想:如果胡锦涛能象震前通报四川驻军那样事先通报灾区老百姓,命令当地组织师生及时撤离,如是,校舍建筑质量再豆腐渣,又能压死几个人?胡锦涛等看不见的凶手,才是谋杀灾区大批未成年人的主凶!
   地方官员虽然贪腐,却很少伪装成青天圣人;邓小平固然穷凶极恶,也从没推卸自己的六四杀人罪行,反倒是比邓小平杀人不遑多让的胡锦涛,如九尾狐一般地百般掩盖自己的反人类罪行:
   胡锦涛为了推卸自己“拉萨平暴”的责任,胡说什么自己不过是执行政法委、中央军委的的命令的一颗棋子,企图把责任全部推给乔石、邓小平、甚至妄图一石两鸟地抹黑赵紫阳!
   退一万步来说,即使胡锦涛一九八九年在西藏杀人不是“先斩后奏”,是先由政法委、中央军委下达了镇压令才杀的人,但胡锦涛怎么解释自己头戴钢盔、手持冲锋枪亲自上阵的行为?难道武警战士“牺牲”得差不多了,非得要他胡某人自己填进去不可?政法委、中央军委就算下达了镇压令,执行权在胡锦涛自己,也就是说,对藏民是杀还是抓、杀多杀少由胡锦涛说了算,而胡锦涛的选择是:狂杀滥杀,为了鼓舞杀人士气,不惜亲自持枪上阵!可见,对藏人大屠杀是胡锦涛的自主选择,胡锦涛一九八九年的反人类杀人罪行不容推卸。
   今年自三月十四日开始的对西藏的再次“镇暴”屠杀,是在以胡锦涛作为总书记、军委主席的中共中央指挥下进行的,直接指挥杀人的西藏、四川党头和军队政委张庆黎、刘奇葆,都是胡锦涛团派亲信,杀人责任在谁?本来是秃子头上的虱子--一目了然,可是胡锦涛居然好意思指挥海内外政工、文宣别动队,再次编造出周永康、郭伯雄等“江、曾棋子”擅自调动军队制造西藏事件,“嫁祸胡温”的荒诞小说故事,企图把罪责推到早已臭不可闻、扶着棺材等盖子的过气老贼江泽民头上,企图让十七大权斗失败、跌瘫下野的曾庆红来承担罪责...自己继续装好人、扮无辜,诱骗中国人的期望和幻想,以便继续犯罪胡混。胡锦涛的这个伎俩,简直是在侮辱全世界中文读者的智商。
   西藏“镇暴”屠杀余波未平,半个中国大地又在佛祖诞辰日那天强烈撼动,随着大地震的惨祸,又爆出了胡锦涛震前隐瞒地震警讯、压制地震预报的发布的“地震门”事件。对这次间接谋杀十万人以上的“地震门”事件,胡锦涛再也无法推托瞒报的责任了,因为他胡诌出军委主席调不动军队的小说故事也就罢了,总不能把国家地震局和国务院都说成是江、曾的私人部门、机构吧?但是胡主席不愧是毛共辅导员出身,眨眼功夫,他就通过亲信笔杆子放出了又一个科幻般的故事:胡锦涛同志误中江、曾贼计,作出了瞒报地震的错误决策。
   此伎俩之荒诞不经,恍若“恶搞”,人们不禁要问:一个中共官场权谋纵横术老手、一个成天以阴谋论眼光看待西方国家、看待周围一切的共产大独裁者,会如痴儿一般地钻“政敌”的这种幼稚园的套圈?胡主席不要当全世界中文读者都是脑膜炎后遗症患者!
   胡锦涛的栽赃卸责,其无耻与混账,足以用俗语“屙屎不出怪地硬”来形容,这样一个无耻之尤的窃国谋杀犯,有什么资格来教育地方的小痞子小混混?
   至于腐败,地方官员固然腐败,但胡锦涛就不腐败?实际上,地方官员的腐败比起胡锦涛的腐败,就如同中南海中的一瓢水,两者之间远远不是一个等量级的。地方官员,需要冒着民众仇恨的烈火,劳力费心的强拆、征地、搜刮...心惊肉跳地捞取不义之财,还得小心翼翼在政治上“跟对人”,以免成为权斗“反腐”的牺牲品。胡锦涛根本不需要玩这种“下流”游戏,只需要在电话中哼两声,就能进账数以亿记的财富。手握专制最高权柄的胡某人,玩的是国际贸易、操纵股市等高智商的“高尚”游戏,人民不知情、看不懂,因而没有任何风险,有的只是歌功颂德的“主旋律”、“八荣八耻”风靡全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