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
曾节明文集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民运宜多党联盟而不宜政党合并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 天不厌我中华,中国男足彻底粉碎恐韩症!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胡锦涛企图借助伪儒家保极权是枉费心机
·安全受迫,李志友全家露宿于联合国门前
·邓小平的罪恶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反政改势力势焰熏天,温家宝地位岌岌可危
·赠日本作家山田一郎先生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薄熙来的真面目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薄熙来的真面目
·曼谷的气候
·山海关
·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曾节明: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胡锦涛纵容毛左派的原因及前景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军队“清场”后,泰国总理的“眼睛”被人挖掉
·胡锦涛真是毛泽东主义者吗?
·胡锦涛为何推崇张居正?
·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和新思维
·中国“计生”政策的基础极端荒谬
·大幅倒退继续,中国社会悄然朝鲜化
·国内政治环境继续恶化:流亡工运、维权人士王嘉辉亲属遭国安骚扰
·中国足球队打不进世界杯的根本原因
·林大军评钟少武枪击案及巴黎治安问题
·德国队为什么能大胜阿根廷队?
·   英格兰队惨败分析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德国队半决赛失利分析
·迫害刘贤斌是对我们共同的威胁
·在泰异议人士发起“我是刘贤斌”接力抗议行动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二天纪实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三天纪实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Off the shore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文章摘要: 八九民运,是中国人终将实现自由民主的歃血宣誓,它以无比惨烈的喋血方式,向全世界昭告了中国人追求自由民主的勇气和决心,是迄今为止,对中国大陆人不配享有民主论的唯一的、有力的驳斥!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5/17/2008
   (为纪念“五一六声明”暨八九民运十九周年而作,谨以此文,献给所有至今为中国民主宪政事业努力的人士)
   纲要:
   一,对“六四”,最坏的无知是低估;
   二,1986年之前,中国没有民主运动;
   三,八六学潮:八九民运的前奏和序曲;
   四,由起因、发展、诉求看八九民运的性质;
   1.“八九民运”是“六四”运动更准确的称谓
   2.八九民运的来龙去脉、成因、诉求:
   a.学潮初起,悼念活动的诉求;
   b.高潮诉求,“五一六声明”;
   c.凄美的绝唱,民主女神像的标志和象征
   五,魂还在、心不死,“六四”的价值永恒;
   六,对比之下的昭示:六零后是中国民主化的主力军
   ---------------------------------
   ● 对“六四”,最坏的无知是低估
   时光飞逝,转眼之间,已到“六四”十九周年纪念日,就纪念六四来说,节日式的庆典依然没有到来,悲恸肃穆的表达仍然不能公开,中共政权,如同一座幽然逶迤的厄运魔山,依旧横亘在中国命运的咽喉处。十九年的遗憾,如同地狱深处狂欢的震颤力所撑裂的沟壑,割裂着中华民族的人格和精神;十九年来专制经济绽开的“奇迹”花朵,犹如一只只诡谲无常的魔掌,任意揉捏着中国人的子孙后代,制造出脑残智障粪青一代。
   同样遗憾的是,十九年来,六四的鲜血在褪色、广场的正气已消散、英雄的人格遭恶搞、民运的激励已漠然...这一切都是因为“六四”运动的悲剧结局;都是因为专制政权所制造的暂时性经济繁荣;都是因为中国民众对八九民运的无知和低估。
   以汉族为主体的中华民族是一个重实惠而轻价值判断的民族,中国人惯以成败论英雄,这是影响中国人淡看“六四”的一大因素。但是,这一因素的作用注定会颠倒过来,成为对八九民运的高度评价促成因素,因为中共早晚会垮台、中共政权制造的经济泡沫早晚会破灭,到中共国经济、政治大危机来临的时候,中国人的六四激情和对六四的怀念迟早会重新激发。“纸包不住火”,随着技术手段的进步和统治危机的加深,中共的信息封锁长城总有崩塌之时,中国人对八九民运的无知也早晚会消除。
   最能抹杀“六四”价值的因素,莫过于那种认为“六四”运动只是上世纪里众多街头群众运动中的一次,因此视“六四”为稀松平常的观点。
   这实在是一种把金块当黄铜的眼光。恰恰相反,“六四”运动不同于上世纪中国任何一场街头群众运动,它是中国一百年来唯一的一次真正的大规模的民主运动,这才是“六四”运动的最伟大和最珍贵的地方。
   ● 1986年之前,中国没有民主运动
   二十世纪以来,中国发生的街头群众运动难以计数,这些运动形形色色、各式各样、结局各异,但共通的是:民族主义当头,民族主义压倒一切,民主自由的诉求完全淹没在民族主义的汪洋怒涛中,遗迹难寻;除了八九民运和其前奏八六学潮以外,一百多年来,中国没有一次象样的群众运动是以自由民主为主要诉求的。
   1900年至今,中国规模较大且造成影响的街头群众运动有:五四运动、省港大罢工、安源罢工、五卅风暴、三一八运动、一二九运动、一二一反内战运动、沈崇事件反美运动、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运动、文革“造反”运动、“四五”天安门运动、民主墙运动、八六学潮、八九民运、法轮功反迫害运动、反美粪青运动、2005年反日粪青运动、2008年反法、反西方粪青运动。
   以上运动中,省港大罢工、安源罢工、五卅风暴、三一八运动、一二九运动纯属“反帝”运动,完全没有民主运动的性质;一二一反内战运动、沈崇事件反美运动、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运动则完全为中共地下党策划和操纵的群众运动,根本不是为了自由民主,其目的是挑拨中美关系、扰乱国民政府统治秩序,从内部策应共军对国统区的进攻,其中沈崇事件反美运动更是一场毫无理性的粪青愚民的弱智排外运动,它与后来1999年反美运动、2005年反日运动、2008年反法、反西方运动一脉相承,纯属脑残智障的民族主义盲目排外运动,这些运动,不仅与自由民主无涉,反而具有反文明、反自由、护专制的野蛮性质,沦为极权专制独裁势力夺权、保权的喇叭筒、火药粉、障眼法、遮羞布。
   “解放前”的历次运动中,最著名的当属“五四”运动,由于中共的歪曲历史,许多人以为“五四”运动是一场民主运动,这是大错。五四运动的起因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巴黎和会”上,英、美、法等西方列强战胜国不顾中国政府的反对,决议将战败国德国在山东的特权和既得利益转交给日本1,英、美、法等国同时还拒绝了中国政府提出的取消“二十一条”、废除列强在华特权两项议案。由于中国北洋政府在一战期间加入英法阵营作战,也是战胜国之一,“巴黎和会”关于中国的决议,不仅无理剥夺了中国作为战胜国应享有的权益,也粗暴干涉了中国的主权。
   消息传来,北京高校大学生3000多人涌上街头游行示威,示威民众高举“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的横幅,闯进了北洋政府官员、“卖国贼”曹汝霖的住所赵家楼,放火烧毁了曹的住宅,并且殴打了正在曹宅的另一名“卖国”官员章宗祥,这就是五四运动的标志性事件--火烧赵家楼;在北京学潮的影响下,天津、上海、济南、武汉、长沙、广州的学生先后跟进,形成了以学生为主体的全国性群众街头运动。
   这场运动自始至终没有以自由民主为诉求,示威领导层提出的三大要求--废除“二十一条”(袁世凯政府与日本签订的条约)、收回胶东半岛、惩办“卖国贼”,都是民族主义性质的要求2。
   可见,被中共标榜为伟大的民主运动的“五四”运动,完全是一场民族主义运动,与自由民主根本无涉。
   “解放”后的毛泽东时代,中共频繁发起群众街头运动,至文革时形成群众运动的高潮,但这些运动都是些以斗人整人为目标的运动,不是党专政和领袖独裁的需要,就是中共内斗的需要,与自由民主完全无涉;1976年的四五天安门运动,民众借悼念周恩来之机,表达了对“当代秦始皇”暴政--毛泽东共产暴政的厌恶,隐隐含有反专制的萌动,但是没能够形成自由民主的诉求,四五运动的运动者以悼念周恩来的方式,隐晦地表达对中共党内的“好人”邓小平的支持,他们期盼“拨乱反正”、盼望以邓式中共终结毛式中共,未能摆脱认同共产党的局限性,因而四五天安门运动不具有民主运动的性质。
   在1979年民主墙运动中,反专制的萌芽萌芽已经破土而出,陈泱潮的政论小册子《特权论》,为民主墙运动的性质裱上了一层反专制的理论墙纸;魏京生的“五个现代化”大字报、任畹町等人的《人权宣言》十九条,也为民主墙增添了一些反专制独裁的亮色花边。但是,上述代表人物都未能提出现代意义的民主化诉求方案:
   魏京生的标语大字报缺乏厚重和理论深度,而且只有反对新独裁的口号,没有建设新体制的轮廓;任畹町等人的《人权宣言》标题立意不错,内容却本末倒置、轻重不分、主次不明、不得要领,它未能抓住宪政的要旨,反而把一些琐碎的民生条款当作人权条款塞入其间,因此它离真正的《人权宣言》尚有距离。
   陈泱潮的《特权论》颇具系统性和理论功力,该书独具慧眼和勇气地提出了三权分立、两党政治、新闻自由等现代宪政国家政治体制理念,在当时诚可谓出类拔萃、惊世骇俗,该书不仅第一次完备有力地揭露了中共国“人民民主”的虚假性,详尽地论述了民主政治的先进性和必要性,还“大逆不道”地提出了推翻中共专制独裁体制的三套方案。陈泱潮的《特权论》堪称当时反专制独裁的思想理论纲领和行动指南。
   遗憾的是,虽则有破有立,《特权论》距现代意义上的宪政民主著作仍有
   相当的距离,因为《特权论》追求的仍然是阶级民主--无产阶级民主,该书依然以马列主义为最高真理,主张公有制、反对私有制。当时的陈泱潮,未能摆脱马克思主义的局限性,他梦想在公有制的流沙上建设宪政民主的高楼大厦,这显然是行不通的。陈泱潮虽然提出了民主化的诉求,但那却不是宪政意义上的自由民主诉求。
   陈泱潮等人言论著作使得民主墙运动带有了民主启蒙的性质,但是从整体上来说,民主墙运动是一场支持中共邓小平派系,反对以华国锋为首的中共极左派(“两个凡是”派)的运动;而且,陈泱潮、魏京生、任畹町的反专制思想理念也还未来得及主导民主墙运动的参与者,便遭到邓小平中共中央的镇压,民主墙遭取缔,民主的幼芽被摧折了。
   由上可见:虽然民主墙运动有着反专制的理论墙纸和亮色花边,它仍然它还算不上一场民主运动。
   ● 八六学潮:八九民运的前奏和序曲
   中国第一次真正算得上民主运动的群众街头运动当属八六学潮。八六学潮的起因是中共迟滞的政治体制改革招致了当时觉悟的大学生们强烈不满,这种不满通过反对中共国人大代表的虚假选举爆发出来:1986年十一月,安徽科技大校党委按照中共国“民主集中制”惯例,未经任何民主程序就指定了合肥市金寨区人民代表科大选区该校的三个代表名额的六名候选人,这激起了当时具有自由民主觉悟的一批大学生的强烈愤慨,他们在校园内张贴大字报,批判科技大当局的假选举,要求实行人大代表的公开竞选制,这迅速得到了学生们广泛的响应,形成了校内学生民主运动;而当时的科技大校长方励之、化学系主任温元凯等人的对学生诉求的支持、对“闹事”学生的温和处理、以及方励之本人一惯的“自由化”言论,这些,都鼓舞了学生们采取更加激进的表达手段,科技大人大代表选举事件终于在当年十二月演变为上千人的街头游行示威,要求加速政治体制改革、要求实行人大代表和政府官员的竞选制、要求党政分开、新闻自由...消息传出,上海、南京、北京的大学生先后跟进,纷纷上街示威游行3。八六学潮是中国第一次以自由民主诉求为主的群众运动,它就像是八九民运的预演。八六学潮,客观上导致了作为两大中共开明派灵魂人物之一的胡耀邦的垮台,加速了胡耀邦的病亡,而胡耀邦的早逝,又成为八九民运的导火索,因此可以说,八六学潮就是八九民运的前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