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周礼全先生的为人]
严家祺
·《霸權論》書頁中另行排版的85句短文
·《霸权論》目录和序
·1·1国家是一种活的“行为体”
·1·2“人——马系统”的智力和能力
·1·3“巨系统”和涌现特征
·1·4目的:“未来实现的事”对“现在的行为”有约束性
·1·5无脑动物、有脑动物和理性水平的高低
·1·6从“水母群体”到“极权体系”和“遥控机器人群体”
·1·7自主行为系统的层级与交错
·1·8兩个“自我”
·1·9“狡詐”是“政治行為體”的重要特徵
·2·1从“国家有机体論”到“地缘政治学”
·2·2 2·3每一个“國家”都有一个極难改變的「地緣環境」
·2·4「國家行為體」的模型
·2·5躯体的萎缩是拜占廷走向灭亡的重要因素
·2·6 2·7動亂:「國家動物」的「情緒爆發」
·2·8 動物的群聚和人的群聚
·2·9國家的“動物性”和“板塊性”
·3·1古代世界地图的变更
·3·2波兰的“再生”和“国土”的平移
·3·3 3·4 3·5 3·6国家的扩张、分裂、解体、倂合和一体化
·3·7国界的人为变动
·3·8“大马士革——哭墙”分界线
·3·9中日东海专属区的划界问题
·4·2狭义与广义战争
·4·3戰爭能量與戰爭意志
·4·4军事行为体的六项构成
·4·5 4·6軍力流動論
·4·7点目标和点击战
·4·8 4·9政治動物間的溝通障礙
·5·1三代國際體系
·5·2地域政治:離心力與向心力
·5·3「體系」與「國家」間的「中間態」
·5·4 島國主義與內陸主義
·5·5均勢平衡者角色
·5.6國際體系的簡化模型
·5.7國際體系結構的要素
·5.8國家間的四種作用力
·5.9國際體系的四項特徵
·8·1太空的范围和划分
·8·2航天时代
·8·3"高边疆”战略
·8·4太空资源和太空工业化
·8·5单向透明战场
·8·6太空战
·8·7NMD和TMD
·重贴:《霸权论》『全能战争网』和『战争脑』
·外星殖民:太空事业是全人类的事业
·國際秩序與國內秩序在表現形式上的区别
·太平洋五大板塊
·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南海裁决
· 为何仲裁庭無權裁决南海那些问题
·南海的四种海域
·海牙仲裁庭的两项法律错误
·严家祺:耶路撒冷“一城两国”的分界线
·中国也应当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
新贴文章
·
·人的『理性精神』和人的『动物精神』
·政治十年一变(东部论)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严家祺谈钱钟书——致北京友人书
·怎样看待中国金融的『世界接轨』?
·文革三大根源
·五十年後谈文革 香港《信报财经新闻》
·“老红卫兵”遇到了“新问题”
·《文革十年史》资料搜集记
·敏感的文革五十周年
· 博讯网址: http://blog.boxun.com/hero/yanjiaqi99
·人性并未泯灭,乌云镶着金边
·资本主义的弊病要用资本主义的办法来解决
·中央政治局要取消常委
·李洪林去世标志一个时期的结束
·六四和中南海宫廷政治
·專訪嚴家其:六四、屠殺與中國宮廷政治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红朝”的皇位更迭类同“元朝”
·政治气象学
·维权律师是缔造中国法治的中流砥柱
· 转发中国国内谈“人生”作品
·“大人物”通常总是“坏人”
·暴风雨後的晚霞
·傍晚暴风雨後的晚霞
·民主与社会公正:政府作用的比较分析
·就纽约召开中国前途研讨会致友人的信
·给半个世纪前老同学的信
·读严家其的哲学政治幻想小说
·地球的全球化与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被太阳吞没的命运
·沉痛悼念白玛旺杰先生
·严家祺長期寫作計劃
·12篇经济学金融学文章
·中国房地产泡沫的政策根源
·特朗普胜选的四大因素
·“青联”时期的胡锦涛
·外資撤離中國將成潮流
·“权力”往往放大了人的“动物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礼全先生的为人

周礼全先生的为人


    嚴家祺 高皋
   
   周礼全先生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今年六月七日,他在旧金山逝世,享年八十六歲。他的去世,使我们深感悲痛。我们与他相識有四十多年,作为邻居,周礼全先生一家与我家同住一單元,周家住四楼,我家住三楼,兩家相邻,近二十年。
   

   在我们心目中,周礼全先生与中国著名哲学家金岳霖、贺麟齐名。周礼全先生为人正直、热情、善良、友好,富于正义感,在中国复杂多变的、一次又一次运动中,他从来没有伤害过一个人,对“地富反坏右”,他從不欺负。就象我们是同乘一辆《生命列车》的人,周礼全先生下车了,同他在一起乘车的人,无不怀念他。
   
   1978年春,周礼全先生五十六歲。這時,中国正处于大变化的前夕。一天早晨,就在容肇祖先生家门前,周礼全先生对我(嚴家祺)說,他“到七十歲要搞政治”。我心里的疑问是,一个哲学家为什么“要到七十歲”才“搞政治”?我当時并没有听懂,但始终没有忘记他說的这句話。在美国期间,我们兩人和范岱年夫妇到新泽西看望过周礼全先生,后来,我(嚴家祺)又从旧金山东部的丘陵地开了五、六个小时的车去看望他。那时,周礼全先生已年过七十,我再也没有去找寻那句话的答案。现在我才知道,在周礼全先生的胸中,始终有一團正义之火在燃烧。
   
   周礼全先生有四个孩子,他为孩子以哲学上的“有、无、易、元” 起名,我们看着他们一天天长大,现在都在美国,而且都大有成就。就他的大儿子周郁(Stephen Chou)來說吧,周郁领导普林斯顿大学一个实验室,是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在纳米技术研究上有杰出成就,他领导的实验室发明的“断裂引导纳米制造技术”,大大推进了电脑晶片的微型化(miniaturization)。同周礼全先生一样,從不张扬。從周礼全先生那种谦虚为人的态度中,可以看到什么才是哲学家、科学家。
    僅以此文沉痛悼念我们尊敬的周礼全先生。(2008•6•11 纽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