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真民运人士对民运圈极度失望等网文两则]
徐水良文集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许良英,不同凡响的理想主义者,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二)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五)
·我眼中的圣者——悼许良英先生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
·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当代中国,改良代价远比革命大
·批判素质论的几个帖子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驳赛昆彭基磐造谣
·共产主义来自基督教
·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理论来自江三代
·驳朱学勤“拥抱革命是危险的”谬论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圣经反人类的屠杀教义
·郑酋午:凡是痴迷一种学说之人其脑必有毛病
·为郑酋午文章一辩
·幻想复活死的改革,不如准备活的革命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简谈一个单相思幻想
·谈意识形态和宣传等问题
·宗教问题三则
·中国的右派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民运人士对民运圈极度失望等网文两则

   

网文两则(修改稿)

徐水良

2008-6-6

1、很多真民运人士已经对民运圈极度失望。

   近来中国重大事件中,中国国内和海外民运的大多数,起的作用都很小。起作用是老百姓,尤其是网民。

   在这个狭义民运圈中,目前对国内社会真正起作用的,只是这个圈子中的少数人。

   现在这个圈子,几乎成了一个封闭的为民运圈自己自我呼吁、自我作秀、自我造势和搞欺诈政庇挣钱的呼吁民运,作秀民运,造势民运,政庇诈骗民运。与中国社会的重大问题和变革,关系不大。

   由于中共地下势力的作用,这个圈子四分五裂。但这个圈子又占据了政治“反对派”的位置,从而控制反对派的后来者,使后来者难以摆脱这个圈子。但这个圈子很多人却不干、或者干不了、干不好政治反对派的事情,不少人成为中共暗中的帮手,使狭义民运圈成为沦陷区,阻碍了真正的政治反对派的成长,影响了中国社会的进步。

   如果不考虑这个民运圈未来对中国、尤其是对中国政坛的负面作用,国内、海外民运圈的作用,几乎可以忽略。问题是现在和未来,它可能会起相当大的负面作用,所以还必须加以关注。

   但是,关于中国分裂的问题,中国分裂如果指的是各地自治,像美国这样的联邦制,当然不错。但如果指的是分裂成多个国家,纠纷不断,恐怕不是中国人之福。

   

2、世界上哪有既投机又不担风险的好事?

   我们都是十多年坐牢,还有十多年每天几十人、几辆十几辆汽车跟监。而且这种二十四小时全天候跟监,家里被安装窃听器,等等,几乎是公开的,你没有任何隐私,当然非常恐怖。有一次我和太太回到杭州,杭州市公安局找上门来,说他们警力不足,只有两三辆汽车十几个人对我们跟监,所以我们必须乘坐他们的汽车,去探亲访友,不乘他们的汽车,就要将我们送回南京。结果,我们只好用一二天时间匆匆访问了一二个亲友,连老家也不去,就回南京了。警力不足又要抽这么多人搞毫无疑义的跟监,真不知道这是什么逻辑!

   然而,你既然要在中国当反对派、搞民运,你就得承担这种人类历史上罕见的恐怖和风险。你不愿承担,你就不要当反对派搞民运。

   而且,我们当时甚至被剥夺谋生的权利,你找什么工作,公安都要捣乱,使你失去工作。捣乱不成,就把你抓起来。

   我就因为到家乡工作,被他们判处行政拘留。我打行政官司,法院的人全部来旁听,我自己辩护。辩论结束休息,法院的人议论纷纷,都说我赢了,公安局输了。但结果休息后宣判,却判我败诉。法院的人回到办公室,很多人大骂,说这样还有什么法律、法制。我在法院有熟人,告诉我这些情况。承办的法官,也再三向我致歉,说这是上级的意思,他们已经为我极尽了力,但没有办法。

   所以中共根本就不会讲理。

   你既然要做异议人士,你就得事先有准备。1973年我投入民运,就是准备被杀头的。后来一生坎坷,穷困潦倒,,天天为生计发愁,还要遭受种种难以想象的迫害和苦难。确实可以把很多人逼疯。大凡这种时候,我就来个阿Q精神,自我安慰:总比当时丢脑袋强!这样一想,也就心理平衡了。

   前一段时间,胡内奸一再对他主子建议,说“MC徐不死,运难不止”,他的MC徐,指在下,我们俩人品绝对对立,所以他把我当不共戴天的仇人;运难即民运之难。他也就是向主子建议,让在下死亡,甚至宣布“MC徐已经死了”,公开贴到网上。以便敦促中共情报机构,通过暗杀办法,消灭在下,扫除障碍,实现他们组建中共地下势力控制的(特务线人的)“统一民运”的梦想。

   上海国保及其著名三内奸,平时一再用笔名、化名,漫天制造没有影子的低级谣言。但有时,他们的东西,有少数却有一定程度的真实依据。他们一再发出叫嚣,说要暗杀,要“公审”在下,消灭在下,并且用确凿的信号,用别人谁也不知道、仅仅我大学同班同学知道、现在只有几个同学才会提及的我的绰号威胁我,表示他们已进入司法程序,准备“公审”,已经向我同学作过调查。这个信号一下子以第一共和名义发出,傅大将军,董明等另外几个上海国保特务或特务小组的参与张贴,发到网上。上海国保的目的,显然是要非常清楚地告诉我:王雍罡及在海外的上海国保小特务,当然根本不可能知道我的这个绰号,只有现在还在国内的我的很少几个同学可能讲到这一绰号,因此只能是上海国保调查的结果,他们的目的也就是告诉我,他们已经进入司法调查阶段,不久就会“公审”。从而对我起到威胁作用。他们的这次调查,当然应该是像中共当局过去的历次调查一样的结果:“浙江那边对你一片赞扬,徐水良你欺骗作用不小!”那时,有小学、中学、大学的同学和老师为我辩护,与公安吵架;浙大党委书记黄固亲自写证明:徐水良是个难得的人才,建议提拔重用;我入狱后,浙大老师同学多次为我募捐,等等等等。但是,他们这种调查,对中共的司法结果不起作用,他们不过是做个司法调查的样子,表示经过司法程序,企图避免他们自己在未来,为他们的暗杀担负刑事责任。因此,他们对我的暗杀威胁,是清楚明显的。

   所以,这段时间,我仍然是这样想:现在丢脑袋,比1973年时丢脑袋,赚了几十年。

   过去和现在,民运圈一些人既要投机出风头,又不想担风险,结果不少人就搞“民运新思维”,即与中共合作搞民运。但世界上哪有既投机又不担风险的好事?

   尤其是当局历来封杀体制外,把体制外的老虎关到笼子里,山中无老虎,某些浅薄的人,才得以故作惊人之语、猴子称大王、哗众取宠出大名,所以,他们的投机性特别强。

   正如大参考李洪宽先生所说:“整个中共王朝就是这么过来的。冒出头的,都不是最好的。”历来被封杀的体制外的人才、文章和思想,比体制内的,深刻得多了。这些好的东西被封杀了,作者被判重刑了,关到笼子里了,山中无老虎了,那些人、那些东西,才得以出头、出名。食髓知味,他们的投机性、以惊人之语出风头的特性,就来得更加厉害。用“民运新思维”和中共合作、按中共意图搞民运,现在竟然成为普遍风气。他们往往依靠中共故意制造的、为他们扩大影响、或者为他们制造假象,企图证明他们没有充当线人,为他们保驾护航的各种大大小小的事件、或者对他们的特殊“批判”、或者对他们的关关放放,来扩大他们的影响,为他们制造知名度,为他们制造声势。既投机又不担风险的好事,似乎很有效,在他们身上似乎已经实现好多年了。但是,我们仍然要再一次告诉他们:世界上没有既投机又不担风险的好事!

   (说明:我不是说反对派与中共及中共内部各派别完全没有任何合作的可能,但是,这只有中共及其各派别改变其极权专制立场后,才有可能。并且必须是公开的,受全体反对派监督的,不是暗箱作业的,最重要的,必须是对中国民主事业有利的,而不是损害中国民主事业的。)


此文于2008年06月0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