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谁是汉奸?(钱钟书—鲁迅—汪精卫)]
徐沛文集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汉藏本一家
·从西藏被“汉化”谈起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首届藏汉对话
·不自由毋宁死   —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达赖喇嘛与中华民国
·用心眼看西藏
·笑迎热比娅
·可敬的热比娅与可悲的白岩松
·与流亡藏人对话
·致藏族同胞 —谈“中间道路”
今生乐做中国人
·今生乐做中国人
·不同的文化 相似的智慧
·被“圈养”的铁凝
· 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囚徒
·关不住的中国精神 从思想牢笼到监狱
·洋人与我
抵制共特伪类
·宋庆龄与史沫特莱
·高瞻远瞩
·走马观花(刘荻-刘衡)
·异议五毛—不锈钢老鼠刘荻
·关于雪峰
·鉴别真伪—认清《多维》
·漫话“共特”、民运、“六四”以及法轮功
·谁是共特?
·笑谈共特
·回敬韦石—再谈共特
·有人盗用徐沛名义
·我笔写我心 — 想起赵达功
·谁有“毛”病?(袁红冰—刘路)
·走马观花(余杰-老舍)
·解读艺术家严正学的狱外新作
·共产囚徒种种 — 响应唐柏桥声援力虹
·余杰和丁子霖之我见
·先父与《金陵春梦》
·回头看三毛
·透视琼瑶现象
·“七君子”的真相
·以廖天琪与吴弘达为戒
·曾节明终于自暴其丑
·廖亦武必须当心
当心小毛泽东
·在比较中鉴别真伪—看穿刘晓波的过程
·刘晓波是诗人吗?
·没有正义的和平是中共的河蟹
·为了和平的炸药 — 屠龙者毕尔曼
·白梅笑傲刘无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是汉奸?(钱钟书—鲁迅—汪精卫)


   1
   
   据说钱钟书在婉拒外界打扰时,把自己的作品比做蛋,表示吃蛋不必看下蛋的鸡。这也曾是我对外界的态度,但我买蛋时,却首先要看蛋是哪种鸡下的?当今世界上至少有四种鸡下蛋:有的被关在笼子里,吃的是含激素的饲料;有的虽吃含激素的饲料,但被关在可以活动的鸡圈里;有的既允许在小范围内活动,又能吃不含激素的饲料;有的则可自由活动,四处觅食,自然下蛋。
   钱钟书的比喻让我联想到在“党天下”的大陆人多半与前两种鸡的生活状况差不多,他们能够给人提供什么蛋,可想而知。所以,即使是阳光男孩也难免鲁迅阴影。我也在中共的思想牢笼里关了22年,出国后,尤其是“六四屠杀”后,才意识到自己所受的愚民教育和携带的中共毒素。也因此在2002年以前我很少读中文书。
   没想到我居然响应了鲁迅在1925年回答一家报纸向他征求10部青年必读书时发出的号召:“我以为要少(或者竟不)看中国书,多看外国书。”而鲁迅在日本留学时作为班上的差等生没有受到藤野先生的歧视就因为这位日本人推崇中国文化。崇洋媚外的鲁迅思想自然会受到有识之士的抵抗。可惜在国际共运包括国际共特诸如史沫特莱等的推动下,鲁迅被吹捧成“革命导师”、“民族战士”,因而误导了几代中国青年。我虽然看不上鲁迅及其受害者比如丁玲等的中文书,但我读的外国书里不少是有关中国及其文化的著述。
   更没想到在中文网上以《鲁迅:汉奸还是族魂?》吸引了我的清水君(黄金秋)会在2003年学成归国时被中共非法绑架并在关押一年后被判12年徒刑。而2005年张林,这位也是鲁迅对头并发表《我看鲁迅》来支持清水君和我的志士被关进了中共用来迫害他的第18所监狱。
   清水君和张林都满怀爱国激情,与愤青不同的是他们能分清中国和中共,而且因爱国而反共。我没有爱国激情,但爱文惜才,尤其是清水君、张林这样的“爱和勇气的化身,人类良心的捍卫者”。大陆同行们所受到的迫害激励我把对他们的关爱化做清除“五四”以来鲁迅和中共流毒的动力。因为当年就是以鲁迅为首的五四知识分子为国际共运颠覆中华民国开辟了思想通道,把李慎之等中华儿女领上了贼船,并认贼作父,堕落成马列子孙。否则,有“被迫害妄想症”的鲁迅所臆造的“铁屋子”不可能在神州大地变成现实。1949年后,中华儿女全都被迫接受逆天叛道的马列主义、鲁毛思想,以致与天地人斗成为“新中国”人的特色!
   连钱钟书和杨绛这种从“旧社会”过来的高知也染上了中共特色。钱钟书居然一度动手打人,杨绛则在事过多年,丈夫离世后,一个人因此挑战两位当事人,有关这一“文攻武卫”的报道甚至上了留德学人报。这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本来我从未重视钱钟书,是标题为《一对精致和麻木的“大师”— 再说钱钟书和杨绛》的文章让我想起了他。我觉得作者对钱钟书夫妇要求太高。钱钟书夫妇没有忧国忧民的胸怀,没有为民请命的胆识,外人可以期待,但无法强求。他们不曾为中共颠覆中华民国出力,只因留恋中国文化包括中餐他们留在了大陆并成为中共的统战对象,但他们不曾真心拥护过中共,所以不会因向党交心,而被打成右派,虽然他们还是免不了劳改和受辱。尽管如此,他们不失本色,不慕名利,荣辱不惊,钻研国学,硕果累累。更何况他们见证了高知1949年前后的不同经历,让我们目睹中共如何控制和迫害高知以及他们的苦难和对策。总之,我无意苛求钱钟书夫妇,而是有心谴责用语言暴力帮助共产党打败国民党的鲁迅,因为这个充满仇恨的坏蛋误导了以李慎之为代表的新青年、以余秋雨为代表的造反派,以张承志为代表的红卫兵和以方舟子为代表的愤青等几代中国人,并继续象自以为与他心灵相通的毛泽东一样欺骗着不明真相的世人。
   2
   2003年上网后,有两年多的时间,我一有空就研读关于鲁迅的言论,并与不少独知就鲁迅及其影响进行了交流。我很高兴,越来越多的中华儿女认清了鲁迅与毛泽东都是历史罪人,其中一位在遭受文字狱后对鲁迅表示怀念的大陆同行在我向他提出疑问后回答如下:
   我对鲁迅的很多思想和观点是极不赞同的,我对他的赞同只限于他的那种批判精神和勇气。……为了不让别人觉得我是“死不改悔”,我才披上了“鲁迅”这张虎皮。非要说“怀念”,我只能说我怀念鲁迅所处的那个时代,因为鲁迅的作品在当时还能在国内发表,而且没有我这种遭遇,从这个方面讲,鲁迅比我幸运得多!鲁迅虽然不乏对当局的批判和漫骂,但他的大多数作品所流露出的仍是对底层民众的愤怒,我很不屑于把批判的矛头老指向普通老百姓的文人。中医讲究“治病治根本”,在政治制度没有实现民主的情况下,在统治阶级推行愚民政策的时代,普通老百姓注定不会有太高的觉悟,我们不应该对他们太苛求。相反,知识分子倒应该主动承担起推动社会民主自由的责任,所以说,鲁迅对中国的文化发展并没有起到作用,甚至于在他的带动下,导致了“五四”后对传统文化的空前破坏,从这一点上讲,毫无疑问鲁迅是历史的罪人!
   共产党之所以把他的位置提得这么高,并不代表共产党就真心实意地认为他伟大,对于共产党来说,鲁迅也只是一个为其所用的棋子,因为要实现文化上的专制,必须先将传统消灭殆尽,而在这一点上,鲁迅恰好和共产党合拍。鲁迅在文学上是以一种另类的形象出现的,他的很多观点虽说错误,但他的批判精神却没有多少人有,别说要批判当政者,就是在日常生活中,一些人在到了传统道德所要求的应该做的事情或者应该说的话的时候,他们也会很自然地保持沉默,他们会自己美其名曰“世故”,我觉得这是一种麻木。很可笑的是,现在的中国社会还会象毛时代隔三差五地号召一下学雷锋,今年也不例外,这其实就意味着传统的凋零,因为中华民族向来就有着很多很好的人文传统,助人为乐就包含其内。从当今社会道德极其堕落的情况看,包括鲁迅在内的一切偏执地用文字或者行动鞭挞过,破坏过传统文化的人,都应该对今天的恶劣后果负责。……
   以上是我对鲁迅的真实看法,所以我能很容易地接受您对鲁迅的批判就不足为怪了。在学校读书时,基本上每一年的教科书上都能读到鲁迅的文章,而且都是作为重点课文来讲授的,我读书时很调皮,可能是出于对那种应试教育的本能抵触吧,我几乎没有觉得哪个现代作家很优秀,即使有的作家本来很优秀,因为在现实中常常被人为地神化,我也就自然对他们产生反感。所以我读书时最崇拜的作家还是古代的,如唐宋八大家之类的,从他们那里,我才能真正找到一种在文化上的自豪感,才能看到祖先们的铮铮铁骨和中华民族的不屈脊梁,和他们相比,现代和当代作家,尤其是国内的,绝大多数是堕落的,他们成了政治的附庸,他们的灵魂几乎被权力和金钱淹没殆尽!有很多人总是人云亦云地骂封建社会的不是,实际上,我们需要继承封建社会的东西太多。当然,还是有很多作家能让人看到民族的希望,就象您以及其他喜欢在海外发表独立意见,进行自由写作的人,不过,只有等到您们成为文化主流的那一天,中国的文化才能算复兴的起步,文化要达到春秋战国和盛唐时期的那样的繁荣程度,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之所以在此公开这位“怀念鲁迅”的大陆同行私下对我倾吐的高见,不仅仅是因为他与我的立场相似,而是因为他不敢也不能在他名下发表这样的真实想法!他,一位八十年代生人让我深感后来者居上,因为另有五十年代生的名士只认识到“鲁迅对儒学的批判是连孩子一起泼了洗澡水,采取了全面否定的态度,特别是伦理道德部分,本来是维护基本人性的,这部分被否定了,对中国人的道德观价值观破坏就严重了,而中共恰恰是继五四以来,极力破坏中国人思想道德中这一文化根基的首恶。”虽然如此,他却难以认同鲁迅与毛泽东一样罪大恶极。
   在与他们的交流中我才意识到大陆同行迫于强权可能会打着鲁迅反鲁迅。当然还是有人靠鲁吃饭,认鲁作父。对此王朔断言:倘若鲁迅此刻从地下坐起来,第一个耳光自然要扇到那些吃鲁迅饭的人脸上,第二个耳光就要扇给那些“活鲁迅”、“二鲁迅”们。王朔没有夸张,各方面的史料包括“左联”的斗争史证明鲁迅确实稍不如意便会狠狠打击推崇他的晚辈比如施蛰存。鲁迅随手扣在施蛰存头上的高帽子“洋场恶少”象一座大山压了施蛰存一辈子。不知施蛰存为此挨了红卫兵多少耳光?
   我认识王朔的德文翻译,也曾读过王朔的名作,他给我的印象不错。我觉得一个一直生活在“党天下”的作家能够达到王朔的水平难能可贵。他不愧为一个畅销作家,他的《我看鲁迅》很有感染力,我读后立即选入我一度接管的民运刊物《中国之春》的网络版。此文生动描述了这位作家如何在铺天盖地的鲁迅崇拜中一路走来,直到成名成家,才发现真正的鲁迅原来比自己矮小。王朔也是五十年代生人,我则是六十年代生人,在大陆时,除了在学校被迫学鲁迅外,我的成长道路上没人崇拜鲁迅。当我在异国他乡再见鲁迅时,我不仅是鲁迅诋毁的中国文化的提倡者,更是吹捧鲁迅的共产党的反对派。
   我理解王朔这样的大陆作家对鲁迅的反省,不解好些受中共迫害的知识分子为何还“挚爱”鲁迅,更难以默认那些抹黑传统文化(儒释道)的鲁迅迷。九十年代,在澳大利亚获得博士学位后回上海的朱大可也注意到鲁迅崇拜思潮并表示:“毫无疑问,二十世纪下半叶发生在中国大陆的普遍的鲁迅崇拜思潮,实际上就是对仇恨话语以及暴力话语的崇拜,它的残酷性被掩藏在文学和社会正义呼声的后面。而耐人寻味的是,正是知识分子本身而非官方机构,才是流连于鲁迅神殿的最虔诚的香客。不仅如此,在经历过残酷的政治迫害之后,甚至在彻底放弃了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之后,他们也依然保持对鲁迅的刻骨铭心的忠诚,全力捍卫这一二十世纪最坚硬的道德偶像。”
   朱大可这篇题为《殖民地鲁迅和仇恨政治学的崛起》的文章论证了毛泽东与鲁迅的共性或曰流氓性,可谓与我不谋而合,不过史料只能证实鲁毛都是负心汉,而不能说明刘和珍象许广平那样与鲁迅有奸情。无论如何,我希望象朱大可这样的海龟能折服更多的读者!与此同时,一名视鲁迅为美男的油画家让我想起了被中共指控为“汉奸”的民国四大美男之首汪精卫。
   3
   “党天下”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给汉奸下的定义是“投靠侵略者,充当其走狗,出卖我们国家民族利益的败类(原指汉族的败类)。而1980流亡法国的姜友陆曾发表长文《九一八事变前后中共破坏抗日之分析 —献给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此文综合各方研究成果证明“中共卖命为苏联开展的苏维埃化是名副其实的汉奸卖国行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