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中国板块大纹裂——"5、12"汶川地震撞击政府责任 ]
新文明论坛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牟传珩:难狱诗话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牟传珩:清明追思金又新先生
·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牟传珩:山东省监狱里的硬骨头——记法轮功学员历广强
·牟传珩:寻找没有“刀剑的契约”——社会契约的原则
·牟传珩:公民为什么会挑战社会秩序——写在“四、五运动纪念日”
·牟传珩 :中国“人大”应率先进行实质功能的转变 ——“两会期间”刻意回避的敏感话题
·牟传珩:省监狱里来了“克格勃”——写在“6、4”前
·牟传珩: 社会的两种秩序公式
·牟传珩:社会的私约与公约
·牟传珩:不公的起跑线——“弱势补充原理”
·牟传珩:张望
·牟传珩:回顾中美关系:对手还是伙伴——“胡布会谈”前瞻
·牟传珩 :老伙伴、新发展——中国“俄罗斯年”的弦外之音
·牟传珩:中国与欧盟——隔着篱笆的“牵手”
·牟传珩:宿怨难了的远亲近邻—后对抗时代中、日关系走势
·传珩:中印关系:地区利益的竞争对手
·牟传珩:中国周边问题多多
·牟传珩:双胜都赢圆和原理
·牟传珩:多边形棋盘,两张餐桌——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
·牟传珩:散文诗:我是荒石(外一首)——为重获自由而作
·牟传珩:是否“新的弗里曼”——积极妥协赢得利益
·牟传珩:美国何以鹤立鸡群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的现实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从杜勒斯到基辛格
·牟传珩 :后对抗时代俄罗斯重病缠身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德国处境
·牟传珩:跨时代的足音——新文明视野
·牟传珩:我的童年与文革
·牟传珩:推翻认识屏障
·牟传珩为市场经济改革打开的牢笼——反击新左派的“社会主义”紧箍咒
·牟传珩:散文诗三首
·牟传珩:走向电脑加谈判的时代
·牟传珩:创造大于问题——有关未来学研究
·牟传珩:历史这样诉说——“6、4”目前的花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中国板块大纹裂——"5、12"汶川地震撞击政府责任


   正当中国西藏"3、14"事件余波不止,北京奥运圣火传递欢腾狂躁,激情演绎海内外民族主义反藏排西方情绪之时,一场汶川地震导致的中国板块大纹裂,顿时刷新了一个民族的群体表情,令中国大地陷入空前的悲怆与哀默。那面高高在上,一向拒绝向平民亡灵志哀的五星红旗,7日后也不得不低下了高贵的头颅。5月12日的四川大地震是中国半个世纪以来最强烈的地震,其强震波及之广,震级之烈,远远超过76年唐山大地震。据报道,遭受重创的四川省有阿坝州、绵阳市、德阳市、成都市、广元市、雅安市等6个市州,受灾区面积达到6.5万平方公里(与先前遭受风暴灾难的缅甸总面相当),涉及到重受灾的县区达到44个,受灾覆盖人口达2500万。地震辐射中国13个省区,超过4亿人口。中国33个省中的20多个有震感。遭到大地震撼动浩劫的现场死伤人数不断攀升,惨不忍睹,经济损失无法估计。强震不但震垮无数民房、学校,连水库、大坝、电厂、核设施等也在劫难逃。震后四川多座核设施的安全及可能发生的辐射污染,也已成为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
   
   我早在今年4月就发表了《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一文,文中特别提醒今年开局的"冻雪兆灾年"之忧,并预警自然灾害将进一步加剧。今日中国,面对西藏事件、国际杯葛奥运、手足口病、火车相撞以及如今的大地震,可谓凶象连连,险情环生,危机的确正在迫近。大地震除了导致全国上下陷入巨大的悲愤之中,更有不少舆论直逼政府责任。中国历代统治者都敬畏天人感应说,自然灾害发生后都反省自责人祸因素。而今官方虽也表现出一定的救灾努力与信息开放,但更多的却在利用宣传大搞歌功颂德,封杀网上问题发帖。然而,苍天不允,伴随着四川阴雨连连,余震不断,天意似乎一定要借助于"5、12"中国板块大纹裂撞击政府责任。我在汶川地震发生第二天即发出了《汶川地震考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一文,该文结尾时写道:"当下,最紧要的是前线救灾并及时向社会公布震区的灾害伤亡人数、救灾进展、社会捐助以及百姓批评与追查问责等相关信息。如不能及时公开信息,接受公众舆论批评与问责,还会导致人财伤亡和重大经济损失的扩大化。"如今地震发生一周后,本文更有足够的事实证据与理由,顺天应时,针对舆论关注的政府责任焦点问责如下:
   

   一、预报、预防玩忽职守
   其一、预报责任。国家地震预测研究所研究员张国民,代表中国地震当局否认官方对此次大地震的预报、预防负有责任,称:"地震预测是一个全球性的科学难题"(5月14日新华网)。
   那么官方对此次大地震的预报、预防是否玩忽职守?请看一下例证:
   
   1、 据报道,5月12日四川省北川县发生地震之前10个月,一项科学报告就已经警告中国将面临一次强烈地震。就在四川地震发生的当天,中央电视台滚动播出的新闻访谈中,中国地震专家也证实了这份科学报告的说法。他说: "(2008年)地震的原因是印度和亚洲地壳板块持续且不可阻挡的碰撞,其速率约为一年20-22毫米。随着印度板块持续缓慢的撞向亚洲,猛烈的时候就产生了地震,整个青藏高原都被向北推动。"中国地震专家此说与2007年7月美国地震科学家对此次四川地震预警陈述一样,可见中国地震当局并非事先不知情。尽管此报告并非短临预报,但足以应引起官方重视。
   
   2、5月14日,中央电视台CCTV9频道英语节目有一个讨论"汶川5、12大地震"的嘉宾访谈节目,在有关专家涉及到汶川地震造成如此巨大伤亡是否有个责任问题时,主持人杨瑞联线一位权威人物就此发表意见,他是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顾问陈一文先生。陈一文通过电话用英语回答:中国地震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从2006年三年来,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就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曾经向中国地震局提出过三次中期预测,特别是2008年 5月3日,陈一文亲手又向中国地震局发了一份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的预报。据陈一文所知,还有其他人也向中国地震局提出过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预测。但是,这些严肃科学的预报却一再被束之高阁。
   
   3、国家地震局对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研究员耿庆国先生关于阿坝地区在5月8日前后10天内有7级以上地震的紧急报告未有下文。国家地震局监测预报司副司长车时在接受中国地震信息网专访时,竟然掩饰说"这次地震前,中国地震局没有作出短临预报,同时也没有收到任何单位、个人或团体提交的有关这次地震的临预报意见?"。可见地震部门并不诚实。
   
   4、2006年陕西师范大学三位学者发表学术报告,也精确预言此次四川地震(见当年9月出版的《灾害学》第21 卷第3 期)。报告题为《基于可公度方法的川滇地区地震趋势研究》,作者龙小霞,、延军平、孙虎,、王祖正。其所应用的方法,是三元、四元、五元可公度法,分别预测了该地区下(几) 次可能发生强震的趋势。
   
   5、新华网甘肃频道5月20日消息:在5月20日上午召开的全省抗震救灾工作情况视频通报会议上,甘肃省省委书记、省人大主任陆浩通报了甘肃省地震灾害的基本情况和省委省政府震后应对情况时说,省地震局是国家的一支重要队伍,具有很强的地震科技能力和地震预报能力,在四川汶川8.0级地震的震前、震后做了大量的工作,在震前就对这次地震的趋势做过预测,并向省委、省政府做过报告,震后迅速地提出了准确的震情判断意见,并在应急期及时提供了较准确的震情信息和震灾风险评估信息。这说明四川地震局仅向官府预警报告,而对公众隐瞒。
   
   6、中国地震绵竹市西南镇出现了数十万蟾蜍穿越马路,还有人观测到了"地震云",并在网上发帖预告,然而,绝大多数人相信、等待政府发布消息预报。也有群众曾打电话到阿坝州防震减灾局谘询求证,但阿坝州防震减灾局明确表示这是谣传,要求马尔康县防震减灾局采取措施,查找谣传来源,进行辟谣,并在四川省政府网上发布平息误传事件的公告。据查此公告现已被刻意抹去。
   此外,如果说,"地震预测是一个全球性的科学难题",那么地震过后测出和报出准确的震级并非是难题吧?因为地震部门都有现代化的先进仪器做出记录,一经汇总计算便可得出精确的震级数据。中共一再宣称其地震研究和预测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并成功地预报了辽宁海城等地震。国地震的监测网点据说是全世界密度最大的,而且距离震源越近检测的误差应越小。然而,新华网5月12日"14:55:42"发布震级为: 7.6。七分钟后"15:03",新华网发布最新消息:"据国家地震台网重新核定,四川汶川地震震级修订为7.8级"现又纠正为8级。
   可见,地震部门对人命关天的地震测量预报工作何等视同儿戏,疏于职守。
   其二,预防责任
   
   政府十分清楚,从成都平原到地震中心汶川县城约100公里,其海拔从成都1000千米左右到汶川县6000多千米。阿坝藏族自治州及汶川、茂县、北川、理县等,属于青藏高原龙门山多发地震带上。有关资料数据显示,自1900年至2000年的100年间世界最高高原的龙门山地震带,共发生过14次破环性地震,分别为1900年邛崃地震、1913年北川地震、1933年理县和茂县地震、1940年茂县地震、1941年康定地震、1949年康定地震、1952年的康定和汶川地震、1958年北川地震、1970年大邑地震和1999年绵竹地震等。另据日本研究资料显示,汶川位于青藏高原大断层上,数百年前已发生过三次7级以上地震,1713年生过里氏7级地震,1933年发生过里氏7.5级,1976年发生过里氏7.2级地震,加上这次8级,共发生过4次里氏7级以上的地震。这说明汶川一带是世界上少有的地震高发地区,汶川县城所在地,两面高山悬崖峭壁,是河床冲刷的一小块平地,属不适应人类居住的地区。对此国家难道不负有预防教育,普及地震知识责任。政府明知汶川一带座落在地震断裂带上,是否对学生和民众予以有关地震时求生技巧的教育?日本是地震濒发国,但政府每年拨专款和人力用于测震、防震教育工作。例如日本的地震博物馆、法定"防灾日"、地震法案、海底和卫星监测系统、公共避震设施等全方位措施防震,有效的将地震损失降到最少值。而中国当局平时很少做防震抗震知识普及,以至民众对震前异象反应迟钝。在此次强震殃及到的西安,学生见池塘突起波涛,不知地震将至,反而拍照留念。这难道不已充分彰显了中国政府的人权意识与制度诟病吗?
   三、灾发初营救滞后
   
   首先,应肯定温家宝于地震发生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组织抢险救灾。但这并不能掩盖政府在灾发初营救滞后方面的责任。四川大地震发生几个小时之后,政府把主要精力用于了条件不允许的短时间开通道路上,而成都军区才派出两架直升机飞往震中汶川。飞行员看到灾情哭着报告:惨不忍睹,95%的建筑倒塌,看到躺着的人多,会动的人很少。中共早就声称自己拥有一万多全天候的空降兵。那么空降兵在震后头三天没有空降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是天气吗?既然两架直升飞机可以开进去,为什么20架、200架不能开进去空降部队、空投物资?如果这是在战场上,空军也会因天气而拒绝应战吗?正是这种由于空中通道的迟延,才致使镇后救人最宝贵的72小时被白白浪费掉。尽管官方网站大肆宣染救灾"成果",然而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在震后72小时的关键时刻,进入震中汶川县的总兵力不足1000人,军方仅出动直升飞机20架。有报导称,温家宝曾因为军方的无所作为而发怒,并摔电话。
   
   此外,政府也没有紧急调动起全国的专业救护人员与救援队伍,借助空降优先到达,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地震灾区的第一线抢救生命。虽然后来抽调赶赴救灾的军队、武警和公安部队已达11万余人,但他们绝大多数并非通信、工兵及医疗人员。救灾使用人海战术效率无法保证,几天来大多是肩抗手拉,人工挖掘,徒步行进,致使本可以挽救下的多数生命,因来不及抢救含恨而去。
   
   四、救灾时拒绝外援
   
   尽管中共官方救灾不力,灾区救援的专业人员和工程器械严重不足,救援进展缓慢,却对外声称只接受钱物,但拒绝外援专业队伍。也许这也不是温家宝的个人愿望。当四川地震发生后,国际社会,尤其是对地震救灾很有经验的日本、台湾,还有澳大利亚等国,都在第一时间提出派搜索队参加营救。日本与加拿大等国的救援队伍,甚至已待命机场,只等中方同意,即刻起飞。他们的救难人员将携带碎石机、起重器等工具,可协助搜救被压在倒塌建筑物底下的人。但令人遗憾的是,在对保住人命最关键的震后72小时之内,这些要求均遭中国政府拒绝。日本救难协会理事长伊藤裕成很感叹地说,"受灾情况已扩大成这个样子,还不接受外界的支援,实在令人感到很遗憾。"有专家指出,"国际专业救难队与中国救灾人员最大的不同,除经验外,高科技的生命迹象搜寻设备和高灵敏度的救难犬,更是在黄金72小时内拯救更多被埋在瓦砾堆下生还者的利器。而中国"毫无经验与缺乏科技设备的救灾人员,是否能在黄金72小时发挥最大救援能量,实在令人怀疑。"政府在紧急灾情人命关天情况下对国外的救援队批准一再延误,不管有什么理由,都是不能成立的。后来政府虽在外界压力和民间批评声浪中,先后允许日本、俄罗斯、台湾、香港、新加坡、韩国等国家和地区的救援队伍进入灾区,但已经错过了拯救生命的"黄金时间"。而且至今仍然婉拒来自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拥有世界上最优良的装备、技术和最训练有术的专业救援队伍。中共政府这种拒绝外援的举动与遭受强烈风灾、几十万人死亡却长时间拒绝外援的缅甸军人政府如出一辙,这哪里是"以人为本",分明是政治考良重于人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