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行易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行易文集]->[马英九当选:给了对岸一个意味深长的回答]
行易文集
·国号就是中华民国
·台湾土改:理念和道义
·蒋介石的理学人格与实践
·说古道今谈中央政府的合法性
·惊闻日舰此时访问大陆
·点评一则今日大陆“民谣”
·行易 : 辨析“封网”的行为和心理
·是“盐”是“光”的杨小凯
·民生艰难:大陆经济何以成强弩之末
·何须对“有神论”忧心忡忡
·马英九当选:给了对岸一个意味深长的回答
·清明时节悼紫阳:兼议周恩来
·杨建利事件与欧盟“军售禁令”
·“六四”的爱国主义
·三十万党员大调查惊动中央:高层反应更让人震惊
·《民主论坛》走过了六年
·“六.四”:历史的血祭
·动物界封网大会纪录(绝密)
·一个瞎子的童话(诗歌)
·挥不走心中的黄沙
·对民运及民运内部争论的几点看法
·记住“六.四”:台湾、民主、枪声
·新世纪的民主钟声就要敲响了
以下重复
·行易:惊闻日舰此时访问大陆
·说古道今谈中央政府的合法性
·蒋介石的理学人格与实践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英九当选:给了对岸一个意味深长的回答

    作者:行易
   
    在中共的邀请之下,连、宋、郁连连访问大陆,其中有一个易于被忽视的原因:中共给对岸国民党的选举施加软性压力,以便按中共的意图整合泛蓝联盟。但是,第三批访问大陆的新党人士,已经基本上没有引起注意了。七月十六日投票在即的时候,大陆有关部门高层周末加班看国民党主席的选举投票,可见中共对可能的选举结果,内心混杂着强烈的焦虑和企盼。但选举结果却使之失望。
   
    据台湾学者盛治仁的观察,中共对马英九先生相当忌讳,认为马英九有长期的反共立场,一直坚持必须平反“六四”的态度。甚至认为:“马英九是台湾少数还停留在五十年代反共思维的政治人士。”(见七月十三日《明报》)这次马英九当选,胡锦涛发去的贺电,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这一贺电与十五年前赵紫阳先生发出的贺电格式完全相同,给人官样文章的感觉。

   
    对于台湾,中共近期有两手策略:又打又拉。这两手也针对选举国民党主席的投票。连、宋、郁到大陆,表现的是拉的那一手。但是,三党首脑接连访问大陆之际,马英九先生没有争着向大陆的中共政府示好,不因为眼前“近视”的利益而牺牲原则。这是有理性、有头脑的表现,有原则性的政治家是难得的。这让中共很失望。
   
    七月十四日,中共国防大学的朱成虎少将对香港记者团放言:“如果美国军事介入台海冲突,中国可以向几百个美国城市发动核攻击。”又说:“准备让西安以东的所有城市被摧毁。当然,美国人将必须准备好数以百计,或两百个,甚至更多的城市被中国人夷为平地。” 这是核恐吓和核讹诈,不可说不严重。而且,可以判断,这样的讲话,一定得到了高层的“绿灯”和许可。大陆严控言论的环境,近期更为恶劣,类似这样对记者团的讲话,不会仅是个人的。这一言辞,首先针对台海,这又是打的一手。这又打又拉两种陈旧的手段,并无特色,达到目的的可能性不大。结果也证明,两手都并未使选情向中共满意的方向发展。
   
    朱成虎表达的态度,不论在策略上,还是在思维上,都缺乏理智之极。看来人类的生存与进步,并不在中共的考虑之列。有消息说,在七月六日国防大学内部会议中,此人发表讲话:“我认为,我国政府应该丢掉一切幻想,把所有的力量集中起来全力发展核武器,争取能够在十年之内,储备足够消灭掉全球一半以上人口的核武器,并且放弃愚蠢的自毁长城的计划生育政策,尽量多生,然后有计划地向周边国家渗透。”不仅要“集中所有力量发展核武器”,还要拼命地生育,用“人弹”向其他国家“渗透”,毫无人道可言,一副要发动毁灭性世界大战的模样,令人不寒而栗。这两次言论相互印证。不过,虽然喊得很响,更可能反映出的只是一种“黔驴技穷”心理。但国际社会还是要相当地注意这种迹象,予以必要的应对,消除强硬派作“孤注一掷”行动的可能。
   
    面对中共强硬派的立场,国民党仍然选举马英九为主席,表现出国民党员的智慧和勇气。这一选举结果,证明国民党是成熟的。其实,过去就一再证明,台湾民众不怕恐吓。看来这是一个事实,国民党的重大事项,不仅由高层决定,还取决于党内外民意。中共从这件事应该可以学到一课:要尊重民意,引申而言,不仅要尊重台湾民意,还要尊重大陆民意。民意优先,不是手段优先。
   
    马英九先生每年都参加“六四”纪念活动,表现出对大陆民主进程的深切关心。二零零二年六月四日,马英九撰写专文《六四事件与两岸民主进程》,纪念“六四”。文中写道:“英九主张以‘民主’和‘人权’为终极目标,以有效贯穿这个政治统合(指两岸政治统合)的过程......两岸最后在物质建设、文化意识上都充分地相互认同之后,政治统合的可能性将大为提高。”(二零零二年六月四日《中国时报》)表述了对大陆民主化的深刻洞见,大陆的民主化,的确是对两岸都有益的事情。在二零零二年的“六四”纪念会上,“马英九表示,他始终忘不了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凌晨,在中正纪念堂上的‘血肉相连、两岸对歌’声援六四民运活动现场,与北京天安门的连线电话中传来枪声,偌大广场霎时静默,然后长歌当哭、悲愤终宵”。提出“六四不平反,两岸统一无条件”。(二零零二年六月三日《中国时报》)
   
    到了二零零四年六月四日,马英九又撰写纪念文章《和平民主:两岸趋同的历史选择》,写道:“直到今天,你们(大陆追求民主的人士)仍以不同的形式勇敢地批判眼前的政治迫害,包括非法拘禁、刑求以及对言论自由的箝制,最近被判五年徒刑的旅美民运人士杨建利,就是显例。你们也提出开放各级公职人员普选的主张,同情香港人民的民主要求,并且为台湾可贵的民主经验辩护,认为那为全体中国人带来了希望。”(二零零四年六月四日《联合报》)可见马英九深深地同情和支持大陆追求民主的人士,并给予很高的评价。
   
    马英九当选国民党主席,中共遇上了一位难对付的对手。因为马英九提出了两岸间关键的问题,一个急迫的、必须立即开始解决的问题。马英九的当选,对大陆的中共作出了一个回答:既是国民党的回答,也是台湾民众的回答。这一回答还有含有一个潜在的提醒:大陆只有走民主化之路,除此别无道路。
   
    《议报》第208期(2005.7.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