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铁龙生翡翠的心酸与主权基金的荒谬]
謝田文集
·法國大革命的經濟危機今譯
·卖官鬻爵的价格与动态定价
·中国走向世界有哪几支军队
·银行家和政治家的激烈鏖战
·经济手段回应机构黑客之误
·华尔街七宗罪责的救赎方法
·香港政府断奶让自由港蒙羞
·中国GDP为何一半不知去向
·美国大学生们怎么筹款游学
·金砖五国的钱袋和动物图腾
·五大国际机构支招管不管用
·中国GDP六成归跨国资本?
·美国总统图书馆和中国地产
·哈佛经济教授的欧元区处方
·中国的央企算不算垄断企业(上)
·中国的央企算不算垄断企业(下)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英伦印象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将相帝王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伦敦的富
·中共会发行大面额的钞票吗?
·《致命中国》vs.“索命中共”
·从总裁被囚看中国社会失控
·钱荒能否逼出中国政经改革
·比特币的崛起和黄金的未来走向
·中国各级政府其实破产最好
·中国总理如何才能透过气来
·鬼城和錢荒之間有什麼關係
·新纪元前夜欧洲行:食在巴黎
·盘点世界银行给中国的建议
·影子银行地方债哪个更致命
·中国能不能再来个劫富济贫
·人民币上海试水能够成功吗?
·以房养老在中国根本行不通
·美聯儲主席之爭應波瀾不驚
·中共可能容忍地方债违约吗?
·美国前财长鲍尔森挂一漏万
·TPP何以让中南海心惊胆颤?
·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九个问答
·中国为什么照猫却画不成虎
·中国为何全民捞钱却捞不着
·謝田新書《赤龍的錢囊》序與跋
·重访台湾:士林的夜市与早市
·重访台湾:福兮祸所伏的服贸
·中国高级白领的优越和忧伤
·如何拆解中国地方债的烂帐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韩国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狮城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印尼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万隆泗水
·中国大妈:身绑炸弹怀揣金条
·红朝一甲子前后的三次土改
·买枪、玩枪、拥枪和AK-47
·中国银行困境是全球危机吗?
·J‧埃德加‧胡佛的管理特色
·向谋士挥刀的朝廷焉得不亡
·乌克兰的黑洞和中国的黑洞
·中国货轮能不能经停夏威夷
·中国和美国宝宝军团的对比
·美国制裁赤龙时好戏会更多
·中国银行坏帐为何自产自销
·中共请吃大餐和北京的反腐
·地方诸侯经济挑战中共极权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一)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二)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三)
·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四)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五)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六)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七)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上)
·中国房地产 政府不说的秘密(中)
·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下)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上)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下)
·中国富人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金砖银行该申请成世行分行
·荷兰人的尊严和荷兰的商船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上)
·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下)
·亚马逊进中国:丛林陷入丛林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阿里巴巴的中美双重紧箍咒
·中共的国师们在预示着什么?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新冷战的辩论居然剑指中共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90高龄的卡特总统太糊涂
·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美日QE之进退对中国的影响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世贸组织即将寿终正寝了吗?
·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
·評點國務院參事的錦囊妙計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俄罗斯的式微和中共的服软
·百年商业智慧的创新和陷阱
·中共窃取军事科技为何难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龙生翡翠的心酸与主权基金的荒谬

   台湾的一位朋友弘纹,讲了一个关于翡翠的心酸故事。她说翡翠分很多种,像冰种、干青、油青、紫罗兰等。最新发现的一种叫“铁龙生”,或“铁龙星”,是从缅甸语译过来的,原意是全绿的石头。这名字倒是蛮贴切的,学地质的人们都知道,大部份各种各样的宝石,其实都是石头,只不过有些比较好看、有些比较稀罕,人们就当“宝”了。尤其在国语里,起个生动、别致的名字,就身价倍增,跟其它不那么幸运的石头渐行渐远。
   
   翡翠是玉的一种,也被称之为翠玉、硬玉、缅甸玉,颜色是红色的称之翡,呈翠绿的则称之翠。翡翠的名称来自羽毛鲜艳的翡翠鸟,雄鸟的羽毛呈红色,叫翡鸟,雌鸟的羽毛呈绿色,叫翠鸟,合称为翡翠。缅甸玉自明朝传入中国,就一直被称为“翡翠”。
   
   在缅甸,开采矿产要政府的同意,如几千年来缅甸莫谷著名的红宝石,在共党执政后,就中断了许多年。这许多年间红宝石的供应就从缅甸转到泰国,到近年才重新开放。

   
   铁龙生翡翠发现的时间不长,发现后矿主向政府报告,然后开始开采。但政府要和他平分,矿主当然觉得心里有所不甘,他就叫两个工人将品质好的铁龙生埋在一个地方。埋了之后,他又怕他们泄密。就是说人的私心、贪欲过于膨胀的时候,还真的会把人给毁了。这矿主到后来,居然将两个工人灭了口。后来案子爆出来,矿主被通缉,家族中也有人为铁龙生犯下命案。这些值钱的石头没给主人带来利益,后来全部被政府没收。
   
   被通缉的矿主逃到海外躲了起来,后来因为要讨债,他去了中国的云南。去之前他觉的可能回不来,就跟儿子说如果他没回来,就是死了。后来他真的没回来,死在了云南。
   
   故事给人们揭示的,除了欲壑难填、诸恶莫作,它还告诉人们当生意合伙人的另一方是政府的时候,或者在与政府做生意的时候,可能是多么的艰难。这也难怪,政府区别于平民的,就是它手中有暴力,它可以明火执仗的使用暴力来维护它的利益。独裁政府会这样做,民主政府也不例外。所以呢,政府的权力,尤其是经济的权力,必须被加以限制。
   
   近年来国际社会经常谈及的所谓主权基金、或者主权财富基金(Sovereign Wealth Fund),就是政府经济权力过于膨胀下产生的一个荒谬的怪胎。
   
   主权基金的名字很冠冕堂皇,但说到底,这个主权基金的本质,就是让搞政治的人来代替社会民众做商业上的决定。一般来说,搞政治的人可能是花钱的好手、搞妥协、利益分配的高手,但他们决不是好的生意人和投资者。
   
   主权基金的资金来源,不外乎税收的积累、国有资产的出售、和外汇储备的囤积。严格来讲,当税收过度、资产剩余、或者储备盈余,政府就应该通过减税、向国民拍卖、和国内投资的办法,来还富与民。因为国家的职责不是投资,政治权力也应仅限于资源的重新分配、社会安全、社会福利。政府预算出现赤字,也比盈余为好,给政客们的手里,最好是少留点钱。
   
   纵观世界各国,公务员的退休基金除外,设立主权基金的,大多是君主制、集权专制、和高压政治的国家。如果是君主制下皇室设主权基金,人们也不容置喙,人家皇室自己的钱,爱干什么干什么。如果在号称民主、共和的体制下,国家聚敛了这么一笔巨大的财富,不投资自己而投资别人,并且由不擅长商业企业运作的政府来进行,谁能保证它不被用于政治目的、不被政客们用于营私舞弊呢?
   
   主权基金的害处,是因为在政治权力之外政府被赋予经济上的权力,并且是垄断性的、难以受控制的权力,它在与私人资本、大众资本(股份公司)争利、进行不正当的竞争。它赚了钱,会是政府的荣耀;它亏了钱呢,则需要老百姓买单。它怎么不是一个荒谬的怪胎、一个寄生的毒瘤呢?
   
   这些专制、独裁、和高压政治的国家中,中国的主权基金尤为荒唐。如果说阿联酋、科威特、新加坡政府还有必要成立主权基金,因为人民已经比较富裕了的话,那么多中国的百姓甚至还没有最基本的生存条件,没有自来水、冷热水、和上下水,这个上千亿、万亿美元的基金,为什么不用在这方面、用于国家的基本建设呢?
   
   中国的主权基金之所以是一个怪胎,还与中共对自己的信心有关。怪异的主权基金所揭示的,是中国政府对自己完全没有信心。中共的金融喉舌们说,外国人都欢迎中国的主权基金。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旗下的一家公司耗资十亿英镑累计购买了英国石油公司(BP)1%的股权,英国人当然欢迎了。购买其它公司的时候,中共虽然花了钱,但管理上却不容其置喙。当然中共也无法置喙,它怎么置喙呢?用三个代表或者和谐理论去指导企业管理?恐怕门都没有。
   
   主权基金的弊端,也在于它不同于外汇储备的管理,不采取保守谨慎的态度,不追求流动性与安全性。主权财富实行积极管理,牺牲了许多流动性,因而承担着更大的投资风险,在它希望实现投资回报最大化目标的同时,也面临一些巨大的风险,除了价格风险、市场风险,还有政治风险。“树大招风”的主权基金,一举一动都引人注目,没有市场上的匿名性与私密性。市场一旦获知某主权基金有意投资某资产或证券,该资产的价格就会应声上涨,使基金的投资成本增加。
   
   去年九月挂牌成立的中国投资公司,注册资本2000亿美元,已引起西方民主国家的警觉和防范。这也不足为奇,因为中投本来就是一个高度政治性、为中共谋取私利、一党营私的私家公司。中投董事长楼继伟在挂牌仪式上已经明确强调了“党管人才”的原则,中投也称建立主权基金的规范是没有必要的。
   
   当西方媒体认为中国的主权基金将对国际金融稳定构成威胁的时候,它们只说对了一半;其最大的威胁还不在于此,而是在于这个挂着“主权”名义的基金,实际上是主权的真正拥有者被剥夺了的资产、在为掠夺者在海外牟利。未来中国过渡政府的目标之一,应该是解散中投公司、清算主权基金、彻底还富予民。
   
   
   
   
   【市场营销系列】

此文于2008年06月0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