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沐
[主页]->[百家争鸣]->[万沐]->[文人的污浊与商人的清高]
万沐
·防腐剂:文化与制度
·直面歧视
·短期停火与长久和平
·渴望祖国怀抱
·防腐剂:文化与制度
· 杨洁篪部长的另一个使命
·哈勃——中国老百姓真正的朋友
·中国政治课妨碍学生正常思维
·也谈民主与中国的稳定统一
·关于中国计划生育的一点感想
·对“黑砖窑”的“不知道”与“和谐” 、“崛起”的政治考量
·谁在危害中国国家安全?
·利益政治与良心政治
·权贵中国与人民中国
· 谁在帮日本人继续迫害慰安妇
·也谈哈勃的外交政策
·小 万 集 序
·巴渝赋
·我走在空中
·制约加国华人发展的几个文化因素
·加拿大应推行北上发展战略
·谁能为新移民讲话
· 我所希望看到的工会
·我的月亮,我的故乡
· 加拿大华人的权力与傲慢
·当一汪清流从心头走过
·平面媒体的困境与出路
·枫叶红了 , 没有蝉鸣
·我走在空中
·雨夜
·关中
·烟村三首
·北美之城
·媒体的独立与发展
·贪权-贪钱-贪名
·总是望见你的背影
·蝴蝶
·不知哪一束光是从你的窗子里射出
·流浪汉的村落
·走近狐狸、走近野兔、走近狼群
·九月,哪里是我熟悉的黄昏?
·冰冻的足迹
·走進冬天
·站在雪原上,寻找春天
·水泥丛林风光
·无题
·有教无类”与“因材施教”
·“有教无类”与“因材施教”
·从科索沃独立看台独与疆独的问题
·三个农民工能代表谁?
·对台政策的新发展与两岸统一的政治突破
· 为封杀汤唯叫好!
·走在雪中,一个人-------
·马英九当选对亚太局势的影响
·华人的民主之光
·物质喂养和精神尊重
·警惕另类汉奸
·“愤青”的庐山真面
·震后问责与重建同等重要
·无题
·文人的污浊与商人的清高
·夕阳-寒林
·拍马者戒 !
·瓮安事件两面观
·在加拿大,回味中国
·“陆独”是中国统一的另一大障碍
·君子爱国与小人爱国
·专制文化、土匪文化与民主文化
·两种亲美派
·鸟巢 大剧院 黑砖窑 毒奶粉
·支持华裔! 支持保守党!
· 哈勃政府应走中间路线
·哈勃政府应走中间路线
·进步了,能不能批评?
·我也有一个梦
· 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民主
·加拿大正在被政客绑架
· 中华民族需要独立知识分子
·加国经济不应被过度干预
· 美国的强大与美国的伟大
·奥巴马治标难治本
·姜维平的人权与赖昌星的特权
·故园
· 选择性的“爱国”令人恶心
·义和团 红卫兵 爱国贼
·人权应与主权并重
·也谈中国首次人权行动计划
·两种“五四”精神造就两个中国政权
·春 日
·《窦娥冤》与《邓女恨》
·两岸和平统一的当务之急
·"六四"后的中国民主多面看
· 养虎遗患与中朝友谊
·文人与女人
·帝王与诗与女人
·奔向金字塔
·沪上两文人
· 北韩中东 恐怖合流 ?
·悼亡词的绝唱 ——苏轼《江城子- 乙卯 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赏析
·全球化与族群融合
·儒家思想与建安风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人的污浊与商人的清高

   世人常常有这样一个观念,即文人是清高的,而商人是唯利是图的,实际上这是一个误解。从历史上看,文人阶层往往是非常污浊的,文人在漫长的中国社会中扮演的是集宦官、小妾、看门狗为一体的角色。从诗经《颂》的诸多作者,到文革“梁效”等御用写作班子,及现在的许多御用作家学者,文人其实是中国专制社会的坐台者;也有部分文人,由于时运不济,作了陈阿娇,又买相如赋不成,便作出不与当政者同流合污的假象。前者如郭沫若、余秋雨、王兆山之流,后者若李敖等人,这些人连做人的资格都不够,其文的价值又何在?社会养活他们又有何用?无论他们如何装扮自己,当局又给他们多么高不可攀的礼遇,事实上,社会正义与他们无关、国家进步与他们无关,有关的只是官场的厚黑、市侩的流俗------
   
   反观商人,却给人的感觉要实在许多,从灭吴不居功的范蠡,到近几百年的晋商、徽商,以及清末民国以来诸多实业救国的商人------商人一步步将中国引向商品经济的社会,而许多无耻的文人却死死地守着专制衙门或衙门文化不放。
   
   分析一下,商人的清高,在于能够光明正大的求利,而文人的污浊则在于既求利、还要求名,多有庙堂之想,但却要极力作出淡泊名利,高雅脱俗的样子;商人在利己的同时能够利益社会,是一个独立的进步的阶层,而文人却一直是专制团体的依附者,寄生者,但又时时以公正、中立的学者专家的身份出现,欺世盗名,起到政客无法起到的作用。郭沫若、余秋雨们的随波逐流,连后宫张丽华都不如,简直就是一个个风尘男子,王兆山更是一个人人喊打的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李敖在台湾半生撒泼,本想歪打正着,先哗众取宠,再求龙颜大悦,不意运交华盖,屡受牢狱之灾,幸亏后半生在大陆有了一席之地,一条台湾的疯狗,一旦跨过海峡,踏上红地毯,很快就变成了地地道道的哈巴狗。


   
   当然,有人会觉得我以偏概全,其实,陶渊明不愿作彭泽令,如果让他作晋朝皇帝,恐怕也是求之不得的,只是当时的县令,远远不及现在中国偏远山区的村长,所以还不及回家隐居过得自在,故才会有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清高;李白其人实际上既无人格,也无节操,一贪官场,二贪女人,三好游山玩水,不顾儿女,没有家庭观念,先娶宰相的孙女,又去搞皇上的妹妹,以女人追名逐官,由于最终被统治者唾弃,反而落了一个伟大诗人的美名!
   
   陶渊明、李白尚且如此而已,一般的文人呢,也就不过如此而尔!一部中国历史,尤其文学史专拣文人的好处写,实在是误人不浅!相对于文人,我真的觉得商人要清高得多,因为商人比较不虚伪,能踏踏实实做点事情,也不刻意求名!
   身边常见许多文人,借着社会的误解,或假惺惺地“爱国”,或不食人间烟火,超凡脱俗,作高人状,似乎情操高尚、学富五车,其实差不多都有寻找终南捷径的精心算计,听到他们的自我标榜,想笑,又不好意思,便写下这点文字,很乱,但也不想改,能挣点稿费就算了!
   
   原载《北美时报〉2008-6-27
   
   

此文于2014年09月2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