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马山
[主页]->[百家争鸣]->[马山]->[朝圣]
马山
·生命
·报仇
·朝圣
·莫道书生空议政,头颅抛处血斑斑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朝圣

(一)

   当我的双脚踩在曲阜的土地之上时,便沉重得几乎迈不开步子。中国久远且深厚的历史本来就有如一地泥泞,教人处处举步维艰了,于今来到这名震中外数千年的孔子孔圣人的故里,亲眼目睹孔府孔庙孔林那些历经了数千年的城墙房屋庙宇坟墓和林木,我的头一个感觉就是好像跌进了历史的沼泽地,思想都停止了,脑袋里一下子变得空空如也。

   在孔府的大门,明朝大官严嵩手书的“圣府”二字之下,有清代大官纪晓岚所书写的对联:与国咸休安富尊荣公府弟,同天并老文章道德圣人家。从孔府的气派及气象来看,这一对联可算是描述得甚为精当准确。孔府占地二百四十多亩,厅堂楼房四百六十多间,整个府宅层层叠进富丽豪华,雕梁画栋飞檐彩绘,更有数不清的奇花异石凉亭曲桥,而后面的花园甚至与我在北京紫禁城所见的皇宫花园可相媲美,足以说明这确实是中国人家中极为罕见的一处贵族庄园。

   被誉为天下第一庙的孔庙,其规模和风格都令我咋舌。整个孔庙建筑共四百六十四间,还有五十四座门坊,占地三百二十多亩,四周围以高墙,配以门坊、角楼,黄瓦红垣,碑碣如林,古木参天。更为显赫的则是,孔庙使用了皇宫的建筑规格,九重庙堂,九进庭院,正殿大成殿也是九开间,重檐九脊,门分五重,分别为圣时门、弘道门、大中门、同文门和大成门,正是明合那帝王九五之尊的意思。孔庙从春秋时始建,唐宋时拓大,到明清时定型,历史之悠久,规模之宏大,确实是世上绝无仅有。

   孔林是天下独一无二的万世一家的氏族墓地,有孔子及其后人的坟墓十万余座,占地三千多亩,比整个曲阜县城还要大。孔林内植四万多株林木,多为楷树、柏树、桧树及槐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成百上千年树龄的巨树比比皆是。在孔林内有一林中林,孔子与其子及孙的墓呈品字安置,说是一个“携子抱孙”的格局,至于这个格局有什么好,我不得而知。林内很多石碑,均出于一些帝王或历史名人之手。尤其是孔林大门前那条长长的神道,据说仅有北京十三陵的神道才可相比。可以说,孔林也彰显了孔子的卓尔不凡和无尽威风。

   按说,孔子一生困顿如丧家之犬,至死时仍郁郁不得其志,怎么的就给他的后人留下了偌大的家业?这本是很难让人理解的,然而事实上的的确确就是如此,这一切都是孔子的遗产,我想他的后人也不会否认,这无边的富贵并非是他们自己的勤劳和智慧所得,完完全全是拜自己的祖宗孔子所赐。

   我了解到,虽然在孔子在生时并无人愿意采纳他那些君君臣臣、仁者爱人、克己复礼的理论,因为那时还没有谁获得一统天下,但时代改变了之后,统治者很快就认识到,孔子的思想是维护统治的绝好武器,用仁义道德可以在心灵上束缚臣子和人民的手脚,消除反叛之心。于是,自从汉高祖刘邦亲祭孔子之后,一直备受冷落的孔子以及其学说就开始走红了,到汉武大帝时期,大官董仲舒实施“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后,孔子的儒家思想取得了登峰造极的地位,占据了统治中国思想的舞台,绵延至今二千多年,成了所谓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核心和主要组成部分,孔子也成了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成了儒教的开山祖宗。与之相应的,就是孔子后人不断获得各朝各代所赐以的财产官位等等实际利益。如刘邦就封孔子的九代孙孔腾为“奉祀君”,汉元帝封孔子的十三代孙孔霸为“关内侯”,赐食邑八百户,黄金二百斤,宅一区,并世袭封爵,汉平帝时食邑还增为二千户。此后,无论魏晋南北朝,还是隋唐宋元明清,直到中华民国,孔子后人都能获得种种封赏和特权。宋代至清代,孔子的后人都被封为“衍圣公”,持续了三十二代,有四十一人袭封,此衔初时相当于五品官,五代时相当于三品官,明初则成了一品官,清朝时不但班列阁臣之上,还特许在紫禁城骑马,在宫中的御道上行走。如此一来,就有了今天我所看到的孔府孔庙孔林以及从中显示出来的赫赫威势。

   我想,孔子生前也未必想像得到他身后竟有如此荣华富贵,而且即使是帝王之家亦无法与之相提并论。因为朝代一直在更迭,长者三几百年,短者三几十载,江山总要易主,富贵总要旁落,唯有那孔圣人之家,却是世世代代都能安享荣华富贵,其福禄长达数千年之久。虽然孔子贵为一派宗教的创始人,但同为宗教的创造者,耶稣基督与释迦牟尼们却只能望洋兴叹了,他们即使有后人,我敢肯定他们绝不可能获得这么长久和这么巨大的荣耀与财富。也许,这就是中国的传统文化,这就是中国的国情,如之奈何!

   孔府,孔庙,孔林,这些与圣人生前死后直接关联的物事,如今均已收拾整齐,作为一个个旅游景点向游人开放,既可让人发远古之幽思,又可为当地增加可观的旅游收入,我想,这大概可算是圣人在几千年以后对自己故乡的又一个贡献呢。这样想着,我的心才觉得渐渐轻松一些。

   (二)

   孔子作为儒家学说的的开山始祖,而儒家学说又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主要组成部分,所以,说孔子的思想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亦即所谓国学的核心,大概是错不了多少的。

   孔子的思想都是些什么东西呢?千百年来,海内外研究这个东西为生的专家学者可能已经无法计其数,遑遑论著读也读不完,完全轮不到见识浅薄的我来凑这份热闹。然而,因为来到曲阜这圣人的地方,目睹了那么多圣迹及其威势,内心中的不平静也是实在难免,不由得也要思考思考。

   我认为,孔子思想基本上就是一套统治学说,其目的就是要献媚于统治者,用现代的语言来讲,就是要拼命地向当权者拍马和擦鞋,进而从中投机取巧,这一点,从历代统治者对其的无限尊崇和百般呵护即可看出端倪。人类生来就是绝对不平等的,而且“唯上智与下愚不移”,必须严格地区分上下尊卑,建立森严的等级制度,这就是孔子理论中的基本假设。据此,他提出“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观点,要求建立相应的权力体制,并把这个作为自己终生的政治抱负。在方法的范畴,他提出以德治国,行仁政,讲忠义,讲孝道,并试图以此规范人们的言行。在对待个人的人性欲求方面,他要求“克己复礼”,这个观点到了宋代的朱熹那里,干脆就成了“存天理灭人欲”了。这一套理论被历代统治者高压实施的后果,就是建立了一套以政权、神权、族权、夫权为特征的严密到无以复加的权力体制,就是让中国的中世纪黑暗延长了数千年。其荒唐、荒谬和虚伪,在现当代已被很多清醒的中国人所指斥,如鲁迅就指出几千年的仁义道德实际上等于“吃人”,“五四”时期中国的思想革命就以打倒孔家店为发轫,等等。

   但是,正因为孔子的这一套理论统治人们思想的时间太长,而且成了传统文化了,人们的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包括认识论和价值观都已经被严重毒化,孔家店并不是一打就能倒的。在社会依然处在专制统治的环境中,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那一套权力体制,经过改头换面之后继续顽强地发挥作用。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对权力的约束不足或者没有约束,从而造成了权力的横行和对权力的依附。在这种局面之中,一些具有现代人类普适价值的东西,如人权、平等、自由、民主、法治等等理念,纵使写入了宪法,仍然不断地遭到抗拒排斥和肆意践踏。过去了的事不说,大的事也不说,就说我所知道的现在的一些小事,例如处女被诬为卖淫,校园接吻被开除,在自己家里看黄碟被逮到局子里这样的倒霉事,也许不是每个人都能有幸碰得上,但走在大街上,无缘无故被查证件;坐车去什么地方,突然路被拦住了,要求你改道;某个场所突然不让进,或者进去了玩得正高兴,突然被要求离开;去求职明明考试名列前茅,人家就是不要你;好不容易有个假期,领导就是让你加班,并不告诉你任何理由,等等。这类个人基本权利和尊严根本得不到尊重的事情,对每个人来说,却是司空见惯。总之,在我们的国家里,权力总是横着使,没有一点道理,即使有道理,也不屑于跟你解释,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你必须时刻准备着生吞横咽下若干你很不情愿的东西。我们的日常生活就这样被毒化了,每日被生咽下去的东西并没有变成粪便排泄掉,而是变成毒素渗透到了我们的血液、我们的空气和我们脚下的土地,专制和独裁就在这样的空气和土壤里蓬勃地生长。因而,人人似乎对社会隐藏着一种怨毒,就像从前受了婆婆气的小媳妇,等熬成婆婆了之后,怨气都加倍地落在后来的小媳妇身上,周而复始,往复循环。在这种文化的浸淫下,人们在社会生活中需要的不是道理,而是权力,有了权力就有了道理,这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了我们这个民族的性格。

   很显然,以孔子思想为主要组成部分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其核心内容与代表现代先进文化的人类普适价值观念是格格不入的,甚至是反动的。可笑的是,时至今日仍有不少人还在以我们所谓的传统文化为荣,一些知识分子也时有著文呼吁弘扬传统文化,这些人如果自身就是压迫者或压迫者的帮凶,为了他们的既得利益,那就没什么好说,否则,我只能怀疑他们要么是无知要么就是别有用心了。

   我在曲阜游览之时,正是阳光灿烂艳阳高照的正午,孔府孔庙孔林和穿梭般的游人以及摆卖商品的小贩们同在这朗朗乾坤之下,构成了一片兴旺和谐的独特景致。那些房屋建筑,那些古树石碑,因其经历了太多的年代,因其阅尽了人间的沧桑,从而成为了人们关注、观赏并感慨系之的对象。这些与孔圣人生前死后有关的物事,不管怎么神圣,在今天大多数人的心中,都不过是历史遗迹而已。人们边听着导游介绍边参观,不时还掏出照相机摄像机之类东西忙碌一番,这些在所有旅游景点都非常常见的景象,今天在这里却是令我感到了无比的欣慰。

   (三)

   中国有个成语叫“三教九流”,其中的三教据说指的是儒释道,那释道且不去说它,光这个儒字,能否称为一教,而这一教是否能够引导人们走向幸福安康,我颇为怀疑。

   在曲阜孔庙中,我注意到这样一个事情,在这座蕴含着九五之尊格局的建筑中,除了供奉着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孔子,和后殿供奉了孔子的老婆以及孔子的先祖以外,还另外设有一些从祀的殿堂,分别按级别和档次供奉着“四配”、“十二哲”、“七十九先贤”和“七十七先儒”。很显然,孔庙中已经集各朝各代儒家名人之大成,因此说这里是整个儒家的祀庙也是合适的。

   孔庙中的四配塑像供在孔子的两边,分别是颜回、曾参、孔(单人傍加一及字)和孟轲,其中前二人是孔子的学生,孔?是孔子的孙子。曾参最为典型的事迹就是孝,说有一次他在瓜田耕耘误断瓜根,被他父亲举棍打昏,苏醒过来后,他忙去问父亲是否因为打他而累损了身子,回家以后,他又操琴而歌,做出一副高兴的样子,想让父亲知道他并没有因为挨打而影响情绪。孟轲本是比孔子晚几百年以后的人,但他发展了孔子的思想,曾经自成一家,被称为“亚圣”,明朝皇帝朱元璋因孟轲说过民贵君轻之类的话而不高兴,曾下令把他从孔庙中清了出去,第二年因接受了大臣的谏劝又给他恢复名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