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地震灾区的豆腐渣工程是一面镜子]
刘逸明文集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内鬼贺家铁向谁泄露了“机密”?
·哪里的围墙该先于小区围墙拆除?
·中纪委将向四省杀“回马枪”让谁发抖?
·五高官去职暗示令计划案有重大进展?
·释永信不随河南代表团现身藏何玄机?
·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娶吴芳芳奇葩在哪?
·没有宪政就无以中止强拆
·王岐山的“回马枪”还将射倒哪些大员?
·造垃圾场导致警民冲突背后的权力失范
·中国空姐太漂亮何以惹怒了大学校长?
·万庆良等高官如何上了艳妇许小婉的床?
·天津官员办公室暗装洗浴设备要和谁享受?
·令计划案中还有3200多万元是谁送的?
·骗彩礼仅判退两折,浙江绍兴法院这一判决影响有多恶劣?
·诡异!金正男的尸体为何无人认领?
·8名越南新娘集体出逃,你还敢娶越妹吗?
·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金正男的尸体将通过这种特殊途径运往朝鲜?
·撕毁副省长题字,到底该不该被刑拘?
·天价墓地算什么,还有比天价墓地更吓人的!
·雄安新区的征婚广告害了多少人?
·五台山“尼姑结婚”,谣言为何不能止于智者?
·沃尔玛退出中国已经进入倒计时?
·金正恩的妹妹失踪九个月有何玄机?
·中国美女嫁美国流浪汉,让广大单身青年情何以堪?
·官员为改变风水对邻居大打出手,纪检部门何以缺席?
·陕西离地三米的举报箱被监控背后有何隐情?
·院长爱请小姐陪唱的嗜好是如何养成的?
·婚礼现场被演员充斥,警方到底该不该介入?
·《无犯罪证明》羞辱的何止是当事人?
·美女主播夜宿故宫直播慈禧床榻该当何罪?
·情何以堪?《毒战》制片人染上毒瘾
·中国的禽兽教师缘何层出不穷?
·拿着存折取不到钱背后可能存在的惊人内幕
·22岁青年偷两元钱被警方刑拘,他到底冤不冤?
·女学生在老师门口自杀,生前真的被性侵了吗?
·女人衣着暴露易失身?对女德讲座太认真你就输了
·丰胸、壮阳!假名医推销保健品何以骗倒八千余人?
·枪杀情妇的高官被执行死刑,与“免死金牌”何干?
·经济学家仲大军到底有没有性骚扰李洋?
·女教师与男学生发生性关系,为何不定强奸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震灾区的豆腐渣工程是一面镜子

   四川大地震的突然来临让数万生命在顷刻间离我们而去,中华大地因此陷入前所未有的哀痛之中。面对如此重大的自然灾害,很多平日里麻木和唯利是图的中国人都开始良心发现,纷纷对灾区民众伸以援手,用实际行动和灾区民众站在了一起。就连先前只为逝世的国家元首而降的中国国旗也首度在5月19日那天为在大地震中逝去的生命而降,十几亿民众同时为死难者默哀。
   
   大地震后,中国人和中国政府的国际形象一下子得到了空前的提升,中国官方媒体也破天荒地大篇幅引述外媒的报道来证明中国政府在地震后的优良表现。然而,灾后政府全力以赴的救援并不能抚平无数失去儿女的民众内心的悲愤。四川重灾区各学校死难学生家长在看到那些不堪一击的豆腐渣工程之后,难以抑制对设计建造者的愤怒,于是,他们不约而同地向当地政府部门请愿,要求彻查豆腐渣工程,并追究责任人的刑事责任。
   
   非常遗憾的是,一向以歌功颂德为主要目标的中国媒体在面对死难学生家长的请愿活动时集体失语,即使海外媒体上已经有接二连三的这方面的报道,但充斥中国媒体的依然是灾民们的感恩戴德。记得前段时间曾有不少的海外媒体盛赞中国媒体在地震发生后的表现,其实,稍微了解中国现实的人都想得到,灾民们的怨怼要远远大于对官方的感激,不仅仅是因为豆腐渣工程,还有震前的缺少预报以及震后救灾物资的发放等等。当然,对政府的感恩戴德往往是专制社会的独有产物,在民主社会,只存在民众对官方工作的肯定,而不会有什么感恩情怀,因为维护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从来都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

   
   依然记得当年台湾9.21大地震后中国媒体大量报道那次地震震出豆腐渣工程的消息,可以想见,民主台湾的建筑物总体质量肯定要高于中国大陆建筑物很多,不是因为台湾建筑物的造价高,而是因为中国大陆在建筑房屋时各个环节难以避免的腐败现象。此次大地震虽然破坏力极大,但仍然有一些建筑岿然不动,据称,由私人捐款修建的刘汉希望小学在地震时竟然连一块玻璃都不曾破碎,全校师生也无一伤亡。难道是地震波未到达刘汉希望小学?显然不是,而是过硬的质量抵抗住了地震的强大破坏力,而其它造价不低质量却令人扼腕叹息的学校教学楼便在大地震来临时显得不堪一击,轰然倒塌。
   
   中国媒体向来都会将一些大的自然灾害打造成一席席歌功颂德的盛宴,此次四川大地震也概莫能外。在中国的电视、报刊等媒体上,你压根儿就看不到对豆腐渣工程加大死亡人数的报道,只能在网络上看到网民对官方的诘问。面对网民的压力,四川官方在其后公布有关学校教学楼倒塌的几点原因中竟然绝口不提建筑质量问题,官方对建筑质量问题的回避显示出在建设这些教学楼过程中,各级官员都有着不可告人的腐败行为和难辞其咎。
   
   不论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还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如果要想取得长足的进步,就必须懂得反省,而不是习以为常地为自己涂脂抹粉。中国在中共建政后的半个多世纪里,不知道上演了多少幕历史荒诞剧。不管是在人吃人的大饥荒年代还是在十年浩劫的文革时期,中国的媒体也同样能将中国的统治者粉饰成伟光正和高大全的形象。如今,不光这种表现在一如既往地延续,而且还行成了统治者与民众违心互赞的格局,当我听到胡锦涛在灾区拿着喇叭高喊“任何困难都难不倒英雄的中国人民!”时,我的内心没有感动,而是认为中国人非常可怜,因为当我们在极力响应统治者号召时,我们才被举得比天还高,一旦我们的合理诉求威胁到统治者的政治或经济利益时,我们就毫无疑问地成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刁民。
   
   不民主的社会,一般时候,你很难指望统治者会自觉地急民众之所急,不少好政策的出台往往都带有浓厚的维护专制统治色彩。四川大地震中,伤亡最为惨重的群体便是学生,一个个年轻生命的瞬间消逝创造出了难以计数的破碎家庭,在一胎化的计划生育政策下,每一个学生往往意味着是一个家庭的希望。天灾易忍,人祸难容,虽然没有任何办法挽救这些死难学生的生命,但他们的家长并没有选择沉默,而是毅然决然地向当局问责,这种举动不仅仅是为他们自己逃回公道,更重要的是要遏制学校建设中的腐败行为,让此次的悲剧不再重演。学生家长们的行为理应得到全社会的肯定与支持。
   
   出人意料的是,曾以几本散文集而暴得大名的作家余秋雨在海外媒体上看到学生家长请愿的报道后,在自己的博客中大言不惭地发表了《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一文,矛头直指请愿学生家长。在此,我无意阻拦余秋雨发表观点的权利,但其文中的观点却让人不敢苟同。余秋雨对学生家长们说话的口气不像是一个平等的公民,反倒更像一个位高权重的长者,他郑重呼吁学生家长们是以主人的身份使灾区现在的动人气氛保持下去,不要被不坏好意的人所利用。大地震后的灾区已经是哀鸿遍野,何来“动人气氛”?余秋雨真会粉饰太平。
   
   余秋雨曾经在文革期间大写批判文章,文革结束后一直拒绝忏悔,因此,其人格广遭其他文人诟病,作家余杰更是在《余秋雨,你为何不忏悔》一文中指斥余秋雨为“文革余孽”。余秋雨曾经几度放出“封笔”的消息,但一到关键时刻,他又蠢蠢欲动,而且往往是“一鸣惊人”。余秋雨的《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一文一经发表就成为网络社会关注的焦点,不论是精英知识分子还是普通的网民,几乎全都对余秋雨的发言持反对态度,余秋雨一时间成为了众矢之的,这也许是他始料未及的。余秋雨的这次举动让其作为御用文人的身份表露无遗,更让其低劣的人品再一次得到了充分的印证。
   
   我无法揣测余秋雨此举的真实目的,更不会指望他对此事忏悔,只希望中国的其他文人不要仿效余秋雨。文人不应该为了博得官方的施舍而昧着良心说话,如果这样就注定会有一天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中国媒体和御用文人在中共当局的眼中肩负着同样的使命,媒体要想在大的事件上发表有别于官方的独立见解确实很难,但文人却相对要容易很多。余秋雨是中国御用文人是一个缩影,中国人也许只有像四川大地震中失去儿女的学生家长那样坚强抗争,中国媒体的性质和中国文人的面貌才能得到根本性的转变。
   
   2008年6月12日
   
   --转自《民主中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