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郭国汀律师受中共政治迫害的直接原因]
郭国汀律师专栏
·申曦(曾节明):盖棺认定胡氏中共暴政
·申曦(曾节明):江泽民的心病
·申曦(曾节明):邓小平罪孽深重
***(35)中国政治体制批判
·中共政权始终是一个非法政权 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批判极权专制政治司法教育体制主张自由人权宪政民主文章目录
·郭国汀律师政论时评目录
·中国反抗专制暴政的先驱者与英雄
·郭国汀与横河谈中共暴政阉割国人灵魂使警察成为恶魔
·孙文广、程晓农、郭国汀谈共产党的公务员非法歧视政策
·划时代的审判,创造历史的壮举
·恶法不除,国无宁日
·致加拿大国会的公开函
·中共已是末日疯狂/郭国汀
·三权分立的哲学基础
·虚伪是极权专制的必然付产品-------南郭与中律网友们的对话
·汝竟敢骂共党骂毛泽东!
***(36)中共司法体制批判
·从人权律师的遭遇析中国人权的实际情况
·郭律师评价中国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中共专制暴政下为什么冤假错案堆积如山?
·中共勞教制度是人類歷史上最野蠻的制度
·马亚莲案与废除劳教制度
·郭國汀談中共勞教制度下的性酷刑
·郭國汀談萬名公民提出廢除勞教制度建立叻ㄐ袨槌C治法
·郭国汀:违宪、违法
·郭国汀律师谈中国司法现状
·郭国汀称司法黑社会化免死承诺难保赖昌星的命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的实质----被阉割与自宫
·郭国汀 司法公正的前提条件
***中共专制暴政是国人一切深重苦难的总根源
·人权律师郭国汀称中共制造法拉盛事件旨在嫁祸抹黑法轮功以转移公众视线
·郭国汀 纽约时报报导死难学生亲属周月悼念地震中无辜牺牲的亲人
·美国顶级地震专家称四川地震有可能未能被预测到
·谁之罪?
·中共专制暴政的罪孽学校跨塌致数千名学生死灭最新统计
·一篇被全球英文博客转载最多的四川地震实况报导
·郭国汀百无一用是中国律师
·我愿意收养一个为救人而牺牲的教师或母亲的遗孤
·中国人持继追问为何众多学校震成碎片废墟? 被全球英文网站转载最多的地震专文
***美国2008年总统大选南郭点评系列
·朗保罗--美国2008年大选最雄劲的黑马
·美国大选最新民意进展分析——美国2008年总统大选南郭点评系列之二
·美国2008年大选程序正义与演讲精华
·欧巴马的通往白宫之旅
·前国务卿鮑威尔支持欧巴马
·麦肯总统候选人的基本政策主张
***(42)中国民主运动研究
· 自由宪政民主运动与中共暴政的决战主战场何在?
·国人应当认清中共政权的极权专制流氓犯罪本质
·真正觉醒后英勇的你我他才是决定中国前途和命运的基本力量
·是谁制造了大陆中国的“暴戾之气的泛滥”?
·我为何对中共极权暴政及胡锦涛没有仇恨维有鄙视?
·是共特黑而非民运黑
·我所了解的政治新星曾节明
· 南郭点评陈子明社会运动与政治演练
· 序《我的两个中国 --一个六四天安门学生反革命的实录》
·时代的最强音:“六四”屠城二十一周年口号
· 警惕共匪假冒民运人士故意毁损民运声誉—答人民思想家
·论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律师辩护
·郭律师点评杨建立博士论三个中国
·退出自由中国论坛的公开声明
·陈尔晋与张国堂之争的性质
·我的几个基本观点答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中国民运战略研究
·中国民运当前面临问题与对策研究
·郭国汀加入民主中国阵线的公开声明
·论公推中国民运政治领袖的必要性
·论公推自荐公选民运政治精神领袖的紧迫性
·中国民主运动领袖论?答方文武先生
·关于筹建过渡政府与公选民运领袖问题的讨论
·关于民运领袖过渡政府与程序正义的争论
·历史功臣还是历史罪人?
·中国民主运动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政治精神领袖?
·谁是中国民主运动政治精神领袖的最佳人选?
·谁是中共极权专制暴政最害怕的劲敌?
·郭国汀:汪兆钧信是中共内部爆炸的一颗原子弹
·严正责令胡锦涛及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民运志士李国涛!
·反抗中共专制暴政的先驱者与英雄(修正)
·相会伟大的刘文辉烈士英魂
·敬请胡锦涛先生立即制止下属恶意疯狂攻击南郭之电脑
·"六四领袖去死吧!"及 " 逢共必反、逢华必反"?!
·草根吾友欲往何处去?
·真实的陈泱潮故事
·陈泱潮自传之二
·强烈推荐国人必读之最佳政论文
·答小溪先生质疑
·驳斥草虾兼与草根商榷!
·伟大的中国文化复兴宣言 郭国汀
·关于宣讲人权公约基金申请推荐函
·必须立即终止反动透顶的行政官员任命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国汀律师受中共政治迫害的直接原因

郭国汀律师受中共政治迫害的直接原因
   呼吁正义人士关注和声援郭国汀律师
   --610恐怖组织迫害法轮功的无边黑幕及辩析郭律师被停业迫害的重要原因
   作者:归宇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纪元2005年3月1日讯】几年来国内媒体不顾对同胞的起码道义,对法轮功学员广受迫害噤若寒蝉,反而用各种手段抹黑、污蔑法轮功学员为镇压造势。在这样的背景下,去年十月底我在互联网上读到郭国汀律师为瞿延来呼吁的文章[1],犹如漆黑天空中突然看到了一抹亮色。令我非常激动, 我对郭律师非常感谢!在深受这场整个国家机器用于镇压法轮功的政治运动所造成的沉重负荷时,郭律师的英勇行为对我也是巨大的鼓舞。
   在以江泽民和罗干为头目的610恐怖组织对法轮功的镇压运动中,我被苏州三星派往韩国培训期间受苏州国安的非法调查以至沦落到有国难投、无家可归,只好滞留在异国他乡。去年十月以后,我得知了国内朋友雷江涛被非法关押一年后又判刑七年,我就想着应帮助危难中的雷江涛[2]。
   故读到郭律师的文章后,我即与其取得了联系,我希望他能出面为雷江涛辩护。郭律师了解有关案情后,欣然表示同意。交往中我渐渐感觉到郭律师真是现代中国罕见的为国为民的伟大律师,令我深深的敬重。蒙其不弃,我们成为彼此信任无话不谈的朋友。
   当时我在互联网上又读到了处于长期昏迷中的陈光辉有关报导[3],我感觉此案非常危急,就希望郭律师为陈光辉申请保外就医。在跟踪关注陈光辉案几个月来,我认为陈光辉案有以下两个疑点:
   1. 被他人殴打致重伤的重大疑问
   据郭律师向监狱当局、法院和中国司法部长寄出的《监外执行、保外就医申请书》:
   申请人认为,狱方以所谓陈系自杀为由拒绝办理转院及保外就医,于事实不符,于法无据,于理不合。首先,陈光辉有被他人殴打致重伤的重大疑问。陈光辉是法轮功的坚定信仰者,自杀是杀生的一种,而法轮功修练者不得杀生;狱方称,陈用右侧头部撞墙自杀反弹倒地使左脑颅底骨折。此种自杀方式可谓天方夜潭,根本不可能;据当日病历原始记载:"据说患者于30分钟前自杀撞击墙致左脑部着地,当即昏迷,同时双耳道流血。"而从X光底片清晰可见,陈左右脑两侧均呈粉碎性骨折,此种先用右脑撞击墙,然后倒地使左脑粉碎性骨折,客观上绝无可能。此外,陈是个性格沉稳,意志坚强,爱孩子和家庭的男人;在2004年6月和7月间的家信并无留露任何轻生之念。何况刑期已执行近半,陈始终自认为仅是维护自已的信仰自由权,说真相, 因而从未认罪,没有任何自杀的目的和动机。至于因另一个法轮功信徒转化了而自杀之说,荒唐至极不值一驳;再者,陈若真下决心自杀,必定会留下遗嘱。狱方迄今拒不出示任何能证实陈系自杀的书面证明。因此,申请人对所谓自杀之说,决不认可。申请人强烈要求对陈光辉进行致伤原因司法鉴定。...(--摘自《监外执行、保外就医申请书》)
   2. 当局对家人的种种限制
   警察在病房轮流值班监视,当局禁止医护人员与家人说话,以至家人无从了解半年多来医院的治疗方案。当局拒绝家人远道来的家人的陪护要求。在多次努力要求后,很长时间内,每天只能上、下午各探视一次,合计不到半小时,而且均在警察的严密监视下。陈光辉长期处于肺部严重感染,持续发烧,气管切开,生命的维持只是靠着氧气瓶。在此极端严重的情况下,监狱及有关当局仍不允许保外就医、不允许家人陪护,监狱还多次试图把陈光辉从苏大医院搬回监狱。并且有关部门逼着家人写保证不上访、不喊冤。直至一度曾以孩子的安全相要胁阻止家人委讬律师!对于生命处在极度危险的长期昏迷中的陈光辉,当局居然不惜采取如此黑社会手段。
   我认为,不让陪护和保外,应是当局有些人是惧怕陈光辉苏醒后会向家人说出他在监狱骇人听闻的经历及受迫害致伤的实际情况。那么半年多来,究竟是在治疗,还是在阻止苏醒?这是值得关心陈光辉的人们推敲的。陈光辉受伤昏迷的消息自去年八月被海外媒体报道以来,广受全世界法轮功学员关注。中共610当局对此比较紧张。据新华社相关报导 ,610头目罗干在去年12月23日至26日期间到过苏州,据几年来的经验,罗干的一贯表现是其走到哪里,哪里地对法轮功的迫害就会立即加重。据传,罗干曾直接介入了陈光辉一案。
   今天回顾这几个月,我猛然意识到郭律师受理陈光辉案以后,开始陷入了610恐怖组织迫害法轮功的无边黑幕。试想,610要掩盖迫害陈光辉的真相,而正直无畏的学者型律师郭律师,一贯坚持正义,渺视中国的黑恶势力,经常勇猛的一直把官司一打到底。郭律师授理陈光辉案后,曾巧妙的短暂探视了陈光辉。目睹陈光辉惨状,郭律师无比同情,仔细研究案情,在年前,郭律师撰写并向监狱当局邮寄了陈光辉保外申请函,并且为引起重视,同时把申请函寄给了中国司法部长。
   那么610要掩盖真相和郭律师作为全力为当事人维权有可能揭开真相,这两者矛盾就显得异常尖锐了。
   上海司法局不惜以对所谓的四项原则不满为名开始对郭律师迫害,我个人认为郭律师像国内许多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一样,对中共不无意见,故在言语上、文章中时有流露。这是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而且像他这样一个学者型律师,当局明知只是书生意气,客观上是既无推翻中共的能力也无推翻中共的能力的。不应扣上反党的帽子。况且郭律师二十多年来的思想是一贯的,当局也完全清楚这一点。
   故可以判断,所谓的反对四项原则,只不过是一个整人的托辞。以掩盖郭律师为了替法轮功学员辩护被非法处罚的事实。郭律师同时在为郑恩宠、清水君、师涛、张林、杨天水等因坚持正义被当局迫害的人士辩护,这也为当局忌恨。给郭律师停业,既然掩盖了迫害陈光辉等法轮功学员的真相,又阻止了郭律师为郑恩宠、清水君、师涛、张林、杨天水作无罪辩护。一石数鸟、无比阴险。
   罗干早在几年来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变得人性全无、心狠手辣,像郭律师这样在国内外拥有崇高声誉的学者型律师,中共一般腐败官员也不敢轻易动手,我猜测也许来自于恐怖组织头目罗干的命令。
   中共迫害正义公民的无边黑幕,被中国伟大的人权律师郭国掀开了一个口子,现在正在疯狂对郭律师进行反扑,试图把口子从新盖上。
   但当局对郭律师的迫害程度与全球正义力量在此事件上的态度是成反比的,故我作为郭律师的好友呼吁全球正义人士立即关注和声援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诚如郭律师自己所言:千万不能让中国首个人权律师成为短命的人权律师!万万不能让中国律师最后的良心死亡!万千不可让中国律师最后的理想主义者销声匿迹!
   归宇斌
   于2005.2.28
   南郭点评:此篇评论分析认为郭律师受政治迫害是因为为法轮功辩护,幕后黑手极可能是罗干,有相当依据。我于2005年2月9日(大年三十)公开发表“百无一用是中国律师——评上海监狱当局四次无理拒绝律师会见法轮功学员瞿延来”,同日又将“法轮功学员陈光辉监外执行、保外就医申请书”分别挂号邮给司法部长,江苏高级法院院长,江苏监狱管理局局长,苏州监狱长。而此前我曾任郑恩宠、黄金秋、师涛、杨天水、张林等政治人权要案的辩护律师,中共当局尚能容忍。但中共决不能容忍任何人为法轮功抗辩,因为法轮功修炼团体长达六年的英勇抗争,不但使得江泽民之“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的狂言破产,而且法轮功越战越强,中共明显由战略进攻,被迫变成了战略相持,如今则已变成战略退却阶段,因而中共早已将法轮功视为危及其政权的头号大敌。
   其实我为法轮功辩护采取了极为谨慎,稳扎稳打的策略。自2003年2月在中国律师网,首次公开发表“我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以后,陆续发表了六篇为法轮功辩护的评论,直至2004年7月才正式授理第一起法轮功学员黄雄失踪案,随后受理瞿延来、陈光辉、雷江涛、吴爱中等六起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案;前期一直低调处理,首先作了大量学习研究,通读了李洪志先生的转法轮及所有法会讲法,旨在充分了解法轮功学理,并通读了曾铮之《静水流深》,王玉芝的《超越生死》和加拿大白人学员《我为你而来》及正反两方面约四百余篇的文章,意在了解事实真相;在长达三个月期间,先后四次书面申请会见瞿延来被无理拒绝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才公开发表该文旨在迫使中共当局依法对待法轮功案件。因为法轮功学员的一切权利均被非法剥夺,中共完全是法外对待法轮功,这是决不能容忍的破坏法治的严重犯罪行为。若不加制止,今天既可以任意非法剥夺法轮功学员的权利,明天就能够非法剥夺任何人的权利,最后所有的人都将变得毫无权利可言。
   今天法轮功学员英勇抗暴斗争已经持续九年,抗日战争也才打了八年!然而中共专制暴政仍在继续残暴镇压法轮功,不但精神上镇压,而且试图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扼杀,甚至大规模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的人体器官!然而中共与法轮功之战败相尽显,最终必败无疑,因为邪不压正,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正义必胜,邪恶必败!迄今我为法轮功抗辩业已发表42篇评论文章,全方位立体式为法轮功展开了全面强力抗辩,以致共特网警不时诋毁郭律师是法轮功的奴才、一定收受了法轮功的巨款云云。
   我得重声:南郭过去现在将来决不会做任何人任何势力的奴才、走狗、傀儡,南郭历来清高孤傲,一生奉行的宗旨乃不唯权、不唯势、不畏强权、不唯钱财但唯真理是从!我为法轮功强力抗辩是建立在大量调查研究考察基础上发自内心的自觉自愿的行为,我认同法轮功的基本理念真、善、忍,因为我是天生的真、善,尽管我没有忍功,决不容忍罪孽滔天的流氓中共专制暴政!事实上为法轮功抗辩绝对是陪血本的生意,因而根本谈不上收受巨款。我并非法轮功信徒,也不全盘认同法轮功学理,但我是个经验有神论者,因此能够理解也完全支持法轮功信众自由选择其信仰。事实上法轮功媒体自2007年初始对我进行了莫名其妙的封锁;尽管如此,我仍然一如既往支持法轮功信众争信仰自由权的伟大抗争,因为信仰自由是人类不可剥夺不可转让的首要基本人权之一,还因为这是一名人权律师的天职。最后请允许我再次感谢归宇斌先生在我最艰难困苦之际的有力声援与慷慨支持。
   2008年6月18日于温哥华岛
   
郭国汀律师受中共政治迫害的直接原因

   郭国汀律师在德国纽伦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