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大中学生及爱国愤青的娱乐读物]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东欧天鹅绒革命导论
·苏联政治民主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一
·罗马尼亚暴力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二
·匈牙利静悄的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三
·捷克戏剧性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四
·东德和平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五
·波兰自我限制的革命:共产党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六
·罗马尼亚35天革命成功真相
·社会转媒(国际互联网)对阿拉伯之春革命的巨大作用
·郭国汀:苏共政权垮台的根本原因
·阿拉伯之春埃及部分成功的革命
·阿拉伯之春:突尼斯成功的革命
·觉醒的人民粉碎专制体制:阿拉伯革命
·民主革命决非恐怖主义
·东欧各国追究共产党罪犯的罪责概况
·共产党专制暴政皆依赖秘密政治警察实行极权恐怖统治
·共产党极权暴政利用强制劳改劳教集中营野蛮残暴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实质上皆与人民为敌
·共产党极权专政暴政的大清洗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利用强制劳改集中营野蛮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践踏法律司法暗无天日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疯狂迫害宗教信仰者
***(26)《共产主义的历史》郭国汀编译
·序《共产主义的历史》
·共产主义的理论与实践批判
·列宁主义批判
·斯大林主义批判
·西方国家的共产主义
·第三世界的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谬误的根源及其注定失败的原因
·共产党政权跨台的理论与实践根源
·马克思确认共产主义是“可怕的妖精”和“鬼魂”及“幽灵”
·共产主义注定败亡的十四项理由
·人类不平等的起源究竟是什么?
·郭国汀马克思主义批判
·宗教是毒药!宗教是引人堕落的意识世界吗?!
·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政权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
·中共政权极度腐败的宗教根源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与网友的讨论
***(27)《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郭国汀编译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
·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6)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7)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8)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9)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0)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1)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6)
·列宁是天真无知与考茨基的远见卓识
·马克思私生子考评
***(28)《苏俄革命》郭国汀编译
· 列宁共产主义实践的恶果
·极权主义术语的由来
·苏俄十月革命真相
· 列宁首创一党专制体制
· 卖国求权的布列斯特和约
·革命的真实含义
·支撐沙皇的五大政治力量--俄國革命前夕的历史格局
·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
·权欲知识分子与苏俄革命
***(29)《基督教与人类文明》郭国汀编译
·《基督教与文明》
·基督教是自由资本主义之母
·基督教与共产党暴政
·天主教皇与犹太人
·纳粹和法西斯极权主义与基督教及罗马教皇
·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吗?
·纳粹决非极左而是极右也非国家社会主义而是国家资本主义
·恐怖主义与反犹太主义
·纳粹极权兴亡简史
·进化论与基督教信仰
·西班牙宗教法庭
·中国基督教发展简史
·基督教与现代语言
·基督教与理性
·基督教的慈善爱与大学文化教育
·罗马帝国为何迫害基督教?
·基督教与诗歌文学音乐绘画建筑艺术文化美学
·基督教与科学和利玛窦
·基督教与法学
·基督教与哲学
·基督教与自然科学和人文教育体制
·基督教的人人平等和反奴隶制
***(30)《近现当代真实的中国历史》郭国汀译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中学生及爱国愤青的娱乐读物

大中学生及爱国愤青的娱乐读物
   新世纪的警察抓小偷 —追记参加郭国汀律师听证会
   吴孟谦 (博讯2005年12月01日)
   

    中国司法:参加上海司法局的公开听证会,但遭阻挠拘捕,并被迫“认罪”。
   
    一
    郭国汀律师,现居于加拿大,原居于上海,曾经是著名海事律师。
   
    郭国汀律师自2003年6月为郑恩宠律师辩护之后,先后出任黄金秋、杨天水、师涛、张林等政治良心犯;马亚莲、王水珍等强迁户;及瞿延来、陈光 辉、雷江涛等法轮功学员的辩护律师。从此,郭律师走上了国内屈指可数的"人权律师"的道路。为此,上海市司法局前前后后找他谈话30余次,命令郭国汀律师不准公开发表有关文章。郭国汀律师无法接受,致使上海市司法局于2005年2月23日巧妙地骗走了郭律师的律师证,以郭律师违反四项基本原则为理由,决定对郭律师处以暂停律师职业资格一年的处罚,并定于2005年3月4日上午9点30分,在上海市司法局公开举行听证会。
   
    我感佩于郭国汀律师为维护言论自由、伸张正义、匡扶人权和追求法治而不屈的精神,遂决定以一个中国公民身份去参加上海市司法局公开为他举行的听证会,以示对他的支持!
   
    二
   
    我于2005年3月3日到达上海,当天晚上接到王建波(当时为华东师范大学在读教育硕士)的电话,他说得知我来上海参加郭国汀律师的听证会,他也非常想去,问我是否愿意与他一起去。我当然求之不得了,于是我们相约第二天早上在地铁衡山路站碰头。
   
    3 月4日上午9点10分左右,我与王建波一起到达了上海市司法局门口,准备进去参加郭律师的听证会。但是,门口一长溜的警车以及旁边三三两两在游荡的"闲人 ",使得我心里发虚,不敢贸然往里闯,就径直往前走。王建波很是疑惑,问我怎么不进去?我说那么多警车,警察,你不怕啊?走,我们往边上走走,先看看情形吧!
   
    走了近50米路,在一个拐弯处,碰到了王继海。王继海先生是关天茶社知名人物,经常张罗上海的网友聚会,赢得了众多网友的尊敬。我与他在杭州的一次网友聚会中,有过一面之缘。王继海告诉我们,司法局门口不让站,更不用说进去了,我们都是被赶过来的。说着,他转身指着旁边的两三个人,说:"他们也是想来参加听证会的。"
   
    我走过去,与其他几位素不相识的朋友打招呼:"我来自杭州,也是来参加郭律师听证会的。"他们说:" 我们也是。既然是公开听证会,那当然允许大家旁听,但是现在连大门口都不让我们站。"我从包里取出几份有关郭律师的资料,递给他们。他们伸手接过我的资料,就在这一刹那,一双手突然出现在我们中间,抢夺他们手上的资料,并大喊:"你们干什么?"。我定睛一看,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女青年。我心里陡然紧张起来,琢磨着对方肯定是秘密警察,转身就疾走。
   
    走出四、五百米路,我转身看看,见没有了尾巴,就在一拐角处停了下来。我打电话喊王建波过来,与他商量该怎么办?我们才说了几句话,突然那个女青年又出现在我们面前,并抢夺我的包,还想抓住我们俩,高声大喊:"快来人啊!抓小偷啊!快来人啊!抓小偷啊!……"。我猛地甩她的手,很快就把她摆脱了, 转身就跑。女青年顾不了两个人,转身追赶我,并且边跑边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他抢了我的包!"
   
    我在大马路上的车丛里穿梭,跑地气喘吁吁,女青年渐渐被我甩在了身后。穿过一条大马路,我回头看看已经甩掉了尾巴,就放慢了脚步喘气。这时,一只手突然拽住了我:"站住!别跑!"我回头一看,是个骑着电动车的中年男子,我马上意识到,完了,这下肯定被逮住了。
   
    我气喘吁吁地跟他解释,我不是小偷,我是来参加郭律师听证会的,追我的是秘密警察,她诬陷我。我边解释,边打开我的包,取出资料给他看。而中年男子一手抓着我,一手扶着电动车,根本无法看我给他的资料。这时候,女青年已经追了上来,马上就来抢夺我的包,并喊:"他抢了我的包,他抢了我的包。"我与之争夺,并大声说:"这是我自己的包,她是秘密警察,她诬陷我。我是来参加郭律师听证会的。"这时,人群聚了过来。在抢夺中,我打开了包,把资料拿出来给大家看,欲证明自己,女青年拼命阻止我,她放开了我,转而去抢夺那些资料。在混乱中,人们没有看到那些资料,有个保安拽住了我,大家让我冷静下来,等警察来。女青年把资料都抢夺到手,也把我的包抢了去。我被保安死死地抓着,女青年却拿着包往一个商场躲,不知把包放到哪里去后,又过来了。我马上给王建波打了电话,告诉他,我被警察抓住了。女青年又冲过来抢夺我的手机,这时有围观的人打抱不平了,纷纷谴责女青年:"你这个小青年怎么这样子的啊?你凭什么抢人家手机啊?! "女青年见势不妙,便乖乖地往边上躲。
   
    这时110警车过来了,女青年走了过去,拿出一本证件给警察看了看,于是警察把我塞进了警车。那个抓住我的中年市民凑到了车窗边上,女青年示意司机摇下玻璃,对他表示感谢。手机不停地响,我准备接听,但是警察不准我接,并抢走了我的手机,说替我保管。女青年坐在副驾驶位上,扭过头来说:"很厉害嘛!你跑地很快啊!"我冲她笑笑,回答她:"你也不赖嘛!"
   
    三
   
    我被警车带到了派出所。我坐在派出所里,却没人来讯问,一位老警察看管我。过了一会,终于来了三位仪表堂堂的便衣,两位年轻人,三十岁不到,一位中年人,姓金。我与两位年轻便衣闲聊,他们非常有礼貌,眼神里流露出同情之意,与之交流双方都觉得愉快,很显然,他们受过高等教育。
   
    期间,王继海先生也被警察带到了派出所,可能是警察有了不礼貌的举动。他拽着其中一个愤怒质问:“人民警察应该是为人民服务的,你们这算什么!”
   
    金便衣发现王继海在旁边,讯问不大合适,便把我带上了三楼一个会议室,对我的审讯正式开始。这时,陆续又来了几位便衣,有位姓章的处长,他骂骂咧咧:"真是没事找事,搞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来上海,烦不烦啊!….."一位刘便衣凛然正气地坐在我侧面,纯粹是伟大、光荣、正确的派头。
   
    金便衣详细讯问了我的姓名、住址、工作单位、家庭成员等等,然后警告我:"你已经看到了,今天进来的不只你一个。你要老实交代,别耍滑头:第一、 你带着资料到上海来,准备干什么?第二、动机、目的是什么?第三、是谁叫你带资料来上海的?今天来参加听证会的人,包括你在内,肯定是有预谋的,有明确分工的,整个情况你必须交代清楚!"
   
    我回答他:"第一、我来上海想参加郭国汀律师的听证会,因为我觉得郭律师是位正直勇敢的律师,他值得我敬佩;第二,我带来一些关于郭律师的资料,是想给参加听证会的普通听众,想让大家更多地了解郭律师这个人;第三、没有任何人叫我带资料来,是我自己带来的,至于其他人,有的我也不认识,王继海是因为早些时候网友聚会见过一面,所以认识了,但从来没有过任何联系。"就为了这三个问题,颠过来倒过去,金便衣纠缠了我很长时间。金便衣认为我很不老实,要我好好考虑考虑,想清楚了再回答他。沉默了片刻,我苦着脸,还是照样回答他。金便衣很生气,他说:"你这样子,我很不高兴,后果会很严重!"
   
    我心里一阵胆怯,紧蹦着脸,一声不吭,突然蹦出一句:"我想上厕所",因为审讯的时候,由于紧张我一直在喝水,尿急了!"烦不烦,上什么厕所,不行,别打断思路!""我实在憋不住了!刚才我喝了这么多水!"无奈,金便衣示意一位年轻便衣陪我去,年轻便衣陪着我在厕所小便。我进了大便间,想关门,年轻便衣把门推开,示意我开着门。我对他说:"谢谢,谢谢刚才你给我倒水!"年轻便衣严肃的脸色掩饰不了对我的同情:"没什么!你这样何苦呢?!为了什么啊?!"我笑笑说:"为了自由,郭国汀律师值得我来支持他!没什么!"解完小便,我彻底地放松了,心情舒畅多了,回到了会议室。
   
    这时候,工作人员送来了盒饭。大家一起用餐,餐毕,审讯继续。这次老刘上阵了,章处长在旁边压阵。"你老实交代,我知道你们关天茶社论坛那帮人, 经常搞聚会,也就是你们那一小撮人,惟恐天下不乱。那个关天茶社,我还不知道吗?!才开的时候就是你们的大本营,政府已经干预多次了,你们还不收敛。那个王继海就是一个积极的人物,你说说,你是如何认识他的?""大概在一年多前吧,有一次在杭州搞网友聚会,朋友通知我了,我就去了。但是去的时候聚会已经散 了,所以就与外地来的几个人在西湖边喝茶聊天。""你给我老实交代,你们那次聚会,到底去了多少人?有哪些人?主题是什么?"老刘紧追不舍。"能有什么主题啊?!我们就在西湖边喝喝茶聊聊天,然后就散了!而且我也是才认识他们,能说啥呢!""不可能没有主题,难道你们在谈情说爱?到底去了哪些人?你也看到了,王继海就在下面,他早就全部说了,你不老实没有好果子吃的。那天,小乔,就是李剑虹,是不是也去了?""还真是的,那天他们倒真的给我介绍女朋友了。 小乔?好象是去了!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她。不过不能确定啊!"
   
    这时,旁边的章处长很不耐烦,暗示老刘应该直奔主题。老刘好象突然明白过来了,马上又搬出了刚才金便衣要我回答的三个关键问题,要我想想明白,然后彻底交代。"我们上海政治稳定,人民安居乐业,绝不允许有人来捣乱。对你们这一小撮人,如果兴风作浪,我们上海警方将决不手软,坚决打击。你想清楚了没有?!坦白交代,你何必为别人背着,扛着呢!"
    "我刚才已经全部说清楚了,我坦坦荡荡,我不需要给别人背黑锅,任何责任我个人承担。""你承担得起吗?你看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郭国汀竟然要《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法轮功是什么?你知道吗?是邪教!必须坚决打击的邪教。郭国汀要为法轮功邪教说公道话,你却大老远地跑到上海来支持他,你与他非亲非故,这个谁信啊?要不你肯定是练法轮功的了!我们安排一下,马上送你去笼子里洗洗脑! "老刘拿起几份资料,在我面前挥舞,恶狠狠地说。"没有,我没有练法轮功,我不是法轮功。我听到"笼子"两个字,顿时毛骨悚然。在他们眼里,人与动物毫无区别,他们以为一个"笼子"就能把人的一切全部改变,包括思想和信仰!
   
    "那你跟郭国汀到底是什么关系?你是怎么认识他的?为什么要来参加他的听证会。""我根本不认识郭国汀,我只是通过网络,了解到郭律师敢作敢为, 为作家、记者师涛,异议人士张林等辩护,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在当今中国,我觉得郭律师真是太了不起,就想来参加他的听证会,支持他。""郭国汀是个坏人, 你知道吗?他为法轮功辩护,他能是好人吗?你知道,法轮功是邪教!为邪教分子辩护的能是好人吗?你来支持郭国汀,那你也支持法轮功了。"老刘有点气急败坏 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