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简复dck先生,兼示魏京生先生们]
东海一枭(余樟法)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简复dck先生,兼示魏京生先生们

   简复dck先生,兼示魏京生先生们

   如dck转述魏京生先生对东海小老儿的评议属实,倒要谢谢dck先生,让我对魏京生先生的认识能够比较立体一点。对魏京生先生品质学识了解有限,只知其人乃民运前辈,难能可贵的是对儒家有所认同,这在民运队伍属于异数,颇了不起,故一向特别尊重且器重之。不过,如dck所言属实,反映了魏京生先生对中华文化的认同实在太局部、低层和有限了,足见其政治上的短视和文化上的无根与其他自由民主人士小异而大同。

   这么说不涉及魏京生先生的个人品德问题。程伊川曰:“墨子之德至矣,而君子弗学也,以其舍正道而之他也。”(《二程集》)即使魏京生先生个人道德比“摩顶放踵、利天下而为之”的墨子更高,也不影响我作出的“政治短视、文化无根”的论断。而且,正因为魏京生们品德高尚、社会影响和国际声誉较大,使他们“短视而无根”所造成的后果特别严重。

   我不讳言,我对自由民主群体,在文化层面从来就相当蔑视,视为所知成障或不学无术的“草莽”。但中国社会自古以来草莽中英雄辈出,而我看人一向最重品德,品德较好,文化低点也无妨,故对民运群体整体上还是相当尊重的。但近年来发现,一些人是否值得垂以青眼,有待进一步了解----当然对魏京生先生个人,到目前为止,我依然相当尊重。

   东海思想如何,是否“不痛不痒”、“以次充优”,付诸公论吧。我自己守死善道,但“对外”有经有权,因人因时因地而制宜。对牛弹琴,偶尔可以,如果持续太久,也是一种极度愚蠢和巨大浪费,智者不为也。过几天会发《仁本主义纲要》,欢迎你和魏京生、徐水良、胡平、郑义诸先生及海外其他民运诸前辈一阅,到时都说几句真心话吧。如仍论断枭文“不痛不痒”、“以次充优”,那就恭请各位今后拒读枭文为荷。我的生命资源极为珍贵,你们的时间精力也不低贱哪。

   如果事实进一步证明:当前的民运是偏见文化甚至排斥道德的民运,东海思想确实不适合、难以契入当前的民运阵营(这里的民运就狭义而言),那么,我在适当的时候会作出适当的调整和决定----也就是说,我会“识趣”些,不再打扰你们伟大的游戏,以免一不小心犯了“占据海外资源”的大忌。

   只是“占据海外资源”这样的指控,未免幼稚,也不符合事实吧?多年来,除民主论坛与自由圣火,其余“海外资源”早已因文化立场不同等各种原因拒纳东海,何谈“占据”?对民主论坛与自由圣火这两家刊物始终坚持为东海思想提供传播平台,我铭感在心,为了避免东海“客观上稀释了反共运动”彻底杜绝我“占据海外资源,以次充优”的企图和途径,拜托dck和魏京生先生们不妨做做这两家刊物的工作-----只要他们拒刊枭文,老枭岂敢勉强又焉能勉强?

   《世界周刊》等刊排斥郑义、严家其等人,令人遗憾、值得同情。但似乎不宜全部归因于“中共驾驭海外言论管道的努力”吧?说在海外“所有中共不喜欢的学者的言论也都发表不出来”,好象美国也在中共治下或美国社会很顺服中共似的,呵呵。别的我不了解,但我相信,民主论坛及自由圣火“塞满东海不痛不痒文章”,当是出于对东海思想的某种理解尊重,与“中共驾驭海外言论管道的努力”没有关系。东海老人匆此2008-6-28

   附:作者: dck 你的作用是占据海外资源,以次充优,客观上稀释了反共运动。前几年和魏京生先生谈到类似你现在的角色问题。魏京生先生说,你这样的人,在海外《民主论坛》等发文的作用,是占据海外资源,以次充优,客观上稀释了反共运动。仔细一想。有道理。本来,我以为你是为了从洪那里挣点稿费,批量生产一些东西。出于对你的爱护,给你指出来。从你的反应来看,你是认真地在从事这样的“事业”的。那我们就要修改对你的认识了。

   东海一枭 : 魏京生先生?dck造谣的不要。造谣的大大的不好!

   作者: dck 就事论事。你放着这么多事不关注,却把民主论坛塞满你的不痛不痒文章,仅仅是你乐趣在此?魏京生先生确实说过这样的话。指出你现在这种以次充优的现象。这个现象极其普遍,说明中共驾驭海外言论管道的努力非常成功。举例来说,前几天见到郑义,他对我说,《世界周刊》这样的稍微严肃一些的刊物近几年完全杜绝发表他的任何文章。其实,仔细一看,不光郑义被排斥,其他著名的比如严家其,等等所有中共不喜欢的学者的言论也都发表不出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