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伪哲理举例]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中华特色的医学:抓纲治病,身心双疗
·《论语点睛》:礼让为国
·辛庄杂记
·几个洋概念略析
·今日微言(中道医学和仁道英雄)
·男女有别论
·男女有别论
·今日微言(击蒙,答客,君子,历史眼)
·今日微言(信仰,概念,历史眼)
·今日微言(微调查,防民术,护法神)
·今日微言(启蒙,护法,本性,刘邦)
·中道论
·今日微言(本性,正命,福星,真谛)
·(日本,中国,世界,历史)
·(逢民之恶与逢君之恶一样可耻)
·主义的资格
·大秦帝国》批判
·不堪承受的爱
·今日微言(呼吁,中道,辟法,暴秦)
·今日微言(赶超西方的唯一法门)
·《论语点睛》:做好你自己
·今日微言(圣母情结和思想乡愿)
·改革原来是革命
·让蠢人生活幸福是聪明人的责任
·今日微言(仁是人和万物的尺度)
·驳“大仁不仁”
·今日微言(正君心和正民心)
·今日微言(美剧美国美人美味)
·今日微言(中道,王道,友道,后福)
·司马谈和班固对儒家的评价之比较
·儒家的超脱
·与黑恶保持距离
·今日微言(八华八夷,民主民粹)
·萨德微论
·丛林法则和因果铁律
·今日微言(曾公大开杀戒,实乃大仁大义)
·革命微论
·中美差距微论
·《论语点睛》:义利之辨
·事君小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伪哲理举例

   伪哲理举例

   当今中国有太多似是而非的伪思想、伪道德、伪哲学、伪感悟等。有人荐来“叶观澜读书笔记”,略览数则,不禁失笑。如这则:

   “胸有锐气,心有底气,骨有正气,面有和气,日有静气,夜无闲气。则何愁大事不成。”

   首先,锐气底气正气和气有静气等,可以算是“成大事”个人层面的内因,但仅有内因是不够的,还须外缘的配合;其次,锐气底气正气和气静气等有助于“成大事”,前提是处在一个正常的社会、政治环境中。失去了这前提,结论就不成立。比如在一个逆淘汰系统中,锐气正气,反有可能成为“成大事”的负面力量。

   在一些特殊年代或特别严重的逆淘汰系统中,骨有正气者别说“成大事”,很可能小命都保不住呢。在这种系统中,如果成了大事,则未必是好事,未必就光荣。孔子不云乎:天下无道,富而且贵,耻也。

   将“大事不成”的责任一古脑儿归结为身上没锐气底气正气和气静气而有闲气。听叶观澜其言,应该不缺这些“气”的,应该早已成了大事才是。只是恕我孤陋,不知所成是什么大事?如果只会谈一点小哲伪理,出了一点蝇头虚名,似乎是算不得什么大事的。

   我认为,在目前中国,最重要的大事有二,一是新建民主自由文明的政治制度,二是升级形上形下贯通、内圣外王一体的中华文化。两件事又是一而二、二而一、相辅相成的。如我在《“致良知”与“致良制”》中所说:

   对个体尤其是对儒者来说,一方面,不致良知,何以致良制?另一方面,不致良制,何以致良知?换句话说,没有一定的道德就缺乏追求民主的内在力量,而道德需要从生活、实践中去体现,追求民主是道德最好的表现形式。内致良知以立个体之命,外致良制以安民众之身,这才是儒者及知识分子份所当为。通过致良知为致良制提供内在力量,通过致良制为致良知引进外部促进,以致良制作为良知的功夫践履,以致良知作为致良制的内力保证。

   任何“胸有锐气,心有底气,骨有正气”都应投身到这一大事之中去,投身其中的人多了,“何愁大事不成”乎?这也正是“锐气底气正气”最好的表现渠道。如果没有本性层面的良知为根基,就算拥这些“气”,也是肤浅有限得很。

   古今所有富豪名人加起来,其份量还不如一个被嘲笑为丧家犬的孔子。历史上大量帝王将相,算得上成大事者,屈指可数。所以,一个知识分子如果不去努力“致良制”、致良知,只顾自己发财争权或者成名成家,纵然金多位高名大家大,在枭眼看来,不过尽是些极端利已主义的“动物性生存”罢了,实在是算不了什么大事的。2008-5-23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