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别把矛头指向普通民众----答刘大先生]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别把矛头指向普通民众----答刘大先生

   别把矛头指向普通民众----答刘大先生一刘大先生教导曰:“民众不失职,政府才会不失职。批评民众比批评政府重要。”

   此言真可谓“发昏章第十一”了。首先,民众纵有“失职”,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道德问题更不是法律、制度问题,只要不是具体的违法,“民众失职”是不应该受到追究批评的;政府失职则往往不仅是道德问题,更是法律、制度问题,不仅应予严批,而且应从道德、法律、制度等各种层面去追究和解决。

   其次,在政治上,民众无责,责在政府。“民众不失职,政府才会不失职”,这种说法不仅僵化妄断,而且将政府失职的责任归咎于民众,简直是非颠倒,是对政府和知识分子责任的推卸。

   第三,批评民众永远不会比批评政府重要。一切社会、政治问题,首先是政府的责任,其次知识分子也有相当的责任。即使是民众道德、社会道德出了问题,政府及知识分子也要负主要的责任----而刘大先生相反,对民众格外严厉,对包括教师在内的知识分子则似乎格外宽容,一切凭“本能”干去就可以了。

    “批评民众比批评政府重要”的观点,不仅违背现代政治文明,而且违背儒家义理。“季康子问政于孔子曰:如杀无道,以就有道,何如?孔子对曰:子为政,焉用杀?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论语》)。

   季康子对孔子说,把坏人杀掉以进正道,怎么样?孔子说,为政之道不在杀,而在于道德感化,上行下效,你向善,百姓就向善。君子的道德像风一样,善通人的道德像草,一阵风吹过,草一定随着风向倒,风力越大,草越倒伏。孔子对季康子的三次回答都是对统治者高标准严要求,乃“春秋责备贤者”之意。

   孔子作《春秋》,主旨是责备领导者和有道德学问而应负历史责任的贤达者。“春秋责备贤者”,可不是柏杨之流所理解的“在鸡蛋里找骨头”吹毛求疵。政治家和文化人承受的道德期望值比民众高,此乃先进文化的重要特征之一。

   二在关于范跑跑的枭文后,刘大先生又教导曰:要分清一个基本的是非:老师救护学生是道德要求,学校演练学生是法律的具体要求。谁的责任更大?

   类似的话,刘大先生已经在相关枭文后已追问、指责过多回了,如“老枭听了:不要忘了,本能永远不如技能。为什么不训练老师和学生的逃生技能?这才是问题的关键。”诸如此类。此君倒有耐心的,可惜脑瓜太浑,只要一发,必是浑话。象上面这段话,又是“三浑”之言。

   老师救护学生是道德要求,但与一般道德要求略有不同,在特定场合、时间(如课堂正上课时)属于职业道德规范。法律不可违,职业道德就可以随便违背了?此其一“浑”。

   二、学校没有“演练学生”,固然应受谴责甚至法律追责,但这可以成为教师违背职业道德的理由吗?因为学校平时没有“演练学生”,老师就可以临危卸责、一跑了之了吗?谁也没有要求老师舍身救护学生,但起码自救后别忘了学生。这要求很高吗?此其二“浑”。

   三、不同文章针对不同问题,各有主旨和重心。谈论教师道德问题时,不一定非涉及学校法律问题不可;谈论教师道德问题,并不意味着主张学校不必演练学生,就象老枭追求民主但不一定每文必谈,谈论道德等其它问题,并不意味着不要民主了。这根本无关乎“基本的是非”问题。此其三“浑”。

   三上述道理,普通人不难明白吧?到了党校的博士教授手里,怎么就笑熬酱糊了呢?无独有偶,论酱糊的浓度,dck先生与刘大生有得一拼,说什么“政府的失职不敢怪罪,可以怪罪范老师这样的小人物嘛。” 政府失职与范跑跑失德(丧失职业道德)是两回事,政府失职固当怪罪,范跑跑失德并以失德为荣,也可批评。难道政府失职,知识分子就不必讲基本的职业道德了?

   更重要的是,专制主义正是范跑跑们所倡导的利己主义、自私主义在政治上的生动体现,或者说利己主义价值观乃是专制主义的“异母兄弟”与派出的民间思想及民众基础。利己主义的泛滥,将让自由阵营在道德上自我缴械。所以,自由人士对利己主义价值观应该予以制度宽容,同时也必须加以思想警惕和理论清算。2008-6-23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刘大先生,指刘大生教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