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与徐水良等浅谈仁本主义]
东海一枭(余樟法)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今日微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今日微言(要做人间真好事,先学《儒家大智慧》)
·《论语点睛》之:学习的重要性
·马知批判(微论)
·今日微言(东海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
·反自由的道路无法通达自由的理想
·今日微言(仁本确然无敌,儒术本应独尊)
·许石林的伪深刻
·【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仁本无敌,仁道救国(微论)
·最坏的阶段,最好的时代
·天下事皆吾家事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今日微言(习思想远远超过马主义毛思想)
·雷锋式的好人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永远铭感习近平
·善恶报应论
·政府的底线和儒者的天职
·敬天保民,保护人民三大权利
·吾家哲学冠中西
·马魂儒体和手表定律
·今日微言(佳人可爱休胡爱,真理难传不懈传)
·儒理就是真理,维明何其不明
·邪恶不胜正善,善恶自有报应
·《论语点睛》:冉雍可当大领导
·论批评
·今日微言(摧邪是最好的显正,惩恶是最好的扬善)
·儒家的宽容和严厉
·圣人有无常心
·辩异求同莫混同
·善良是否靠得住---兼论《狗镇》
·有一个观点惊世骇俗
·圣贤盗贼莫混淆,实事求是最重要---为茅于轼纠误
·今日微言(成仁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仁德是幸福最大的保障)
·海边小通告
·关于中华文明分期和第四期经典
·革命和造反
·在民意之上还有更高的道统合法性
·淑女、君子和家庭(微集)
· 品德和学问
·信仰与自由
·吴元士《述志文》,东海附言
· 师道父道官道友道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女德和男德(微集)
·本性微论
·五福和《洪范》(微集)
·国家本质一二三
·我的一点态度(微集)
·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
·今日微言(大千世界一元化,无尽儒心万代明)
·未能诲人不倦,不敢好为人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徐水良等浅谈仁本主义

   与徐水良等浅谈仁本主义
   
   一
   无影一世网友在读了枭文《返本开新,重创辉煌》后质疑东海“回应西方文化的挑战”之说:
   

   “自由主义,实乃启蒙运动之自然权利说之再发展所追求之东西,楼主亦有精彩论述。鄙人亦是一国学拥护者,对楼主的呼喊亦深有同感。然楼主说“回应西方文化的挑战”,此语偏锋不敢苟同。既然楼主自己说,儒家文化与西方文化有一定的一致性,为何又提出回应挑战一说?中华文明的新辉煌,将是在其伟大的兼容中实现的。阁下说的返本开新的新儒家,哪个不是受了西方思想的熏陶?”
   
   答曰:西方文化不仅仅有建立在人本基础上的自由主义,还有依托于神本的基督教文化。神本主义的落后、哲学上的某些肤浅粗陋(例如,唯心唯物,同样出偏,可为心物一元的良知主义或唯仁主义所涵盖)、人本主义自由主义一定程度的先进、民主制度一定时段的优越性,等等,在西方是兼容并存的----人本与神本依理很难兼容,但在一定的历史、社会环境中,却可以既斗争又合作地并存。
   
   所以,用句老话:对西方文化,应该一分为二。自闭独尊与“全盘西化”(其实也不可能),都是盲目的,一味自大、反对、对其优点视而不见与一味自卑、崇拜、对其劣处奉若神明,都不是正确的态度。
   
   二
   儒家文化与西方文化“有一定的”的一致性,但不是全面的完全的一致----那样就没必要学习啦。新儒家“受了西方思想的熏陶”,主张在制度上汲西方之优,开中华之新,但对中华文化之“本”,是“返”而不是弃。
   
   学习西方但不是不是把自己全部“化”入对方,而是在保持并升级自家文化根本的前提下汲精摄优。例如,儒家外王学和王道主义,可以接纳和涵盖民主;中西人本思想有一致性,可以相互比较和“同类项合并”。所以我说:“我们返本,应该返回儒家思想的源头,抓住孔子学说的根本,在此基础上回应西方文化的挑战,在接纳和涵盖民主的前提下重建中华文明新的体系和辉煌!”
   
   西方文化的影响和挑战,有正面的,也不乏负面的。如对西方神本文化和上帝信仰的挑战,就该依更高圆的仁本主义和真理信仰予以回应。象王怡们那样鼓吹“政治神学”,并说什么“中国传统包括儒家的精神,要在对基督的顺服之下得到一个重生”,对这类狭隘落后得令人心惊的“西方文化的挑战”,难道能够在思想层面听之任之吗?对于“中国的传统有一个福音化的过程,中国传统包括儒家的精神,要在对基督的顺服之下得到一个重生”(王怡语)之类狂妄,难道能够接受“顺服”而不予回应吗?
   
   好在仁本主义在义理上极为高圆、大有优势:仁本既容纳又超越人本。人本的人指向人的肉体存在,而仁是超逾肉体生命的生命本质和本质生命。
   
   人本与神本并存,乃是文明过度期暂时性的历史现象,神本生命观虽已属过去时,但在人本社会仍有残留,随着仁本主义的普和文明的新一轮升级,一切鬼神信仰终将烟消云散。
   
   三
   仁本主义,在个体生命中体现为良心美德,在社会制度上体现为文明政治。文明政治的极至是新王道政治,民主可以说是新王道政治的初级阶段,也是现代社会最大的仁政。所以,仁,既是生命之根,又是制度之本。
   
   徐水良君在民运领袖人物中算是有见识的,但关于道德问题,认识仍有局限。他在《东海一枭:生命之根、制度之本------兼答胡平君》反驳我说:
   
   “生命之根:错!制度之本:能在某种意义上、但不是一切意义上说。正确说法:道德是指导其它规范(包括一切制度)的最抽象最具普遍性的社会规范。你也可以说它是规范的规范。道德一般是人类在社会实践中自然而然自发从其它规范,包括制度中抽象出来,抽出具有某种普遍性的规范而形成的,因此说它是规范的规范,也比较确切。”
   
   首先,说道德是生命之根,是从道的层面或道德的原初意义(得于道之谓德)上说的,指的是宇宙本体、生命本性,即形而上与“形而内”的仁。详见东海本体、良知、大光明诸论,日前在《重道德与唯道德----简答胡平君》中也略有提示。
   
   其次,说道德是制度之本,就是“一切意义上说”的,就是徐水良所说的,是一切规范的规范,是根本性、原则性的规范。
   
   徐水良说“道德是指导其它规范(包括一切制度)的最抽象最具普遍性的社会规范。”如果改为“道德是指导其它规范(包括一切制度)的最抽象、最根本、最具普遍性的规范。”就对了。社会规范是外在的,不具有原则性,不具备“最抽象最具普遍性”的特征。
   2008-6-25东海老人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