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把中国引到哪里去?]
东海一枭(余樟法)
·敬礼雪峰
·雪峰真有病,草木岂无仁
·雪峰,有空一起喝喝酒、泡泡妞、玩玩麻将吧
·慈天元:答东海一枭兼论六道及净土(一枭附言)
·[转贴]为一个“汉奸”翻案----读老枭《还汪精卫真实面貌!》有感而转
·为台湾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七绝五首
·关于王阳明四句教----小驳南怀瑾
·不丹“政变”,内力何来?
·良知的力量(二)----答张三一言
·闻柳州领导集体低价买豪宅
·zkdm:一孔之见,望东海先生思(一枭附言)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彻悟本来无一物,随心所欲自千秋
·一页心网友评点《摩诃罚阇耶帝》(一枭附言)
·良知的力量(三)----再答张三一言
·四本:转帖老憨和作(和枭诗《摩诃罚阇耶帝》)
·示“正信传世间”网友
·天真自咏
·良知教与上帝教
·《再贺马英九
·和东海先生《天真自咏》
·《万物一体论》与新的生命观
·再和东海先生一组
·曹维录:和东海一枭诗六首
·推开上帝更文明---并警告余杰们
·神教的出路------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一)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关于“推开上帝”一文答客难(三)
·愿把上帝拉下,耻与鲁讯并论----关于“推开上帝”答客难(四)
·神棍虚虚哪有神----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二)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yan1988问东海一枭:新儒家还有什么假不能造?(一枭附言)
·抒志二绝
·东海胡思小录(一)
·为马英九欢呼:儒家的胜利,中华的福音!
·倘崇孔庙三千座,当耀良知十万年
·刘晓波的偏误与矛盾
·小诗一组献胡温(胡锦涛、温家宝)
·中共,最大的敌人!
·彭越栖: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
·《小诗一组献胡温》和诗二首
·习性论
·叶芸枝:七律-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对待回教、基督教的原则态度
·《再贺马英九》更正并向玉出昆冈网友致谢
·自由主义与道德自由
·小溪:东海一枭你走得太远了(一枭附言)
·我比教皇更智慧
·示有关网民
·网友酬赠拾萃(之17)
·小溪:东海一枭如此“捍卫信仰自由”?(一枭附言)
·尊重是一种能力
·把马家从宪法中踢下来!
·东海答客难(452--458)
·咏仁杂诗十六首
·时事六感
·关于道德自由
·答慈天元
·二示慈天元君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莫拿真理做人情
·东海答客难(459---462)
·忍看民运成“痞运”,岂可风流变下流---东海答客难(463--466)
·黄河清:读东海一枭《时事六感》,敬和之
·补贺云高公乔迁之喜
·谢客八绝
·c.x:小幽默【枭论的由来(一枭附言)
·求同非苟同,排异要文明
·“答慈天元九诗”附论
·尘色依旧:和老枭《谢客八绝》(一枭附言)
·《上帝》
·敬答黄公河清三绝
·见不得老枭的都不是好东西!
·尘色依旧:和老枭《时事六感》
·莫朝心外拜神佛,宜向人间献赤诚---东海答客难(467---469)
·向魏京生敬礼
·和东海先生九绝(好诗荐赏)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
·尘色依旧:和老枭《咏仁杂诗十六首》
·抵制爱国贼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
·悼党治国先生联
·上帝将死我永生----兼与黄河清先生商榷
·上帝将死我永生
·三水二人半月谈:挽党治国先生
·奥运大典在即,呼吁中共大赦!
·学者三弊
·一枭要做尼采---評
·莫对野蛮弯脊骨,休朝弱势耍威风
·爱国贼的来历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悼党治国先生(张鉴康、东海老人)
·两位大神为老枭跳了起来并打成一团
·转发一篇让我肚痛头痛心痛的奇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把中国引到哪里去?

   把中国引到哪里去?----再答闲话

   一闲话《中国正处在新旧道德标准转换之中,回老枭》中,下面这句话稍微在理,但仍有偏。他说:

   “从现代道德标准来看,社会道德底线都以法律与契约的方式规定下来。也就是说道德底线是清楚明确的,是带有强迫性的。而底线之上的道德是对已不对人。”

   我早就说过:在民主法治社会,一些道德准则和规范已体现于制度、落实为法律,所以,在已经运转正常的民主社会,只要守法,基本也就守住了道德底线。所以不需要强调道德。

   但是,闲话将道德底线与法律规定完全等同起来、认为“道德底线是清楚明确的”的说法就过于絕对化了。西方社会一些道德底线包括一些职业道德并未“都以法律与契约的方式规定下来”,并不带有强迫性的,但是如果违背了,仍要遭受社会舆论的谴责。

   比如教师的职业规范中,关于危险发生时、教师在教室或现场有适当救助学生的责任这一条,西方各国规定不尽一致,但如果出了范跑跑,既使不受相应惩处(因为关于教师职业道德,有的国度或地区没有形成具体明确文字规范),舆论谴责仍是免不了的。

   枭文《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中所举细野正文的例子也很能说明问题。细野正文侥幸苟生,没有犯法,却触犯了“道德”,不得不“在巨大的羞辱中苟延残喘地熬过了自己的后半生”。

   二其次,西方社会,人们已经现成地享受着民主法治,民众的道德除了有制度、法律的硬性规范、消极防御,还有文化、宗教的软性约束、积极提升,并非以利己主义、自私主义、不负责任、不要道德为荣。

   而在中国,民主法治还有待于人们牺牲一定的个人利益去追求和建设。且不说利己主义、自私主义者根本无力作出自我奉献、建设民主硬件,在许多道德底线都没有以法律与契约的方式规定下来的特定情况下,再将道德这一软件抽去,会导致怎样的结果?会把中国引到哪里去?没有民主法治,又不讲道德,大家都以跑跑为荣,谁来为民主开路?退回丛林倒有可能。

   至于将范跑跑主义视为新道德,说什么范事件体现了“中国道德标准的转换。在传统道德看来,新的道德标准容忍、包庇了自私自利的行为。” 更是笑话了。道德不论新旧(道德原则不变但规范和标准则有新旧之异),道德容忍自私自利及本能的行为并不意味着道德等同于自私主义、利已主义和本能主义。

   无论标准怎么转换,无论以什么时代的道德标准衡量,范跑跑主义都是不道德的,或者说那只是丛林社会的道德---比起老虎大狼们,凭本能活着、不管他人死活但也不主动有意地去吃人害人的小动物,确实是够道德的了。

   当然了,前面所言“将道德这一软件抽去”,乃是假设,既使包括自由人士在内的部分糊涂人士这么打算,终属妄想徒劳。这一软件根植于人之本心,终究天法抽掉,而会随着时代的进步和大良知学等“真知”的传播,这一软件的功能作用只会越来越大,越来越深入到政治、科技等人类各项实践中去。轻蔑道德的个体及群体,不值得尊重也不值得重视,企图“将道德这一软件抽去”者,最后结果只能是将自己“抽”向失败的泥潭和社会的边缘!

   三闲话又说:“显然,在一枭看来,道德是恒古不变的,也就是人类数千年来的历史,如果不符合一枭的道德标准就不是道德。那么中国传统的贞洁牌坊是不是当时的道德呢?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不是古代的道德呢?如果这些都不是当时的道德,那么历史上被称为道德的东西又是什么。”

   寡妇牌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属于道德的外在规范而不是内在修养和基本原则(关于道德的外在规范、内在修养和基本原则,我在《重道德与唯道德----简答胡平君》中讲得非常清楚,不赘。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其实在古代有一定程度的合理性,不能说完全不人道。寡妇牌坊主要是清朝所为,满清是专制程度极高、对儒文化的压制和异化也最厉害的王朝)。

   道德的外在规范由特定的社会制度和风俗习惯所形成,有其历史的局限性,不一定完全符合道德原则。用现代标准衡量,历史上有些道德规范更是极不道德、反道德甚至是违法犯罪行为。但是,人都有童年的蒙董、少年的荒唐不是?人类社会也一样。西方历史上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乃至寡妇牌坊更不人道的道德规范多了去了。

   用这些“历史上被称为道德的东西” 来反对道德原则,把一切道德规范及原则都视为旧道德、视为“杀人”工具,然后以见义不为、当仁必让、专门利己、毫不利人、毫无责任感的自私主义本能主义冒充新道德,冒充自由主义,全属混扯。

   自由主义尽管重外轻内(特别重视制度建设,道德资源则较为薄弱),但也离不开良心、义务、责任。请注意《世界人权宣言》第一条:“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他们赋有理性和良心,并应以兄弟关系的精神相对待。”第二十九条:“(一)人人对社会负有义务,因为只有在社会中他的个性才可参得到自由和充分的发展。”

   用自私主义本能主义等“新道德”“武装”起来的人,在健康的法治社会或许还好(因为胡作非为受到惩罚的概率高,会害了自己,不符合自私主义的原则)但也不适合从事公益、慈善及对道德素质要求较高、具有一定奉献精神的事业。如果在中国这样的社会,这类人物百分九十九难免损人利己,所谓为商必奸,为官必贪,为文必狡,为人必小小,为师必“跑跑”,为友必背后咬,为民运必是怎么利己怎么搞---崇尚这种新道德、用这种新道德“武装”起来的民运,会“运”到哪里去?会“运”出什么东西来?思之令人心寒啊!2008-6-24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