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东海一枭(余樟法)
·欢迎有识之士入群等(东海随笔十则)
·呱呱叫不简单、彭定鼎不实在等(东海随笔六则)
·我的幸运
·春花冬雪:来写点读后感(评点东海联语)
·老象病毒写作评点之五:老枭《我有病》
·东海百联(续)
·礼乐文明:好色与狎妓是不同的(东海附言)
·是巧合还是抄袭?是谁抄袭? ---请教刘志刚先生兼示山西省永济市人民政府、中国楹联学会
·关于“题黄河大铁牛联”答刘志刚先生
·感时杂诗四十七绝
·张星水:张嘉谚——走进《中国低诗歌》(东海荐文)
·浮皮潦草易中天
·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给贪官腐吏一个机会!
·公开告密
·危险分子(组诗)
·朋友拿来干什么?(东海随笔七则)
·梦,已抵达最高层(诗七首)
·天下兴亡,文化人责任最大(东海随笔三则)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开制度的公开信
·把网监送上民意的审判台(东海老人随笔三篇)
·养身修心,莫过读经---与老象及有志者共勉
·不能不折腾(组诗)
·儒佛两家着眼点不一样
·七绝四首(外一联)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帖
·一切都有可能
·东海论剑---欢迎广大儒友、各路英雄及反儒好汉们驾临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汉网论剑---东海老人答客难(修正稿)
·欢迎firebrand!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民族主义揭伪
·民族主义揭伪
·东海指月录(问答148--158)
·李泽厚的肤浅,东海式的专制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儒家与自由主义
·儒家不是民族主义等(东海随笔六则)
· 赢要赢得光彩、输要输得光棍
·为何反共、如何反共、反到何时?
·黎文生:对“汉圈”再劝说几句(东海老人荐文并附言)
·黎文生:真正的兴汉
·这个魔鬼纵不得!
·英雄笔,汉王笔
·仁义之施不分对象(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儒门要书生、要文,但不要弱
·牛二来也,皇汉来也!(外三篇)
·严防“兴汉志士”,警惕汉服蛮子!---兼寻找汉网秋波王
·邓玉娇之歌
·北京之行小记
·老黄:不可問不可教,不可不問不可不教(东海附言)
·没有人能够拒绝(组诗)
·示尚生:纵横交错,虚实合一,始为真儒!
·关于东海派的一点说明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尊重“满清遗孽”,弘扬华夏文明
·草根:东海一枭赞(东海老人附言)
·关于信仰、民主与良知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等(东海老人随笔五则)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作者:余九龙)
·金正日还能“日”多久?(枭声重发)
·东海老人向中共《索礼》
·儒家的大勇(外一篇)
·征联:人能弘道道弘人,人人皆可为尧舜;
·“民族思想不可无”等(东海随笔十五则)
·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东海的自我定位:贤者和行者
·《陈明批判》惊艳觅嫁
·今夜无眠(六首)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尊贤封圣大会预告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佩服余秋雨”等(东海随笔十四则)
·“现在中国必不可少之人”等(东海随笔九则)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唯求豪杰大,共造时势新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
·“敬告郎咸平”等(东海随笔三则)
·“徐水良冤枉了大多数同行”等(东海随笔四则)
·我只愿意做个独行侠!
·“余秋雨的倒掉及季羡林的蒙昧”等(东海随笔九则)
·“儒门护法”等(东海随笔六则)
·“文化也有高下”等(东海随笔三则)
·民怨深如海,杀官出英雄
·请中央国务院关注和支援
·做人不要太“秋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一曾有人含蓄批评我过于清高狂狷,不利团结、不利儒学宣传及个人发展。我在《不许德残智弱近身,谨向豪杰圣贤顶礼》中已有所说明:

   作为文化人,对民众也好、官员也好、“向往民主的人”及民主人士也好,在思想文化上不仅不能迎合他们,而且负有引导的责任----至于他们接不接受引导,另一回事----不能因彼辈一时不理解或者永远不认同而不尽心尽责。此外我没有义务非见什么人不可,既使对“向往民主的人”及民运人士也一样---我不是民运领袖政治人物,亲不亲近他们,不至于影响到他们对民主的向往及追求。

   其实,“个人的发展”不是我关注的重心(全面地表述应为:我关注的重心不在个人外部的发展而在内部,而内部的圆满必须借助并通过外部的发展而达至),民运也不是我的全部追求,“团结”民主人士不是我的主要工作和责任(又,并非一挂民主人士的头衔者,就是民主人士,就值得团结。)另外,老枭纵有“清高狂狷”之嫌,也未必“不利于儒学宣传”,儒学的弘扬与一般思想宣传是不同的。

   而且。我的“清高狂狷”并未“过于”----仍控制在儒家义理许可的范畴内。儒家朋友交往以德为目的,对交往行为有许多否定性规定,如“毋友不如己者”,不要滥交“损友”等等,都体现了这一特色。对孔子“主忠信,毋友不如己者”的教导,后儒解释不一,后人褒贬纷纭,程颐所解最为中肯:“毋友不忠信之人”。陆九渊明确指出:“友者,所以相与切磋琢磨以进乎善,而为君子之归者也。其所向苟不如是,恶可与之为友哉?”(《陆九渊集》卷三十二)

   二蔡元培出任北大校长后,邀请马一浮来任教,马以“古闻来学,未闻往教”为由,坚辞不就。能说马一浮“过于清高狂狷不利儒学的宣传”吗?(相比老马,老枭谋一讲席不得,不免惭愧,然非老枭之耻,乃时代之耻也)

   五省联帅孙传芳拜谒马一浮,马不见。马的家人提议:可以推说不在家。马说:告诉他,人在家,就是不见!能因此说马一浮“过于清高狂狷不利团结”或不够儒家吗?

   马一浮拒见孙传芳,与孔子拒见孺悲异曲同工:“孺悲欲见孔子,孔子辞以疾。将命者出户,取瑟而歌,使之闻之。”

   孔子何以不见孺悲,史籍中并未有明确记载。有说是因为孺悲“不由介绍”的。《仪礼-士相见礼》疏:“孺悲欲见孔子,不由介绍,故孔子辞以疾”;有说是孔子为了“发其蒙”的。李充说:“今不见孺悲者何?明非崇道归圣,发其蒙矣”; 有说是孺悲得罪了孔子的。朱熹《集注》说:孺悲“当是时,必有以得罪者”。有说是孔子予以“声教”的。张岱《四书遇》中说:“‘取瑟而歌’,是以声教也。既已耳提,何必面命?风霆流行,庶物露生,无非教也。天何言哉!”。有说是孔子“疾恶”的。正义曰:此章盖言孔子疾恶也。有说是孔子“不屑之教诲”的。程颐认为孔子的做法正是孟子所谓“不屑之教诲,所以深教之也。”(见朱嘉《论语集注》卷九)

   统统都是臆测之词,不足为凭。我想,孔子拒见孺悲,与马一浮拒见孙传芳一样,不一定有什么深意,不喜欢见这个人罢了。不想太失礼,故“辞以疾”,又不愿撒谎,故“取瑟而歌,使之闻之”。

   三儒家待人接物,以仁义礼智信为基本原则,但具体态度则因人而异:不同儒者有不同的特点和表现,同一儒者对待不同的人,态度也各不相同。见了珍宝双手抱,见了垃圾一脚踢。见英雄竖拇指,岂拍马哉?遇狗熊挥大棒,非无礼也。

   不许德残智弱近身,谨向豪杰圣贤顶礼,正是儒者本分。如马一浮,对五省联帅孙传芳很“冷酷”,对文化同道熊十力却极热情(熊师本人也是很能“冷”的,他说过:人谓我孤冷,吾以为人不孤冷到极度,不堪与世和)。据谭特立《理学大师马一浮的佛学情》载:

   1929年,正在杭州的熊十力慕马一浮之名,请当时浙江省图书馆长单不庵介绍欲结识马一浮。单不庵知道马一浮不轻易见客,便把这种情况告诉熊十力。熊十力遂将自己改定的《新唯识论》先寄给马一浮。正当焦虑地等待回音之际,忽一天,马一浮居然亲自上门来看望他了。马一浮对熊十力说,之所以这么长时间未来,是因为在拜读他的大作。马一浮是在读了《新唯识论》才决定与熊十力相交的。此后两人书信频频,相交甚笃(十力师不修边幅,马一浮却庄重典雅,二人性格差异极大,后因在创办书院问题上的分歧而失和,兹不详)

   当今中国,别说熊十力那样的风流人豪了,论个人品德,朝野间包括自由阵营中,连孙传芳式的人物都希有之至(孙传芳不仅知道尊重文化人,其拒不降日与虔心皈佛二事,亦足见一定水平的德与智)。老枭待人的态度,比起马一浮诸位前辈,已是更加平易圆融热情中庸了。然我再平易一百倍、情热一千度,又向何人去表现呀? 2008-6-1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