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鬥志:我為什麼要大膽轉載東海一梟?(东海附言) ]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年龄不是免责的金牌,时代不是卸罪的平台)
·儒门三大杂家
·今日微言(最需要启蒙的恰是启蒙派)
·今日微言(尊我贱我誉我谤我都无所谓)
·今日微言(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思想家)
·启蒙胡适
·儒理普适于一切时代(答客问)
·预测:彻底去毛知几时
·有人誉自心发,自喜功不唐捐
·两个判断,立此为证
·如何对待恶女恶少---从仲大军事件说起
·也论知识分子的堕落
·知识分子的责任
·今日微言(不懂五常不正常,不读五经不正经)
·今日微言(哪里是祖国,哪里就应该自由)
·如何对治恐怖主义
·重申一大儒戒,正论“神道设教”
·关于马学儒化和儒学马化----与钱逊教授商榷
·诸侯可否为匹夫兴师复仇?
·《论语点睛》:善与人交晏平仲
·走仁本主义道路
·推荐一篇短文(吴翼之:仁論)
·郄雍治盗的故事
·郄雍治盗的故事
·道论:孔孟真传付嘱有心人
·今日微言(人心已如此,天意何须问)
·周予同的真面目
·周予同的真面目
·杀我任何国民,都是对我国家尊严的冒犯!
·周弘、东海论鬼神
·今日微言(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
·今日微言(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
·要习惯我才是爷(七首)
·张巡功罪论
·无论立场如何,枪口一致对外!
·今日微言(有失败的英雄,没有失败的圣贤)
·今日微言(身逢乱世发危言)
·陈寅恪先生:儒门杂家
·到底是谁无知----小驳葛兆光
·三昧分子妄论多---小驳葛兆光之二
·内圣外王微论
·对治和超越个人主义---从黄玉顺文章说起(微论)
·美国人对毛氏的态度
·毛氏最根本的错误
·敬告国家教材委员会(微论)
·《商君书批判》前言
·孟子辟杨墨,我们辟什么(微论)
·道器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杂时代和习先生(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墨子批判》前言
·今日微言(学不通天人,毕竟不通)
·俞可平简批
·死刑微论(微言集萃)
·丧心病狂的司法,伤天害理的判决
·今日微言(暴民的三大特征)
·【《大学》《儒行》精义】前言
·关于宗教、绿化和恐怖主义(微论)
·杜运辉正邪颠倒
·杜运辉正邪颠倒
·利用微论---为习近平先生小辩
·郭晓明半对半错
·今日微言(儒化中国的两个方向)
·汉初政治论
·赠君一法决狐疑
·丘处机和成吉思汗
·杂时代(微集)
·牝鸡不可以司晨,小智不可与论道
·杂家的自我写照
·张铁军批判
·善善恶恶论
·天性健,仁体刚
·陈丹青批判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中西文化月旦评(微论)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鬥志:我為什麼要大膽轉載東海一梟?(东海附言)

鬥志:我為什麼要大膽轉載東海一梟?(东海附言)

   东海附言:收到chen boda群发的一文《我為什麼要大膽轉載東海一梟?》,函中注明本文發表於: 02-11-17 04:50,作者鬥志,是旧作了。本文对东海的描述并不准确,如开头说到我的“傳承”,大多不对。除孟子、譚嗣同,余人的思想我都不同,有的在本质上完全相反。但比较而言,该文还算有一定见识,如“事大事小他都有個相應的對待態度”的评价,很如我之实。特别是出诸一个年青人之手,颇为难得了,转发东海博客及专栏留念吧。2008-6-22

   鬥志:我為什麼要大膽轉載東海一梟?

     一、精神。      他的傳承確實非常特殊,三千太學生、嵇康、東林黨和復社、龔自珍、魏源、譚嗣同、魯迅、胡適、陳獨秀、雷震、李敖、柏楊……依我看,他的身上最多的是中國第一個狂叛品孟子的影子。      他文章的實在感、磅礡感、浩然感均來源於這種從古至今的精神,正如孟子所言,東海一梟可謂是"仁義禮智根植於內心,外表神色清朗潤澤,顯現於臉面,流溢於肩背,充實於四肢,四肢的動作,不用言語,別人也知道此人的來頭了"。      陸遊說:"位卑未敢志憂國。"地位卑微了就不要憂慮國事,怕招致殺身之禍。孔子當年給人記帳和給人看羊時也很懂得所謂的時務,記完帳就說進出帳目清楚了,羊出羊進點點數也說聲數兒齊了。老梟由嘆息式的憂國變為高高在上的高談闊論、指點江山、評議朝綱、痛斥臣子、呼吁人權、重振制度、刷新民主……而且還將更多。      剛剛才看了湖南旅遊節的文藝晚會,看到有歌頌炎帝的一個精彩舞蹈,這個人的剛性、民本依舊能在東海一梟身上大量找到,尤其是炎帝在大量嘗食野生雜草以用於藥的時候,不幸在一棵草上命喪黃泉,這棵草便是"斷腸草",這時回來再看東海一梟,也是在冒險,至於斷腸草在哪一棵,其實棵棵皆是,此為殺身成仁。希望中華人民共和國不要再添一位段數頗大的冤魂,否則因小失大,此為從容警戒。      二、思想。      其實東海一梟應該很明白,"民主"思想並不是"天、地、人"最好的法則,真正的法則應該是"自然"思想、"天地人平衡"思想。      但就目前這個情況看來,世界共識是"人道主義"、"以人為本"、"以民為本"、"為弱勢群體發言"。但有一樣東西可以直接改變這種共識,那便是戰爭。      倘若中台戰爭爆發,或者江澤民交出軍權或者江澤民逝世,而這時當年由鄧小平所安排給江澤民的軍長當中又確實有"欲王天下者",造成軍伐混戰,則中國亂,中國亂世界必亂,世界大戰必然興起,這時輿論的阻止根本制止不了利益的趨使,武器的先進和人類的智力必然將這場戰爭引入難以收拾的境地,世界人口將犧牲十分之九,基礎設施也將消耗無數。      戰爭的爆發最致命、最能危及到的是一向麻木的人民。地球實在太沉重了,靈氣被六十億人類吸噬,人人分得的那份實在太少,以至人類變得有些愚蠢無知、自不量力、墮落腐化,人類對大自然的過分也必將受到大自然譴責,這時候人類在戰爭中將非常明顯、非常明顯地分類,而代表這樣群分團體的人必將努力解釋自己的思想見解,那時,相隔兩千多年的"百家爭鳴"甚至"萬家爭鳴"才真正得以出現,代表東方文化的新思想將從此產生,此理論足以逼迫西方圍繞東方,否則危在旦夕。      這並非狂妄之言。西方已經佔優勢地位如此多年了,地球以東西兩方相互推動而不斷旋轉,西推東、東推西、西再推東、東再推西,各領風騷數百年。      至於那個"代表東方文化的新思想"究竟是怎樣,這很難說,但絕對不是我們現在看到的文化、理論、思想、主義(包括馬克思主義),這些遺產都將被當作代表世界頂尖級的文化(我們未來的東方文化)的參考而已。我在估計這樣的文化將是產生於世界各國文化啟蒙狀態、原始狀態的文化(如中國《易經》)的再次升級,這個文化所遵循的思想極可能是"自然法則",絕非仁、義、禮、智、信或者某某主義所能概括,包括現在的唯物主義也將與唯心主義相平衡之後才能說了算。      三、性格。      這人的性格非常有意思,古人尤其是古之賢人的性格在他身上都很有一套,不過古人迂腐的地方被他殺得太幹凈了一些,以至於我們常能聽到這人與某美麗女子間的纏綿悱惻。      重要的是俠氣。俠氣跟流氓氣是兩個概念。武林一向恥於殺害不會武功的人,不欺凌弱小無辜,背棄這些的便是不成器的流氓、混混、無賴、痞子、雜皮,簡而言之:混蛋。這個人好打抱不平,也愛幫窮困人,可謂綠林好漢,但自己的老鄉被一個又一個地抓,他也隻能一次又一次地找人、送錢給"盤盤帽",綠林好漢這時候也隻能累積怨氣,收斂俠氣。      東海一梟屬於那種"有冤要伸,有仇必報;小事講風格,大事講原則;小冤不妨糊塗,大仇必須分明"的人,總之,事大事小他都有個相應的對待態度。具備當年伯夷的清高、伊尹的責任心、柳下惠的隨和、孔子的和緩余舒,最常見的,就是把江湖氣和孟子那套"舍我其誰"、"五百年必有王者興,其間必要名士者"揉和在一起如黃鐘大呂般的浩大氣勢。      老實說,以東海一梟的財、權、利、勢來看他,他其實並不比別人多多少的實力,算得上是個中產階級,但這個人的精神財富據他自己稱是可以"成國"的,雖然他身邊最親近的人──妻子竟不理解,但東海一梟對待外界的冷嘲熱諷明槍暗箭,確實很有當年曾子的風骨:"彼以其富,我以吾仁;彼以其爵,我以吾義。吾何慊乎哉?"      四、文字。      東海一梟的文字不是深鑽在文字堆中的人能操練出來的。我記得在他的《字字要從箋上立》中他講到他對三種文字的厭惡,這三種厭惡還不是一般的厭惡,而是能夠上升到"怕"的程度,可見痛而恨之,且畏而懼之:"一怕官腔:假大空;二怕學生腔學者腔翻譯腔:或搔首弄姿胡塗亂抹,或故作深奧淺入深出,或拐彎抹角裝腔作勢;三怕港台腔:小男人小女人的美文,充斥小花小草小情小趣小故事小道理,太甜膩太細柔太精致,讓人起膩泛酸。"他揭露了這三種文字的共同毛病:"這類文章,疏離現實,遠離大地,缺乏時代氣息和博愛情懷,一句話,缺了熱度和鈣質。"      這話意思明顯得很,東海一梟的文章跟這樣的文字比起來就是要火辣滾盪,就是要硬梆有力,像他說的:"我敢說,我東海一梟寫的每一個字都能從紙上立起來!"這就不是文字樂園了,這是文字軍國!      看東海一梟的文章你絕對看不到這樣的文字:扭扭捏捏的、遮遮掩掩的、故弄玄虛的、柔柔膩膩的。這人寫字就像帶兵打仗一樣,哪個字喊了個"怕"或者打了個哆嗦就會立馬被斬首示眾,難怪袁世凱當年說章太炎手中那支筆足可抵擋千軍萬馬,其實袁世凱是見了活寶,眼睛被這個人堵了,被龐大身影和巨大恐慌所蓋,他沒看到章太炎後面更多的人,章太炎隻不過是文壇重型人物之普通一員罷了。      五、悲劇。      東海一梟常常借魯迅的名言"世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來呼吁大家不要再當奴才、奴隸,要一起覺醒、爭取,然而他可能沒有注意到魯迅這句話本來就是故意積極取向,他這句話是取自孟子當年對齊國學生高子說的話的前一半:"山徑之蹊間,介然用之而成路。"至於那後一半,則是預知、戒備:"為間不用,則茅塞之矣。"隔一段時間不走,茅草就把路給掩蓋了。      東海一梟非常需要更多的人去從行為和道義上支持,不同意其觀點的,當然要討論、辯駁,甚至攻擊,這都是支持,莫大的支持,如果棄之不理,視若無睹,任其自生自滅,那他也就隻有渴望等待,渴望死後被人重提了。      我記得李敖在論述交友時,由交友推廣到求士,就是求接班人,李敖曾舉過一個例子,人名忘了,就是一個年輕人遇到一個老頭兒,年輕人隻不過做了那老頭兒幾個月的徒弟,幾個月後老師死了,這個徒弟就把老師生前的文字廣為傳發,得以傳播,一直到這個徒弟死為止,歷盡好幾十年。這人不簡單啊!現在呢,大家似乎很恥於為人徒,似乎為人徒就成了走狗,甚至還推導出門戶之爭之類的,其實這都是虛偽,甚至可以說成是自私。一個人被某人所震動,這個人對他產生重大影響,難道不該用以回報?      當然我說的還僅僅是東海一梟的文章不被容納、不被傳播,另外有些細枝末節,像他說他可悲在找不到幾個可以跟他較量的對手,我仔細看了一下他的那些對手,我看能跟東海一梟在思想較量上平起平坐的人有好一些,不是他想象的那樣天下無敵,至於他說的什麼"敢問天下誰配夸我?",這估計是他來搞心理測試,人孤獨了什麼都幹得出來,孤獨到連別人夸我都不安心,足見這夸他的人水平比較差、動機不單純或者夸得過了份,言過其實,要不就是那種連他一篇文章都沒看完的人,才看了一個小洞洞,就斷定這個小洞洞有天那麼大。我那天看他這篇《敢問天下誰配夸我?》時,看看下面的回復,有一個人輕輕地抖了一句:"那麼,下面的問題是不是該問'敢問天下誰配罵我?'了?"      其實清醒者如東海一梟,老實說,我看他還並不狂妄,對於歷史上的傑出者,他隻能常嘆:"我雖不及,心向往之。"別人勸他寫點人生哲理,寫點閒雅文字,他不客氣地指出對方是小資,是獨善其身,而且還有點自欺欺人的味道,對方不明白他到底為哪一般,他說隻是看不慣,說一兩句,可是對方又說你這樣有用嗎,他也隻能答道:"盡心而已。"

   古代的人是"得君行道",一些很有骨氣的人是你要用我,我就遵從真理,我盡這份責,你不用我,我就隱居,東海一梟似乎從來沒怎麼把那些"君"──甚至那些"軍"──"看得大起",就是人們反對他、懷疑他、勸戒他,他也無動於衷,仍舊寫下去,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下的氣力越來越大,越來越大,盡管他明知這樣做會把自己和環境彼此敵對,但他就是不隱不退,這不是一個小肚雞腸的人所能做到的,也不是一個患得患失的人所能做到的,也不是一個世故虛偽的人所能做到的,更不是一個慣於嫉妒的人所能做到的。      至於他那些目空一切、唯我獨尊的語句,我讀起來反而覺得這像是在比武功,有排場,有氣魄,很爽,就跟酒喝多了嘴殼子說起話來聲音都要大一些一樣,是一個道理。拿一個經常被人拿來與他相提並論的人李敖來說,或許東海一梟本人要看得更明白些。      李敖在台灣稱霸,你把他叫到大陸來,我們敢理直氣壯地對他說"李敖,可以休矣"的人就不少。即便在台灣,他跟南懷謹較量起來,他就費力氣,我至今為止看完了李敖三千萬字的所有作品,就是沒看到李敖敢碰這個老家伙。再說,就是他所罵的柏楊,我看柏楊的小說就可以叫你李敖趴下。而李敖所罵的余光中,這人就可以教點兒李敖詩方面的常識……人都有盲區,就是李敖這樣的一代梟雄也有短處,所謂的"天下第一"是沒有的,也沒意思,爭起來也很無聊。      跟李敖同樣,我看東海一梟的"戲言"也不少,記得孔子的書中也有類似玩笑的:"前言戲之耳。"但萬不可小視這些"戲言",它們恰恰是文章中非常有意思的佐料,這是他東海一梟的文字技巧,屬於他本人的個性,這個應該得到大家的容納,而且事實是,許多年輕人恰恰是因為這樣的比較有"廣告效應"和"情緒"的文字才接二連三把"真果實"都吃了,以至於一吃就是他近百萬字。      如果一個人是因為不喜歡他的自夸、自傲、自大,卻放棄了他覆蓋在這些小魔術下面的真實資料和個人見解,那豈不是太可惜了?   2002年9月14日。鬥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