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东海一枭(余樟法)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一近有“臣本布衣”在九狮山民《答东海老人赠诗》诗后发笑:

   见证“文人无行”之说。自我吹捧之恶俗,缘何愈演愈烈?再这样下去,就是“天不生东海一枭,万古如长夜”了。

   蜀犬吠日,臣眼看王,少见多怪。自我评价高不等于自我吹捧,同道与我转贴九狮山民和诗更谈不上“自我吹捧”。对于外来的“吹捧”或“恶攻”,我一向笑骂任之、“等闲视之”。赞也好骂也好,有理也好无理也好,只要略有文采,有空时常会代为一转。众所周知,我转发过大量反枭、贬枭、骂枭甚至谎谣相加的诗文,用“臣本布衣”的眼光看,岂非自我贬低、自我丑化啦?

   就算自我吹捧,俗则俗矣,非“恶”也,见证不了“文人无行”之说。文人的品行应更多地体现于大处,自轻自贱,对特权阶级以“臣”自称,才真是无行呢。叔孙通所谓鄙儒,汉宣帝所谓俗儒,还算是好的。当代多数诗人文人的表现,岂仅鄙俗而已?

   “天不生东海一枭万古如长夜”,当然不至于,但随着大良知学的开传、生命本来面目的揭示与先进文明制度的建设,“天”会越来越亮则是必然的。

   二如果说自我肯定、自我评价高就是自我吹捧,我的“自我吹捧”确实是很厉害的,而且从来是光明正大的。略举二例可见一斑:

   一、某诗友说我的诗歌天赋远远超过海子,如果在新诗上达到其古诗歌的水准,将来很可能获诺奖。他是真誉,我却嫌“不够”,以诗代言告诉他:大到东海的程度,高到一枭的境界,超过海子是自然的,超过世间诗人是自然的。并且告诉他:至于诺奖,一只西方的井蛙,哪能梦到东海呢。意谓西方文化的标准,焉能衡量中华文化和枭诗枭文的思想智慧高度?

   余杰躲在笔会内坛嘲评:“某君居然贴出别人吹捧他有能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文字,真是感到羞耻!”这是哪跟哪呀?我对自家作品自重自尊实话实说,何耻之有?作为一个文化人,就这种阅读能力和思想水平;作为笔会同仁,对我这个老会员说出这种无知又无礼的话来,才真该感到羞耻!(详见《枭诗有深意,欲评要精思》)至于言行分裂、不断抄袭、以上帝的名义拒郭等等,诸如此类,更该感到羞耻!

   二、在《移居杭州寄友人》组诗中,我有句曰“不宜仕路不宜商,倦客归来作素王”。有名家以为我弄错了,来函谆谆指教:素王,指有其道为天下所归而无其爵者,所谓素王自贵也,后儒家专以称孔子。

   其实我恰恰是早就“狂妄”地立下了为王之志呢。作为诗人、诗词家,我的自我期许是诗王;作为民间思想家和中华文化继扬光大者,我的抱负是素王、新王。我所从事的,就是一种开天辟地创世纪的当代新王事业。(《当代新王的抱负和境界》)

   关于“吹捧”,我在《燃灯祈破千秋暗,煮字思疗一代饥》中表过态:人不知而不愠,但也不必刻意避名,特别是在目前这种严封密锁、真言莫发的情况下,扩大自己的影响,可以让更多的国人接受自由和文化的启蒙,有何不好?故欢迎批评也欢迎“吹捧”。吹过头了,就视为对自己的鼓励吧------其实,对老枭这样的人物,任何吹捧都是微风习习,离大鹏远着呢,哈哈哈。批评和质疑则更欢迎,那是对先进制度和优秀文化的最好的反向宣传呀?岂有真人怕批评,岂有真理怕质疑?

   二有东瓜氏问:儒者佛徒,都很谦卑。你一味老鼠上秤砣自称自赞,没的让人笑话。还居然说自己最有道德!

   答曰:道德,如果从“得之于天道”这一层面解释,即对天道本体、生命本性的认证程度,我确自信是空前而绝世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是当今天下“最有道德”者。

   真儒真佛,都有谦的一面,但绝不卑。在儒门佛教中,谦也不是最高道德。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知而装知,当然不对,知之却装不知,也非真谦。这种种道理,我多篇旧文论之已透,不想再啰嗦了。要笑我骄傲,请先去笑话释尊不谦卑吧。

   在《大智度论卷第二十四》中,有外道责问佛曰:“世间好人,一事智慧,尚不应自赞,何况无我、无所著人而自赞十力?”兹将佛的回答录此供学习。佛曰:

   “佛虽无我,无所著,有无量力,大悲为度众生故,但说十力,不为自赞.譬如好贾客导师,见诸恶贼诳诸贾客,示以非道.导师愍念故,语诸贾客;我是实语人,汝莫随诳惑者!又如诸弊医等诳诸病人,良医愍之,语众病者:我有良药能除汝病,莫信欺诳以自苦困! 复次,佛功德深远,若佛(241b)不自说,无有知者;为众生少说,所益甚多.以是故,佛自说是十力。复次,有可度者必应为说,所应说中次第应说十力,若不说,彼不得度,是故自说.譬如日月出时,不作是念:我照天下当有名称!日月既出必自有名.佛亦如是,不自念为有名称故,自说功德.佛清净语言说法,光明破众生愚暗,自然有大名称.以是故,佛自说十力等诸功德无有失”。2008-6-21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