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东海一枭(余樟法)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中华特色的医学:抓纲治病,身心双疗
·《论语点睛》:礼让为国
·辛庄杂记
·几个洋概念略析
·今日微言(中道医学和仁道英雄)
·男女有别论
·男女有别论
·今日微言(击蒙,答客,君子,历史眼)
·今日微言(信仰,概念,历史眼)
·今日微言(微调查,防民术,护法神)
·今日微言(启蒙,护法,本性,刘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一近有“臣本布衣”在九狮山民《答东海老人赠诗》诗后发笑:

   见证“文人无行”之说。自我吹捧之恶俗,缘何愈演愈烈?再这样下去,就是“天不生东海一枭,万古如长夜”了。

   蜀犬吠日,臣眼看王,少见多怪。自我评价高不等于自我吹捧,同道与我转贴九狮山民和诗更谈不上“自我吹捧”。对于外来的“吹捧”或“恶攻”,我一向笑骂任之、“等闲视之”。赞也好骂也好,有理也好无理也好,只要略有文采,有空时常会代为一转。众所周知,我转发过大量反枭、贬枭、骂枭甚至谎谣相加的诗文,用“臣本布衣”的眼光看,岂非自我贬低、自我丑化啦?

   就算自我吹捧,俗则俗矣,非“恶”也,见证不了“文人无行”之说。文人的品行应更多地体现于大处,自轻自贱,对特权阶级以“臣”自称,才真是无行呢。叔孙通所谓鄙儒,汉宣帝所谓俗儒,还算是好的。当代多数诗人文人的表现,岂仅鄙俗而已?

   “天不生东海一枭万古如长夜”,当然不至于,但随着大良知学的开传、生命本来面目的揭示与先进文明制度的建设,“天”会越来越亮则是必然的。

   二如果说自我肯定、自我评价高就是自我吹捧,我的“自我吹捧”确实是很厉害的,而且从来是光明正大的。略举二例可见一斑:

   一、某诗友说我的诗歌天赋远远超过海子,如果在新诗上达到其古诗歌的水准,将来很可能获诺奖。他是真誉,我却嫌“不够”,以诗代言告诉他:大到东海的程度,高到一枭的境界,超过海子是自然的,超过世间诗人是自然的。并且告诉他:至于诺奖,一只西方的井蛙,哪能梦到东海呢。意谓西方文化的标准,焉能衡量中华文化和枭诗枭文的思想智慧高度?

   余杰躲在笔会内坛嘲评:“某君居然贴出别人吹捧他有能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文字,真是感到羞耻!”这是哪跟哪呀?我对自家作品自重自尊实话实说,何耻之有?作为一个文化人,就这种阅读能力和思想水平;作为笔会同仁,对我这个老会员说出这种无知又无礼的话来,才真该感到羞耻!(详见《枭诗有深意,欲评要精思》)至于言行分裂、不断抄袭、以上帝的名义拒郭等等,诸如此类,更该感到羞耻!

   二、在《移居杭州寄友人》组诗中,我有句曰“不宜仕路不宜商,倦客归来作素王”。有名家以为我弄错了,来函谆谆指教:素王,指有其道为天下所归而无其爵者,所谓素王自贵也,后儒家专以称孔子。

   其实我恰恰是早就“狂妄”地立下了为王之志呢。作为诗人、诗词家,我的自我期许是诗王;作为民间思想家和中华文化继扬光大者,我的抱负是素王、新王。我所从事的,就是一种开天辟地创世纪的当代新王事业。(《当代新王的抱负和境界》)

   关于“吹捧”,我在《燃灯祈破千秋暗,煮字思疗一代饥》中表过态:人不知而不愠,但也不必刻意避名,特别是在目前这种严封密锁、真言莫发的情况下,扩大自己的影响,可以让更多的国人接受自由和文化的启蒙,有何不好?故欢迎批评也欢迎“吹捧”。吹过头了,就视为对自己的鼓励吧------其实,对老枭这样的人物,任何吹捧都是微风习习,离大鹏远着呢,哈哈哈。批评和质疑则更欢迎,那是对先进制度和优秀文化的最好的反向宣传呀?岂有真人怕批评,岂有真理怕质疑?

   二有东瓜氏问:儒者佛徒,都很谦卑。你一味老鼠上秤砣自称自赞,没的让人笑话。还居然说自己最有道德!

   答曰:道德,如果从“得之于天道”这一层面解释,即对天道本体、生命本性的认证程度,我确自信是空前而绝世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是当今天下“最有道德”者。

   真儒真佛,都有谦的一面,但绝不卑。在儒门佛教中,谦也不是最高道德。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知而装知,当然不对,知之却装不知,也非真谦。这种种道理,我多篇旧文论之已透,不想再啰嗦了。要笑我骄傲,请先去笑话释尊不谦卑吧。

   在《大智度论卷第二十四》中,有外道责问佛曰:“世间好人,一事智慧,尚不应自赞,何况无我、无所著人而自赞十力?”兹将佛的回答录此供学习。佛曰:

   “佛虽无我,无所著,有无量力,大悲为度众生故,但说十力,不为自赞.譬如好贾客导师,见诸恶贼诳诸贾客,示以非道.导师愍念故,语诸贾客;我是实语人,汝莫随诳惑者!又如诸弊医等诳诸病人,良医愍之,语众病者:我有良药能除汝病,莫信欺诳以自苦困! 复次,佛功德深远,若佛(241b)不自说,无有知者;为众生少说,所益甚多.以是故,佛自说是十力。复次,有可度者必应为说,所应说中次第应说十力,若不说,彼不得度,是故自说.譬如日月出时,不作是念:我照天下当有名称!日月既出必自有名.佛亦如是,不自念为有名称故,自说功德.佛清净语言说法,光明破众生愚暗,自然有大名称.以是故,佛自说十力等诸功德无有失”。2008-6-21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