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东海一枭(余樟法)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一近有“臣本布衣”在九狮山民《答东海老人赠诗》诗后发笑:

   见证“文人无行”之说。自我吹捧之恶俗,缘何愈演愈烈?再这样下去,就是“天不生东海一枭,万古如长夜”了。

   蜀犬吠日,臣眼看王,少见多怪。自我评价高不等于自我吹捧,同道与我转贴九狮山民和诗更谈不上“自我吹捧”。对于外来的“吹捧”或“恶攻”,我一向笑骂任之、“等闲视之”。赞也好骂也好,有理也好无理也好,只要略有文采,有空时常会代为一转。众所周知,我转发过大量反枭、贬枭、骂枭甚至谎谣相加的诗文,用“臣本布衣”的眼光看,岂非自我贬低、自我丑化啦?

   就算自我吹捧,俗则俗矣,非“恶”也,见证不了“文人无行”之说。文人的品行应更多地体现于大处,自轻自贱,对特权阶级以“臣”自称,才真是无行呢。叔孙通所谓鄙儒,汉宣帝所谓俗儒,还算是好的。当代多数诗人文人的表现,岂仅鄙俗而已?

   “天不生东海一枭万古如长夜”,当然不至于,但随着大良知学的开传、生命本来面目的揭示与先进文明制度的建设,“天”会越来越亮则是必然的。

   二如果说自我肯定、自我评价高就是自我吹捧,我的“自我吹捧”确实是很厉害的,而且从来是光明正大的。略举二例可见一斑:

   一、某诗友说我的诗歌天赋远远超过海子,如果在新诗上达到其古诗歌的水准,将来很可能获诺奖。他是真誉,我却嫌“不够”,以诗代言告诉他:大到东海的程度,高到一枭的境界,超过海子是自然的,超过世间诗人是自然的。并且告诉他:至于诺奖,一只西方的井蛙,哪能梦到东海呢。意谓西方文化的标准,焉能衡量中华文化和枭诗枭文的思想智慧高度?

   余杰躲在笔会内坛嘲评:“某君居然贴出别人吹捧他有能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文字,真是感到羞耻!”这是哪跟哪呀?我对自家作品自重自尊实话实说,何耻之有?作为一个文化人,就这种阅读能力和思想水平;作为笔会同仁,对我这个老会员说出这种无知又无礼的话来,才真该感到羞耻!(详见《枭诗有深意,欲评要精思》)至于言行分裂、不断抄袭、以上帝的名义拒郭等等,诸如此类,更该感到羞耻!

   二、在《移居杭州寄友人》组诗中,我有句曰“不宜仕路不宜商,倦客归来作素王”。有名家以为我弄错了,来函谆谆指教:素王,指有其道为天下所归而无其爵者,所谓素王自贵也,后儒家专以称孔子。

   其实我恰恰是早就“狂妄”地立下了为王之志呢。作为诗人、诗词家,我的自我期许是诗王;作为民间思想家和中华文化继扬光大者,我的抱负是素王、新王。我所从事的,就是一种开天辟地创世纪的当代新王事业。(《当代新王的抱负和境界》)

   关于“吹捧”,我在《燃灯祈破千秋暗,煮字思疗一代饥》中表过态:人不知而不愠,但也不必刻意避名,特别是在目前这种严封密锁、真言莫发的情况下,扩大自己的影响,可以让更多的国人接受自由和文化的启蒙,有何不好?故欢迎批评也欢迎“吹捧”。吹过头了,就视为对自己的鼓励吧------其实,对老枭这样的人物,任何吹捧都是微风习习,离大鹏远着呢,哈哈哈。批评和质疑则更欢迎,那是对先进制度和优秀文化的最好的反向宣传呀?岂有真人怕批评,岂有真理怕质疑?

   二有东瓜氏问:儒者佛徒,都很谦卑。你一味老鼠上秤砣自称自赞,没的让人笑话。还居然说自己最有道德!

   答曰:道德,如果从“得之于天道”这一层面解释,即对天道本体、生命本性的认证程度,我确自信是空前而绝世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是当今天下“最有道德”者。

   真儒真佛,都有谦的一面,但绝不卑。在儒门佛教中,谦也不是最高道德。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知而装知,当然不对,知之却装不知,也非真谦。这种种道理,我多篇旧文论之已透,不想再啰嗦了。要笑我骄傲,请先去笑话释尊不谦卑吧。

   在《大智度论卷第二十四》中,有外道责问佛曰:“世间好人,一事智慧,尚不应自赞,何况无我、无所著人而自赞十力?”兹将佛的回答录此供学习。佛曰:

   “佛虽无我,无所著,有无量力,大悲为度众生故,但说十力,不为自赞.譬如好贾客导师,见诸恶贼诳诸贾客,示以非道.导师愍念故,语诸贾客;我是实语人,汝莫随诳惑者!又如诸弊医等诳诸病人,良医愍之,语众病者:我有良药能除汝病,莫信欺诳以自苦困! 复次,佛功德深远,若佛(241b)不自说,无有知者;为众生少说,所益甚多.以是故,佛自说是十力。复次,有可度者必应为说,所应说中次第应说十力,若不说,彼不得度,是故自说.譬如日月出时,不作是念:我照天下当有名称!日月既出必自有名.佛亦如是,不自念为有名称故,自说功德.佛清净语言说法,光明破众生愚暗,自然有大名称.以是故,佛自说十力等诸功德无有失”。2008-6-21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