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马学儒化和儒学马化----与钱逊教授商榷
·诸侯可否为匹夫兴师复仇?
·《论语点睛》:善与人交晏平仲
·走仁本主义道路
·推荐一篇短文(吴翼之:仁論)
·郄雍治盗的故事
·郄雍治盗的故事
·道论:孔孟真传付嘱有心人
·今日微言(人心已如此,天意何须问)
·周予同的真面目
·周予同的真面目
·杀我任何国民,都是对我国家尊严的冒犯!
·周弘、东海论鬼神
·今日微言(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
·今日微言(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
·要习惯我才是爷(七首)
·张巡功罪论
·无论立场如何,枪口一致对外!
·今日微言(有失败的英雄,没有失败的圣贤)
·今日微言(身逢乱世发危言)
·陈寅恪先生:儒门杂家
·到底是谁无知----小驳葛兆光
·三昧分子妄论多---小驳葛兆光之二
·内圣外王微论
·对治和超越个人主义---从黄玉顺文章说起(微论)
·美国人对毛氏的态度
·毛氏最根本的错误
·敬告国家教材委员会(微论)
·《商君书批判》前言
·孟子辟杨墨,我们辟什么(微论)
·道器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杂时代和习先生(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墨子批判》前言
·今日微言(学不通天人,毕竟不通)
·俞可平简批
·死刑微论(微言集萃)
·丧心病狂的司法,伤天害理的判决
·今日微言(暴民的三大特征)
·【《大学》《儒行》精义】前言
·关于宗教、绿化和恐怖主义(微论)
·杜运辉正邪颠倒
·杜运辉正邪颠倒
·利用微论---为习近平先生小辩
·郭晓明半对半错
·今日微言(儒化中国的两个方向)
·汉初政治论
·赠君一法决狐疑
·丘处机和成吉思汗
·杂时代(微集)
·牝鸡不可以司晨,小智不可与论道
·杂家的自我写照
·张铁军批判
·善善恶恶论
·天性健,仁体刚
·陈丹青批判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中西文化月旦评(微论)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一在枭文《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后,yankee曰:

   孔子推荐鲁国逃兵以重任,“鲁人从君战,三战三北。仲尼问其故,对曰:“吾有老父,身死,莫之养也。”仲尼以为孝,举而上之。”

   推荐逃兵担当重任之事,不太可能属实。理由有二:

   一,孔子荐逃兵之事仅见于《韩非子-五蠹》,而《韩非子》、《庄子》等书常借寓言故事以论理或“攻敌”,所非多言史实,无可信度;

   二,仁与勇、忠与孝是相辅相成的。有仁必有勇,无勇必不仁;可以移孝作忠,不能为孝不忠(认为公与私、忠与孝绝不相容、提倡绝对的忠孝观的是韩非等法家,非儒家也)。临战而逃,大不义。逃兵不值得尊重,更不值得举荐。根据儒家义理,孔子当不会这么做。

   二北宋著名理学家程颐(字伊川) 说过:“如执干戈社稷,到急处,便遁逃去之,言我有亲,是大不义也”。

   程颐认为,子畏於匡,如果孔子不幸遇难而死,颜渊“无可死之理”,也就是说,不应随之而去;但如果孔子遇害而颜渊在场,“又不当言敢不敢”,不能顾自逃走。别说颜渊,一般两人“同行遇害,固可相死也”,就象“二人捕虎,一人力尽,一人须当同去用力” “当此时,岂问有亲无亲”,如果认为有父母亲在,不能死,开始就要慎重,不要去冒险,不能事到临头,却以“吾有亲”而逃避(见《河南程氏遗书》)。

   《河南程氏遗书》中程颐这一段话,对于儒者面临危难时如何选择,大有启发意义,特录原文于下供读者参考。

   或问:“子畏於匡,颜渊后.子曰:吾以女为死矣曰:子在,回何敢死 ”然设使孔子遇难,颜渊有可死之理否?曰:无可死之理,除非是死,然死非颜子之事.若云遇害,又不当言敢不敢也。

   又问:使孔子遇害,颜子死之否乎?曰:岂特颜子之於孔子也,若二人同行遇害,固可相死也。

   又问:亲在则如之何?曰:且譬如二人捕虎,一人力尽,一人须当同去用力.如执干戈社稷,到急处,便遁逃去之,言我有亲,是大不义也.当此时,岂问有亲无亲 但当预先谓吾有亲,不可行则止.岂到临时却自规避也 且如常人为不可独行也,须结伴而出.至於亲在,为亲图养,须出去,亦须结伴同去,便有患难相死之道.昔有二人,同在嵩山,同出就店饮酒.一人大醉,在地上,夜深归不得,一人又无力扶持,寻常旷野中有虎豹盗贼,有此人遂只在傍,直守到晓.不成不顾了自归也 此义理所当然者也.礼言亲在不许友以死者,此言亦在人用得.盖有亲在可许友以死者,有亲不在不可许友以死者.可许友以死,如二人同行之类是也.不可许友以死,如战国游侠,为亲不在,乃为人复,甚非理也。

   三子路曰:“桓公杀公子纠,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子曰:“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

   子贡曰:“管仲非仁者与?桓公杀公子纠,不能死,又相之。”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岂若匹夫匹妇之为谅也,自经于沟渎,而莫之知也。”

   根据上述言论,或许有人会问,管仲私德不佳,甚至曾临战而逃,却不影响孔子对他的高度评价,在逻辑上,孔子“推荐鲁国逃兵以重任”是成立的。

   其实,这两件事似同实异,不可“一视同仁”。孔子誉管仲“如其仁如其仁”,是誉其大功劳、大公德而非“临战而逃”的劣行,而且管仲的勋绩已成为历史事实赫赫地摆在哪里。孔子誉管仲,在儒家,是个特例而已。

   儒家的褒、臧、否、黜、陟、贬、退、讨都立足于特定场合、遵循特定原则、有其特定对象,褒贬如实,一分为二。孔子称赞管仲辅佐齐桓公尊王攘夷,功勋卓著,但对管仲的个人德行则持批评态度,评价管仲器小、不俭、无礼。

   子曰:“管仲之器小哉!”或曰:“管仲俭乎?”曰:“管仲有三归,官事不摄,焉得俭?”“然则管仲知礼乎?”曰:“邦君树塞门,管氏亦树塞门。邦君为两君之好,有反坫,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礼,孰不知礼?”(《论语-八佾》)

   同时应注意到,对管仲的评价,孔子师徒已不尽一致,孔子“如其仁”之语也似不无保留,到了孟子,就不以齐桓、管仲为然矣。2008-6-14东海一枭《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