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注现实,升级儒家,洪传真理,建设文化 ----勉东海儒者
·《恶毒时代》
·被褐:某些知识分子的“策略”(东海附言)
·支持方家华等提名洪哲胜为“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
·宋大琦:“我也附和几句来反对那宗教愚民”
·黎文生: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东海荐文)
·考验
·“化缘”功夫
·《东海儒家》
·为余秋雨先生改联
·教化
·枭声重发: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z紫光:农历赠余兄樟法
·忍辱功夫
·黎文生关于《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一文的补充说明
·万法皆从自性生
·黎文生:人生一大快事(东海附言)
·新词别释:德残智弱(四则)
·大良知的呼唤----东海儒家欢迎你
·南老怀瑾,请勿自辱!
·反儒者的命运
·反儒者的命运
·好诗共赏:敬步原韵呈枭先生(作者:九狮山民)
·最大的非礼(东海胡思录5--9)
·东海老人:《最高尊重》
·请教方应看、不锈钢老鼠等自由中国管理员(劳热心人士一转)
·《杨一刀》
·我的“打击面”
·良知恒久远,一颗永留传
·谭嗣同殉难110周年祭
·焦芽败种尚能芽否?--兼示东海原粉丝们
·怎样对待外道异端?
·z一手接纳民主宪政,一手拥抱中国传统
·气壮体亦壮,心良身自良
·中共渐明智,华夷尚倒置
·利他利己都是良知的作用
·东海的红与秋雨的红
·好诗荐读:中华(作者:黎文生)
·儒者、儒学爱好者及有关刊物负责人请进
·警惕冒充东海的人
·真理高于一切,半步也不退让!
·见到我自然会有奇迹
·尘色依旧:谭嗣同殉难110年祭(用东海老人韵)
·九狮山民:奉和东海老人纪念谭嗣同殉难一百一十周年诗
·汤池不是“儒家特区”!
·制度道德,何者为本?
·z鸟鸣可待成追忆:“阐述学理是一个叫真儿的事情”!
·拐峁山人:东海哲理小诗印象
·儒新社:“不教而罰謂之虐”( 东海附言)
·孔子不诛少正卯!
·也和东海老人夜读谭嗣同其二(作者:不靠运气)
·你值得我团结吗?
·刘晓波的狂妄
·信必安:“我认识了更高的真理”(东海附言)
·敢问基督徒:大舜真的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吗?
·冯学成:天堂地狱一肩挑(东海荐读)
·通亦乐,穷亦乐
·道德大棒来了
·z为孔孟讨东海贼枭文(东海附言)
·z黎文生:希望在儒家
·自杀是一种犯罪
·z邹生:赞叹大良知学
·《开国》
·胡平一言三错误
·良知期待你的支持和信仰
·万岁、万岁、万万岁!
·老黄:你們可別再錯過了
·自由专制不兼容-----复徐水良
·牛客人:谈谈我对儒家的认识---答东海一枭
·揽风驻云 :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毫无疑问的问题
·佛门大德的迟重
·枭声重发:亦开风气亦为师
·冒名文章寻找作者
·该执著还是要执著
·中华文化最大的敌人!---兼斥领袖徐水良
·良知大法
·东海老人:只有中共转身,绝无东海摇身!
·草根:给胡平君和东海一枭君启蒙(东海附言)
·谁“代表”东海参加了这个峰会?
·在义理上不容丝毫苟且-----复牛客人先生
·父父子子君君臣臣
·魏京生们的“领袖风范”!
·魏京生们的“领袖风范”!
·黎文生:反儒者为什么那么愚蠢!(东海荐文)
·东海老人:畜生别与佛爷奢谈平等
·东海老人:《转型期》
·东海老人:给我一滴还你汪洋
·东海老人:向净空法师致敬
·黎文生:中华之“道”与民主自由矛盾吗?(东海荐文)
·儒家的修行
·也讲一点道德常识
·谁把力气使错了地方
·东海老人:我说要有光就会有光
·翟鹏举:再向东海老人开一炮(东海附言)
·Goal:答东海一枭(东海附言)
·飞龙在野:儒家民主主义是中国的希望(东海附言:颇有见识,值得一阅)
·有无神不重要,谁是“本”才重要
·黎文生:道理的大而不当与狭小偏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一人品有俗雅,心灵有脏净,文字本身却是没有俗雅脏净之分的。然古今不少作家学者见不及见,往往患有文字洁癖,见不得俗字、脏字。连堂堂大诗人刘梦得都未能“免俗”,在用字方面未免小家子气。据《邵氏闻见后录》载:

   “刘梦得作《九日》诗,欲用‘糕’字,以《五经》中无之,辍不复为。”宋祁有诗笑之:“刘郎不敢题糕字,虚负诗中一代豪。”

   因为《五经》中无糕字,写诗时就要避忌,这才是真的俗。感情须避粗鄙、思想须避空疏、境界须避卑陋,俗气俗意俗趣,固不可不避;但于大诗人而言,俗字俗词俗事,却不必避忌。

   不但不必避,而且完全可以化俗为雅。俗事俗韵俗趣,也都能化而为雅。就象一个大火炉,无论什么破铜烂铁臭袜子扔进去,都会化作光明一片。如明陆明雍诗镜总论曰:

   “诗有灵襟,斯无俗趣矣;有慧口,斯无俗韵矣。乃知天下无俗事,无俗情,但有俗肠与俗口耳。古歌《子夜》等诗,俚情亵语,村童之所赧言,而诗人道之,极韵极趣。--------大抵率真以布之,称情以出之,审意以道之,和气以行之,合则以轨之,去迹以神之,则无数者之病矣”。

   结论:格雅无俗字,心净无脏言。

   二古有刘梦得大诗人望“糕”而逃,今有刘大生大教授闻“滚”而怒。

   枭文结尾《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引用保罗之言“女人从教堂中滚出去”并学舌曰:“小人从儒家及自由派中滚出去!”这个“滚”字被刘大生教授死死盯上了,在《莫当伪道德的牺牲品——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中批道:

   “伪道学调门越高,也就越容易唱错了音符。因此,余樟法先生骂到最后就在无意中玷污了孔子,玷污了保罗,还玷污了自由。一声“滚出去”导致前功尽弃,道貌全无。”

   又在《关于“庇护一切人”及“有教无类”小“启”刘大生教授》跟帖“再解释几句”道:“这不是什么翻译学的问题,这是文明程度的问题。滚这个词无法翻译成基督语言,也无法翻译成佛教语言,甚至也无法翻译成英语。因为,这是一个产生于中国的极其低级的世俗语言。”又问:“如果小人必须‘滚出去’,那么那些满口脏话的人又该如何呢?”

   全是混扯。历代大儒讲理也重礼,但并非绝对不骂人---有时不骂反而是不合礼的。上到孔孟、下到熊牟等大儒骂起人来都够凶呢(详见枭文《孔夫子与牟宗三之骂》)依刘教授的标准,孔夫子岂非成连小人都不如的“满口脏话的人”了?

   佛教特别恶口粗语但也不绝对化。佛陀弟子阿那律陀尊者,因听世尊说法而打盹,被世尊骂作畜牲种。他即发愤修行而证果,可见“骂人”也是渡生的一种方便。禅宗更有喝佛骂祖、非经毁教的传统,发挥到极致时,居然说佛是“干屎橛”…,低级乎世俗乎?

   据说刘大生是党校教授,不懂上述道理,情有可原。

   至于保罗原话是什么意思,他叫“女人从教堂中滚出去”,是否“因为这里有危险”,“滚”是否翻译错误,甚至保罗说过这话没有,我说了:不敢妄断,交给专家去研究吧。但我尽管不懂英语,却也可以断定,英语中是不乏脏话及“极其低级的世俗语言”的,岂有“滚”字容不得?

   三文字洁癖与道德洁癖不一样。

   道德洁癖者,固嫌狭隘,却也清高;没有一定的道德作后盾的文字洁癖患者,只会在“文字”表面做文章,往往只是一种伪高雅、伪礼貌,矫揉造作装腔作势,严重者流于三无牌角色。如果碰上不平事,高尚勇敢者会上前打抱不平,道德洁癖患者也有可能上前干涉,三无牌的文字洁癖者则往往会去指责打抱不平态度不好、语言不雅等。俗话对这类人物有个专称,叫装逼犯。

   特权分子及党用文奴阵营里,自私主义与本能主义队伍中,这类装逼犯特别多。因为此辈往往思想道德品行皆卑卑不足道,除了在文字礼貌等表面功夫上装装逼,还能装什么呢?例如范跑跑,弃学生而跑是其动物本能(绝非人之本性)使然,偏要号称为自由正义而跑,这就是装逼了。,有一段网言,不知作者是谁,录下共赏:敬重牛比、厌恶装比、怜悯傻比、鄙视贱比!刘大生教授辈见了,难免鼻歪眉皱,为之跳脚,老枭读罢,却是深有同感,为之击节。牛比难逢难遇,傻比、贱比及装比犯则遍地都是,令人凄凉四顾慷慨生哀啊。

   值得一提的是,心净无脏言,心脏则无净言。内心如果低俗下流或龌龊阴暗,最干净高雅的语言文字,听读起来也会给人低俗下流龌龊阴暗之感。我曾严厉指出,某些儒者在严肃的义理批判与争鸣中,不仅喜欢毫无实据地臆测对方动机、心态、生活处境乃至家庭生活,还喜欢歪曲伪造对方的观点,与御用文奴、党用儒奴如出一辙。尽管此辈都很强调谦虚与尊重,都喜欢用先生、您等尊称及在下、敝人等谦词,所作文字的语气也都很柔软,可是,那种内在的低俗阴暗,那一股伪腥腥脏兮兮的味道,却令人作三日呕!

   五最后还要说明,关于骂人和用脏字,我有三原则:

   一是有节制,可偶一为之,“不可旦旦而伐之”(伐原意为砍伐,兹转为伐善之伐);二是要骂得有理有节有水平。对讲不成理、恼羞而怒的胡骂乱骂瞎骂一气,我是特别反感的,如郭松民之骂,把自已弄得象市井泼妇似的,就太蠢笨太失败了。在那种场合,完全可以温柔敦厚地将范跑跑驳得哑口无言的。

   三是倡导“雅骂”,骂得有典故,有来历,俗字脏字有所本,让对方无把柄可抓。例如“小人从自由派中滚出去!”是化用保罗之言“女人从教堂中滚出去”的。刘大教授傻乎乎地乱抓一气,以为可以让老枭“道貌全无”了,反而自暴其内在之浅陋、面目之不雅,哈哈哈。2008-6-17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