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一枭(余樟法)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附言:九狮山民网友赏和枭诗,渐成“系列”,其中有和《岁暮邕城闲居偶成》二首,思深意长,尤契枭心。附上东海原作、众友和作及点评志念并共赏。东海老人2008-6-16

   九狮山民:敬和枭兄原玉悬羊卖狗意如何?恩怨皇家弹指过。古道昏鸦枯木老,東风殘照血痕多。横磨十万除妖剑,酬唱三千猛士歌。独立苍茫舒望眼,倩君赤手挽天河!

   失马亡羊更若何,尸山血海屡经过。济时唯有仁風振,救苦全凭众策多。掀屋方惊太上怒,忧时休唱伯鸾歌。纵撗心事连台海,灵鹊东来可渡河!

   附东海诗:《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其三吁天拍案欲如何,忍看堂堂岁月过。路远常愁同道少,忧深每恨见闻多。 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昨夜群英齐梦醒,满天风雨度黄河。其四:心雄无奈运乖何,岁岁新年客里过。唱和徒夸交友广,牢骚只为读书多。难弹古调成时调,惯听颂歌为楚歌。黑雾弥天尘满地,凭谁健臂挽银河。

   附二:诗友和诗诗与刀:厮声怒吼又如何?日日浮生别样过。祖国沉沦谁感兴?江山忧患恨嫌多。一天风雨人无泪,满座乌纱鬼唱歌。酒肉朱门随处是,文章粉墨饰云河。

   诗与刀:再叠前韵和枭兄:百感江山一痛何,年华如血又经过。蓬篙霸道前途黯,魑魅横行小鬼多。 我自仓皇迷失路,君应慷慨放声歌。乾坤只手今安在?倒蘸天河为洗河!

   净心斋主人:闲居偶成 和枭君邕城原韵,戏作谁怜韩信叹萧何,独慕张良拾履过。 摆酒平明嫌醉少,闲云无故怨风多。 枭雄又起忧天调,净主偏吟避世歌。 东海掀涛波浪涌,可曾涤荡旧山河。

   镜风:伤情 昏灯摇曳竟如何?多少光阴醉里过。 玉镜每怜双靥浅,红笺已损半生多。 霏霏玉雪击肿脸,凛凛天风作浩歌。 欲问谁人同夜咏,年年只影对星河。

   骂世 世事逐波曾几何,惯将"智略"等闲过: 杀鸡不见效尤少, 除莠时闻抗体多。 国有蠹虫遗秽迹, 剑无磨处哭长歌。 今夕犹梦擎天手, 滚滚风烟照史河。

   参禅 虚空七尺恋而何?励志更从当下过。 卷底沉思魂梦浅,枕边对镜话头多。 锥心猛进圆通义,见性时闻天籁歌。 究境原非生死意,坐拥风雪下禅河。

   岁暮邕城闲居其四:心雄无奈运乖何,岁岁新年客里过。唱和徒夸交友广,牢骚只为读书多。难弹古调成时调,惯听颂歌为楚歌。黑雾弥天尘满地,凭谁健臂挽银河。

   附三:网友点评江婴:人皆嫌见闻少,君独恨见闻多。此见闻非彼此闻也,多则悲愤亦多矣。莼鲈归客:尾联几可传世。

   象皮:最后一联的确好。

   落花风雨:比照颈联看,颔联略弱。老枭诗自有一番况味,尾联当可传世。

   辽东散人:恨无恨处,舞剑为诗;悔无悔处,杭育狂歌!真性情语啊!

   音信: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这句我喜欢,简单但很有感染力。

   森贺:诗人悲愤快语,诗泪交迸,恨不能按剑而起,既豪且壮矣!

   穿墙屁:好一句“满天风雨度黄河”! 既有“暮雨撒江天”的氛围,又有“雄师过大江”的雄浑,更有“易水勇士“的气魄。我喜欢这一句。

   LittleFish:就诗而言,我认为这首诗还是不错。有几个好处:一是篇章上的,尾联异军突起,但又合乎前文的情理,读起来的确有一种壮气,不然就还是牢骚牢骚不停地牢骚了。二是颈联的确生色。而且能细看——细看:“诗无处写”对于老枭来说的确不是虚言;“泪不能流”也符合老枭身份。若是换个人,“诗无处写”很可能只是矫情。当然也有些不够好的地方。比如颔联就比较一般,不能说差,但也不能说好,至少我没看出好在哪里。另外“吁天拍案”也比较抢镜。老枭若肯稍多用些“兴”法,诗的层次感会好很多。这首则是个反面例子。另外还有些不便褒贬的东西,比如尾联。我欣赏尾联,是从章法角度,但从文意、诗意来看有些不明白——“昨夜群英齐梦醒”,这情况我不太相信呢 。梅花院落:由于后两联的弓张弩拔,我想这诗是志士如秋瑾、闻一多、方志敏类人的慷慨高歌,对黑暗现实的奋争。因此非写境,是上佳造境。当然也可以由写史而鉴今,英雄百年同慨。吁天拍案欲如何,忍看堂堂岁月过。——这是在当时黑暗的现实情况下,革命志士常会产生愤慨。着笔已见人物之形象。路远常愁同道少,忧深每恨见闻多。——本来这一句句式太过常见,但要在此描摹志士的真实所见(官吏横行,社会黑暗、人民处于水深火热)和真情实感,也自忧情昭昭,沉痛无尽。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这一句句意、表达与气势实为上好,表达在黑暗社会现实下,英雄无可作为的愤懑。读来沉痛、压抑、隐忍、渴望,终于在尾联爆发。昨夜群英齐梦醒,满天风雨度黄河。——这一联直读得我血脉喷张。我解是:忧国忧民的群英,不得报国之郁闷使他们常常难以安然入眠。夜来大风雨,懼然惊起。他们齐梦醒,夜不成寐,是为了同一个燃烧的理想啊!满天风雨,预示将要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这联应该这样解:群英被风雨惊醒,振身而坐,看到大风雷雨已经震撼了抑压、腐败的旧社会!何等振奋!何等令人豪气勃发!何等令人回味!要是我在那个年代,定已拔枪狂啸了!老枭把这联解为英雄一窝蜂半夜挤着度河,毫无余味,简直是化神奇为腐朽,点赤金成烂铁。总之,从章法上,起句之后,承而不转,逐渐推高,到末句爆发,是一上佳之作。

   山居读易生:众网友对此诗好评如潮,老道却以为这是一首烂诗,呵呵。说其烂,并不在文辞工夫,而是立意。老道以为立意乃诗之关键,立意高,词稍逊亦无妨。起首“吁天拍案”,凸显拔剑张弩;次接“堂堂岁月”,诗味荡然无存。二三两联,因见闻而生愤怒,由牢骚竟期乱世,如此立意,真下下也。“满天风雨度黄河”,亦是化“满城风雨近重阳”而来,手段太过明显。莼鲈归客谓“尾联几可传世”,象皮谓“最后一联的确好”,不由使老道对他们“另眼相看”了。不过依老枭个性,拍马未必领情,呵呵。

   一家村主:枭诗“路远常愁同道少,忧深每恨见闻多”一联,“同道”“见闻”失对。且“见闻”是中性词,“见闻多”不见得使人忧深,不如改为“异闻多”。“同道少”对“异闻多”,“同”对“异”对得更工整。一点浅见,枭兄见笑。

   牛钝:此首的可做枭诗压卷。唯“忍看堂堂岁月过”一句中,并无作者自己解释的“堂堂岁月等闲过”之意,然此微暇,不足深究。尾联“昨夜”二字已点明是梦境,“群”“英”“齐”“梦”“醒”五“毒”俱全,恐怕永远都是梦境罢“忧深每恨见闻多”,为人所不能道。“诗无处写横磨剑”,我等并不曾磨过剑,但总算磨过菜刀,倘若格一下物,则剑也一定是横磨的,然此处下一“横”字,已将作者满腔悲愤,已不是写诗所能排遣者,表达的淋漓尽致。结句造语雄奇,可颉颃古人。

   东海一枭:此诗是《岁暮邕城闲居抒怀》系列组诗之三,出贴之后,网友们对之评价颇高,我亦颇以优秀自许。唯阿夏有意无意地曲解其意、死解其句,冷嘲热讽了一番,倒也好玩。首二句写作者岁月蹉跎、壮志成空的惋惜忧愤之情。前句既有动感,又有悬念,起得灵动;后句堂堂二字,阿夏以为是凑数,其实少它不得。堂堂有庄严、阵容壮大、有志气有气魄等含意,以堂堂形容岁月,有韶华壮丽、气概堂皇之意。猥琐、苍白的日子,白白过了也就算了。堂堂岁月等闲过,岂不痛煞人也么哥?颔联承上,接着写愁之大、忧之深。想行“道”吗,不但道远难达,而且同道之人太少;想好好闲居独善其身吗,偏偏知道太多丑恶的内幕、惊人的真相,身闲心难静。颈联是此诗着力重点。上句暗用了鲁老爷子“好句吟成无写处”的诗意。阿夏笑道:诗你写就是,不是写了吗?这就问得太浅薄了。我的意思是,世界虽大,媒体虽多,却容不下我吐真言抒真情探真知的一支笔!于是只好寻出古剑来磨啦。别问我有没有这么一支剑,剑在我心里;别问我磨剑干什么,丑恶的东西有时需要武器的批判!下句,为什么泪不能流,男儿有泪不轻弹吗,怕妻子儿女笑话吗,或者,只许假笑着歌功颂德不许流泪给当局抹黑?为什么放歌,长歌当哭吗,以歌抒怀吗?读者自己去领会好啦。结尾写我梦情景:沉睡的国人终于醒来了,满天风雨声、黄河波涛声中,一群群英雄人物飞度而去…,这是一个多么壮观的镜头啊。不必问作者是否其中一员,更不必问群雄冲风冒雨深夜度河要干什么,只要想象一下这个镜头足矣。可惜,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幅作者梦中的幻境罢了,从而倍加衬出了国人的醉梦昏昏、现实的死气沉沉,衬出了作者落寞、哀忧而又无奈的心情,可谓以乐景写哀,倍增其哀,以壮景写郁,倍增其郁。略解拙诗,想到不但思想上少同道,感情上乏知己,艺术上也少赏音,不禁长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