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友情提醒:本文采用了不少儒学特别是理学的特定概念和词汇,因大多在旧文中有过解释,这里就不一一说明了。缺乏儒学基本修养的普通网民不易读懂,请不必点开或读下去吧。

   一知识分子是一个历史的文化的范畴,在不同历史时期和文化背景下,其界域和定义有所不同,一般泛指受过专门训练,掌握专门知识,以知识为谋生手段,以脑力劳动为职业的脑力劳动者和专业技术劳动者。

   相对于知识分子,我提出“知道分子”的概念。

   这里的道,指的是生命本性与宇宙本体,即《论语》“朝闻道夕死可矣”的道,即子贡所说“不可得而闻也”的“性与天道”。其实“夫子之文章”、之生平言行,何尝不是“性与天道”的宣说?子贡听不懂罢了。《周易》认为天之道是阴与阳,地之道是柔与刚,人之道是仁与义。天地人之道其实是一而三、三而一、“一以贯之”的。

   所谓“知道”,就是要知人、知地、知天、知“一”、知宇宙生命大系统的最高秘奥。尽管在国外,知识分子还应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带有相当的“公共性”,而古代知识分子(士)往往多有以天下为己任的抱负,一般而言,仍属知识分子而非“知道分子”。

   二孔子曰下学上达。知识是“下学”的事,“道”是“上达”的事。“上达”者必能“下学”,“下学”不一定能“上达”;理学言理一分殊。分殊是“下学”的事,理一是“上达”的事。知“理一”者必知“分殊”,知“分殊”不一定知“理一”。如果说知识分子是专才的话,“知道分子”就是通才。知识分子不一定是“知道分子”,“知道分子”则大多是知识分子(象慧能那样不识字的“知道分子”,古今中外毕竟寡见)。

   程朱理学有居敬穷理之说。朱熹说:“学者工夫,唯在居敬穷理二事,此二事互相发。能穷理,则居敬工夫日益进;能居敬,则穷理工夫日益密。”(《朱子语类》卷九)“居敬”原出于《论语-雍也》:“居敬而行简”。其意“言自处以敬”(朱熹注)。“穷理”见《易-说卦》:“穷理尽性以至于命”意谓“穷极万物深妙之理”(孔颖达疏)。

   “居敬”是向内反己,“穷理”是向外逐物;“居敬”属于道德修养,“穷理”属于认识方法和学识智慧问题。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居敬则穷理功夫益密,穷理则居敬功夫益进。知识分子注重穷理而缺乏居敬,重用轻体或有用无体,只有“知道分子”才能既居敬以立我大本,又穷理而达其大用。

   知识分子中有真人善人君子也有伪人恶人小人,“知道分子”一定是真人善人大人(大人,比君子更君子)。如不知“道”,不论具有多么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带有多么丰富的“公共性”,都不属于“知道分子”------只能说是知识分子群体中的真人善人君子。

   黄宗羲曰:“大丈夫行事,论是非,不论利害;论顺逆,不论成败;论万世,不论一生。”(《宋元学案》)说得好,仅论利害论成败论一生,一般知识分子;论是非、论顺逆、论万世的大丈夫,堪称知识分子之大者,是否“知道分子”,尚有可议。“知道分子”有经有权、经权结合。论是非顺逆万世,是经;同时适当考虑和兼顾利害成败一生,是权。

   三枭文《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将龚自珍列入二三流之间人物,引起趁活打劫网友不满,为之辩曰:

   龚自珍的学问,源出于常州今文学派,家学渊源,自有所本,因此很难藐视。清代的今文学,属于跪着造反的考据家,虽然跪着,但毕竟造反,其见识比之俞曲园、章太炎,总要高几个段位。至于鲁迅和李敖之流,学近章太炎和胡适之,但人品、学识明显低下,不说也罢。

   “趁活打劫”大有学识,但在这里所言有误。《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主旨是谈论“性与天道”,在这个层面,龚自珍虽于外王学有所研究,与“性与天道”尚隔了不止一层,如断以二流,未免褒奖过度。二三流之间,是恰恰好。

   荀子虽是外王学大师,在儒门中仍属二流人物,他对人性的认识偏而浅,把人性定义为人的自然属性,只知习性而不识本性,一言性恶真成谬啊,其后学流而为法家,其弊无穷。

   龚自珍、荀子都属于大知识分子,属于知识分子中的真人善人大人,但与孔孟程朱阳明等“知道分子”相比,其真、善、大的程度仍大有不足。2008-6-11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