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特权论》作者光明磊落的从商实践(图)]
陈泱潮文集
●台湾2012总统竞选视频集锦
·2012總統大選電視辯論-01.视频
·2012台湾總統竞选辯論视频.4.5.6.7.8.9.10.11.12.13.14.15
·ZT中华民国首场副总统辩论会 聚焦民生、内政
·“蔡英文最新競選廣告-《國家因你而偉大》”(视频)
·台湾总统竞选人第二轮辩论视频
·李登輝:讓蔡英文帶領國家實現人民的願望(視頻·多圖)
·ZT國際觀選團等客觀評價臺灣2012大選及臺灣未來
·蔡英文败选感言及中国微博对蔡英文败选演说的评论掠影
·馬英九發表勝選感言(視頻)
·台湾2012总统大选各方表现都很成功
·民主论坛 2012.1.14 电子日刊
·“幸亏中国有个台湾”微博疯传大陆!
·洪哲胜:“中共是这次台湾大选的最大赢家”
·蔡英文闪电成立“小英办公室”布置2016选战
·民主女神頌——蔡英文敗選了,民主女神誕生了!
●今日小岗村——广东陆丰乌坎村
·陈泱潮就【烏坎事件】致函胡、温、习近平、汪洋(视频完整版)
·【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是救世救心拯救中国的唯一良方!
·陈泱潮2011圣诞节再致广东省委书记汪洋
·北京专家学者高度评价“乌坎转机”
·陈泱潮对乌坎村这次选举的评论
●2012年春天中国的雷声
·沙叶新:温家宝有勇有诚何来演戏之嫌(图)
·薄熙来事件凸显政改必要性/4.20民主论坛精要
·他为什么要抛弃共产体制?(图)
·王康:我为什么接受外媒采访?(图)
·多名官员受惩处 乌坎效应能广传?(图)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陈破空
·纪思道:薄案昭示中国政治模式绝对是气数将尽
·今人不可不重视的神传世界末日预言(视频)
· 于浩成谈"所谓胡温政改"
·国人应看清具有法西斯倾向的血统论太子党们的阴谋
·今日当政者的伟大觉醒
●變數
·閃爍着胡耀邦精神的胡德華重要講話
·陈子明:胡德华射出了响箭
·ZT 蒋经国说: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谢选骏:习近平就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早在苏东剧变前就在倫敦出版發行的《特权论》英文精平裝本(4图)
·《圣灵福音》第二版图片
·习近平及反马克思投机者应读:列寧扭曲馬克思的騙局
·中國人民正在快速覺醒
·历代王朝灭亡前十大征兆——据说转了一亿次(图)
·解放军已成空茅部队 还能保卫国家吗?/汉评
·钟沛璋:记住历史,六月飞雪 /
·王小石犯欺君之罪:俄罗斯现状-世界银行报告(转载)
·ZT薄熙来快审完了,中共有办法止疼疗伤吗
·對原北京四五論壇召集人之一呂朴先生的建議
·劉亞洲,你要明哲保身,不放屁會死?
·一份坚决反对倒退逆流的《万言书》
·李洪林访谈(下):改革就是重回人类文明大道
·歷史圖說蔣介石和毛澤
·在“保衛毛主席”口號下的血腥罪惡
·中國悖逆世界发展潮流,距离人类文明越来越远
·习近平中共党应读应反思:丧权辱国的《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
·ZT习近平难回避“政治体制根本变革”/熊飞骏
·形勢比人強,中共越來越難以承受不變不行的壓力
·ZT乌克兰防暴警察齐刷刷下跪道歉
·ZT纳粹德国是怎样控制舆论的
·可悲的中國;2013年中国国情数据
·余杰:拜登原来不是习近平的老朋友
●變兆
·ZT中国将大变要站在正义方
·ZT中共中央怎么了?习近平摔杯子李克强拍桌子
·中共面臨日本極其巨大的挑戰和壓力
·张鸣:学界在民众眼里已经很贱
·列宁导师明确预言一党专政注定短命终必土崩瓦解
·从外部,看内部——写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鲍彤)
·大陆疯传三中全会公报热辣点评 针针见血
·一个全面强化维稳的决定——再读三中全会《决定》/鲍彤
·张伦:习仲勳纪录片不符合官方调门
·人民论坛杂志:宪法政治开万世太平之路(摘選)
·財政部:中國經濟「現行版」已難以為繼 要打造升級版
·刘亚洲說人話:美国真正的可怕之处不是军队与科技
·ZT俄罗斯之声等反击CCAV
●山雨欲來
·《大变革与新文明》四论新甲午海战
·誰在壓搾中國人民——秘而不宣的中国最新国情数据:
·從國賊館內幕看《國賊論》(2图)
·“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不當站的地方”明確應驗了(1圖)!
·隻手难遮天:中国将大变
·專制不除,中國無望:高考零分作文就像是一面镜子!
·吹响保卫香港实行真普选的集结号/陳維健
·世界上有哪一个政府敢于如此挥霍民脂民膏?
●推文
·制度性贪腐只有制度性反贪肃腐才能根治
·中国经济暴起暴落颓势已现!出路何在?唯有政改!
·今日中共国体制下的军队只具有一触即溃的战斗力
· 中共激活日本武士道精神强化美日军事同盟的“妙招”
·我的祖國何時才能終結黨國體製得見光明?
·大时代需要实践的大思想何在?
◇◇◇◇◇
▲中共18大前疾呼卷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一
·1.今日伟大历史人物应有的大手笔
·2.历史证明【维稳路线】是必然覆亡的路线
·3.历史的辩证法:维稳必亡,民主永生
·4.其次才是人事安排问题
·5.“科学发展观”必须有体系化社会科学理论的支撑
·6.“摸着石头过河”的【盲人瞎马政治】应当休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权论》作者光明磊落的从商实践(图)

——全益(集团)公司缘起、组织结构、注册资金来源、引进400万资金的用途与结果


   陈泱潮(陈尔晋)
   2008-6-18

一、全益(集团)公司缘起:

   因为我1991-4-3出狱后,按照中共中央安排,云南省司法厅已经把我送交辽宁省公安厅,由辽宁省公安厅负责对我的监控。而辽宁省害怕我这样一个“头上长角身上长刺的民运祖师爷”到时候在东北搞“地震”,所以生方设法要把我这个“大定时炸弹包袱”甩掉。因此当我回故乡的时候,他们有意不把中央有关对我严密监控的规定通知云南。加上斯时全国正在劲吹邓小平南巡讲话“不争论、不问姓社姓资”的风,宣威人大都知道陈(尔晋)浦(卓琳)两家是世交姻亲,而且,重要的是,乡亲们知道我因为写出《特权论》上书毛泽东,在胡耀邦主持中央工作时调到中央机关从事理论政策研究工作,干部群众大都认为我是推动改革开放的先行者……由于以上种种原因,我才得以“杀回马枪”钻了这个“空子”,创办了全益(集团)公司。

二、全益(集团)公司的组织结构——公司董事会由当时宣威几家重要的企业法人代表组成:

   宣威钢铁厂厂长耿成万(党员、劳动模范、优秀企业家)、周蓉珍(宣威榕城联营社经理、全国新长征突击手、全国三八红旗手、云南省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宣威政治协商会议常委、优秀企业家)、宣威铁工厂张家龙厂长(党员、优秀企业家)、宣威榕鑫冶炼厂厂长耿正先(优秀企业家)、宣威鹏程中医院院长傅安(党员、优秀企业家)。
   董事会选举我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全益(集团)公司名誉董事长由我出面聘请了担任过12年云南省财政厅副厅长、厅长的赵华先生担任。
   全益(集团)公司顾问由我出面聘请了前中共中央宣传部新闻局局长、中国新闻通讯社社长、中国新闻学会会长、国家出版署特邀顾问钟沛璋先生(详见附件1:《胡耀邦谈陈尔晋(陈泱潮)》;附件2:《全益公司顾问钟沛璋先生近照及简介》)和宣威市刚刚卸任的人大常委主任宰顺祝先生担任。

三、注册资金来源:

   全益(集团)公司注册资金由以上企业固定资产和所承担的流动资金经工商管理局核实构成。

四、引进400万资金的用途与结果:

   全益公司员工竭尽努力昼夜抓紧,边立项、边审批、边征地、边建设,国营企业建同样的厂需要3年多时间,而全益公司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将当时宣威境内可说是规模最大设备最好的铁厂建成。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正负有剥夺政治权力5年附加刑遭到中共严密监控、被中共打入重点另册的“‘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给‘两非’提供了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的《特权论》作者陈尔晋,大无畏地选择全益冶炼厂于1994-6-4点火开炉投产……
   
《特权论》作者光明磊落的从商实践(图)

   you have uploaded successfully.

附件1:胡耀邦谈陈尔晋(陈泱潮)


——摘自《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13、14)

   
    陈泱潮(陈尔晋)
    (2005-11-20)
   
    ~~~~~~~~~~~~~~~~~~~~~~~~~~
   目录
   
    引言
   
    上篇
    1、我的“或从王事”(推背图47像讼卦爻辞)传奇经历
    2、中共决策层赋予筹建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的任务
    3、张黎群先生概况:完全可以说是胡耀邦先生的心腹股肱重臣
    4、中国青少年研究所名副其实是“庙小神灵大”
   
    中篇
    5、我被物色到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的缘由
    6、深刻难忘的第一印像
    7、不耻下问,虚心追求新知
    8、热情支持首都高校自由竞选人民代表
    9、改革开放后鲜为人知的第一次学潮
    10、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的第一次公开亮相
    11、“我们党对农民是犯了罪的!”
    12、行船偏遇打头风:忽遭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之变!
   
    下篇
    13、又经10年铁窗烈火熬烤之后,重见张黎群先生
    14、“您的那位学生说的很透彻……实在是三难得啊!”
    15、耀邦最后岁月两首有关文章、理论、学术的诗词
    16、泪撒耀邦书房
    17、胡耀邦的遭遇甚于屈原尽忠受谗的遭遇
    18、耀邦才真正是生的光荣、死的伟大!
    19、真是胡耀邦传人,就必须下决心、有行动,切实执行胡耀邦政治遗嘱
    20、胡耀邦的政治遗嘱
    21、本文和《特权论》是对胡耀邦政治遗嘱的有力佐证和诠释
    22、张黎群问:谁有福气来摘取开创党团宪政民主万世基业的桃子?
    23、胡耀邦是中共的异数
    24、胡耀邦~张黎群先生们的局限
    25、今日中共已经病入膏肓,不可救药
   
    ~~~~~~~~~~~~~~~~~~~~~~~~~~

13、又经过10年铁窗烈火熬烤之后,重见张黎群先生

   
    我这次重新入狱,从1981年4月4日~1991年4月3日,一天不少,整整10年。出狱后直到邓小平南巡讲话,仍然如同在狱,受到十分严密的监控。为了不给别人增添麻烦,我未能及时和青少所的故旧领导取得联系。
   
    直到邓小平南巡讲话传达之后,对我的监控有了一些松动,我才到北京万寿路甲15号张黎群先生的家中,去拜望张老。
   
    经过如此巨大的变化,一度巍巍然不可动摇的前苏联及其东欧所有卫星国家,都已经实现了向民主化的和平演变,事实有力地证明了我《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特权论)的论断和预言的正确性!而耀邦先生已经去世,邓小平89/6.4悍然开枪镇压学生运动,而我自己又经受了10年铁窗烈火的熬烤,母亡家破妻离子散,满头白发……
   
    在询问了我的一些情况之后,张黎群先生非常惋惜地对我说:“你怎么能去搞组党活动呢?这使我们,使耀邦都无法为你讲话!否则,凭你的才干经历,凭你和他家(他边说边用手指着他客厅壁上挂着的一幅邓垦写的条幅)的关系,你这10年要为国家做多少事……”

14、“您的那位学生说的很透彻……实在是三难得啊!”

   接着,张黎群先生又拿一张他在胡耀邦先生去世前不久,在胡耀邦先生书房拍摄的照片说:“就在这次我去看望耀邦时,他还提到你。说:‘还是您的那位学生说的透彻。我们党的问题,国家的体制问题,马克思主义三个组成部分的发展问题,他都说的很透彻……这个人真是文章难得、精神难得、人才难得!实在是三难得啊’……”
   
    这使我不禁想起在我们这批民运骨干被抓之后,耀邦提出的三宽方针:宽容、宽和、宽松;不禁使我想起耀邦在位的那些年,每年特别是有大一些事情的时候,例如1982年修改宪法、1983年严厉打击刑事犯罪、1984年整党宣布胜利结束……都有北京来人到监狱询问我有些什么想法,我隐隐感到耀邦的关注,所以我都直言不讳。
   
    例如,1984年宣布整党胜利结束那次,谈话之后,我还交给来人两大册精心分类编辑好的剪报,通过这些很有内在逻辑联系的勒要勾玄主题明确重点突出的剪报,不仅一目了然看得出党的腐败在加剧,而且,我把我对他们谈过的对宣布整党胜利结束的看法和主要意见,又白纸黑字明确写在扉页上:

“陈尔晋狱中对中国共产党宣布整党胜利结束的看法和意见


   整风这种方式在共产党没有取得全国政权、没有掌握政治经济合一这种生产方式操控权的时候,在强敌压境、生死攸关之际,或许有效。但是,存在决定意识。共产党进了城,建立了政治经济一体化的生产方式,在有了政权就有了一切的情况下,共产党掉进了特权腐蚀剂中,根本不可能通过整风的方式来避免共产党的腐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让我们看看建国以来,共产党历次的整风效果吧:1957年整风,整出了老虎屁股摸不得风和假话风,大大伤害了国家的元气!文化大革命整风,整出了派性风和个人迷信风,全国大发疯!这次是第三次整风,整出了什么风?在我看来整出了破伤(商)风——全党以权谋私、以权经商,大刮特刮比以往任何一个时期都更为严重的腐败风!如果再不重视我在《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一书中提出的问题,如果再不弄清现存社会主义社会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的特定内涵,不及时进行民主化改革、不及时建立民主制度,如果再继续迷信整风可以防止中国共产党的腐烂变质,我断定:在宣布第四次整风的时候,中国共产党就一定会中了风!

——陈尔晋写于云南省第二监狱”



与此同时,我还写了一篇长文:《弄清现存社会主义社会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内涵刻不容缓》交了上去……

   
    正因为有着以上这些证据确凿的事实和故事,我才敢于在《问胡曾谁最具变数?——也谈曾庆红的历史机遇》一文中强调了这样的话:
   
    “在今天提出:‘我们要学习胡耀邦同志锐意改革、勇于创新的思想境界……博览群书,追求新知……’意味着什么?敢不敢像胡耀邦阅读《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特权论》)一样,正视共产社会制度必须进行民主革命建立民主制度的必然性?敢不敢正视《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特权论》)关于现存共产社会制度势必产生官僚特权阶级的明确论断?敢不敢按照《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特权论》)所指出的方向,建立民主制度?”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全文)]请看http://boxun.com/hero/2007/chenyc/42_1.shtml )


附件2:全益公司顾问钟沛璋先生近照及简介

   
《特权论》作者光明磊落的从商实践(图)

   you have uploaded successfully.
   钟沛璋先生是浙江镇海人。1923年生于上海。1943-1946年就读南京中央大学,上海交通大学。1939年由吴学谦介绍入党。1946年在上海创办中联广播电台,并任台长。1948年起任《青年知识》半月刊主编。电影《永不消失的电波》即以他和夫人陈敏女士(人民日报高级编辑、首都女记者协会副主席)地下工作的真实故事为原型。1949年创办华东青年报,任总编辑。中共建政后,负责创办了上海《青年报》,任总编辑。后任《中国青年报》副总编辑、副社长,兼团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1958年被打成右派,下放山东。1978年重返中国青年报社任副总编、总编。1980年胡耀邦主持中央工作后,重振共青团,有意建立美国兰德公司那样的决策智囊团,中央决定由共青团中央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联合筹组中国青少年研究所。钟沛璋先生以团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和中国青年报总编的身份,兼任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副组长(正组长是张黎群先生),继后任中国青少年研究所副所长。
   1979年我在第一次出狱、结论待作的情况下,风尘仆仆赶到北京,再次不顾个人安危,乘民主墻还短暂存在的时机,断然决定把《特权论》诉诸人民,贴上了民主墻,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和轰动。钟沛璋先生对《特权论》非常赞赏。在张黎群先生还没有从浙江大学来北京赴任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组长的情况下,就决定并且以团中央和中国社科院的名义,联合发函到我原单位云南省宣威煤机厂,特意把我从云南借调到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工作——当时用人制度还不能从体制外边疆基层企业单位直接调人到首都中央机关工作,更不用说家庭出身是“地主子女”的非党非团人士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