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
陈西文集
·“贵州模式”关于民主维权的一种争议
·维权的另一面: 训练一个知法守法的政府
·民主社会的实质——揭短
·用选票改变中国——地方主义的兴起
·用选票之善驯化枪杆子之恶——陈西北京杭州行(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用选票取代中共的枪杆子
·“89、64”——中华民族一次驯兽的失败史
·人权捍卫者手册(驯兽师手册)
·驯化公权力:到公安派出所维权
·美国之声:贵州民主党批评官方参政党为花瓶
思想与政论话语
·我爱我的祖国,我害怕我的国家
·一个狱中民运分子的自白
·为了人的尊严,我们继续抗争!
·社会主义国家:没有尊严的生命
·蒲鲁东的先见之明
·“11字提案”:官员谈稳定者以国贼论罪
·“自由威胁论”还是“权力威胁论”
·我有两个家
·最值得人人欢庆的节日
·程序比正义更重要 在民主沙龙上的发言
·奉劝共产党人认罪/陈西
·呼唤警察执法与国际接轨
·人类社会最大的金矿就是挖掘“自由”\陈西
·尊重与礼貌的辨析
·论公开性——给陕西民主党人的一封信
·教堂的窘迫与办公楼的气派
·真理的向度
·你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在贵阳民主沙龙活动上
·断送共产党命运的不是腐败
·中国知识分子的终结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 ——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刘飞跃
·狱中的呐喊——“救救孩子!”
·从《约伯记》与许霆案来看文化的社会塑造
·民主社会的开启者——反对派人士——答朱厚泽先生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当暴政践踏民众的鲜血时,民族中总会有极少数良知者站出来敢于面对强权者说“不”!
   面对暴政惨无人性的犯罪我们该怎么办?面对武装到牙齿的匪军行凶我们可以无动于衷吗?当一个民族沦陷在强权者的枪炮声中时,如果所有的人都选择了低头臣服,如果所有的人都选择了沉默不语,如果所有的人都选择了逃避现实,那么这个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八九和平民主的政治运动在天安门遭受“枪杆子”政党镇压后,悲壮血淋淋的消息迅速传遍了国内和全世界。当这悲愤填膺的消息传到我们贵阳时,我们并没有被暴政的猖獗吓倒!而是立马行动起来。第二天,6月5日。“贵阳沙龙联谊会”的朋友们,以及其他各界人士迅速自觉地碰了头,大家希望召开一个会,针对“六四”事件做出道义的反映,集体采取一些行动。
   事后,贵州省贵阳市检察院对我们的起诉书是这样写的:“一九八九年六月五日至七日期间,被告人陈友才(陈西)、杜和平、张新佩、王顺林等人多次召开会议,成立了非法组织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按会议安排,由被告王顺林起草了《告全省同胞书》,陈西起草了《罢工宣言》,同时被告陈西、杜和平、张新佩对《告全省同胞书》进行了传阅、修改和组织打印,在《告全省同胞 书》中造谣煽动,‘政府从外地调集了大批军队,动用了坦克、装甲车、机关枪、武装直升飞机等武器残酷屠杀百里挑一的青年学生,民族的未来。这次血腥镇压造 成成千上万名学生和市民伤亡,造成大规模的流血,这是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事’全省人民团结起来!行动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完成我们新的长城。为反对真正的动乱而奋斗!”贵州省贵阳市中级法院的判决书这样写到:“陈友才(陈西)起草《罢工宣言》煽动‘工人们,用我们的血肉之躯,去向政府请愿,抗议政府的罪恶行径,要求政府否定《人民日报》4、26社论,和对民主运动的一切不适之词’”。
   在这里,我有责任把我们抗暴政,成立“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鲜为人知的事告诉世人,以证明我们这个民族是有希望的。当暴政践踏民众的鲜血时,民族中总会有极少数良知者站出来敢于面对强权者说“不”!当暴政全副武装耀武扬威地占领了和平的街头,总会有人勇敢地站出来举起反抗的义旗!
   中共专制政府为维护他们的一党独裁统治,竟然在街头把枪口对准了在校学生和普通市民,干下了旧军阀都不敢干的千秋留骂名的事。中共的野蛮行径激怒了我们这些身处西南乌蒙山上良知未泯的人,致使我们不约而同的走到了一起。
   当时,尽管贵阳市已经在中共的一片红色恐怖的氛围中,共产党的党军、党警,及既得利益集团内的爪牙们在四处活动,要收集我们这些参与民主运动人士的详细资料,以备秋后算账。知道内情的朋友曾提示我,要我赶快离开贵阳到外地去寻找个避难所避避难。我当时想,我做错了什么?我为什么要躲避呢?
   我追求正义的信念坚定不移,在5月19日,发布了戒严令后我没走,“六四”惨案后也,我也没有放弃反抗,而决心举起道义之旗坚守在文明的阵地上。于是,我与“贵阳沙龙联谊会”的老朋友们在6月5号的上午碰头,并做出决定,立马召集一个由各界人士自愿者参加的会议,商讨如何开展民间抗暴政活动,及相关议题。
   会议日期定在6月5号晚7:30, 地点在我曾居住过的地方,贵州省公安厅在东山脚下的一套单元宿舍楼内。通过分头通知,来参加会议的勇士除了我外,还有浪潮读书会的杜和平、贵阳市高原科学咨询公司的经理张新佩、贵州省党校理论研究所的教师王顺林、贵州省电力局机关的秘书吴郁、贵州省新华印刷厂的团委书记杨хх、某水电安装队负责人刘庭松,以及陶玉平、李传和、孙庭华和他们带来的好朋友十余人等。
   会议一开始,大家热烈议论了当前的形势,把自己所能收集到的情况彼此进行了交换。在会上,张新佩首先发了言,他说:“我们首先要统一思想,是什么思想支配我们来到这里的?我们今天聚集在这里的相同目的是什么?面对暴政我们能干些什么?”我接着发言道:“现在的局势很明显,强权者手握枪杆子向一切异议者、抗议者、和追求民主政治的义士和组织开枪了,我必须告诉大家,今天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是冒着生命危险来到这里的。尽管我们的这个会议是在秘密召开的。因为,中共强权者集团已经不顾及他们平常编造的谎言,不顾忌什么天地良心,他们显露暴虐的本性,挥起杀人的屠刀扑向一切顺服和不顺服的人。况且,我们来到这里正是要反对暴政,正是要以卵击石之势对抗暴政。我相信来这里的每位朋友都是敢为道义而献身的勇士。但是,我们还是要具体的、现实性的考虑一下,我们能做些什么?在学生已经停课回到家和学潮已经被镇压,中国的民主运动再次遭受到暴政打击的情况下,我们该怎么办?”
   杜和平说:“我们已经受够了暴政任意的奴役和宰割,这次全中国人民的企盼、呼唤民主人权的政治运动又遭到中共血腥的镇压,‘你们有什么顾虑还值得沉默吗?不如燃烧起人权的火焰(摘自起诉书上)!’我们是为民主而来,是为抗暴政而来。这就是我们为之行动的共同点和一致处。我认为,我们来自各界,首先我们应该有一个什么形式的组织把我们凝聚在一起,然后我们再讨论下一步的行动。”
   王顺林说:“我们来到这里都是因为我们热爱我们的祖国,爱国应当说是我们每一个公民义不容辞的正当义务。如果说要什么组织形式的话,‘爱国’应在其中;其次,‘自由、民主、人权、宪政、’是我们共同追求的,我们应当取其中之一为代表;然后,表示我们的联合和组织。”在大家共同的赞成下,“爱国民主联合会”便当然成了首选。
   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诞生了!会议完成了第一个议题,接下来,大家讨论了当前最紧迫的任务是什么?大家认为,学生的民主运动已经结束,学生已经无法面对暴政镇压这样的时局。我们应当把注意力放在工人和市民群众当中,抗暴政、反专制、争民主的力量应当在市 民、工人和各界人士身上。为此,我们应当首先去了解大多数市民、工人、民众的动向,同时,我们要准备好相关的宣传资料,以配合下一步的行动。
   会议最后作了人事安排和分工:决定我、王顺林、张新佩三人为召集人,其他的人分成若干小组,以小组为单位到各处去调查了解市民、工人、其他群众团体对“六四”事件的反映,并尽快开展工作。每天晚,碰头一次。主要是汇总情况,做出下一步行动的打算。同时,由我来起草一份《罢工宣言》,由王顺林起草一份《告全省同胞书》。接下来的几天,一直到我们被中共的公安抓捕,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全体成员都投入到了紧张的抗暴政的实际行动中。
   吴郁与李传和开着摩托车奔向了白云区,现在的“贵州铝业集团公司”,使贵铝的工人出现了一次上千人的罢工运动。陶玉平与另外一个朋友就近在小河工矿区活动。贵州省新华印刷厂的团委书记杨хх与一位朋友开展了印刷厂工人的工作。
   先后几天,我们按照约定,我们在我学校的办公室,杜和平家,张新佩家,以及枣山路一位朋友家聚会了数次。其中有两次临时性聚会必须提到:一次是,一名新闻界的朋友介绍一名“贵阳晚报”的记者,以新闻界人士的名誉和我们取得联系。她说:她希望参加我们的活动,并记录下这历史的一页。她参与了我们在枣山路的聚会。事后,这次会议的谈话内容被以录音机记录的形式出现在提审我们的证据中。
   另一次,也是一位朋友介绍,我们在南明区区委的办公大楼与一位自称是“城管办”的主任见了面。他表态,自愿加入我们的组织,并愿为民主事业做点实际的工作。针对他本人的工作条件,我们把一部分需要打印的资料交给了他。事后,打印资料的原件同样出现在提审我们的现场。
   以上两位新加入“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员可见得是什么人?他们是专制机关派遣打入我们组织内部的爪牙,他们靠做肮脏的生意为生,事后,他们不但无事,还有升官发财的机会。而我的朋友们却遭到了中共暴政的迫害。其中,我、杜和平、王顺林、张新佩被专制政府判了刑;贵州省交通报记者李黔刚、贵州师范大学学生陈天等被收容审查3个月;吴郁被从贵州省电力局秘书处除名,在学习班里坐了两年的冷板凳;贵州省新华印刷厂的团委书记杨хх被解职,现在下落不明。生意场上的朋友各有一定的损失。
   共产党专制传统文化里诛连九族的遗风还在,我除了被判刑三年外,由于我们曾经在贵州省公安厅的宿舍楼里开过会,省公安厅厅长知道此事后,说了一句话:“搞反革命活动搞到我们公安厅眼皮底下来了!”我内弟让给我住的房子便被收回,他也被迫调离了公安队伍。
   “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虽然存在的时间不长,但是,在暴政淫威肆虐的时候,有这样一支民间性群体队伍挺身而出,无疑是表现出了人类正义事业顽强拼搏的精神,无疑是证明出了中国人不怕强暴的品格,无疑是说明了中国人民渴望民主宪政制度,反一党专政制度的决心!
   “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这一段历史,为以后贵州1995年组建“中国民主党贵州分部”提供了组织、思想、和政党政治的理念准备和经验。“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告诉了专制强权者,无论过去和现在,我们追求民主的决心没有变,我们将继续发扬“六四”民运精神,与“一党专政”抗争到底!
   2008年5月25日
   陈西(贵州)
   附录:贵州省贵阳市检察院的起诉书
   《起诉书》
   筑检刑诉字(1990)第7号
   被告人陈友才(陈西),男,35岁,汉族,广西玉林人,大专文化程度,系贵阳金筑大学政工干部,住本市小河轴承厂宿舍,一号楼付5号。一九八九年六月十三日因成立非法组织被贵阳市公安局收审,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因反革命宣传煽动案经贵阳市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贵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被告人杜和平,男,34岁,汉族,贵阳市人,初中文化,系经营书籍个体户,住本市文化路47号。一九八九年六月十三日因成立非法组织被贵阳市公安局收审,同年九月十一日因反革命宣传煽动案经贵阳市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贵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被告人王顺林,男,30岁,汉族,贵阳市人,大学文化,系贵州省党校理论研究所工作员,住本市枣山路120号。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因反革命宣传煽动案经贵阳市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贵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被告人张新佩,男,39岁,汉族,安徽肖县人,大专文化,系贵州高原科学咨询公司经理,住本市市西路88号。一九八九年六月十三日因成立非法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案经贵阳市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贵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