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陈维健文集
· 西藏政治犯团体“九十三”推荐刘晓波获诺奖
·维基泄密陆克文的讲话看西方政府对中国的人前背后
·维基泄密(二)胡锦涛的内政外交的专项独裁
·诺奖颁奖前中共的丑行和闹剧
·中国腐败文化让一位新西兰华裔部长黯然下台
·也许,没有也许的西藏
·菩提伽耶的佛缘
·说不完道不尽的瓦拉纳西
·2011年文章
·无权力者的权力”纪念零八宪章二周年暨新年献礼
·诗人力虹村长钱云会彪炳青史的英雄豪杰
·钱云会家乡话说辛亥革命同盟会四义士
·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启示录
·专制政权与美结盟逃脱不了被推翻的命运----评埃及革命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收买军队不如“收买民众”
·日本大地震引发中国人的人心大地震
·法国出兵利比亚向专制独裁军队开火出师有名
· Arcadia孔雀与人相居的城市
·日本核泄漏敲响了人类文明的警钟
·达赖喇嘛还政于民弘不世之功开万世之太平
·格旦江措“三、一四”拉萨事件的幸存者
·艺术家艾未未被抓中共维稳再造毛时代的红色恐怖
·“特立独行”是专制社会知识份子难能的珍贵品质
·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当代的普罗米修
·Meroy玛希美国一个流动摊贩平淡崇高的心境
·赵岩、刘路为自己维权也为联合国维权
·是谁为宾-拉登建造了藏身堡垒?
·小贩生存权神圣不可侵犯 夏俊峰正当自卫城管天杀
·中共造三峡大坝罪在当代祸在千秋
·中共利益集团迫使蒙古民族意识的苏醒与反抗
·假若没有“六四”枪杀大家的日子可以过得轻轻松松
·中越是否还有一战?
·“在民主的时代我们一起光荣退休”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我们与达赖喇嘛同在
·中国式的人肉炸弹
·从邓文迪“武打”看中国女人
·车毁人亡的“和谐号”列车
· 城管打死残疾老人“和谐”社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追尾”中共利益集团与社会舆论成水火之势
·把专制独裁者关进笼子里
·三万二千亿美元外汇储备被政府“和谐”
·七月的人民说“傻逼”信了!
·为西藏自由而燃烧的绛红色名单
·何不象尊重利比亚人民一样尊重中国人民的选择
·人民的伪装
·“迎来送往”的浙江民主党人
·我们对非洲的人权有过多少关心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艾未未、江天勇异见者沉默后的沉重证词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访美逃避欢迎
·奥巴马“联大”谈民主浪潮漏掉了13 亿人
·如果中国有大选的话骆家辉参选会成为第一届总统
·中国还要发生多少起“追 尾”事故
· 辛亥革命一百年革命尚未成功
·与“环球时报”对谈陈光诚事件
·与“环球时报”谈艾未未得奖
·与“环球时报”谈美国游客救人与小悦悦被轧事件
·“不要向我开枪”的教训是“不要向人民开枪
·中共黑社会式的统治是最大的恐怖主义
·郎教授说中国制造业完了让我们一起哭泣
·狼终于来了!中国楼市全面崩盘
·当艾未未的债主一场了不得的公民抗争运动
·唱不完的歌“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希拉莉、昂山素姬两个女人的拥抱对中国民主的启示
·“还人权、反独裁”天顶雷公天下海陆丰
·金正日之死、中共哀伤、人民欢庆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Last shopping最后一次购物
·2012文章
·曙光在前头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台湾大选吓煞共产党羡煞老百姓
· 台湾大选中共赔了夫人又折兵
· “活埋”中共图穷匕首见
·“不合作”走出西藏的困境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信
·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习近平访美老调老规矩
·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
·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 胡锦涛是制造西藏问题的罪恶魁首
·温家宝最后一课:薄熙来下台与恶法出台
·胡锦涛的“形左实右”路线导致了薄熙 来事件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
·改革何不从中共分左右两党开始
·揭毛批毛是改革不可跨越的前提
·八十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到胡耀 邦墓祭奠为那般
·奚落嘲笑如何诋毁得了方励之与政治流亡人士
·胡温打薄复活了文革的政治模式
·打薄熙来的性质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
·薄熙来的刑事罪与毒胶囊的危害生命罪
·到底有多少个党中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6月28日地处贵州的布依苗族自治区隔江与遵义相望的瓮县,发生了一起官逼民反,百姓怒烧政府大楼的民众抗暴运动。起因是一位在校的高中少女,被地方政府要员的子女叫出去后,被告知投河自杀。家长认为这是一起奸杀案。但警方在不作任何鉴定的情况下即认定是自杀,并且释放了三位当事人。当家长要求公安作出鉴定时,被害人的一位当中学教师的叔叔,被打成重伤后死亡,连同另外几位遇害者的女同学都被殴打。消息传出后群情激愤,上万人围堵公安大楼讨说法,但无一干部出面说明。致使民众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烧毁警车和公安大楼,又蔓延到县政府和其它政府部门。在此事件中人数最多时达十万以上,警察部门和政府部门人员均逃之夭夭。整个县城为百姓所占领。
   
   一起刑事奸杀案导致一个县的民众上街抗议,并烧毁政府大楼而发展成一起民众反抗政府的政治事件,其原因不难分析:中国民众历来是忍辱负重,面对凶官恶吏的横行不法总是忍气呑声,敢怒不敢言,甚至不敢怒也不敢言。今天到了群情激愤,放火焚烧政府大楼的程度,可见民众已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如果说仅仅是一起奸杀事件,以中国人的冷漠,也不会出现一人有难,万人拔刀相助,形成县城百姓倾巢而出的大规模场面。之所以全城百姓群起而反之,那是因为,在这个县城里的百姓,几十年下来,在中共暴政之下已是人人有冤,家家有仇。使一人之仇,变成万人之仇,一家之难变成万家之难。贵州是一个“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的贫穷地区,但矿产资源却十分地丰富,因此也成了政府和矿主敲骨吸髓之地。当一幢幢政府豪华大楼平地而起时,当政府官员个个腰缠万贯时,当他们仗势欺人,无恶不作时,仇恨就日积月累地埋藏在人们的心里。6月28 日的那场冲天大火,可以说烧出了全城百姓在中共暴政之下几十年积压的怒火。民众在政府大楼燃烧中,拍手称快,呼喊:“加油,加油,加油”。这个加油的声音,和一不久前,在天安门广场为四川地震救灾发出的“中国加油”,和海外留学生为北京奥运发出的“中国加油”声音不同,那个声音是为中共政府所煽动,为政府叫好的“加油”。而瓮县百姓所喊的“加油”,那是发自内心仇恨的“加油”,那是火上加油,是烧毁中共政权的“加油”,是反共的“加油”。
   

   2004年中国公安部统计全年“群体事件”达八万多起。这二年,随着中共对中国民众的横征暴敛更为疯狂,中国民众,特别是底层百姓的生活已被逼得走投无路的地步。随着北京奥运的临近,为奥运疯狂的中共处在内外交围的局面中,中共一方面,对外出卖国家民族的利益交换政权的利益。另一方面加紧对国内的镇压,那怕是一起极小的房屋拆迁,都会不惜出动军警镇压,连地震灾区死难的学生家长,向教育部门讨一个说法这样的行为都出动军警加文痞,文武交加。中共可以毫不形容地说,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四川大地震后,中共为了掩盖其民心丧尽的现状,以军队救灾,以胡温亲临救灾前线,以铺天盖地的宣传,塑造了一场大地震,震出了一个新中国的神话。无耻文人更是煽情地说,这一场大地震凝聚了党心,民心,改变了人民对党的态度。中国人民在这场抗震救灾中,又重新喊出了“解放军万岁”,“共产党万岁”的口号。党和人民又重新同心同德在一起了。中共也因地震走向了人性的拐点,迈向了一个现代文明国家的新起点。然而瓮县的一场全民反抗暴政的大火,不仅烧毁了中共的欺世的弥天大谎,也烧出了中共对民众欺压成性的本质。瓮县事件让我们看清了中共并没有因地震而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中共还是那个残暴的中共,还是那个喋血成性的中共,而人民还是那个遭受欺压的人民,还是那个有冤无处申的人民。
   
   中共政权前三十年,以政治暴政迫害中国民众,后三十年以经济暴政加社会暴政统治中国民众,中国已到了官逼民反的抗暴阶段。由于中国的知识份子群体,在中共暴政之下,除个别几个死士以外,几乎集体地保持着沉默,他们没有担当社会道义,没有负起为民请命的责任,其中不少人,反而成为中共政权的吹鼓手和打手,使冤声载道的社会无从透出声音,释放怨气。因此,民众在忍无可忍中,只能揭杆而起,以暴力的方式暴发出他们的愤怒。而以暴力起家的中共,也只听得懂暴力的声音。当人山人海的瓮县民众包围政府并火烧公安大楼时,那些平日耀武扬威,作威作福的政府干部公安军警,都逃之夭夭了。
   
   瓮县事件发生后,中共已集结大批的军警前往镇压,并抓捕肇事者,瓮县已出现一片白色恐怖,有200多人被抓。中共除镇压以外,对解决群体事件可以说已是黔驴技穷。瓮县可以被中共的军警镇压下去,但是决不能将瓮县民众的仇恨的怒火镇压下去。某一天,仇恨的怒火又会重新燃烧起来。而且会越烧越旺。中国有一千六百多个县,每一个县都有象瓮县这样的仇恨和怒火,当有一天,中国所有的县民众的怒火都同时燃烧起来时,也就是中共垮台之时。如果中共当中的有识之士能够从瓮县事件中看到,中国的民众对中共政权的愤怒已到了何等样的地步,是否会感到中共政权已经坐在人民愤怒的火山口上了,迟早有一天这个政权会被燃烧的地火,喷射的岩浆化为灰烬。如果你们不愿为中共殉葬,不愿在民众反抗暴政中成为敌人,必须立即改变现有的与人民为敌的暴力政治,释放民冤,剔除暴虐党徒,走民主改革的道路,也许还有救赎的希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