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陈维健文集
·潘晴、陈维健:在中央台接受采访说奥运谈民主(图)
·从马谢辩论会看台湾的民主
·莫道绿岛无英儿 要使神兽返人间(图)
·中共囊括罗马教廷颁布的七项新罪
·拉萨血案中共还世界的一个惊奇
·马英九胜选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
·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种族主义的反手掌
·中共对西藏的屠杀唤醒了西方社会的良知
·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西方重遭义和团 四海翻起五星旗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与社区散记(一)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为了国家的利益对奥运观众进行“恐怖袭击”
·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北京奥运与两位八旬老太的命运
·新疆正在成为中国的巴勒斯坦
·维族人的胡须与汉族人的头发
·三鹿毒奶粉污染人间净土纽西兰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
·三鹿奶粉纽西兰栽了跟斗说不清
·无毒无偶的特供食品
·神舟上天食品落毒的中国
·台灣小調
·中国政府二千亿为美救市的乌龙事件
·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选纽西兰国会议员忠于中国
·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两岸会谈台湾不能放弃民主
·奥巴马胜选的意义——写在美国大选之夜
·中藏会谈后西藏的生与死
·正义之兽的司法在中国已成敛财之兽
·陇南暴动北京示威中共花腔走板
·一定要向共产党讨一个说法
·法国总统萨科奇在西藏问题上坚持国家尊严
·“零八宪章”民主不能再等待的呼声
·零八岁未结石孩子家庭叫痛的寒冷
·新年看两岸关系中的团团圆圆
2009文章
·国共两党不是笑话的笑话关系
·2009年中国的第一场大火
·奥巴马:须知你们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
·新春读震灾难属联署信
·500元逼藏人欢庆过年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中国干旱农业投资减少瞎折腾的恶果
·有感温总理对扔鞋者的宽洪大量
·一袋文件一代贪官的写真集
·向自焚者开枪的西藏白皮书
·中国围剿美舰声东击西
·来自和谐社会酷刑下的报告
·赌博城派对话厨师
·樱花树下的迷乱
·“中国人不高兴”作者为何不高兴
·中共是制造农奴社会的最大农奴主
·北大“叫兽” 孙东东的罪与罚
·与时俱进的嫖宿幼女案
·索马里海盗遭遇中国人权
·城管秘籍透出中共政权与民为敌的本质
·五四运动被共产党绑架的运动
·陈维健:西藏问题是文化存亡之争
·杭州赛车肇事和巴东烈女抗暴启示录
·邓玉姣事件看中共从政治强奸到刑事强奸
·“八九•六四”天安门的“杰作”
·六四二十周年中共成了人民公敌
·一个政权和一个人的一张嘴一张脸
·十万一支香 千金衲云锦
·“替谁说话”看石首的官民对立事件
·新疆“七五”事件的核心是维族维权抗暴 中共制造维汉仇恨
·“国学大师”仙逝看中国的传统文化热
·发展是硬道理之下的“绝代”巅峰
·国企改制世上最无耻的掠夺
·两岸救灾看两岸媒体的不同声调
·重庆打黑为民除害还是以黑打黑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慈悲是慈悲者的通行证
·胡锦涛头戴维族小花帽掩饰不了维汉血腥冲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八九“六四”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血腥大屠杀过去十九周年了。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随着以中国崛起为标志的北京奥运狂欢到来,天安门前的血迹已经被擦去,在中国这块土地上,记住六四这个日子的人,除那些倒在血泊中的孩子的家属还在哭泣以外,已没有多少人再去重拾那一段血腥的往事。
   
   十九年来,“六四”虽然在这块土地上淡去,但是这块土地的屠杀依然每天都在发生,被剥夺了生存权的失地农民,下岗工人,那些生命朝不保夕的矿工,黑砖窑的童工,那些拿不到工钱以死相逼的民工,还有遍及城乡那些被生活所则了断生命的无助者,更有被血海冤仇逼得走投无路的上访部落,他们的生命在任人宰割。但是这样的屠杀却被中共媒体营造的莺歌燕舞所掩盖了。十九年来人们像猪一样地生活,人们可以淫乐,也可以不择手段地去发财,但对人间不平,却不能置一个“不”字。对于公共安全的事务也不能顾问。河流被污染了,一个一个癌症村在扩大,人们不能顾问,艾兹病,传染病流传了,人们不能顾问;食品有毒了,人们也不能顾问;地震的信息人们也不能顾问;虽然已经进入到信息化时代,但是这些有关公共安全的问题,依然掌握在集权者手中。四川大地震就在这样的人权环境下悄然发生了。
   

   32年前唐山大地震因制度原因,因独裁者毛泽东病危,而瞒报预测,造成了二十五万人的死亡。毛泽东去世以后,中国共产党的有识之士和中国民众,痛定思痛这场中国历史上惨绝人寰的灾难,决意要改变这个制度,还民众参政议政的权利,还民众了解公共安全信息的权利,使这样的惨案从此不要发生。为此,有关唐山大震的情况也一度解密,凤凰卫视采访了当时的有关人士,道出了被尘封了三十年之久的唐山大震的真相,这是一次既有长期预测,又有短期预测和中期预测,更有临震预测的大地震。然而唐山大地震的真相,并没有挽救三十二年后的今天四川大震惨案。为什么以25万条生命这样沉重的代价,都没惊醒我们的国家呢?因为从唐山大地震到现在的三十几年,中国社会虽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中国的整个制度依然是和毛时代一样,是相同的专制政治制度。是同一帮共产党人,特别是胡锦涛上台后,整个政治体制已经完全返回到毛泽东时代。因此当大震来临时他们所作同一的抉择。
   
   一九八九年中国发生了一场壮阔的“六四”民主运动,这一场运动是有可能防止天灾阻止人祸在中国大上再次发生的运动,这场运动是对毛时代祸国殃民专制政治反思的结果。人们意识到中国灾难的根本原因是专制政治,因此,一场争民主要自由的运动因中共开明派胡耀邦的去逝而爆发了。但不幸的是因中国专制势力依然在党内占有强大的势力,而导致这场民主运动以屠杀告终。党内开明派首领赵紫阳则遭受终生监禁。中国政治又逐渐回到毛的时代。“六四”以后,中共以经济开放来收买人心,以图赢得政权的合法性。由着经济带来的成果,“六四”的镇压,竟然成为中共的政绩,以为没有“六四”的镇压,就没有“六四”后的稳定,没有“六四”的镇压就没有现在的经济成果。但是“六四”镇压的恶果,并不因为经济的成果就能消除。
   
   2008年,“六四”十九周年的这一年,也是北京奥运举办的一年,中国的形势突然变得十分地凶险。年初一场大雪压迫着半个中国交通几乎瘫痪,三月份发生西藏血案,受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紧接着奥运火炬海外传递遭受巨大的冲击,火炬几次被迫熄灭中断。继之中共在海外发起五星红旗舞遍天的疯狂民主族主义运动,引起国际社会巨大的反感,一些愤青将遭所在地的司法裁判,火炬回到中国后在狂热的欢迎中却几近骚乱。正当惊魂未定之时,一场巨大的灾难几乎遍及半个中国的四川大震已经在逼近中国。从种种临震前的信息和已透出的证据来看,中共当局在事前已经接到预报,但为奥运成败焦躁不安的中共领导所否决。 对于中共当局来说,如果对地震作出预报,必将对奥运的举行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甚至奥运火炬传递都将被迫中断,奥运也面临迫取消的危险。而奥运对于中共如同命根一样,一如当年唐山大震前,毛泽东是中共的命根子一样。于是当临震前的种种迹象,被反映到地方政府时,都被政府以权威的口气予以否定,对于流传的地震消息更是被斥之为造谣惑众加以追查,最终酿成惊天惨剧。
   
   如果我们假设“六四”民主运动成功了,在这二十年的时间,中国走上了民主的道路,有了新闻自由,有了组党自由,党和国家的领导人都通过选举产生,那么中国社会所产生的种种弊瑞就会得到有效的制约。特别是像地震这样公共性的大灾难来临时,信息若是公开透明的,地震预测不会是国家的最高机密,没有一级领导可以去瞒报预测,当他们接到地震预测时,报还是不报领导不能独断,需要通过议会辩论才能作出,而作为民选的议员,他们所需要负责的上级,不是别人而是为他投票的选民。四川政府也不需要向中央政府负责,中央不报,地方政府也可以报。作为地方政府他也只向四川人民负责,四川政府就有权向四川人民作出地震预报,根本不需要考虑什么全国的稳定,奥运的影响等中央政府考虑的东西。在这样的制度下,四川这场大震大量的民众的死亡是完全可以防止的。就像汶川那所在地震前一小时接到通知的学校一样,全校师生迅速撤离无一人丧亡。那些在地震中倒塌的学校,如果处在民主制度下也不可能产生豆腐渣工程,它施工的每一阶段都会得到认真的监督,就像香港援建在四川的64座希望小学一样没有一座在地震中倒塌。当我们看到在废墟中被埋的孩子,看着那瓦砾中挖掘出来,堆得如山的书包,看着那捧着孩子照片哭干了眼泪的母亲,我们想想如果十九年前那场六四民主运动成功的话,这样的灾祸会降临到他们身上吗?然而那一场运动被坦克和机枪所扼杀了。天安门的屠杀,屠杀的不仅仅是广场上争取民主自由的学生,而且也屠杀了今天在地震中死去的孩子。
   
   在专制政治之下,每一次屠杀都会说成这个政权对国家和人民的拯救。每一次天灾人祸都会成为这个政权歌功颂德的机会,他们会以铺天盖地的宣传来掩盖他的失误和罪恶。“六四”的屠杀,被称为对党和国家的挽救。西藏的屠杀被称为阻止了对国家的分裂。四川大震的救灾抢险被标榜为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又一次赢得了人民大救星的称号。而那些为民请民,揭露他们罪恶的人,那些良知未泯透出地震信息,救同胞于危难之中的勇士则被指为颠覆国家的罪犯,人民的公敌。在一个新闻和一切宣传被垄断的国家,一个是非被颠倒的社会,一个真正的爱国者只能是不怕被打成颠覆国家的人,一个真正热爱人民的人也同样只能是不怕被打成人民公敌的人。
   
   2008年“六四”十九周年之际,我们为“六四”烈士哭泣的同时,我们也为倒在地震废墟下的同胞哭泣,更为那些压倒在豆腐渣工程中的孩子哭泣。“六四”学生的在天之魂,将拥抱着这些孩子的天灵,他们的痛哭将声震中国的大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