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陈维健文集
·尼泊尔:从藏人的庇护所到受难营
·从台湾“二二八”想到“六四”
·“两会”已成“万年国会”
·小李新婚奇遇记
·左派右派齐声唱“社会主义制度就是好”
·死猪投江与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梦何处梦 藏人自焚汉人也自焚
·习近平访俄中国恋苏旧情复发
·中国政治逆转回走毛的路线
·中美联合干掉金家政权正当时机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与三位第一夫人
·波士顿爆炸彰显中国反美失败
·没有真相的新疆巴楚县恐怖事件
·善款挪用抚恤吝啬捐款人寒心
·赵红霞被起诉 习近平反腐露真相
·中国“枪手”入侵纽西兰
·琉球再议引火西藏再议
·习近平正在引领中国走向坟墓
·“六四”:枪声一响变偷为抢
·中美庄园会谈软实力碰到软钉子/陈维健
·厦门巴士纵火陈水总犯罪政府有罪
·“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得奖感言
·请倾听一下达赖喇嘛的声音再抗议
·庆祝达赖喇嘛生日遭枪击的诡异
·习近平誓做毛二世中国只有革命路一条
·逼迫胡佳 关押许志永温和道路无路可走
·从薄案看中共封建专制帝皇化
·天下围 城 保家卫国
·纽西兰“恒天然”奶粉污染应作如是观
·请中共宣布当年反独裁要民主是欺骗人民
·“环时”哪知“民运”鸿鹄之志
·审判薄熙来 抓小放大掩盖中共集团罪恶
·将军——你大胆地往前走呀!
· 开刀石油帮是否放过周永康?
·“两院”网络诽谤释法非法之法
·判薄熙来罪 举薄熙来旗 开习近平时代
·杀了小贩夏俊峰枪杀了人间正义成就中国革命
·革命形势呼出牢底的革命首领王炳章
·习近平祭父又颂毛首鼠二端
·女职员投怀送抱奥克兰市长包上了中国二奶
·为“新快报”二根穷骨头精神鼓 与呼
·天安门恐怖袭击背后的中共民族政策
·“三中会会”算了吧!不要再相信共产党
·菲律宾风灾看中国离负责任的大国还有多远
·中共强迫藏人插五星红旗是占领军心态
·“航空识别区”中共军国主义路线受挑战
·北京“井底人”
·金正恩杀人立威习近平集权走向独裁
·雾霾中国命在旦夕13亿人逃无可逃
·习近平祭毛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有得一拼
·2014年中国大地看不见太阳
·革命何须真刀真枪有网络有键盘足矣
·清除周永康势力红二代全面专权
· 中共反腐拒绝民主刮骨如何疗毒
·“藏宝图”曝光许志永重判中共丧心病狂
·习近平的“维权”与“维稳”/陈维健
·习近平“反腐”两面开战焦头烂额
·中国留学生集体居留二十周年的无耻之恩
·乌克兰变天共产党将被取缔中共何去何从?
· 中共新疆政策是昆明血案的始作俑者
·习近平大权独揽社会矛盾急剧恶化面临失控
·应该平和理性地来看待马航“失联”
·从台湾的民主之父到心灵的教父 ————拜访李登辉先生/陈维健
·美丽岛囚徒依然美丽 ————拜访施明德/陈维健
·九号文件中国全面走向反动/陈维健
·滥杀无辜你们是暴政者的帮凶/陈维健
·与“恐 怖份子”一起开会/陈维健
·没有周永康的政法委中共镇压异见更猖狂/陈维健
·时间改变不了中共屠夫的本质 ------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
·习近平宇宙真理论的圣战
·伟哉港人!唯有斗争才有民主/陈维健
·陈光标“慈善餐会”一场中国式的闹剧/陈维健
·公民抗命当如港人
·习近平的红卫兵外交政策一败涂地
·学校向学生施暴沦落到与城管同流
·巴士爆纵火为哪 般?
·从马航被击落看国际社会道义的陨落
·“文革”再来 借官二代人头救红二代江山
·习近平打虎一发而不可收
·从周永康孙女被幼儿园开除看习近平的株连政治
·《邓剧》篡改历史习近平戏弄毛泽东
·习近平二手都狠 二个都要
·达赖喇嘛朝圣五台山愿望与开启解决西藏问题
·吹响保卫香港实行真普选的集结号
·扮萌装纯恬不知耻的红二代
·“环时”助俄之说是“武装保卫苏联”的翻版
·有容乃大 一场文明的独统公投
·重判伊力哈木绞杀和平 是国家恐怖主义
·藏族三少女被撞死中共对藏族政策汉人有持无恐
·香港处在关键时刻 中国处在关键时刻
·海外中文媒体代表五千万海外华人保卫香港何等可笑
·从华尔道夫酒店的买卖看中美两国爱国贼嘴脸
·六四屠杀后果对香港民主运动的借鉴
·“党管文艺文艺没希望”
·子明与纽西兰的情缘
·梁振英昏头点出中共政权为富不仁的本质
·否定普世价值何来的以法治国
·中共批马英九撤田北俊砸了自己的脚
·中华民国总统有权对香港大陆说三道四
·真男儿普京情挑习夫人
·习近平答美记者问充分暴露独裁者的嘴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八九“六四”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血腥大屠杀过去十九周年了。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随着以中国崛起为标志的北京奥运狂欢到来,天安门前的血迹已经被擦去,在中国这块土地上,记住六四这个日子的人,除那些倒在血泊中的孩子的家属还在哭泣以外,已没有多少人再去重拾那一段血腥的往事。
   
   十九年来,“六四”虽然在这块土地上淡去,但是这块土地的屠杀依然每天都在发生,被剥夺了生存权的失地农民,下岗工人,那些生命朝不保夕的矿工,黑砖窑的童工,那些拿不到工钱以死相逼的民工,还有遍及城乡那些被生活所则了断生命的无助者,更有被血海冤仇逼得走投无路的上访部落,他们的生命在任人宰割。但是这样的屠杀却被中共媒体营造的莺歌燕舞所掩盖了。十九年来人们像猪一样地生活,人们可以淫乐,也可以不择手段地去发财,但对人间不平,却不能置一个“不”字。对于公共安全的事务也不能顾问。河流被污染了,一个一个癌症村在扩大,人们不能顾问,艾兹病,传染病流传了,人们不能顾问;食品有毒了,人们也不能顾问;地震的信息人们也不能顾问;虽然已经进入到信息化时代,但是这些有关公共安全的问题,依然掌握在集权者手中。四川大地震就在这样的人权环境下悄然发生了。
   

   32年前唐山大地震因制度原因,因独裁者毛泽东病危,而瞒报预测,造成了二十五万人的死亡。毛泽东去世以后,中国共产党的有识之士和中国民众,痛定思痛这场中国历史上惨绝人寰的灾难,决意要改变这个制度,还民众参政议政的权利,还民众了解公共安全信息的权利,使这样的惨案从此不要发生。为此,有关唐山大震的情况也一度解密,凤凰卫视采访了当时的有关人士,道出了被尘封了三十年之久的唐山大震的真相,这是一次既有长期预测,又有短期预测和中期预测,更有临震预测的大地震。然而唐山大地震的真相,并没有挽救三十二年后的今天四川大震惨案。为什么以25万条生命这样沉重的代价,都没惊醒我们的国家呢?因为从唐山大地震到现在的三十几年,中国社会虽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中国的整个制度依然是和毛时代一样,是相同的专制政治制度。是同一帮共产党人,特别是胡锦涛上台后,整个政治体制已经完全返回到毛泽东时代。因此当大震来临时他们所作同一的抉择。
   
   一九八九年中国发生了一场壮阔的“六四”民主运动,这一场运动是有可能防止天灾阻止人祸在中国大上再次发生的运动,这场运动是对毛时代祸国殃民专制政治反思的结果。人们意识到中国灾难的根本原因是专制政治,因此,一场争民主要自由的运动因中共开明派胡耀邦的去逝而爆发了。但不幸的是因中国专制势力依然在党内占有强大的势力,而导致这场民主运动以屠杀告终。党内开明派首领赵紫阳则遭受终生监禁。中国政治又逐渐回到毛的时代。“六四”以后,中共以经济开放来收买人心,以图赢得政权的合法性。由着经济带来的成果,“六四”的镇压,竟然成为中共的政绩,以为没有“六四”的镇压,就没有“六四”后的稳定,没有“六四”的镇压就没有现在的经济成果。但是“六四”镇压的恶果,并不因为经济的成果就能消除。
   
   2008年,“六四”十九周年的这一年,也是北京奥运举办的一年,中国的形势突然变得十分地凶险。年初一场大雪压迫着半个中国交通几乎瘫痪,三月份发生西藏血案,受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紧接着奥运火炬海外传递遭受巨大的冲击,火炬几次被迫熄灭中断。继之中共在海外发起五星红旗舞遍天的疯狂民主族主义运动,引起国际社会巨大的反感,一些愤青将遭所在地的司法裁判,火炬回到中国后在狂热的欢迎中却几近骚乱。正当惊魂未定之时,一场巨大的灾难几乎遍及半个中国的四川大震已经在逼近中国。从种种临震前的信息和已透出的证据来看,中共当局在事前已经接到预报,但为奥运成败焦躁不安的中共领导所否决。 对于中共当局来说,如果对地震作出预报,必将对奥运的举行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甚至奥运火炬传递都将被迫中断,奥运也面临迫取消的危险。而奥运对于中共如同命根一样,一如当年唐山大震前,毛泽东是中共的命根子一样。于是当临震前的种种迹象,被反映到地方政府时,都被政府以权威的口气予以否定,对于流传的地震消息更是被斥之为造谣惑众加以追查,最终酿成惊天惨剧。
   
   如果我们假设“六四”民主运动成功了,在这二十年的时间,中国走上了民主的道路,有了新闻自由,有了组党自由,党和国家的领导人都通过选举产生,那么中国社会所产生的种种弊瑞就会得到有效的制约。特别是像地震这样公共性的大灾难来临时,信息若是公开透明的,地震预测不会是国家的最高机密,没有一级领导可以去瞒报预测,当他们接到地震预测时,报还是不报领导不能独断,需要通过议会辩论才能作出,而作为民选的议员,他们所需要负责的上级,不是别人而是为他投票的选民。四川政府也不需要向中央政府负责,中央不报,地方政府也可以报。作为地方政府他也只向四川人民负责,四川政府就有权向四川人民作出地震预报,根本不需要考虑什么全国的稳定,奥运的影响等中央政府考虑的东西。在这样的制度下,四川这场大震大量的民众的死亡是完全可以防止的。就像汶川那所在地震前一小时接到通知的学校一样,全校师生迅速撤离无一人丧亡。那些在地震中倒塌的学校,如果处在民主制度下也不可能产生豆腐渣工程,它施工的每一阶段都会得到认真的监督,就像香港援建在四川的64座希望小学一样没有一座在地震中倒塌。当我们看到在废墟中被埋的孩子,看着那瓦砾中挖掘出来,堆得如山的书包,看着那捧着孩子照片哭干了眼泪的母亲,我们想想如果十九年前那场六四民主运动成功的话,这样的灾祸会降临到他们身上吗?然而那一场运动被坦克和机枪所扼杀了。天安门的屠杀,屠杀的不仅仅是广场上争取民主自由的学生,而且也屠杀了今天在地震中死去的孩子。
   
   在专制政治之下,每一次屠杀都会说成这个政权对国家和人民的拯救。每一次天灾人祸都会成为这个政权歌功颂德的机会,他们会以铺天盖地的宣传来掩盖他的失误和罪恶。“六四”的屠杀,被称为对党和国家的挽救。西藏的屠杀被称为阻止了对国家的分裂。四川大震的救灾抢险被标榜为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又一次赢得了人民大救星的称号。而那些为民请民,揭露他们罪恶的人,那些良知未泯透出地震信息,救同胞于危难之中的勇士则被指为颠覆国家的罪犯,人民的公敌。在一个新闻和一切宣传被垄断的国家,一个是非被颠倒的社会,一个真正的爱国者只能是不怕被打成颠覆国家的人,一个真正热爱人民的人也同样只能是不怕被打成人民公敌的人。
   
   2008年“六四”十九周年之际,我们为“六四”烈士哭泣的同时,我们也为倒在地震废墟下的同胞哭泣,更为那些压倒在豆腐渣工程中的孩子哭泣。“六四”学生的在天之魂,将拥抱着这些孩子的天灵,他们的痛哭将声震中国的大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