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奎德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奎德作品选编]->[北韩的核游戏]
陈奎德作品选编
·让步 但是静悄悄──近年来中共与民间角力的模式
·分析一份调查报告——在战争中中国青年将如何对待妇孺和战俘
·“后 9.11 时代”和中国面临的选择
·中共诞生的胎记——中共81周年题记(1)
·早期中共与国民党的苏联情结——中共81周年题记 (2)
·对仰融案的一些思考
·“成都爆炸案”与“国会纵火案”
·淡然旁观十六大
·打官司,变制度
·天安门母亲——永垂青史的群体
·从“包二奶”看中国的司法解释权
·解除历史的魔咒
·“叶公好龙”与“胡公好宪”
·《红朝谎言录》序
·互动: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回光返照的哀鸣
·作为历史形态的民族主义
·新保、世局与共产中国命运
·丁子霖给陈奎德的信
·赵紫阳的遗产
·流亡者:苏武还是摩西?
· 两会:“和谐”的定时炸弹
·玩火者的尴尬
·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前言 & 自由盗火者:严复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03)自由思潮的舆论骄子—梁启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蔡元培:自由主义教育家
· 胡适:中国自由主义的中枢——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0、11、12)傅斯年:自由之虎
·把杀人看作杀人— 六四十六周年祭
·罗隆基:人权理论家与政治活动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3、14、15)
· 储安平:政论家的命运——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6、17、18)
·胡锦涛访俄与中国外交
·张东逊:自由派哲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19、20)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1、22)徐复观:自由儒家
·殷海光:自由的悲剧征象-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3、24)
·脱“毛”变人——点评时闻以观国运
·从“坐而言”到“起而行”: 雷震与《自由中国》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5、26)
·张季鸾:近代独立报人——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7、28)
·雅虎:双手沾血
·张君劢:宪政主义、民族主义、新儒家——三位一体—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29、30、31)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萧公权:中国宪政理论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2、33)
·山雨欲来的中国金融
·林语堂:中西交流的桥梁—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两党制:台湾勾出轮廓
·潘光旦:新人文思想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6、37)
·刘宾雁祭
·梁实秋:旷达雅致自由的文学家——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0、41)
·张佛泉:自由的卓越阐释者——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38、39)
·中国维权律师与美丽岛案—— 从高智晟律师案谈起
·陈寅恪:学术独立的中国典范——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
·精神病、偏执狂,精神先知? ——从林昭所想到的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顾准:孤独的先知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6、47、48)
·林昭:中国的圣女——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49、50、51)
·五十年回首:反斯秘密报告
·值得两岸民众关注的五个问题—— 陈奎德教授在“2006年海外华人新思路”佛州研讨会上的发言
·遇罗克:红色中国争人权的先驱——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2,53)
·说古论今看两会
·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
·“崛起梦”是如何灭国的?
·六四断想:去国十七年……
·杨小凯:经济学家的宪政理念——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8-61)
·必也更名乎?——哀中共八十五岁文
·海水泛蓝入赤县
·王小波:自由而幽默的文学魂—— 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6,57)
·文明的自我拯救
·多事之秋,战乱之始?
·变与不变: 美国外交与对华政策
·民族主义的解毒剂—— 评刘晓波《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余英时:序陈奎德著《煮酒论思潮》——大陆当前思潮的发展
·余英时素描
·回望2006中国
·中国2006外交一瞥
·“不争论”寿终正寝
·“奥运拐点”,八面来风:汉城奥运与北京奥运
·民主溯源(1)
·民主溯源(2)
·民主溯源(3):古罗马共和制度
·民主溯源(4)——罗马帝国的政治
·民主溯源(5)——中世纪代议制民主的萌芽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一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二章
·自由产生秩序——《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三章
·《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四章
·五七道德后遗症
·五七道德后遗症
·自由与法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五章
·自由与文化—《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六章
·结语:自由、风险、责任—《新自由论》(1988年版)第七章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北京“密友”排座次
·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中国罗生门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毛纲解钮”:耕者有其田 居者有其地——中国土地私有化暗潮
·「党天下」的奠基礼
·“党天下”的奠基礼——论中共建政初期的三大运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韩的核游戏

   阿弥托佛,6月26日,北韩终于向六方会谈国提交了核申报清单,同时,宁边核基地的冷却塔也随之被炸毁了。多次承诺,又多次毁约,反反复复的这一无赖政权,在国际社会的强大外在压力下,在国内经济恐慌政权不稳的内在压力下,被迫无奈地迈出了重要一步。

   然而事情远远未到画句点的时候。

   美国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Condoleezza Rice)对此表示欢迎,声明将终止对北韩动用《敌国贸易法》的程序,同时强调,美国“要求申报能得到完整的、准确的核实。” 核实之后,美国会在45日以内把朝鲜从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名单中除名。六方会谈美国代表团团长克里斯托弗•希尔说,朝鲜此次提交的核清单将涵盖所有核设施与核计划,但不包括核武器。美国发言人帕里诺称,"朝鲜必须要销毁该国全部的核设施。"

   目前,国际社会是一片鼓励声。但人们应当清醒的是,绝不能忘记历史——北韩政权那多次出尔反尔不讲信用的历史。让我们略作回望。

   上世纪90年代初。美国发现,北朝鲜在开发核武,违反了全球《防核扩散条约》,美方要求检查,北韩抗拒,遂成僵局。

   在国际社会胡萝卜加大棒交相作用下,1992年5月至1993年2月,北韩金日成接受了国际原子能机构6次不定期核检查。1994年10月,朝美在日内瓦签订《朝美核框架协议》,朝鲜冻结其核设施,美国牵头成立朝鲜半岛能源开发组织,负责为朝鲜建造轻水反应堆并提供重油。

   然而,实际上,在国际社会提供援助的同时,北韩罔顾信用,并未冻结核设施,仍然秘密开发核武器。

   2002年10月,美国指出北韩正在开发核武,全球舆论大哗。北韩恼羞成怒,蛮横宣称自己“有权开发核武器和比核武器更厉害的武器”。同年12月,美国以北朝鲜违反《朝美核框架协议》为由停止向朝提供重油。随后,北朝鲜宣布解除核冻结,拆除国际原子能机构在的监控设备,并于2003年1月10日发表声明,宣布退出《防核扩散条约》,但同时仍表示无意开发核武。

   这次核危机,经过紧急磋商,经过四輪六方會談,2005年9月终于在北京通过了共同声明。北韩承諾放棄一切核武器及現有核計畫,早日重返《防核扩散条约》,並回到國際原子能署保障監督。美國確認在朝鮮半島沒有核武器,無意以核武器或常規武器攻擊或入侵北朝鮮。聲明旨在以和平方式可核查地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

   然而,北韩言犹在耳,2006年10月9日,一声地下闷响,它居然再次背信弃义,悍然核试,视自己在2005年9月共同声明中有“放弃一切核武器及现有核项目”的承诺为草芥,玩弄国际社会于股掌之间。

   世界再次愤怒,这次甚至北韩盟友中国也“坚决反对”其“悍然核爆”。然而大家仍只有故技重施,连哄带吓,2007年10月3日,通过了 “10•3共同文件”。根据文件,朝鲜将在2007年年底前完成宁边核设施的去功能化并全面申报核计划,美国将根据朝方行动履行其对朝承诺。

   年底,北韩再次不守承诺,没有如约申报。于是又引来多番紧急磋商……。

   如今,终于迈出了第一步。但据悉所提交的核计划清单距离完整申报甚远。下阶段行动涉及朝鲜交出核武及核原料,结果如何,尚在未定之天。

   这种毫无信用的政权,其宣言已一文不值。行为才是关键,国际的核实才是关键!

   回顾人类自发明核弹以来的历史,凡获得核武器的政权,无一逆转,从未有自行销毁核武器的纪录,更遑论金正日这种以核武为政权命根子的狂徒了。我们很难相信,北韩能超越这一规律。

   日本中国南韩俄国,就国家的地缘政治利益而言,不容许身边的一个不可预测恣意妄为的政权拥有核武。作为世界警察的美国,更不能容忍全球《防核扩散条约》体系毁在金正日手中,况且北韩核命运还对伊朗、叙利亚等“玩核者”有示范效应!

   金正日对国际社会反复玩核弹换合法性、核弹换物资的游戏,乐此不彼。在这一过程中,北韩老百姓成了金氏的人质,南韩、日本成了他的人质,在某种意义上,甚至中国乃至东亚、俄国都成了他的人质。这样的流氓政权,对所有国家的根本利益,都是负资产。

   这中间,北京政府所扮演的脚色是微妙的。笔者曾指出,在北韩问题上,北京历来有两个重点:一是把北韩作为抗美的屏障与筹码,一是防止难于预测的邻居北韩拥有核武器。二者都是北京的外交目标,并企图二者通吃。问题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北京的考量是,一直与自己面和心不和的金氏流氓政权倘若有了核弹,对自己的安全是极大威胁。但倘若平壤垮台,自己的邻国成为亲西方的统一的朝鲜,在地缘政治上对自己必然不利,同时也失去了与美国要价的最后几块筹码之一。

   因此,北京想极力维持目前这一局面。然而,事情越来越清楚,金正日与无核化二者是绝不可能共存的。在这一态势下,北京如何取舍?这是考验它是否真有诚意融入国际社会,或是对抗国际社会的关键,这也是考验它是真正关心中国长远的国家利益还是自己一党私利的关键。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