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栏目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沈先生你好: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民运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中国官场八条潜规则:
·巴克:与郭全先生的QQ对话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巴克:中国官吏为什么热衷于拆迁?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巴克:杨佳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 巴克:是堕落还是进化
·巴克:中国一些愚民还在信党信政府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巴克:谁相信中国的名人谁就是上当受骗的人(图)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黑暗里搏击
·巴克:亲爱的 怎么
·巴克:我为河南文物界有这么个女败类呜呼
·思亲幽泪哭楚楚
·巴克:是应形成互动的自然条件
·巴克:陈水扁贪腐被抓不是偶然
·巴克:萧克东不过是个狗才
·巴克:中国民运的发展形式
·巴克:听见自己泪落的声音
·巴克:北京的两个鸟会为何更使流氓们紧张害怕?
·祭所有因信仰而死去的人
·巴克:也论郭泉与郭永丰的推动民主形式的欠实际性
·背后总是有个幽灵的眼睛
·解决中国政治问题需要有个新的民主基地
·巴克:薄熙来总爱显能斗狠,他能什么?
·巴克:当前中国谁是民主事业的开拓者
·巴克:心弦
·如何推动中国民主运动新局的进展
·吴兆麟推选黎元洪做大都督实乃政治智慧
·巴克:颓萎的中国社会
·袁世凯类的任何非常时期都不会缺少
·巴克:贾甲自愿坐牢的形式不可取
·坏人只所以要这么歇斯底里地坏
· 缅北特区基本状况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
·中国政治实际发展的契机
·缅北战争的根源——克钦邦已经败北
·定位
·定位——10页至20页
·从强势的梦鸽恬不知耻到看弱势的陈新平受冤害
·定位(21——30)
·定位(31——40)
·定位(41——50)
·定位(51——60)
·定位(61——70)
·定位(71——75)
·行势者的正悟
·修养不够只能瞎忽悠
·攻击《博讯网》的人都不是最理性的
·如果能铲除独裁专制与魔鬼联手有何不可?
·31——刘西凤
·伟业的成败不在于平民而在于领袖
·作者:民运老战士 徐水良(参考)
·极限发展就更需要各式奇才无约束地发挥
·中国人生
·世事风情(11)
·世事风情(11)
·世事风情(13)
·世事风情(14)
· 世事风情(15)
· 世事风情(16)
·被动选择我的路
·看习近平给中共的惯性覆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孑木先生是我慕名的民主信仰者之一,原本想去拜访,真不凑巧,南京公安系统出来了这么一个阴谋,使孑木先生变成了黑老大,其实,他们骨子里,不外是孑木不听他们的警告,便搞个罪名加以惩戒,以警示效仿者。在中国,这样的杀鸡儆猴的勾当从古至今林林总总,现在就更不是一例,更不是什么新鲜事,作为中国人,早已司空见惯、麻木不仁了,尽管孑木先生在出庭时在自己的头上和胸脯上写了大大的“冤”,可这创造“窦娥冤”的时代,弄死几个“屈死鬼”又有什么要紧?
   往往是,土匪似的群体一旦丧失了人性再加上猿人的智商,不让他们这样你还能让他们我们的样,能行吗?孑木至从被坏人整治了一番后,他就坚定地走上民主道路,并拥有着“为民请命”的中心思想,可他遇到的不仅不是清官,却是一群流氓土匪,若与这些人讲法律,人性,讲道德,讲什么公理,却不知道,连江湖道义都没有的这伙人,怎么能听得下去?到不如说我们自己不如先醒醒,搞点实际的、不能为坏类轻易破坏的活动好些。
   过去,我不提倡暴力,因为和平是人类的主旋律,也只有和平,才能使我们的人类更走向美好。今天,我还是不崇尚暴力,因为暴力能给中国一些来至我们的伤害。但是,我已经不再阻扰别人的任何选项,只要对民主事业发展有益。因为我认同,中国一旦同时出现几千个攻击派出所等政府机关事件,那么当局的专制就将被动摇。而动摇专制走向民主也我我等刻意追求的目标。
   事实上,我自己的选择的道路就是能给各色各样的思想主张的人制造一个公平竞技、或能施展才华的基础,让各色各样的人能够利用自己的思想,形成自己的成熟主张去选用他认为可行的实际方式去为清除中国腐败集团以及专制制度而能奋斗。
   因为,我看到了暴力虽然不好,可有些坏类真的需要这样的形式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这不是什么制造暴力的问题,更不是什么恐怖活动,尽管这样的对抗很不好,当局却用这样的形式不停地给民主事业“培养”这样的战士,使他们坚定地走向了民主事业的队列中,或使他们更懂得了不再是什么个别人的行为问题,而是中国的宪法和专制独裁制度的确需要更新,需要把流氓行为彻底地消除,才能使中华民族和谐与稳定,否则,也只有不稳定、不和谐下去。

   抓捕与审判孑木就是他们的流氓、邪恶的又一证据,就象今年5月23日武汉东西湖区杨柳村菜农李四桥被城管无辜殴打致死一样,这样的血腥怎么能使社会按照独裁利益集团的意图发展下去?而我们民运领域,目前主要的缺陷就是没有相当恰妥的办法使他们缩手,所以,我也提倡抓紧时间,大家群策群力,各用所能,给国人特别是给民主信仰的人提供一个施展才华的民进基础,使孑木这样的先生不再用“坐牢”用“冤”来对抗邪恶,不再发生菜农李四桥被城管无辜殴打致死的事件,及早能改变民主事业的尴尬境地。
   可是,通过最近与各种心态的同仁思想交流,主要有以下几点:
   1、不喜欢看理论,乐意接受实际行动,而行动是采用机会进行国内上街;
   2、秘密联合起来,统一行动,做到一旦有一同仁有事群起而呼应;
   3、理论探讨,静观其变。
   4、发展经济事业,给民运事业积累基金;
   5、与海外民运组织联络,争取他们的支持和提供经费;
   6、网络揭露,大姐中共其丑恶;
   7、以自我为中心,只是想得到些经济利益,投稿也是要稿费,并迎合帮闲网站,不管什么发展前景。
   有第一想法的人,的确很实际,因为不做,只在家里想是想不来民主的,但是,做就应该有准确的路数,做必有成果,回观以往,民运人士做得已经很多了,成在哪?进展再何?究其原因,还不大多都是堂•吉诃德地大战风车?这样的作为,还谈什么进展?我认为,中国民主进程,不是凭一时之勇换取的,这里面包含着政治智慧和起码的行为谋略,在这方面,真正实际做的人的确欠缺之。
   二种人,在现实中国,想秘密组合起来,我更不反对,因为公开做民运,是没有成功的机会,当局的绞杀已经使我们没有了立足之地。但是,能够组合起来,首先村在着这样那样的现实问题,最起码的保密措施都没有,还谈什么秘密行动?败下阵来也就不足怪了。
   三种人的想法风险不大,下山摘桃的人历代有的是,这样的机会思想文雅一点的还有点文质彬彬,粗鲁些的,与流氓行径的根本区别就是换了人种,而且这样的人,并不敢投入到前沿去,自己的生命又很珍贵,再加上自己并没有什么智慧,只是些不得地的人群。
   第四种想法,单纯的发展经济还没有什么,尽管当局打压或破坏,只要是单纯的发展经济,没有什么不可以,可是,一旦有了经费,就要有输出的问题,这个时候,最危险的就是提供条件的人,因为“黑老大”一旦发现有人想取代他们做“白老大”,那么他们的卑鄙手段是无情的、残酷的、血腥的。
   与海外联系的人肯定不少,借助海外的势力本来就没有错,可是海外的任何一家都不足以领导国内民主运动正常运行,再加上当局的扼杀,根本就无所收获了。何况,海外那些欲做领袖的任何组织都不具备与北京当局智能较量的能度,即使与他们联络上,也只是遗憾无获。
   第六种人在网络最忙,有个欲让中共钻他裤裆的人,还自认是什么智慧大家,其实实践证明,他只能是一个民运中的小丑,引笑更多的人而已,但能触及当局的痛,未免心有余而力不足。再说,我对退党、揭露虽然不反对,但觉得当局还不至于这么脆弱,没有其它的实际攻略,真的就无望实现中国民主。
   自私自利没有什么错,这样的境界也应该存在,而这样的人,任何时候,都占多数,利用这样的人发展民主事业,开初就是选择错误,只有先应该选择真正的思想者、智慧与信仰溶于一身的民主事业坚定者,才能发展民主事业。
   “十九年来,刘晓波先生始终秉持和平、理性抗争的信念和主张,不懈地呼吁国人不要以暴易暴,以宽容与对话来化解仇恨,而政府竟如此野蛮地对付这样的自由知识分子。再次说明,尽管中国政府在2004年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了宪法,但在我们这片国土上,宪法条文并没有得到落实,中国国民的基本人权仍然缺乏最起码的保障”。
   在中国,一旦当局者失去理性,还要警告他们必须人性化,这未免太累,也不会有好多效果,因为他们自以为力量很足,就象八九学潮那阵枪炮,那队坦克杀戮者的动作娴熟、耀武扬威的样子,我们即使再想和平,又有什么用呢?
   在这里,为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2008年6月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