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躲避天堂》短篇小说]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躲避天堂》短篇小说

   艾鸽
    一
   大地不知那根筋短路了,就那么一抖擞,好好的一个小镇就没啦。那个惨呀,真是惨绝人寰。幸福校园里的小孩子一个都没有跑出来。包括胡蕉的孩子在内。他到处哭诉:“这孩子本来是不该死的。我老婆本来也是不该死的!”可谁该死呢?不过也有活下来的人在听他的悲嚎。胡蕉的脸可能出世时,被产钳夹过,有些扁长。但这就更引人注目。那眼睛一直在旋转着,好象总对这个世界不放心,真是一个不安分的种子。接着,他很快就出名了。起因是他“造谣惑众”。原来,这胡蕉的外公家是唐山人,那年大地震外公家死了就剩个孙女。这孙女来四川探过几次亲,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是在重复唐山大地震时,动物和大自然早就有反应,人却傻傻的,死到临头都不知道。这胡蕉就有了点防震意识。前几天,他见上万只蛤蟆外迁,村里的井水一边涨一边冒泡。鸡啊鸭啊不想进窝。就觉得异常。于是,他就到处叫:“可能要地震啦!” “可能要地震啦!!” “可能要地震啦!!!”搞得镇上人心惶惶。这种消息那是可能由平民百姓来宣布的。于是,有人告到派出所。后来,就把他提溜进去了。判行政处罚:做牢4天。第3天时汶川大地震发生了。等到他被放出来时,老婆、孩子和房子都没有了。不幸中的万幸:他做牢的那个牢房建得非常坚固,水泥中的每根钢筋都可以挑着两头小猪跑步,抗个8或9级地震,简直小菜一碟。他也因祸避灾,拾了条人命。
    二
   

   小镇上虽然死了不少人,但镇长大人却幸存了!而且这居然和胡蕉有关。
   就在胡蕉被提溜进去的时候,镇长太太觉得胡蕉何苦冒险“造谣惑众”?没准儿真要地震呢!就缠着镇长全家回娘家一趟。从娘家回来时,小镇已变为一片废墟。于是,镇长太太特别接见了胡蕉一次,表达了谢意。她那被涂抹得红红的嘴唇,好象喜鹊偷吃了唇膏。外地转来的慰问品,也优先分给了胡蕉一份。镇长大人得知胡蕉老婆和孩子,听领导的话,没有听胡蕉的话,陪了性命,觉得过意不去,也在第一时间帮胡蕉搞来了生育指标,可胡蕉不领情;村里连只老母鸡都没有了,我跟谁去生?这还不算,胡蕉对临时帐篷和每天10元钱的补助也很不满意!整天抱怨,一会说这帐篷房不隔音,太吵。一会说这帐篷房也不结实,挡不住地陷。那有做过的牢房好!那每天10元钱的补助,有就不错了。可他竟然说:“10元钱还不够买油盐酱醋锅碗瓢盆呢!”还得自己做饭。回想起做牢的日子,他还真有几分留恋。伙食标准每天12块。根本不用自己做,到时间准时送来。最令人激动不已的就是那固如金汤的房子。真正的铜墙铁壁是什么?是监狱。再来一百次地震,也会把死神堵在们外。天天听到有人通知:余震又要来了,他痛下决心:就是走后门也要弄个指标:回监狱去。
    三
   镇长太太听胡蕉要求帮助走后门,把他送回监狱去,大吃一惊:“你脑残啦?虽然发生了大地震,可外面的世界依然多美好呀!全国各地送来的慰问品,我家里简直都堆满了没地方放。这样的地震如果一年能来个一两次,我们全家就不愁吃不愁穿不愁用了!真正的人间天堂就是按需分配呀!”她真敢说。可胡蕉更敢说:“外面的世界,对于你们镇长一家来说,每天每时每刻都是天堂。可对我这小小百姓来说,目前就是饥寒交迫外加余震风险,求你行行好,把我送回去。待过一两年,新城镇建立起来了,再把我放出来吧。” 镇长得知后,痛斥一番:“一点法律意识都没有!如今是法制社会,牢房是可以随便进去的吗?”后门没走成,胡蕉方知自己不够做牢的条件。他干脆就破罐破摔,逢人就神经质地大叫:“明天又要地震啦!明天又要地震啦!!明天又要地震啦!!!”别人叫可能没人信。可偏偏他叫有人信。一时间,企业事业单位的,公司的员工都请假明天不敢上班,还有不少老百姓要求地震部门公布明天地震的真情。地震部门辟谣不管用,最后只好又报司法部门把他提溜进去了。在司法部门征求镇长意见时,他也算够哥么义气,就丢了一句:“看来,他还是适合呆在里面。” 后来这话传到胡蕉耳中时,他的热泪一转一转地:“谁说当官的就没好人呢?这难道不是有中国特色的好人吗?”
    四
   话说胡蕉以前“造谣惑众”的案子就没人给他撤。这回就算是二进宫了。判得重了一些。鉴于之前他成功地预报了地震,所以,监狱长对“明天是否地震”不敢掉以轻心,回家后就在院子里搭起帐篷,全家当夜就睡在外面了。俗话说:“歪打正着。”事情就有那么巧:晚上两点多钟,该地区又发生了6.2级余震。震中就在距离监狱长家不远,房屋全倒塌了,监狱长家人却没事。但监狱的工作人员还是被埋葬了几个。胡蕉两次成功预报大地震的消息不胫而走,地震部门得知后,找到监狱来,要聘请胡蕉做业余顾问。监狱长对胡蕉也心存感激,准备报请释放胡蕉。胡蕉得知后,一脸的苦相:“监狱长啊,你可不能在这个时候害我呀!” 监狱长:“这里是地狱。外面才是天堂!” 胡蕉的眼泪萦绕着:“我的老婆和孩子已经去了天堂了!难道还要我去步他们的后尘?你如果敢把我弄到那片废墟上去,我就天天站在政府门口造谣惑众。” 监狱长奇怪地望着他,就象在看一个奇怪的稀有动物。见他绝无悔改,只好对来人说:“他其实就是造谣,当然也有造得比较准的时候。如前两次。可他从不否认自己是造谣,我们不准备释放他的原因之一,就是他完全认罪,从未要求平反,不要说书面申诉,甚至连口头申诉都没有过。”
    (完)

此文于2008年06月0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