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躲避天堂》短篇小说]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0初审李亚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1初审李亚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3初审李亚静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4粉黛接班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5粉黛接班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6小毛头一家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7小毛头一家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1破村姑命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2破村姑命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3破村姑命案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4秋芸过生日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5秋芸过生日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6秋芸过生日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7月夜话幽情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8月夜话幽情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9老A换血记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0老A换血记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1老A换血记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2有心无缘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3 有心无缘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4李亚静出庭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5李亚静出庭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6老D显神通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7老D显神通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8社会边缘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9社会边缘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0老E卖乌纱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1老E卖乌纱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2老E卖乌纱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3特殊材料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4特殊材料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5何处觅芳草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6何处觅芳草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7终审李亚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8终审李亚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9隐形人老G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0隐形人老G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1以人的名义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2以人的名义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3以人的名义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3交锋白热化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4交锋白热化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5巨额封口费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6巨额封口费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7孤魂俏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8孤魂俏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9孤魂俏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0处决李亚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1处决李亚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2处决李亚静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3苏海被软禁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4苏海被软禁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5百里追围堵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6百里追围堵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7发现郁金香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8发现郁金香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9发现郁金香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0最后一文钱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1最后一文钱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2情真梦难圆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3情真梦难圆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4丧钟已奏响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5丧钟已奏响2(剧终)
·《后宫》被盗版及出售“正版”
·《后宫》等点击率突破一千万
·艾鸽关于《后宫》被人侵权及盗版的声明
·油画地平线
·遗爱(清明节为祭民族魂)
·诡谲派短篇小说《躲避天堂》
·诡谲派短篇小说《那块面包》
·诡谲派短篇小说《短期进修》
·诡谲派短篇小说《先富起来》
·诡谲派短篇小说《土皇帝的棺材》
·诡谲派短篇小说《绝非虚构》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视频(第一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显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恩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菡萏菲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波芳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蔷薇吐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湛如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乡缅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童话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嫣然一笑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翠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怀如梦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闺中媚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秋波欲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怯情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黛色依依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铃兰花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一枝飘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树神逸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伊人远云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有余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睡莲垂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一声娇喘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天何归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康乃馨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茉莉迷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吊钟海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躲避天堂》短篇小说

   艾鸽
    一
   大地不知那根筋短路了,就那么一抖擞,好好的一个小镇就没啦。那个惨呀,真是惨绝人寰。幸福校园里的小孩子一个都没有跑出来。包括胡蕉的孩子在内。他到处哭诉:“这孩子本来是不该死的。我老婆本来也是不该死的!”可谁该死呢?不过也有活下来的人在听他的悲嚎。胡蕉的脸可能出世时,被产钳夹过,有些扁长。但这就更引人注目。那眼睛一直在旋转着,好象总对这个世界不放心,真是一个不安分的种子。接着,他很快就出名了。起因是他“造谣惑众”。原来,这胡蕉的外公家是唐山人,那年大地震外公家死了就剩个孙女。这孙女来四川探过几次亲,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是在重复唐山大地震时,动物和大自然早就有反应,人却傻傻的,死到临头都不知道。这胡蕉就有了点防震意识。前几天,他见上万只蛤蟆外迁,村里的井水一边涨一边冒泡。鸡啊鸭啊不想进窝。就觉得异常。于是,他就到处叫:“可能要地震啦!” “可能要地震啦!!” “可能要地震啦!!!”搞得镇上人心惶惶。这种消息那是可能由平民百姓来宣布的。于是,有人告到派出所。后来,就把他提溜进去了。判行政处罚:做牢4天。第3天时汶川大地震发生了。等到他被放出来时,老婆、孩子和房子都没有了。不幸中的万幸:他做牢的那个牢房建得非常坚固,水泥中的每根钢筋都可以挑着两头小猪跑步,抗个8或9级地震,简直小菜一碟。他也因祸避灾,拾了条人命。
    二
   

   小镇上虽然死了不少人,但镇长大人却幸存了!而且这居然和胡蕉有关。
   就在胡蕉被提溜进去的时候,镇长太太觉得胡蕉何苦冒险“造谣惑众”?没准儿真要地震呢!就缠着镇长全家回娘家一趟。从娘家回来时,小镇已变为一片废墟。于是,镇长太太特别接见了胡蕉一次,表达了谢意。她那被涂抹得红红的嘴唇,好象喜鹊偷吃了唇膏。外地转来的慰问品,也优先分给了胡蕉一份。镇长大人得知胡蕉老婆和孩子,听领导的话,没有听胡蕉的话,陪了性命,觉得过意不去,也在第一时间帮胡蕉搞来了生育指标,可胡蕉不领情;村里连只老母鸡都没有了,我跟谁去生?这还不算,胡蕉对临时帐篷和每天10元钱的补助也很不满意!整天抱怨,一会说这帐篷房不隔音,太吵。一会说这帐篷房也不结实,挡不住地陷。那有做过的牢房好!那每天10元钱的补助,有就不错了。可他竟然说:“10元钱还不够买油盐酱醋锅碗瓢盆呢!”还得自己做饭。回想起做牢的日子,他还真有几分留恋。伙食标准每天12块。根本不用自己做,到时间准时送来。最令人激动不已的就是那固如金汤的房子。真正的铜墙铁壁是什么?是监狱。再来一百次地震,也会把死神堵在们外。天天听到有人通知:余震又要来了,他痛下决心:就是走后门也要弄个指标:回监狱去。
    三
   镇长太太听胡蕉要求帮助走后门,把他送回监狱去,大吃一惊:“你脑残啦?虽然发生了大地震,可外面的世界依然多美好呀!全国各地送来的慰问品,我家里简直都堆满了没地方放。这样的地震如果一年能来个一两次,我们全家就不愁吃不愁穿不愁用了!真正的人间天堂就是按需分配呀!”她真敢说。可胡蕉更敢说:“外面的世界,对于你们镇长一家来说,每天每时每刻都是天堂。可对我这小小百姓来说,目前就是饥寒交迫外加余震风险,求你行行好,把我送回去。待过一两年,新城镇建立起来了,再把我放出来吧。” 镇长得知后,痛斥一番:“一点法律意识都没有!如今是法制社会,牢房是可以随便进去的吗?”后门没走成,胡蕉方知自己不够做牢的条件。他干脆就破罐破摔,逢人就神经质地大叫:“明天又要地震啦!明天又要地震啦!!明天又要地震啦!!!”别人叫可能没人信。可偏偏他叫有人信。一时间,企业事业单位的,公司的员工都请假明天不敢上班,还有不少老百姓要求地震部门公布明天地震的真情。地震部门辟谣不管用,最后只好又报司法部门把他提溜进去了。在司法部门征求镇长意见时,他也算够哥么义气,就丢了一句:“看来,他还是适合呆在里面。” 后来这话传到胡蕉耳中时,他的热泪一转一转地:“谁说当官的就没好人呢?这难道不是有中国特色的好人吗?”
    四
   话说胡蕉以前“造谣惑众”的案子就没人给他撤。这回就算是二进宫了。判得重了一些。鉴于之前他成功地预报了地震,所以,监狱长对“明天是否地震”不敢掉以轻心,回家后就在院子里搭起帐篷,全家当夜就睡在外面了。俗话说:“歪打正着。”事情就有那么巧:晚上两点多钟,该地区又发生了6.2级余震。震中就在距离监狱长家不远,房屋全倒塌了,监狱长家人却没事。但监狱的工作人员还是被埋葬了几个。胡蕉两次成功预报大地震的消息不胫而走,地震部门得知后,找到监狱来,要聘请胡蕉做业余顾问。监狱长对胡蕉也心存感激,准备报请释放胡蕉。胡蕉得知后,一脸的苦相:“监狱长啊,你可不能在这个时候害我呀!” 监狱长:“这里是地狱。外面才是天堂!” 胡蕉的眼泪萦绕着:“我的老婆和孩子已经去了天堂了!难道还要我去步他们的后尘?你如果敢把我弄到那片废墟上去,我就天天站在政府门口造谣惑众。” 监狱长奇怪地望着他,就象在看一个奇怪的稀有动物。见他绝无悔改,只好对来人说:“他其实就是造谣,当然也有造得比较准的时候。如前两次。可他从不否认自己是造谣,我们不准备释放他的原因之一,就是他完全认罪,从未要求平反,不要说书面申诉,甚至连口头申诉都没有过。”
    (完)

此文于2008年06月0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