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记者打官司(1)《后宫》连载64]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旭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衣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李佳璘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玫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茵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李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志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朱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巩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枉凝眸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瓮安15岁女生李树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合成人体艺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贝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百雪公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街头无臂乞丐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凝眸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季模特周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媛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辣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小龙女彤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貌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面若桃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醇明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洪小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凤凰卫视美女主播谢亚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戴菲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叶露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龙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地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成都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悠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自拍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拉琴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天之骄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亦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秀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纯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果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双胞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女人是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茵流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天荷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海滩纱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90后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梓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纯情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凌波仙子蒋氏姐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娇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凉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体操妙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果冻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浮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树丛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中国体操队女团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窦初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大学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跳水皇后郭晶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夜月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女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非主流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电影学院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上海大学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大连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巧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逸仙时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体操女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超女林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原野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舒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勤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魔鬼身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复旦天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呢喃梦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瓷器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唐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惠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欲系青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花季少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青春永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落英缤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心旷神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袁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玉女张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影后李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佳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第一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影美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体芝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含苞欲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玫瑰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人体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中秋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台湾第一美女萧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江南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慧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记者打官司(1)《后宫》连载64

   艾鸽《后宫》连载64
   
   
   第27章:记者打官司(1)
   

   
   有的人脸上长皱纹,据说是因为笑得太多。而有的人脸上长皱纹,则是因为哭得太多。显然,哭坟的人们是属于后者。有太多的冤屈驱使着他们,即便社会已经淡忘。而他们不会就此罢休。毕竟是两条人命。可谁还在乎他们呢?生命,其实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水,水是可以流走的,生命也是可以流走的。而他们沿着生命的河流,到处寻找。
   这天,他们到处打听,终于找到了那个写内参的中央报刊记者。他叫苏海,本应该是到文艺报当记者的,不知怎么分配到了一家首都大报作记者。还分管社会新闻报道。进报社后写的第一篇内参,就是有关海滨市公安局李华司法弊案。内参发了后,不少领导人批了字。报社内部也是看法不一。有赞赏的,可也有人认为搞不好,苏海会陷进去,他如果斗不过黑白势力,他的记者生涯也就差不多该结束了。
   正在这自身难保的时候,偏偏哭坟的人们又找上门来。
   
   苏海本想一推了之:上访去!可看到他们悲肠寸断的情形,又于心不忍。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怎么可以如此了结?苏海中等身材,目光明朗,颇有文人气质。他一声不响地听着他们一口气倾诉了3个小时。苏海觉得实情如果如此,那内幕太惊人了!他推开窗户,望着不远处涛涛的大海,那不屈的波澜,碧云叠翠,直奔眼眶。他喜欢大海,不禁又诗兴大发,随口填了一首:《青玉案》:
   
    举目尽是崎岖路,
    忍不住、挽戚凄。
    天涯无悔如何度?片片妍丽,
    滴滴甘露,难敌愁无数。
   
    此身不求乌纱亮,
    但心素莫与辜负。
    试问国情情几许?
    一帘烟尘,满地落英,只有疏雨哭。
   
   小毛头的父亲吴鸿曾做过小学老师,他听出词中的无奈与心地。他之前也试着找过几个报社或记者,也只是收了材料就没有下文了。甚至不再接他的电话了。这案子大复杂了,外沿都死了几个人了,内核呢?没人愿意接。省法制报的总编辑,仅因为公布了他们的申述信,现在据说已经被查出“严重问题”来,停职反省了。连省法制报的编制都被撤销了。眼前的苏海看上去彬彬有礼,可似乎有些文弱。他能承受那么大的压力吗?这官司搞不好会打个天翻地覆!
   苏海见他跪在地上,忙扶起:“谁要你跪的?”
   吴鸿:“我觉得算了吧!中国的老百姓死了也就白死了。”
   苏海眼睛透亮:“哪能如此?”
   吴鸿:“你知道法制报总编辑已经被他们拿掉了!你如果为我们打官司,搞不好官司没打赢,记者也当不了了!”
   苏海:“你们都别哭了。从今天开始,我全面调查这个案子。只要我当一天记者,我就为你们打一天官司!”
   吴鸿忧虑地:“你知道此案通向哪里吗?”
   苏海眼望着大海:“不管通向哪里,不惜动摇国本。我也要追查到底!”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7月0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