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男女哭错坟(2)《后宫》连载63]
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民间脂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风流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八回
·艾鸽诗歌《自由的翅膀》
·艾鸽《现代社会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天曲线》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九回
·艾鸽情诗《我是你的微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二十回回
·艾鸽画作《梦幻美人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双眸入梦》
·艾鸽情诗《游向你的眸波》
·艾鸽诗歌《时光咏叹调》
·艾鸽油画《天使降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绰约幽姿
·艾鸽情诗《致心上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天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国嫩模
·艾鸽油画《美人贝》
·艾鸽情诗《我是没有阴霾的天空》
·艾鸽情诗《我与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女韵若水
·艾鸽油画《美人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夜幽菲
·艾鸽情诗:《在爱面前 世界很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王珞丹
· 艾鸽油画《美人珊》
·艾鸽诗歌《无辜者是我的心脏》
·艾鸽情诗《默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完美童话》
·艾鸽油画《美人湖》
·艾鸽情诗《在这片树叶上》
·艾鸽油画《美人礁》
·艾鸽诗歌《绝恋》
·艾鸽油画《美人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南窗风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波眸凝馨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秀身纤韵
·艾鸽诗歌《题荒诞世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冬冬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81---490
·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丛笑靥》
·艾鸽诗歌:致自由女神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91---500
·艾鸽情诗:《回眸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原野馥郁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巴黎美女
·艾鸽情诗《我心之露》
·艾鸽诗歌《夏夜》
·艾鸽情诗《在我心灵的宫殿里》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7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叠秀盈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念奴娇(圆圆)
·艾鸽词:水调歌头:贺利比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玫瑰冷艳
·转载:巴黎陆续出版《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豆蔻梢头
·艾鸽情诗《远方有片薰衣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校园霞裾
·艾鸽诗歌《时刻》
·艾鸽词录天下名生《忆秦娥》(女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凭阑远眺
·艾鸽情诗《情缘》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琼阁香凝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曹燕)
·艾鸽情诗:《玉兔恋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校园女尸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美芝逸翠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青青河边柳
·艾鸽情诗:秋天的眸子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芳坠大酒楼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路边的丁香
·艾鸽 沁园春 秋(贺第5届独立笔会)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红卫兵纵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油画《美人逸》
·艾鸽诗歌《人啊 你在哪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枯井里捞尸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诗歌:神游秋霄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大荒漠天祭
·艾鸽油画《美人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男女哭错坟(2)《后宫》连载63

   
   第26章:男女哭错坟(2)
   那渺茫的浓雾,一层层一圈圈地罩在海岸线上。
   被抛弃的坟地,虽然说是象征性收费,但其实是基本免费的,除非你主动交钱。这优惠政策是海滨市的独创。为留住人材啊!即便生前留不住,死后也应该留住。而小毛头他们算人材吗?不算。顶多是个打工崽。可人毕竟死在这片土地上了,管理部门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打工崽死了也可免费安葬。传了出去,人们欣喜若狂:到海滨市打工去,没有后顾之忧。
   可如今一个是没有骨灰,一个是被人哭坟。

   悲悲凄凄。天空是那样灰蒙蒙的,空气是那样混浊浊的。荒芜的土地需要荒芜的心灵。太阳光是软软的,洒在山岗上,白色的温馨到了坟地上,成了碎片的可怖。
   笼罩着的迷漫无奈地在山林间散步。
   那失去妻子的男人没想到人家哭是哭对了,自己哭是哭错了!
   白在别人的坟头上洒了一把把眼泪。
   而那眼泪已经渗透到黄土地上了是捞不回来的。
   
   可他们也找到了共同之处:均被法官冤枉了!
   一个是眼睁睁地看着法官把老婆的骨灰判给了别人。
   一个是莫名其妙地看着法官把无辜者被宣判为杀人凶手。
   一个不知道老婆怀着孩子为什么会溺水而死?
   一个只知道在街上走着因没有暂住证被捕后有一天突然被判死罪。
   一个是因为与婵娟长得太象而导致不幸。
   一个是因为长着办案人员需要的黑胡子。
   后两条当事人还不知道呢!现实就是这样残酷。人们具体到太阳,可以歌唱太阳的温煦;具体到月亮,可以低吟月亮的光洁;具体到梦寐,可以沉迷梦寐的幻感;而具体到夜晚,就只能咀咒阴暗。
   上坟的人在继续痛哭。
   
   良久,两帮人成了朋友。
   他们打算联合控告法官,可又觉得没把握。
   人都死了,法官如果推翻前判,这不是自打耳光吗?他肯自打耳光吗?即便不是他处理,可官官相护,谁会为你们大头百姓得罪官人呢?那闪亮的乌纱。
   人们的流行思维是:人被溺水淹死,应该幸庆未被烧死;人被夺走骨灰,应该幸庆未被抛灰;人被莫名抓走,应该幸庆未遇歹徒;人被冤枉定罪,应该幸庆缓期执行;人被执行枪决,应该幸庆未上绞架。
   这也许是弱者的思维模式。
   大脑已经被掏空,里面不知装满了什么。也许,不是思维的过错。不是活人的过错。人的生欲也是天赐的,可老天还赐与人类其它什么呢?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