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男女哭错坟(1)《后宫》连载62]
艾鸽文集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男女哭错坟(1)《后宫》连载62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连载62
   
    第26章:男女哭错坟(1)
   
   夕阳照着海滨市郊区的一块很有名的坟地:苏幂冈。外地人死了,一般都埋在这里,因为这里风水好,象征性收费。对面就是大海,波涛汹涌,阳光灿烂。

   这地其实本来不是作坟地的,后来因为当地政府征收了另一块地作建设用,要求迁坟,而有些人不愿迁。当地政府就把不愿迁的人的坟代迁到这里来了。
   这里虽然风光好,可太偏僻。穷乡僻壤,恐怕只有死了人才有耐心找得到。
   人总有些事情是外人觉得不可思义的。
   那心脏里的神秘色彩是永远的怪异,永远的诡谲。
   当年那被法官把女人判给婵娟家的那个男人,总在这里寻找她的女人。他总怀着希望:有那么一天,婵娟家发现法官判错了,就会把他老婆的骨灰送到这里来。毕竟是妻儿一体,总得让人哭一哭吧!
   这天,他又来了,发现一座新坟。没有名字。
   为什么没有名字呢?八成是被退回来的妻儿的骨灰埋在里面吧。
   男人越想越对,抑制不住感情,就痛哭起来了!
   边哭边叫:“你不该死呀!该死的是法官呀!”
   
   而这失去亲人的小毛头一家,也图这里风水好,把被枪决的小毛头埋在这里。
   令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竟然有人在哭小毛头的坟。
   他骂的也是法官,可要的却是妻儿。
   显然是哭错坟了。可见他那伤心状,又不好开口。
   干脆,你哭你的。
   我们哭我们的。
   顿时,同一座坟,竟有两钟声音在哭不同的人。
   听似滑稽实为凄凉。
   “老婆啊,你为什么抛下我?”
   “孩子啊,你为什么会被冤枉至死呀!”
   “老婆啊,该死的是法官!”
   “孩子啊,你的魂不要饶过法官!”
   “老婆啊,你回答我呀!”
   “孩子啊,我们永不罢休!”
   “……还我的老婆来!”
   “……还我的孩子来!”
   
   过了好半天,那男人才发现有人也来哭自己妻儿的坟。
   他嚷道:“你们哭错了!这是无主坟。没有名字的坟。”
   对方却说:“是你哭错了!我们的碑牌才做好。”
   男人:“什么?我哭错了?”
   “是的,你哭错了!”
   “这怎么可能?你们才哭错了!”
   两拨人争得差点没打起来。
   一边人想:“自己的老婆怎么能让别人哭?”
   另一边人想:“自己的孩子怎么会让别人霸哭?”
   小毛头家人干脆把墓碑竖立了起来。
   上面写着小毛头的姓名籍贯年龄等。
   墓志铭用的是可查到的他最后临刑前的一句话:“我终于不用花钱租房子了!”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