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后宫》连载50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神秘的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神秘的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神秘的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花海一夜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花海一夜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花海一夜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老E出水面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8老E出水面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9海面女尸迷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0海面女尸迷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1死亡证明书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2死亡证明书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3死亡证明书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4老B被双规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5老B被双规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6老B被双规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7冤案知多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8冤案知多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9低处有人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0低处有人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1老B临死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2老B临死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3律师是高手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4律师是高手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5命运大转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6命运大转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7命运大转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8开庭前预演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9开庭前预演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0开庭前预演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1地下室隐秘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2地下室隐秘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3白道追杀令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4白道追杀令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5老C获高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6老C获高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7夜半鬼敲门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8夜半鬼敲门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9婵娟变菲菲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0婵娟变菲菲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1开庭赛演戏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2开庭赛演戏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3新闻发布会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4新闻发布会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5菲菲被包养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后宫》连载50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

   
   
   第20章:开庭赛演戏(2)
   
   

   
   法庭里弥漫着谎言编织的空气,但却十分庄重。
   窗外透进的阳光,一本正经地灿烂着,墙壁上到处是洁白无暇的辉煌。
   老B发现自己忘记背台词的时候,瞥了律师一眼,见他急得脸成猪肝色,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搞不好,会影响宣判,和会影响社会稳定的。”这句话律师早已经提醒过他无数次。可没有讲话稿拿着念,这可是官员的大忌。离开讲话稿,他只觉得眼前一片昏暗。想从嘴中钻出来的文字太多了,那些文字其实也不是文字,只是一些未经过滤的官话。
   律师郭锋用手指指地下,意思可能是说:低调一点。
   老B却理解为:承认地毯下藏过许多钱。他突然用一种比较坦白的口气说话:“……不过,我承认地毯下藏过许多钱。”
   法官眼睛一亮: “你终于承认贪污了!”
   老B: “我是不小心把自己的钱和国家的钱混在一起了。”
   法官:“国家的钱怎么来得呢?”
   老B: “那还用问吗。”
   法官:“一共有多少?”
   老B: “三千多……”突然间律师猛咳嗽! 老B紧急刹车,差点没把“三千多万……”的国家机密透露出来。
   
   法官惊讶地:““三千多……多多少?”
   老B: “三千多……是零头。”
   法官:“整数呢?”
   老B随口地: “哎,整数其实也是个零头。”
   法官:“什么?你敢再说一便。”
   “唉!……”律师郭锋突然长叹一声。
   老B慌张起来,醒悟到自己又失言了:|“其实呢,具体数字我也说不准。你手中不是已经打好判决书吗?念一下不就行了。”
   举座鸦然。
   谁也搞不明白这老家伙是吃错什么药了,还是离开讲话搞就必然胡说八道?好在没有外国记者在场。
   法官十分尴尬:“请你看清楚了!这里是法庭。不是你的办法室。我是法官,不是你的小秘。”
   
   老B如大梦初醒,他呆呆地望着法官,拼命地在回忆台词: “罪过。有些话我本不该说的。”
   法官的嘴巴也疲惫了:“你只要承认贪污就行了!”
   老B环视了一眼:“大家其实也都不是外人。我就一句话:保证不判我死刑的前提下,我就愿意配合。你想要我承认什么我就承认什么。”
   法官:“恐怕不能说我们是你的内人。”
   老B似乎总想不通,这些人在我当副书记讲话的时候,他们敢放个屁吗?如今一个个神气的样子,越想越气:“你们都给我听着:我是谁?堂堂的省委副书记,老子今天不过拿国库的小钱来玩一玩,你们就敢来审判我,尽管落到今日这个田地,可我当年打江山的时候,你们一个个都还穿着开档裤!甚至连开档裤都还轮不到穿呢!”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6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