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夜半鬼敲门2《后宫》连载46]
艾鸽文集
·艾鸽诗歌:致自由女神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91---500
·艾鸽情诗:《回眸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原野馥郁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巴黎美女
·艾鸽情诗《我心之露》
·艾鸽诗歌《夏夜》
·艾鸽情诗《在我心灵的宫殿里》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7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叠秀盈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念奴娇(圆圆)
·艾鸽词:水调歌头:贺利比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玫瑰冷艳
·转载:巴黎陆续出版《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豆蔻梢头
·艾鸽情诗《远方有片薰衣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校园霞裾
·艾鸽诗歌《时刻》
·艾鸽词录天下名生《忆秦娥》(女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凭阑远眺
·艾鸽情诗《情缘》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琼阁香凝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曹燕)
·艾鸽情诗:《玉兔恋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校园女尸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美芝逸翠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青青河边柳
·艾鸽情诗:秋天的眸子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芳坠大酒楼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路边的丁香
·艾鸽 沁园春 秋(贺第5届独立笔会)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红卫兵纵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油画《美人逸》
·艾鸽诗歌《人啊 你在哪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枯井里捞尸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诗歌:神游秋霄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大荒漠天祭
·艾鸽油画《美人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夜半鬼敲门2《后宫》连载46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
   
   第19章:夜半鬼敲门
    (2)
   婵娟夜半入屋,差点没把父母吓死。两个老人仿佛置身鬼蜮,在与鬼相会。

   可那确确实实是他们的女儿。女儿泣不成声,好象重新活过。
   她父母虽然不敢相信,可活生生的女儿来到了身边,那还能有假?
   婵娟把整个经历细细道来,简直令人昏厥。
   灯光下的婵娟,已经显得憔悴多了。那女儿的身子也变得宽了一些,原先说话行云流水般的嗓子,如今已变得有些颤音。眼睛里也没有了那天池中的清澈。只有那人还是真人,心还是真心。死人复活,难道死错人了?那是什么法官?婵娟的母亲气得把遗像拿走,把供香砸掉!她抱住女儿:“天杀的法官,……天杀的法官,……
   天杀的法官,……”
   婵娟觉得自己确实好象已经死过一次了。
   可还有可能再死一次。
   
   半响,婵娟的父母才醒悟过来:“危险并未解除!”
   婵娟的母亲:“难怪,他们总找借口来家中搜查。”
   婵娟见到了父母,感到万分激动。可她明白,她不能象正常人一样活着,必须维护“死者”的名誉。也就是说:既然法官已经宣布你死亡了,那么,即使你没有死亡,也必须在名义上“死亡”了!
   死者不能享受活人的待遇。不能当着亲戚朋友宣布:我还活着!
   女儿来到了身边,可住哪里呢?
   明天天亮可能又会有人来“查水电”了。
   父母到处查看,也不知道哪里可以躲藏。
   厨房?厕所?卫生间?都不可靠。来人要进去,你也没办法。
   
   母亲忽然想起:原来供香的灵牌后面,有个大衣柜,藏个人没问题。
   试了一下,果然可以。
   母亲抱来被子,放在里面。平时开着,有人敲门,就把门关上,等人走了再开放。婵娟就躲藏在里面。
   想到从别墅的地下室到住进大衣柜,婵娟的心中真不是滋味。可有什么办法呢?法官宣布你已经死了,你还能以人的名义活着,已经不错了。是不是还要感谢什么人呢?!
   婵娟的眼泪又流了出来了。她看见母亲在为她重新设置灵牌和把遗像挂起,把香供起。
   天刚亮,果然又有人来“查水管管道”。
   幸好婵娟动作快,藏进了大衣柜。
   婵娟的父亲陪着来人“检查管道”,婵娟的母亲就坐在婵娟的遗像哭了起来。有什么办法呢?还必须装得非常象,否则,婵娟就有可能真死了。
   婵娟的母亲一把鼻子一把眼泪:“孩子啊,你死得真惨呀!天下还有你这种死法吗?……呜呜……,老天呀……,你见过这种死法吗?……呜呜……孩子啊,你死得真惨呀!”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6月1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